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国骂大神
    “这人便是魅君甚为看重的那个宗外候选人?你们为什么不给他服缄默膏?”魉君眉头大皱,一脸不悦地道。

     “怎么会,弟子记得这缄默膏在每人进去之前,都是服用过的,怎么这申乃阳还能如此大声地说话?”那看守弟子也是一脸不解。

     叶秀阳也不管他二人,依旧是操持着他那标准的四川口音,口沫横飞地怒骂着,最后他还飞起一脚踢在那铁笼之上,整个囚室顿时被他这一脚震地嗡嗡作响,那缄默膏对别人管用,对他却是半点用都没有,因为早就被他用腹中绿色旋涡配合《太皇毒经》给解了去。

     “槽你麻麻勒烂丝娃子,你们这帮锤子屌丝,烂龙作孽娃儿,挨球娃儿——!”叶秀阳骂声不断,仿佛进入到了一个癫狂境界。

     “住手!”看守弟子正欲打开囚室上去教训教训兀自怒骂不已的叶秀阳,却被魉君叫了停。

     魉君用手搓着他那暗红色的胡子,脸带惊诧地说道:“有趣,果然有趣!这候选人服下了缄默膏却兀自能大喊大叫,仿佛丝毫不受这毒性的影响,尽有这种体质,难怪魅君会看好他,依我看,在这些宗外候选人之中,他的天赋是最高的,只可惜不是我宗门弟子,没有修炼过《毒圣心经》心法作为基础,否则以这天赋条件再加上我门的心法,肯定比我们宗内那个小女娃还要适合!”

     “弟子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在没练过《毒圣心经》心法和没有半点内功基础,仅凭自身体质便能解了那缄默膏之毒的,这,这也太骇人听闻了!”看守弟子也晃过神来,一脸惊讶。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身怀各种上乘天赋体质的人也不是没有,魅君这次肯定是捡到宝了。”魉君眼神中带着一丝嫉恨地道。

     万毒宗在寻找这些天赋极佳的候选人时,也会派出宗门内的四大毒君,他们各自主持一路大局,若遇天赋极佳的候选人,便可以注明自己为推荐人,若这候选人日后成了圣王,那么推荐人将会得到万毒宗宗主恩赐的一辈子只能服用一颗,多服就会爆体而亡的万毒宗圣药——龙鳞宝露回转丹!服下此丹后闭关修炼,内功便可一日千里,这药效可以持续半年之久!但炼制这药极为不易,万毒宗百年多来,一共也只出了两颗,其中一颗是为了日后留给圣王的,还有一颗,则就要看万毒宗宗主的意识了。

     魉君心中虽然妒忌魅君能遇上这等天赋异禀的候选人,但炼出一个圣王乃是宗门的百年大计,他也没有办法从中作梗,况且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想再多都还言之过早了些,他收回打量叶秀阳的目光,又扫视了下其余孩童,口中带着一丝残忍地道:“今晚,让人将那些神情木讷的候选人先清理掉,他们已经失去作为候选人的资格了!”

     “窝槽你麻勒,烂丝娃子挨球娃儿——!”叶秀阳听他要对其余孩童痛下杀手,更加暴跳如雷,仿佛化身成为国骂大神。

     “臭小子,休得无礼,快给我闭嘴!”看守弟子怒道。

     “哼,算了,大选在即,不要节外生枝,我看这小子似有点拳脚功夫,你得看好了,关键时刻不要掉链子。”魉君克制住怒火吩咐道,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看守弟子目光阴鸷地看了一眼叶秀阳,吐了口唾沫,叫骂道:“小兔崽子,要不是魅君和魉君如此看得起你,我今天非收拾你不可,给我老实呆着!”说完便也退了出去。

     叶秀阳骂的声音沙哑,但心中却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如果此时暴露,那么他们的计划将竹篮打水一场空,都走到了这一步,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师傅身上了,他心中深信曲二九一定不会对这些无辜孩童视若无睹,见死不救的。

