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百辟匕之扬文
    祭祀完毕后,叶秀阳回到木屋中,却不见曲二九人影,眼睛滴溜一转,从灶房里了装了一罐他秘制的后世菜品,使上了暗夜疾行境界的身法,向西谷方向奔去,他一直说要去封师叔那里拜访一下,只是近来一直专注于练功,早把此事给忘了。如今他心中打起了算盘,想试试能不能从这位封师叔嘴里探探口风。

     封四十的木屋在那西谷一所僻静之处,叶秀阳左右看看无人,便闪身进了园子,谁知那大门却是紧闭着的,他寻思着:“难道封师叔他参加完祭祀还未回?是了,可能是他腿脚不方便,不能像我和师傅那样,我倒是有些心急了。”想罢,正欲退到园子外等那封四十归来,却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屋内响起:“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叶秀阳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转过身来,只见刚才还紧闭的大门已然敞开,向里望去,一个四十来岁模样,身上还穿着祭祀后还没来得及换下的黑袍,脸上划有一竖贯穿了左眼的疤痕,气质沧桑中带着浓浓颓废之意的男子坐在一个破败的木制轮椅上。叶秀阳一脸尴尬地走进屋去,拱手一礼,告罪道:“惊扰师叔了,弟子是来给你送些吃食的。”

     封四十抬起头来,用他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打量着叶秀阳,当他瞧见叶秀阳双手虎口处的裂口时,微感吃惊,并赞许地道:“很好,不仅已有暗夜疾行内修中期境界的修为,我那刻薄师兄还这么早就传给了你《百辟匕杀术》,看来你小小年纪却是天赋过人,师兄他终于后继有人了。”说完微微一叹,神色中略带一丝安慰。

     叶秀阳想不到这位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封师叔如今对自己却是交口称赞,刚才心中还有的那一丝忐忑,瞬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了。而且他居然能和师傅一样,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修为境界,估计他若不是因为早年被人伤了腿脚,武学修为现下应该也和师傅相去不远吧。

     叶秀阳将手中的罐子放在桌上,朝封四十道:“师叔过奖了,弟子前些日子做了一些菜品,寻思着师叔独自一人居住,又没个知冷热的人从旁照顾,便拿了些过来,想请师叔你尝尝。”

     封四十异样地看了他一眼,眼光瞟向那桌上的罐子,说道:“你这孩子说起话来倒是让人受用得紧,跟我那师兄可不一样。你这罐子里装的是什么菜品?”

     叶秀阳嘴角上扬,神秘地道:“师叔吃一块便知道了。”说完他便打开了罐子,顿时,一股酸臭之气扑鼻而来,那恶心的味道瞬间便弥漫了整个屋子。

     封四十眉头大皱,急忙捂住口鼻,闷声怒道:“这罐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怎地如此奇臭,你这小孩,竟敢跑来捉弄于我!”说完也不待叶秀阳解释,他便屈指一弹,一枚小石子飞出,打在了叶秀阳左肩之上。

     叶秀阳没想到刚才还对自己颇为友好的师叔脸变得比翻书还要快,说打便打,也不给他一点解释的时间,当下他全无防备,被这枚飞石打得飞将出去,最后重重摔在地上,随后肩膀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叶秀阳皱着鼻子,躺在地上龇牙咧嘴。

     封四十受不了那股酸臭之味,迅速出手在桌上一拍,只听啪的一声,那罐盖便同如提线木偶一般被他掌力弹将起来,盖子在空中快速转了几圈,最后又准又稳地盖在了罐子之上。

     叶秀阳躺在地上痛得直冒冷汗,但他却是不流泪也不呼疼,前世那一股子牛脾气猛地窜了上来,切齿道:“封师叔好功夫!只是弟子并无捉弄之意,而是真心实意地想带些好吃的来给你,没想到你张手就打,也不怕被别人笑话你以大欺小么?”封四十听后,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随即控制着轮椅来到叶秀阳身边,正要伸手拉他起来,却又被他堪堪避开,叶秀阳却是自己站起身来,只见他右手扶着左肩位置,整个左臂拖沓着,竟是被那飞石打得脱臼了。

