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卖艺卖出了新高度
    叶秀阳早知他会暗中施展身法避开要害,所以出手时根本没有留手,瞧着他一脸煞白的吃痛模样,心中无比痛快。他丢下那半截木棍,又快速捡起铜锣一阵猛敲,大声吆喝作势道:“大伙说,精不精彩!”

     “太精彩啦——!”

     “壮士好功夫啊——!”

     “壮士下体是怎么练的?也教教大伙啊——!!”

     现场的热情,再次被调动到了高潮,有的人已经忍不住向场内丢起了铜钱,有些好看热闹的年轻人,甚至还吹起了口哨,现场一片沸腾。

     叶秀阳趁热打铁,端着铜锣围着场中跑起圈来,随后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只见那铜锣之上,已然装了不少铜钱,这些铜钱虽然面值不大,也就一文钱,但他心中却是喜滋滋的。

     叶秀阳将钱倒出,堆积在一边,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一会儿,接着喊道:“接下来,还有比金刚无敌铁裆功更为厉害的功夫要为大家展示,所以请大家先不要着急离开,为了留个悬念,在展示之前,小子先为大家唱个小曲,活跃活跃下气氛,大家说好不好!!”

     还有比金刚无敌铁裆功更为厉害的功夫?众人只觉得这两个跑江湖卖艺的实在太牛气了,有这等能耐,都可以去军中讨个一官半职了,何必这么风餐露宿的奔波江湖,但有好戏看,不看白不看,当下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的。又听这小孩说要唱小曲,一时之间,欢呼之声响彻了全场,有的人还取来了长凳坐了下来,有人开始磕起了瓜子,现场那是欢声不断,好不热闹。

     曲二九脸色沉了下来,这浑蛋小子又在搞什么名堂,正想黑下脸来呵斥他两句,却听叶秀阳说道:“师傅不用心急,你看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动静越大,万毒宗的密探才越容易注意到我们,你怎么就能确定,现在这里一定隐藏有万毒宗弟子呢?如果没有,难不成我们明天又去换一个村镇接着表演?我可不想吃两回砒霜!”说完又给了曲二九一个放心的眼神。

     曲二九见他执意如此,而且说的也不无道理,只好无奈轻叹一声,转身坐在凳上,闭目不语,竟由他胡闹去了。

     叶秀阳看了看手中的铜锣,心中立马有了打算,忙抱拳道:“小子还差一面大鼓、一面小鼓和两面铜镲,不知父老乡亲们能否提供?”

     村镇虽然不大,但是鼓和铜镲却是民间非常常见的东西,当下便有些喜欢热闹的年轻人响应,立马跑去给他找来了,在这中间,叶秀阳为了不冷场,又在场中打了一套拳,翻了翻筋斗,为了隐藏实力,他不敢动真功夫,但为了视觉效果,他连续来了四十个后空翻,直把大伙看的大呼过瘾,等人把东西都拿了过来,叶秀阳看了看,小鼓一面,大鼓一面,铜镲两个,他们还贴心地拿来了架子,一切都准备就绪。虽然比后世的架子鼓差太多了,东西也不够齐全,更没有吉他,贝斯,键盘,但对于他这种乐器天才来说,已经足够演绎了。

     叶秀阳将其中一个铜镲放于脚下,当做踩镲用,另一个则拿在左手中,右手握着一根细木棍,在全场热烈的叫好声中,他缓缓闭上了闭眼,等他睁开眼时,眼神中已经注满了专注之色,在这一瞬间,这里仿佛变成了他前世梦寐以求的舞台,对每一个音乐人来说,都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三十二场演唱会,但那终究是属于少数人的,虽然这里最多也就两三百人,但叶秀阳也是一脸认真,他开始酝酿着情绪,随着一声铜镲之声响起,一首世人从未听过的曲子,从他口中吟出:

     【一生要走多远的路程,经过多少年,才能走到终点?梦想需要多久的时间,多少血和泪,才能慢慢实现?天地间任我展翅高飞,谁说那是天真的预言…………写下灿烂的诗篇,不管有多么疲倦,潮来潮往世界多变迁,迎接光辉岁月,为它一生奉献!】

     随着极具节奏的鼓点声响起,叶秀阳一脸专注,情绪饱满地唱了一首光辉岁月的国语版,虽然他此时的声线还是童声,但他拥有极高明的技巧和从小就辨识度极高的嗓音天赋,明明是柔弱的童音声线,却愣是被他唱出了一丝摇滚激昂之感。

     歌到一半,鼓点节奏保持,他左脚潇洒的一踩铜镲,同时右手猛敲一声大鼓,动作潇洒连贯,开始了这首歌的口哨部分,这是这首歌唯一可以不用乐器就能完成的段落,为了让大家都能听懂,更容易接受,他之前选了这首光辉岁月的国语版来唱,但却始终有些不过瘾,随着优美的哨音结束,歌曲的下半段,他还是改用了粤语版:

     【今天只有残留的驱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一曲结束,在一片鸦雀无声之中,叶秀阳向着仙马镇的乡亲父老,缓缓鞠了一躬,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发现大家都是一脸呆滞着盯着他,他心中一阵苦笑:“难道流行音乐在这东华大陆上行不通么?”这首比杨的光辉岁月,是主唱读到当年曼德拉被困狱中的故事后,内心产生了共鸣,他认为,曼德拉的精神内涵是关于抗争与希望,于是不久后就创作了这首永恒经典的歌曲。

     在叶秀阳的那个世界,这首歌可以说是所有华人心中永恒的经典,曾被无数艺人翻唱传唱,被誉为九十年代初的经典神曲!曾让多少人流下了青春的眼泪,如今,却在这东华大陆上行不通么?叶秀阳心底不由得生出一丝落寞之感来,这东华大陆终究不是我的家啊。。

     突然,不知是谁带头拍起了手,在这鸦雀无声的氛围里,就像是一个发起冲锋的号角声,随后更多的鼓掌声陆陆续续响了起来,直到最后响彻了全场,在众人一片呐喊的叫好声中,顿时将今天这场卖艺表演的气氛,推向了另一个新的高度,掌声此起彼伏,久久不绝!

     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语言,即便对东华大陆的人们来说,这是一首在他们听来充满了新颖、奇异,甚至是怪异的曲子!但那震撼人心的节奏,和叶秀阳那独一无二的奇怪唱腔,还有那平实的歌词所述说着的含义,在众人的心中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

     那每一次的鼓点,都会让他们的心跳不由得跟随那奇怪地节奏一起跳动着,有的人甚至还在叶秀阳演绎的时候,身子随着节拍一起摇摆了起来,这份奇异的感受,对他们所有人来说,还是头一遭!众人只觉那内心之中有股深沉饱满的情感,今日仿佛像是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宣泄口一般,酣畅淋漓!

     曲二九眉头深锁,看着叶秀阳的背影,陷入了一片沉默,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叶秀阳朗声说道:“大家都先静一静,我现在宣布,本场即将迎来最高潮的部分,各位乡亲父老,接下来,你们将看到让你们永世难忘的一幕!”说完,他丢下铜锣,从地上事先准备好的大麻袋里,抓出了一只老鼠,在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他拿了些白色粉末兑上水,给这只老鼠罐了下去,又提着老鼠摇了摇,再随手一丢,一开始,这老鼠还在地上如同疯了一般到处乱蹿,最后却突然两脚一蹬,倒在地上抽搐几下,死的不能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