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贼喊捉贼(下)一更
    “唔呜。。”一阵挣扎之声响起。

     叶秀阳转过头来,看向那被绑的淡黄杉小女孩,只见她双眸通红,梨花带雨,被刚才得一幕,吓得大哭起来,叶秀阳收好扬文,将那具尸体蹬开,伸手便想去为她解开绳索,但那被吓破胆的女孩却是挣扎着要避开他,并拨浪鼓般地摇着头,眼中噙着哀求之色,看上去甚是可怜。

     叶秀阳见这小姑娘被吓得心胆俱裂,心中轻叹一声,再次对她伸出了手,脸上却带着友善笑意,语气温和地道:“不怕,我是来救你的。”

     小姑娘停止了挣扎,抬眼看了一下叶秀阳,眼中似有怀疑之色,却又见叶秀阳再次拿出了那把可怕的匕首,她心中才刚安定一些的心,又提了起来。

     她急忙闭上双眼,正试图着要挣扎,却突觉口中的布被扯了出来,她泪眼涟涟地看着面前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栓布的叶秀阳,虽然表情一弛,但却仍不敢开口。叶秀阳见这女孩对自己已经没了敌意,连忙将捆绑她的绳索尽数削断,扶那女孩站了起来。

     女孩此时看去衣衫有些凌乱,蓬松的头发乱糟糟的,脸带泪痕,但却是生的极为娇美可爱,她吃疼地揉着手腕,看着眼前这位年龄和自己差不多,表情自若,但眨眼间便能杀人的男孩,对他怀有三分感激,却仍有七分惧意,一时间,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低下了头,眼看又要哭泣,却被叶秀阳急忙给打住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是你爹派来救你的,你快跟我走吧。”叶秀阳见她那副委委屈屈的小女儿模样,心中一阵无奈,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劝这小姑娘,只得有些头疼地招呼她快走。

     正要拉上她手,却又被这小女孩躲开了,他想装成很凶的叔叔模样,却无奈的发现自己这副模样也和人家差不多,如何凶的起来?

     小女孩犹豫了一下,终是开了口:“你,你是我爹爹派来的?”声音甜糯,口齿清晰。

     叶秀阳见她对自己的身份仍有怀疑,暗中点了点头,想着:“这东华大陆家庭安全意识教育,做的还不错!”嘴上答道:“你爹名叫李博文,是也不是?”

     小女孩立马点了点头,表情带有一丝喜悦。

     叶秀阳又道:“你和你爹乃大华扬州人士,是也不是?”

     小女孩雀跃地说道:“我信你啦!”

     叶秀阳笑道:“那就好,小姑娘,你叫什么?”

     女孩双眸虽然仍是通红,但却开心地笑道:“我叫李梦桐,你呢?”

     叶秀阳也不回话,一脸保姆相地拉住李梦桐手腕,只觉触手柔软滑腻,心中不禁想着:“难怪人人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这感觉和带儿子真的差别极大,连我都快被萌化了。”随即双脚一蹬,带着她飞上了屋顶,又将她横抱了起来,施展开暗夜疾行,疾速奔跑起来。

     李梦桐被他抱在怀里,只觉心中最后那一丝害怕,竟然不翼而飞,内心无比安稳,她此时已不把他当作一般小孩,只道他是位武功极高的少年英雄,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丝莫名的喜悦,顿觉被他抱着高来高去的,其实也颇为刺激好玩。

     她壮起了胆子,向这位少年英雄问道:“多。。多谢,你,你还未说你叫什么呢?”

     叶秀阳脸上浮起了一抹邪笑,一脸高深莫测地对怀中的李梦桐说道:“不用谢,叫我雷锋。”

     曲二九见叶秀阳已然得手,一瞬间便消失在塔尖,叶秀阳将李梦桐放下,朝飞来得曲二九谨慎说道:“师傅,那人从背后偷袭我,被我给杀了,所以弟子没能留下活口,不知他还有没有同党。”

     曲二九却满脸不屑地道:“能被你干掉的,看来身手也就那样了,有同党又如何?”

