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贼喊捉贼(上)
    叶秀阳听到这里,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对万毒宗的残忍手段感到极为愤恨,他咬牙切齿道:“这万毒宗当真是该死!师傅你这是什么意识?你想让我也去那池子里玩玩?我虽然不怕那毒圣池,但我并不会那万毒宗的特殊心法啊。。”他之所以不怕,一是因为对曲二九有足够的信任,二是因为对自己身怀的那股奇能,极为有信心。

     曲二九见他胆识超群,心中不由得有些欣慰,继续说道:“那万毒宗几百年来,只有一个人能练成百毒不侵的体质,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近百年来,他们一个圣王都没出过。。但若一旦有人练成了,那人不管是男是女,都将成为万毒宗的圣王,地位甚至还要凌驾于他们宗主之上!”

     叶秀阳一头黑线,不愿地道:“可拉倒吧,就算给我金山银山,我也不想成为那什么万毒宗的毒棍圣王,这万毒宗用如此阴狠歹毒的手段练功,就算练成了一个,那人也必然对他们极为忿恨,不杀光了他们才怪。”

     曲二九听着他这一番理论,微微摇头,虽然不同意,嘴上却是说道:“你这言论倒也有些道理,只是,哪有你想的这样简单?这其中的关窍,我也不是很清楚。为师也不是要你成为那什么圣王,而是你这体质虽然能自解夺魂花毒,但却似乎需要费很大的功夫,可在那毒圣池中活下来的人,却是真正意义上的百毒不侵,那夺魂花对他来说,即便是当做饭来吃,也是没有半分影响的。你既有此天赋,为师何不带你去试试?”

     叶秀阳又听得一阵发麻,把那夺魂花当饭来吃?想起那天毒性发作时的剧痛,他心有余悸地道:“这也太扯了。。”

     曲二九郑重地道:“那万毒宗的行事手段,可不管你是不是他宗门的弟子,只要是他们觉得有天赋的,都会毫不犹豫下手,若这些孩子确实是不会武功,他们也有特殊的速成之法,虽然为师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想来,光凭那速成之法,肯定是远远不够支撑七日的,所以,万毒宗还是把希望大部分都押在了他宗门里的那些孩童身上,虽然你不会万毒宗的心法,但你别忘了,我雁行门也是用毒的高手!你还记得我派武学中的‘神诡百变’法门吗?”

     叶秀阳正色问道:“难道神诡百变法门中,也有类似的内功?”

     曲二九点头道:“神诡百变中除了记录着用毒、制毒的方法,还记载了一本叫做《太皇毒经》的秘法,这秘法和万毒宗的那本《毒圣心经》有些相似之处,而且比毒圣心经还容易上手,虽无半点攻击能力,不如万毒宗的毒圣心经那么全面,但也算是一门奇功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思考了一番又接着说道:“其实这《太皇毒经》严格算来,是一本医书。据传,曾经有一位帝王因为战争,中了一种缓慢发作的奇毒,眼见只能活半年了,而他下面的一位医官,因怕治不好他会牵连到整个家族,所以,那医官便激发出了平身所有的医学天赋,闭门钻研了三个月,终于被他悟出了这门秘法!而那位帝王练了这秘法后,不出一月,果然便将体内的毒气全部排了出来,因此,这本医书后来就被这帝王赐名为《太皇毒经》,并藏于皇宫内苑。所以,单论活血排毒的能力的话,《太皇毒经》比那万毒宗的《毒圣心经》及其他内功心法不知要高明多少!”

     叶秀阳愣愣地听着,只觉这《太皇毒经》实在是太好用了,但为什么当年封师叔会因中毒而无法施展开雁行功呢?他急于知道更多,便把心中的疑惑道了出来。

     曲二九却是遥遥头,说道:“这《太皇毒经》是门医术秘法,而且也不具备那百毒不侵的能力,而且有些毒性是专门克制运功逼毒的,比如你中的夺魂花之毒,中毒者一旦运功毒性就会爆发,就是太皇毒经也解不了它,因为太皇毒经必须打坐运功,而你封师叔当年虽然也练过这秘法,但却是在那种被围攻的情况之下,他根本没办法静心打坐运功逼毒,我想,当年那位医官之所以创下这门秘法,只是为了给皇帝老儿治病的,他根本就没有将实用性考虑进去,所以,无法像他们万毒宗的《毒圣心经》那样,即使不用静心打坐,也可以直接运转!”

     “原来如此,有了这太皇毒经秘法,再加上我的特殊体质,难怪师傅你会想着带弟子去那万毒宗。”叶秀恍然大悟道。

     “今天快些休息,明日我们还要赶路。”曲二九说完便躺下睡了。

     翌日,两人早起后收拾了一番,又补充了些干粮清水,一路披星戴月地向南而去,行了不到两日,便来到了大理西北路第一重镇,麓水城。

     这麓水城位于大理国的西北部,是大理九路行政区之西北路的府城,这麓水城蓝天丽日,青山如黛,遍地奇花异草,特别适合那鸟鱼虫兽生活。又因为大理西北路疆域和大漠国南境接壤,所以麓水城吸引了不少商家纷至沓来,贸易不绝,城内到处人声鼎沸,甚是繁华。

     傍晚,叶、曲二人找到一处客栈住下,曲二九将那只有三页纸的《太皇毒经》秘笈,交给了叶秀阳,并开始指导他练了起来。这《太皇毒经》的确是异常好练,叶秀阳只需按照纸上所描述的穴位路线运行,才不到两盏茶的功夫,他便已经顺利的行了十个周天,叶秀阳合掌收功后,心中又开始默念记忆,不过一会儿,他便对这《太皇毒经》的穴位路线烂熟于胸了。

     “这太皇毒经修炼起来,的确是非常容易,虽然运功路线看上去很是复杂,所涉及的穴位也很多,但只要不出差错,一路按照秘笈所言行功下去,却是极为顺畅的,实乃一本人人都可学的功法!”叶秀阳无不感叹地说道。

     曲二九冷峻的面庞扯出了一丝笑意,说道:“此话不假,这太皇毒经即便是让从未接触过内功的人学,一周之内,也定能学成。”

     “可惜它只能用作于解毒健体,却不能应用于武学之中,这也算是一种遗憾了。”叶秀阳无不惋惜地道。

     曲二九却是摇了摇头,另有见解地道:“这天下秘法众多,能够专精的却少,这《太皇毒经》若不是被我雁行门得到,只怕早已是天下闻名,定会引得各国势力争相夺取!”

     叶秀阳微笑道:“师傅此话也不假,这东西就算不用来解毒,却也可以用来活血健体,只要时常练习,身体也会比常人健康壮实,实乃一本可以延年益寿的医学宝典。”

     曲二九神色之中,溢出一丝黯然,惋惜道:“可惜它落到了我雁行门手中,注定是不能惠及他人了。”

     叶秀阳笑道:“师傅倒是很忧国忧民啊,依我看,我们大可大方地拿出来,教给那些有需要的人阿。。”心中却默默补充了一句:“收费的。”

     曲二九突然面色一紧,有些狰狞地道:“断断不可!你若敢将他交与旁人,我便杀了你!”

     叶秀阳没想到曲二九会突然如此反常,有些惶恐地道:“呃,弟子说着玩的,请师傅不要动怒,没有师傅的准允,弟子岂敢将师门秘法交与旁人?”心中却是疑心大起,却又全然抓不住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