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疑云重重
    师傅是个为人所不齿的飞贼?叶秀阳按捺住心中愤懑,静下来仔细一想,不由又冷笑一声,飞贼,糊弄小孩呢?以曲二九那高来高去的身法,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江湖飞贼那么简单?再说也没见他带过什么值钱的东西回来,每次带回来的几乎都是些种子或者布料,有时也会带些生活工具等。

     这点在叶秀阳看来,却是很好理解的,因为这山谷深藏在十万大山之中,可谓是与世隔绝,想要在这里过那避世离俗的隐居生活,那是极为不易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总需考虑周全。

     叶秀阳同时也对这山谷充满了种种疑惑,首先说人口,这谷中绝不是只有他师徒二人,这山谷虽然不大,总共却有三百多人,但在这五年中,除了他师傅会时不时地外出办事以外,叶秀阳就从没见谁离开过这里半步。

     其次要说谷中人的姓名,在这山谷之中,无论男女老幼,虽各有祖姓,但皆是用数字作名!比如他师傅,姓曲名二九。这全谷上下,也就只有他叶秀阳的名字是个正常的。

     再说武学,这山谷如此神秘,或许是个隐世的神秘宗派?但会武功的就只有三个人,除了他师徒二人外,还有一个会武功的是他师叔,姓封名四十,是曲二九的师弟。这封四十独自居住在西谷一个偏僻的木屋里,因身患腿疾,不能像常人一般行走,所以平时深居简出,极少露面,终日坐着一个木质轮椅度日,也很少和曲二九往来,这五年来叶秀阳也只是在逢年过节前的祭奠仪式上能见他一回。

     最后要说这谷中的民风和人文,这里民风大多淳朴,极少听到有人因事而争吵。谷中所建房屋皆为木质,造型简单而又统一。每家每户堂屋之中皆立有一樽木人之像,竟与祖宗牌位同列。谷民会给这些木人穿上衣物,要出门时,总会对木人诚心跪拜,嘴里念念有词地祈祷一番,所祈之事,无外乎是求来年丰收,求家族平安,也有求婚娶的,似是某种信仰,这种奇怪风俗习惯叶秀阳还是头一回见到。

     叶秀阳揉揉太阳穴,暂且抛开这些疑云重重的思绪,当下盘腿而坐,开始按照曲二九刚才所授口诀调息运气起来。

     当初曲二九在传他雁行功第一层时曾对他说起过,这世间有许许多多的江湖门派,这些宗门又各有所长,有的喜欢外练刀剑和拳脚,有的醉心于内功修为,只是侧重不同,练功法门更是五花八门,多不胜数。但这轻身功法却是各门各派皆需掌握的一项技艺,原因无他,此乃杀敌、追踪、逃逸、赶路之必修手段。

     这其中又不乏一些拥有独门轻功的大派,而这些大派的弟子在行走江湖时,即使遇到武功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强人也是不怵,打不过时,大可施展其本门独有的高绝轻功逃之夭夭,常让强敌仰天长叹,却又无可奈何。

     虽然各宗门的轻功练法有所不同,但总而言之,概括起来无非就是外修身法而内修气海。但就这两点来讲,又皆是侧重于外修而弱于内。

     曲二九所授的这门雁行功却大为不同,不仅要外练内修,而且必须要按照顺序来练,须得先修内,而后外,最后还得内外同修固本,绝不能有一点差错。

     但这外功易成,内功却是急不来的,所以自他三岁行功开始,到现在足足两年的童子功,才练成了这第一层,更别说这雁行功共分为六层境界,分别是‘轻羽、暗夜疾行、雁过无痕、逍遥游、神行百里、雁行天下。’

     当时曲二九对他也不隐瞒,道出了他自己就在这神行百里境界上停了足足有十六年了,至今也未能达到最后一层境界。这雁行功想要大成虽然耗时难练,在江湖中也未必有人知道它的存在,但据曲二九所言,这雁行功且不说练至那雁行天下的大成境界是个什么样,即便是达到逍遥游境界那也是不得了了,算上江湖上那几个老不死的大派宗师,也足够能排上轻功榜的前十位了。

     当时还未恢复记忆的叶秀阳天真烂漫地问他“师傅是排第几的?”不料那曲二九却说自己不在榜中,年幼的叶秀阳可是他神奇身法的见证人,经常见他高来高去,哪里会信,双目含泪,委屈地道“他们肯定是不认得师傅你!”曲二九却用手抚摸着他脑袋,安慰似地道:“别哭,你师傅是不屑上榜的,因为这榜,便是我排的。”