     叶秀阳一头黑线,怎么感觉被鄙视了一样,他尴尬地道:“她就是李博文的女儿。”

     李梦桐见曲二九一脸冷漠,心中有些害怕,偷偷抓住了叶秀阳的衣角,垂着头,不敢向曲二九看去。

     曲二九对她不理也不睬,仿佛根本就没来救过她一般,转身就飞走了,叶秀阳一脸苦笑,抱着李梦桐远远地跟在后面。

     ……………

     “爹爹——!”李梦桐飞奔似地撞近李博文怀中。

     “桐儿,你没事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真是吓死爹了!”

     曲二九不喜这种场面,独自回房了,叶秀阳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向前,对这两父女说道:“李先生,令嫒已经给你找回来了,那贼人作恶多端,被我给杀了,就是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同党,你最好还是去官府备个案,找人保护保护你。”

     李博文连忙感激不尽地说道:“今日多亏了二位大侠,救女之恩,博文永世不忘,我即刻让人奉上黄金二百两给二位做盘缠!”

     叶秀阳暗暗咂舌,黄金二百两!富贾,可为吾友乎?但他还是谢绝道:“我们不缺钱,你们父女一路小心便是。”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李梦桐却有些焦急地喊道:“雷锋,你等等。”只见她从她爹爹腰间扯下了一块做工精美的小巧玉佩,小跑到叶秀阳身边,递给了他,又抬头深深看了他一眼,最后转身回到李博文身边,低着头,不再说话。

     叶秀阳拿着这块玉佩看了看,只觉得温润如玉,光泽明亮,正要递还给李博文,却被李博文阻止了,只听他道:“申小侠不用客气,既然小女将我这佩戴了多年的玉佩给你了,如今它便是你的了,我知你们江湖人重义气,轻黄金,既然如此,那黄金之事我便不敢再提,但这玉佩,你定须收着,以后少侠若是有机会来扬州游玩,一定要到寒舍长住些时日,到时候,博文再好好感谢感谢二位的救女之恩!”说罢也不等叶秀阳开口,拉着李梦桐上了身边的马车,遭此一遇,他不敢再逗留,换了个客店,准备明日便动身回扬州。

     叶秀阳无奈一笑,想着:“他日若有机会去那繁华的江南开个酒楼,兴许还得他多关照关照。”当下也不再矫情,将玉佩收入怀中,又朝他父女的马车挥了挥手,转身回房了。

     刚走进房间,却见曲二九已经收拾好行李,等在一边了,叶秀阳看这架势,只得苦笑一声,默不作声得装好自己行李,站在门边,有些不快地道:“师傅,我们也不住了?”

     “杀了人,还想等官府来问你话麽?”曲二九一脸鄙夷。

     “。。。。。。”

     二人一路无话,连夜出城,继续往南赶去,行了十里路,来到一片村庄前,曲二九指着前方道:“再往前行二十多里地,便是万毒宗的活动范围了,你我不用再走了,我们就在这座麓水城辖区的村子住下,这里较为清净,你一边练那《太皇毒经》,我们一边等候时机。“

     “师傅说的等候时机,是不是要偷偷潜入那毒圣池?可就算进去了,我也要在里面呆足七天啊,他们难道不会发现么?”叶秀阳不解地道。

     “我们不用偷偷潜入,而是正大光明的去。”曲二九一脸高深莫测。

     叶秀阳见他这样,知他必有打算,也懒得去操这份心,跟着曲二九一路来到村庄,给了村民一些银两,找了一处僻静的空屋,两人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两人在这村庄一住便一月有余,这段时间,叶秀阳终于冲破了太冲穴大关,彻底来到雁行功第二层暗夜疾行内修大成境界,而外修,他早已熟练,现在下只需要再内外同修固本,就可以达到暗夜疾行的后期境界,一旦达到,他便可以开始修炼第三层雁过无痕境界了。曲二九即便对他这修行速度已然是见怪不怪,但在知道他已经突破太冲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震撼,当下便又传了他一门新武学,叫做《落叶摘星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