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师门秘辛(上)
    叶秀阳见锅里的底料已然凉透,便将其全部倒入了事先用白酒擦拭过,并已沥干的坛子之中,又将那些晾干的蔬菜全部放进去浸泡着,最后他将盖子盖住,在盖子沟槽内加入了一些生水,做好这些后,他便回屋睡去。

     次日,天刚一亮,叶秀阳便已醒来,他起身后往屋内一扫,却不见曲二九的身影,正待出门去寻他,却听曲二九的声音已经在屋外响起:“别找了,我在外面。”

     叶秀阳连忙跑将出去,只见曲二九今日一身棕色束身劲服打扮,他本人长着一张毫无特色的脸,若不是因为那双冷峻漠然的眼神让他显得有些高深莫测,又让普通人不敢与其目光对接的话,该是属于那种放入了人群之中便不好相认的长相,但这副打扮却为他平凡无奇的脸平添了一分英气,叶秀阳好奇地打量了他一圈,马屁地道:“师傅你穿这身衣服很是精神啊,怎么以前从没见你穿过?”

     曲二九也不作答,一个瞬间便闪到他身后,伸出手抓住了叶秀阳的胳膊,随即纵身一跃,如那扶摇直上,但见他双脚凌空虚踏两步,也不见他如何使力,便飞到了一颗大树之上。

     叶秀阳只觉身体一轻,慌神间便随他一道上了这树顶之上,此时他整个身体已经被曲二九拦腰夹住,脚不及地,悬在那半空之中。

     他心中一阵紧张,低头斜眼望去,只见曲二九身轻如燕地停在了一根树尖之上,但树枝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被他压断,当真就像轻羽一般,仿佛没有一丝重量。

     叶秀阳看在眼里,不免有些瞠目结舌,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对轻功的基本认识了,同时也对雁行功后期的能耐有些期待起来。

     曲二九淡淡道:“随我去相望林。”只见他脚尖轻点,脚下如灌了疾风一般,施展开神行百里的境界,身法缥缈地在树与树之巅行走起来,如履平地。叶秀阳只觉得耳边猎猎作响,眼睛也被风刮的生疼,随即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不过片刻,曲二九就带着叶秀阳落在了一片林子之中。这片林子位于谷南,谷人都叫它相望林,叶秀阳曾经来过两回,这林中有个墓葬群,谷中只要有人生老病死,就会被埋在此处。自他拜师后,每年都会随谷人来这里为先人上坟。

     他见曲二九带自己来到这里,心中不得其解,便问道:“师傅,如今还没到扫墓之日,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曲二九却不答他,淡淡地问道:“你拜入师门已有两年,可知自己的师门唤作什么吗?”

     叶秀阳被问得一愣,不是他不想知道,而是曲二九压根就没对他透露过哪怕只言片语,随即俯首恭敬地说道:“弟子不知,还望师傅相告。”

     曲二九背过身去,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默然了片刻,才缓缓道来:“你听着,你我所属师门便叫做‘雁行门‘,只是世代隐居谷中,鲜有人在江湖中走动,我们想来也不算是那江湖中人,以至于这世上没有人知道我们雁行门的存在。”

     叶秀阳默念一句:“原来和功法名一样。”抬头继续问道:“难道师傅你也不算是江湖中人?可我见你常出谷办事啊?”

     曲二九道:“我出谷办事既是办事,也不能算作江湖中人。”

     叶秀阳更是疑惑不解,追问道:“那师傅每次出谷只是为了采购物资?可你每次一走短则数月,长则大半年啊,若说是采购物资,也不用那么久吧?”

     曲二九淡淡地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为师是那江湖上为人所不齿的飞贼,出谷办事,当然是为了做那行窃勾当,不然哪来的钱财供这谷中的开销?但我门人从不对穷苦百姓人家出手,所窃之人一般都是那些大富大贵的奸商富贾,还有那些欺压良善的奸恶狗官,当然,我偶尔也会对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出出手,他们江湖中人常常因恩怨情仇,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常常殃及了百姓而不自知,长期以往更是不知收敛,为师对他们下手,第一自然是为了换取财物采购物资以供谷中开销,这第二嘛,也是为了顺道惩戒他们一番,让他们不敢胡作非为,每次所获之物为师都将他们换作了钱财,一些分与边境上的穷苦人家,一些采购成了物资便带了回来……”

     叶秀阳心中冷笑道:“编,你丫接着编。”脸上却带着一丝敬意地道:“师傅即便是贼,也是位盗亦有道的侠盗。”

     曲二九突然茫然地看了叶秀阳一眼,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怀疑口气,道:“你这孩子倒是会拍马屁,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莫非是趁师傅出谷办事之时,从你那封师叔处学来的?”