     夜里,送饭的来了,叶秀阳见晚上的饭菜甚为丰盛,引得囚室内被关押的孩童们一片欢呼,争先恐后地抢着,他却蜷缩在一旁,心中无语哽咽,万毒宗这是在给他们发放最后的晚餐啊。

     “申,申乃阳,这个给你。”正在他心事重重时,一个带着些拘束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叶秀阳抬起头来,只见是这囚室里的其中一个孩童,是在他后面才进来的,平日里也跟他一样,沉默不语,独自蜷缩在一个角落,从没见他和谁说过话,此时他双手捧着三个包子朝叶秀阳递了过来。

     叶秀阳借着囚室外微弱的烛光,打量着他,只见这男孩虽然满脸的污渍,仔细一看却是生的眉清目秀,特别是那一对黑漆漆的眸子,在这烛光之下,更显澄澈明亮。

     叶秀阳见他心善,可一想到他的下场,心中不禁又是一阵悲伤,忙摆手谢绝道:“你快自己吃,叔。。我不饿!”

     “申,申乃阳,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这男孩见叶秀阳拒绝了自己,又再次劝道。

     叶秀阳苦笑地看了他一眼,声音沙哑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破军。”杨破军神色有些犹豫。

     叶秀阳见他似乎还有话想说,随又问道:“你想说什么便只管说吧。”

     “申乃阳,你别气馁,先吃点东西,逃。。逃跑的时候才有力气!”杨破军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想着逃跑?”叶秀阳面色一惊,也低声劝道:“这里机关重重,看守甚森严,外面都是万毒宗的人,你怎么跑的了?别轻易做这等傻事,一旦被他们发现你有逃匿心思,一定会杀了你的。”

     “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得救的!”杨破军一脸坚定,“所以你快吃点东西,不然到时候想跑又没力气了。”说完又将那三个包子递了一递。

     叶秀阳听他话语肯定,他心念电转,立马将他拉来和自己坐在了一起,低声问道:“听你的意识,是不是外面有人会来救你?”

     “申乃阳,这事儿就你知我知,你可千万不要对其余人说,我怕走漏了风声,到时候,我们就都没办法得救了。”杨破军一脸担忧地道。

     “你放心,你且对我细细讲来,我发誓绝不走漏半点消息。”

     杨破军看着叶秀阳诚恳的模样,心中莫名的滋生出一股信任来,悄声道:“我是大理东南路仰光城人士,那日在郊外独自练功,结果就被人制住了,还好我娘正好过来寻我给撞上了,但是没想到他们还有人埋伏在附近,我娘和他们打得难解难分,最终还是没能拦得住他们,所以我相信我娘一定会来救我的!”

     “原来你会功夫,但是大理国那么大,你娘又怎么知道该去哪找你?”叶秀阳听他会功夫,略感诧异,但又哀声一叹,这万毒宗行事如此保密,连官府都不能察觉,他娘又怎么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我虽被点了穴,但还能听见他们说话,我听我娘和他们打斗的时候说了一句‘原来是万毒宗的人,还想隐瞒宗门武学。’我便知道,我娘有法子来救我了。”杨破军自信地道。

     “原来如此,这些万毒宗的人原先也是不敢暴露宗门武学的,但如果不用宗门武学就打不过你娘,所以这才漏出了马脚!”叶秀阳脸露恍然。

     “是的,我娘可厉害了。”说起自己的娘亲,杨破军脸上带着一丝骄傲。

     叶秀阳轻笑道:“以我猜测,你和你娘应该是出身于某个大宗派的吧,不然这万毒宗上下这么多人,她一人怎么可能闯进来救你?你肯定是知道你娘会去搬救兵帮忙,所以你才会那么肯定我们会得救!”

     杨破军犹豫了一下,低头下头嗫嚅着道:“我,我的武功,都是我娘从小教我的,我,我没有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