     叶秀阳按口诀所述吐纳吸气,气行缓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如此反复循环了三个周天后,便觉得浑身疲惫不堪,胸口处更是传来了阵阵酸痛,与第一层对比起来,这第二层的内功练起来却是异常的艰难。只见他眼皮不住地颤动,全身上下大汗淋漓,浸湿了他的衣衫,眼见便要支撑不住了,他正欲收功之时,突然,腹中气海处却猛地涌将出一股热流,顿时让他全身上下说不出的好受,更为惊奇的是,不等双目紧闭的叶秀阳思考,他便又看到了一幅让他目瞪口呆的画面,他虽然双目紧闭着,但他自己通过脑海,竟然产生了内视,他看到了一股绿色的热流正从他小腹源源不断地涌出,并逐渐在气海处形成了一个绿色旋涡,而且开始不断地急速循环起来。

     这绿色旋涡还分流出了一缕细如发丝的热流,缠绕在他檀中穴周围,并带着一股子充斥着勃然生机的热气,瞬间传遍了他的四肢百骸,而方才气运檀中时所传来的痛楚感和浑身的疲惫感,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眼下他只觉身体肌肉无比舒畅,大脑神清气爽,舒服得他直想大叫几声!

     叶秀阳虽然惊奇,但他知道此时停功必出祸事,所以咬着牙继续照雁行功法门运转下去,不料被那绿色热流缠绕的檀中穴竟隐隐传来即将冲破之感,这征兆叶秀阳太熟悉了,如果成功冲破穴位,证明这层功法就成功一半了,而内修的终极目标,就是需反复运气循环加强气穴,从而达到一定的境界,届时,穴位会被冲破,内功便会精进。修炼雁行功第一层时,他用了一年才冲破全部三个基本穴位,虽然第二层只需突破檀中和太冲两个穴位,却明显比第一层行功时艰难很多,而现在,他在这股绿色旋涡的帮助之下,转瞬间便有破开檀中的征兆,这已然是接近第二层内修中期的修为了,这让他惊骇莫名的同时又喜出望外。

     正待他欲借机冲破檀中之时,那股分出的绿色热流却急流勇退般地退回到了小腹旋涡之中,而绿色旋涡也不再急速循环,渐渐归于平静。待叶秀阳再想调用之时,却是怎么也不见动静了。

     叶秀阳收敛住心神,停止了运功,这时肚子传来了阵阵饥饿之感,眼看天色渐晚,只得放下疑惑返回谷中。

     刚进得屋来,便听曲二九说道:“灶房有米,自己做来吃吧。”叶秀阳哦了一声,问道:“你,师傅你已经吃过了?”曲二九淡淡道:“不饿。”叶秀阳无奈一笑,自己这便宜师傅自己不饿也就罢了,明明自己先行回家,却也不会帮我先做好饭菜,不免有些不近人情,按他前世的说法,就是情商太低,谁要与他独处,肯定会受不了的,好在与他朝夕相处了几年,他早习以为常了。

     走进灶房,却发现只有生米而无菜,这让他想起了前世那琳琅满目的佳肴,不禁舌下生津。他生好火,将大米煮着,退回屋中,只见曲二九坐着闭目养神,犹豫了一下说道:“师傅,家里又没蔬菜了。”曲二九回道:“明天去向隔壁董一三要些就是。”叶秀阳无语道:“你时常一走就是数月,带回来的种子皆分与大家,自己却一点不留,没法耕种,我们实在想吃菜的时候,你又只管向别人要,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虽然种子都是你带回来的,但也需经过自己劳作获取的蔬菜吃起来才踏实吧?这老是管别人要,多不好意思啊。”

     曲二九不悦道:“拉不下脸来就别吃了,少吃一顿菜又会怎样,饱食非所宜,才教你的口诀,你便忘了?”

     叶秀阳暗暗抓狂,越吃不到就越想要吃,他本是四川吃货一枚,想到前世的火锅烤肉什么的,便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这里物质稀缺,但白菜萝卜什么的还是有的,何不弄点前世菜品来尝尝,以寄思乡之情?

     想到这里,叶秀阳心下激动,毕竟比别人多活一回,胸中还是有点干货的,当下也不管曲二九,一路小跑到了隔壁董一三家,董一三也是个淳朴善良的谷民,对他又极为友善,一听他要白菜萝卜什么的立马便答应下来,并亲自装了一筐让叶秀阳带走了。

     叶秀阳回来时经过内屋,曲二九见他一脸诡异地抱着一筐蔬菜向灶房走去,轻哼一声,摇摇头便不再管他,继续闭目养神。

     叶秀阳来到灶房后,先是三下五除二地将那些蔬菜洗净,按照前世的做法将蔬菜切好晾干,在晾菜的同时,他又翻箱倒柜地陆续找出了糖、盐、白酒,甚至还有花椒!看到这些,叶秀阳大为欢喜,这些都是曲二九才带回来的。接着他又找来了一个坛子,洗净后倒入了少许白酒,之后用力晃动坛子,使酒均匀地洗刷了一遍坛子的内壁,把酒倒掉后,将坛子倒扣沥干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