     封四十瞧着他那副痛不欲生的模样,心中突生出一股内疚,用沙哑的嗓音说道:“人不大,嘴巴倒是厉害,快些过来,不然你这手要废了!”说完也不待叶秀阳答不答应,他便控制着轮椅迅速欺近至叶秀阳身旁,快速出手抓住了叶秀阳的左臂,一拉一送,只听咔擦一声,叶秀阳这手臂便被他接好了,叶秀阳痛得眼冒金星,却仍然不喊不叫。封四十见他吃痛得双目欲裂,一脸不忿的样子,心中却想到了自己曾经受难时的惨状,不禁有些感同身受,轻叹一声,转身过去打开了桌上的罐子,也不用筷子,直接将手伸了进去,抓出了一把浸泡的红皮萝卜看也不看,便塞进了口中。

     叶秀阳没想到他会如此行事,心中的不忿稍微平息了一些,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这东西叫做泡菜,是用料水经过发酵来的,所以闻着有一股子酸臭味,但是吃起来却是酸脆爽口,极是下饭。”

     封四十暗暗点头,道:“不错,的确是闻着不好受,吃来却是风味独特,看来确实是师叔错怪了你。”

     叶秀阳没想道这封师叔为人倒是颇为爽直,如果是自家那师傅,即便他错了,也是拉不下脸来认错的,不禁对他高看了几分。

     叶秀阳道:“师叔吃着,弟子这便告退了。”说完就要离开,却被封四十叫住了。

     只听封四十说道:“你且等等,今日过来就为送这泡菜?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叶秀阳心中想着:“按我的剧本,本该是一片温馨的场面,我盼望着把你伺候好了,能从你口中套出些有用信息,现在变成了脸红脖子粗的场面,我再提那些不就尴尬了吗?”他眉头一皱,稍微有些遗憾地道:“真没有别的事了,师侄这就告退。。”

     这时,封四十却哈哈笑了起来,并用沙哑的嗓音说道:“是不是你师傅让你来的,你是为了这把匕首吧?”说完便从腰间拿出了一把长约一寸左右,刀锋尖锐,耀似朝日,身似薄冰,两边刀刃皆铸有血槽,手柄之上还精细地雕刻着龙纹的匕首出来,和曲二九的那把百辟清刚一看便知是一对的,叶秀阳看得大惊,脱口而出:“莫非是百辟扬文!”

     封四十眼中带着一丝戏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师兄既已将《百辟匕杀术》传授于他,自然也将百辟扬文在我这里的事告诉了他,当下冷笑着道:“还说不是为了它来的?我师兄既已传你《百辟匕杀术》了,自然也将扬文也一道传给了你,只是他不好意识当面管我要罢了,却是派你这孩子过来。。。”

     叶秀阳听他自作聪明地揣测了一番,心中却是想到了曲二九说他性格独断独行,又是自以为是,现在一看,果然如斯,不由轻哼一声,带着三分怒意地道:“师叔你真的多心了,第一,我师傅从未对我透露扬文就在你这里的事,第二,我今日过来也不是我师傅派遣的。。更不是我师傅派来管你要兵器的,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师侄告辞了!”

     叶秀阳说完转身便要离去,却再次被封四十给叫住了,只见封四十将百辟扬文套入一个破旧的皮套之中,伸出手,递向了叶秀阳,淡声地道:“你拿走吧,不管是不是我师兄派你来的,现在,我都将它交付于你了。”他说完这话,宛如卸下了一个很沉重的包袱,表情顿时舒展开来,他喘了口气,带着一丝解脱般道:“就算是师兄他不管我要回这百辟扬文,总有一天,我也会主动地交出来的,因为我们雁行门第四代,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子。”说完眼睛中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精光,淡淡地扫了叶秀阳一眼。

     叶秀阳看着那把百辟扬文,若说他不想要,那自然是假的,但未经曲二九同意,随意就从封师叔这里拿走了扬文,回去怕是会被曲二九责怪的吧?但这扬文如此神兵利刃,任谁见了都会动心,叶秀阳并非坐怀不乱的君子,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默不作声地,将扬文接了过来。他拿着扬文在手中一掂,只觉这百辟扬文甚是轻巧,现在被藏在这破旧的皮套里,被掩去了其寒意,暗藏住了其锋芒,变得和那些普通的匕首一般无二,任谁也不会过多地关注于它。

     封四十似乎看穿了他的纠结,心中琢磨道:“难道我又猜错了?哎,师兄说得没错,我生来便是这副独行武断的性子,不然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般下场。。看来这孩子真的只是为了给我这残疾无用之人送吃食来的。”想到这里,他心中一暖,打消他顾虑地一挥手道:“看来师叔又错怪了你,这匕首你大可放心拿去便是,这百辟扬文是你师公曾经传于我的,今日我又亲自将它传给了你,便是你师傅也不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