     叶秀阳掩饰道:“家中有许多的书籍,你不是叮嘱弟子闲来无事的时候去看看吗?封师叔那里,弟子从来就没去过。原来封师叔他还是个拍马屁的高手啊,真是没看出来。”

     曲二九怒哼一声,不悦地道:“你那封师叔早年就是不听我言,贪恋于市井,又武断自大,甚是刚愎自用!他以为他雁行功到了逍遥游的境界便可以无视天下人么?结果被人家给算计了不说,还伤了腿脚废了这一身的修为,最后还被别人抓了起来,当年,要不是因为有位女侠仗义出手救了他一命,他早就为此付出了代价!”他说完这话想是又回忆起了当年的惨状,重重地叹息一声,摇头不已。

     叶秀阳却是听得神采飞扬,这中间过程想来一定非比寻常,封师叔看样子跟我一样是个有故事的人啊,空了是不是要去拜访他一下?突然他又想到昨日那一拳,趁机问道:“师傅,我们雁行门虽然轻功了得,天下无敌,但弟子今天第一次听闻封师叔他早年有如此凄惨的遭遇,弟子心中也是大为难过,但却也有一个担心,不知当不当讲!”

     曲二九皱眉道:“有话就讲,今天带你来的目的之一本就是想告诉你这些师门之事,也好叫你日后知道勤奋练功,也不至于落到和你封师叔一样的下场。”

     叶秀阳心中大喜,但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随即正色说道:“可惜我们雁行门只有这雁行功一门武学,不然封师叔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曲二九嘴角一撇,冷笑道:“你这狡猾的娃儿,原来还怀揣了这门心思,不过,这倒是很符合本门学武要求。”说完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支如柳叶般细的飞刀,傲然地道:“抓把碎叶,撒向空中!”

     叶秀阳看得心中狂喜,你这老小子,果然还有干货,于是连忙照做了。

     只见曲二九潇洒地随手一挥,那飞刀便是像长了眼睛一样,携着破空之声射入了还没来得及散去的碎叶团里,最后啪地一声,飞刀牢牢的定死在了一根树壁之上,入木三分,刀尾兀自轻颤不已。

     叶秀阳连忙走近了一看,乖乖不得了,但见这飞刀上竟然贯穿了数十片碎叶,叶秀阳眼中光芒大盛,转过身来急急跪倒在地,一脸诚恳地对曲二九道:“请师傅教我!”

     曲二九轻哼一声道:“还没学会爬便想着跑了,你且听好,今天为师就将我雁行门全部武学报于你听,也好让你有些念想!但今日过后,你须得好好勤练武艺,不能再向往日一般荒废于嬉,不然,你封师叔就是你日后的下场!”说完他便将师门秘辛娓娓道来:“我雁行门创于大理天宝年间,本门第一代师祖董五一是个武学奇才,便是由他创立了这雁行门,我们居住的这谷叫做活死人谷。”

     叶秀阳听到这里不禁一阵无语,忍不住打断他:“师傅,你确定是叫做活死人谷而不是叫活死人墓?师祖他知道神雕侠侣吗?”

     曲二九被他的浑话给打断,心中怫然不悦,忍不住臭骂道:“你小子给我闭嘴!”接着怒哼一声继续说着,只是速度却加快了许多,想来是心情不甚愉快的缘故,“本门师祖董五一收了两名弟子,其中一位后来不知所踪,剩下的一位继承了这门主之位,便是为师和封师弟的师尊,也就是你的师公,名唤段六八,去年你还给他扫过墓,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我雁行门在江湖上没有名号是因为我们从不泄露有关师门之事,但因为我们行的是那盗窃的勾当,江湖上各门各派便称呼我们为落叶大盗,可谓是臭名昭著!”在说到'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时候,曲二九的面庞上浮起了一抹鄙夷之色。

     叶秀阳本就是个爱听故事的人,现下更是听得兴趣盎然,虽然在他内心之中,依然不信本门是干飞贼这行当的,但他还是强行按捺住了想骂人的冲动,继续一脸正色地询问道:“江湖中人为什么要叫我们落叶盗呢?跟落叶有什么关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