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我看上去傻吗? 【第二更】
    等叶秀阳初次修炼这门武功时,才知道自己真的是穿越到贼窝了,这门武学除了特别讲究巧手以外,还非常考究眼力,更重要的是,这落叶摘星手,简直是个小偷小摸的绝佳武学,出手时,如落叶无痕,不急不缓,却总能乘人不备,偷袭成功。若用这招去做个市井小偷,那简直是无往不利,手到擒来。

     但这落叶摘星手不仅仅只是用来偷东西的,其中包含的暗器之道和武学之道,又颇为高深,曲二九当着他面,便将一把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藏于袖中,而叶秀阳却看不出半点门道,又见曲二九屈指一弹,将一枚飞石打出,硬是将那五人都合抱不完的树干,打了一个深深的凹槽出来,他不禁回想起了当时封四十弹他那一指,已然是对自己手下留情了,他对这门武学极为重视,每日练个不停,看得曲二九暗暗点头,常欣慰地道孺子可教。

     这日,叶秀阳练完功正欲挑桶水洗个热水澡,却见曲二九拿着一大包油纸回来,他放下水桶迎上去招呼:“师傅,你上午去哪了?”

     “这村庄再往南不过五里之地,有个叫仙马镇的地方,我今日去那镇上买了些药来给你吃。”曲二九道。

     叶秀阳挠了挠头皮,一脸茫然地道:“我又没生病,你买药给我吃做什么?”

     “你现在是没病,等吃了这药,便就有病了。”曲二九将药包丢了过去。

     叶秀阳皱着眉,也不回话,忙将油纸打开,只见这油纸中包着一些白色粉末,他低头嗅了嗅,无味。不由奇怪地看向曲二九道:“这是何药?”

     “砒霜。”

     叶秀阳一头黑线,他不仅知道砒霜含有剧毒,他还知道这东西又叫作三氧化二砷,最早被用来治疗梅毒或肺结核,化学课都讲过,但很多影视作品中,这又是一味可以杀人的毒药。

     “你的意识是,你要我吃砒霜?”叶秀阳有些傻眼。

     曲二九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

     “我看上去傻吗?”叶秀阳将砒霜重新包好,丢还与他,一脸鄙夷之色。

     曲二九将手中装满砒霜的油纸掂了掂,哼道:“这砒霜你不吃也得吃,明日你便随我去那仙马镇上摆摊卖艺去。”

     “摆摊卖艺?你究竟几个意识?能不能把话说完了?”

     曲二九眼中闪过一丝精色,解释道:“这段时间当你独自练功之时,我便在麓水城辖区内各村镇打探消息,终于在这几日有了新发现,麓水城各辖区共六十七座村镇中,陆续有十名孩童莫名的失踪,官府也是到处张榜,悬赏一百两要捉拿凶手,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其实是万毒宗常用的手法,他们每次派出几十名精英密探散布到各地,去寻找那些他们认为天赋极佳的孩童,但对他们自己宗门范围内的村镇却不会动手,我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个时机,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们根本不用花心思潜入那毒圣池,而是要光明正大的去!”

     “我明白了,你是要我明日随你去那仙马镇上摆摊卖艺,然后让我当着众人的面,表演这活人吃砒霜的把戏,以吸引那些万毒宗派出的密探对我下手,让他们主动地将我掳去那毒圣池!”叶秀阳恍然大悟。

     “不错,明日你我二人便伪装成那江湖卖艺的,届时,你便当众吞下这些砒霜,再暗中运转《太皇毒经》,相信以你那万中无一的特殊体质,很快就能将其解去,这等江湖把戏,定能引起不明真相的百姓轰动,到时候我们再做的缜密一些,量那万毒宗的密探也看不出破绽!”曲二九说完又将油纸包好丢到叶秀阳怀中。

     叶秀阳沉思默想了片刻,一咬牙道:“师傅你好计策,明天我就当一当这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奥。。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次日,仙马镇上一处颇为宽阔的地界突然锣鼓喧天,镇中的居民小贩们都忍不住好奇地纷纷围了过去,一时间人头攒动,不到一会便将场中那两个身着白色露膀练武服的江湖艺人给围了个结结实实。

     叶秀阳一边卖力地敲着铜锣,一边扯着嗓子大声吆喝:“各位乡亲父老,来瞧一瞧看一看啦,今日我爷孙两俩初到贵宝地,承蒙老少爷们抬举,有经师不到,学艺不精的地方还望诸位多多包涵啦,如果各位觉得我俩练的还像那么回事儿,请您有钱的捧个钱场,无钱的捧个人场,只求您脚下落了根,站脚来助威,我们也是感恩不尽啦!”

     曲二九瞧他那一副市井模样,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吃惊的,这孩子,平时到底都看了些什么书,这些事当真是难不到他。

     “下面,就让我爷爷先为大家表演一个铁枪刺喉功!”叶秀阳用眼睛扫了扫,瞧人数已然不少。

     听他说完,曲二九便提着一杆铁枪站了出来,有模有样地对众人一抱拳,他也不说话,傲然的立枪于地,突然一脚甩飞那枪尾,左手一把抓住枪头下一寸,斜插固定于地,在众人瞠目结舌的表情下,用那人类脆弱的喉部,狠狠地顶向尖锐的枪尖之上。还由不得众人惊呼声起,他右脚暗中使出寸劲,那铁枪头便瞬间应声而断,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潇洒连贯。最后他一脸轻松地朝众人抱拳一礼,退回叶秀阳身后。

     “哇哇哇————!!”众人一片叫好。

     “好——!”叶秀阳敲锣吆喝,趁势调动起众人情绪。

     围观百姓纷纷举拳挥手呐喊,现场可谓一片火热。

     叶秀阳突然眼珠微转,敲着锣吆喝道:“大家还想不想看更厉害的——!”

     “想——!要看——!”

     “下面,”叶秀阳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意,大手一指曲二九,“就有请我爷爷再次登场,为大家表演一个——金刚无敌铁裆功!”

     “哇——!”

     “铁裆功?来真的啊——!!”声浪一泼高过一泼,这等下盘功夫,对他们老百姓来说,那简直是难得一见啊。

     “你这逆徒!”曲二九满脸铁青的在叶秀阳身后恼火道。

     叶秀阳心中阴笑不已,脸上却是洒满阳光般的微笑,说道:“师傅,以大局为重。”

     曲二九表情阴晴不定,脑子飞速急转,最后快速审时度势一番后,他还是在一片呐喊之声中,咬着牙站了出来,但这次他没有向大家抱拳谢礼,而是转过身来,面对叶秀阳,狠狠地盯着他,切齿道:“来吧!”

     叶秀阳扔下铜锣,取来了原本是为了表演铁头功的木棍,很随意地搭在肩上,用只有他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朝曲二九一脸纯洁地道:“以师傅的功夫,一定没问题的,如果不来点猛地,起不了震撼全场的效果啊,而且时间还那么早,那些密探还不一定在这里呢。“心中却满是快意的想道:“亏得我这么信任你,结果你丫让我吃砒霜我就得吃砒霜,就算这是苦肉计,也未免太过狠辣了,现在我让你丫耍铁档功你丫就得耍铁档功,这叫一报还一报,这事儿,就当我俩扯平了。”

     说完,在众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叶秀阳甩开了膀子,用打棒球的方式,舞着木棍向曲二九胯下狠狠挥去,当木棍即将击中之时,曲二九腰部轻微一晃,让那木棍悄悄偏离了要害之处,木棒应声而断,虽然没有击中要害,曲二九暗中也全力运功抵挡了,但由于胯部是人体最为脆弱之地,他还是被疼得险些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