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你是我的人了
    听着电话里面的嘟嘟声,林琪眉头一皱,这个人的声音他还真是熟悉,因为这是林琪的老师,三年四班的班主任。

     “还有这样一段啊!”林琪想了想,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原来林琪曾经代表学校参加全省的高中生运动会,也不知道是这一届水平太差,还是林琪发挥超常,得到了第一名,于是拿到了学校的一个保送名额,省体大的保送名额,要知道那可是一本啊!

     对于体育生来说,没办法成为职业的运动员,考上体校,将来从事体育方面的工作就再好不够了。

     毕竟体育生的文化成绩都不高,能考上专科就不错了,更何况林琪的文化课还不是一般的渣。拿到了这个保送名额,林琪自然是兴奋万分的。

     只不过这个保送名额可没有这么容易到手,因为一个人已经盯着这个名额很久了,那就是和林琪一样是体育生的赵长生。只不过比起林琪这个孤儿来说,赵长生可就是背景深厚了。

     舅舅是八中的副校长,在体育局还有亲戚,想要抢走林琪的保送名额,自然不会太费力气。

     开始的时候是商量,对方愿意出三十万让林琪守口如瓶的交出名额,林琪怎么可能答应?如果没了这个保送名额,林琪只能上体专,体专毕业和一本体大毕业,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原本随着父母车祸去世,林琪的生活已经很拮据了,想要将来生活的好,这就是他唯一的机会。

     “唉,小子,你还是太嫩啊!”林琪摇了摇头,叹息声了一声,当然是对自己的前身。对方怎么可能放弃?想要搞一个没背景的小子,还能费什么力气?

     果然,很快消息就传了出来,林琪在全省高中生运动会上的成绩被取消了。

     取消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林琪没有参赛资格,学校派遣参赛的人是赵长生,至于林琪没有得到学校的允许,私自参赛,不符合参赛的规矩。

     成绩被取消?保送名额被拿下?林琪眯着眼睛,想必现在他们正等着自己去退学呢吧?

     退学?林琪躺在床上,心里面琢磨着,反正自己现在有了开箱子系统,还有来自地球的知识储备,做点什么不行,为什么非要走学校这条路呢?

     “不对,自己需要声望!”林琪突然想起开箱子里面说的声望系统,有了声望就能够指定开箱子的物品了。获得声望的方式,便是被人崇拜。

     “想要被人崇拜,方式并不多,最快的捷径或许就是走体育之路了!或者是做明星,参加选秀?可是自己前世连曲谱都不认识,这一世也没有优秀的嗓音条件,好像做起来也不简单啊!”

     反而是参加比赛,拿到冠军,打破纪录,这些都很容易被人崇拜。

     从床上坐起来,林琪的目光顿时坚定了起来,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自己要回到学校去找回场子。过几天就是全省青年田径大赛了,自己要想办法去参赛。

     “以个人的名义报名?”林琪摇了摇头,这条路走不通,可是自己也没有田径队收自己啊!

     以自己的赵长生的关系,加上赵长生在体育局的关系,自己想要加入洛城的田径队,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想了半天,林琪也没拿出一个主意。

     “还是跑的太慢,要是能成为刘飞人就好了!”林琪嘀咕了一句,心情不禁有些烦躁了起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其他的都浮云,可是自己没有绝对的实力啊!

     正在这个时候,林琪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不禁一愣,这个时候谁会找上门来?

     来到门口,伸手将房门拉开,林琪就看到了自己的美女房东常欣。只见她只穿着浴袍,一只大腿从浴袍的缝隙里面伸了出来,又白又修长,看得林琪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房东姐姐,你有什么事情?”林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连忙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地方。

     虽然看起来这是一个大美女,可是林琪知道,这就是一个人形母暴龙,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曾经在学校一拳打断过别人四根肋骨,简直就是传奇,最关键的是常欣最擅长的是腿法。

     常欣看了一眼林琪,微微一笑,伸出手,轻轻的挑住林琪的下巴:“来,看着姐姐!”

     林琪一愣,转过头看着常欣那完美的容颜,心跳都加快了不少,不是因为常欣漂亮,而是因为吓得。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林琪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有什么事情吩咐?”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因,一个人形母暴龙,表现的诱惑温柔,正常吗?简直就是太不正常了。如果他是拎着铲子上门的,林琪反倒能够心平气和的应付。

     “我问你,你刚刚透过门,看到什么了?”常欣对着林琪抛了一个媚眼,手指轻轻的从林琪的下巴挪开,慢慢的放到了林琪的嘴唇上,同时还把头缓缓的凑到了林琪的面前,一副随时准备吻上去的架势。

     林琪都能感觉到常欣喷在自己脸上的热气,心跳更快了,哭丧着脸说道:“房东姐姐,什么都没看到啊!”

     “是吗?我那个黑色的bra好看吗?”常欣舔了舔嘴唇,淡笑着说道。

     “黑色?”林琪一愣,当机的大脑根本就没控制住自己的嘴:“是黑色的吗?不是肉色的吗?”话刚出口,林琪就反应过来了,连忙向着房间里面退去。

     可是让林琪失望了,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来,睁开眼睛,林琪发现常欣掐着腰站在自己的门口,脸上虽然愠怒,但是似乎没有动手的打算。

     “房东姐姐,我可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路过,无意中看了一眼,然后我就把门关上了!”

     “行了,收起你的熊样!”常欣一摆手,伸手抓住林琪的衣领:“看了我的身子,你就要对我负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明白吗?”

     林琪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什么就你的人了?搞什么!

     “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了!”

     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拳头,林琪咽了咽口水,连连点头,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被拳风吹到一边的头发,林琪额头都冒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