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画中女子
    叶秀阳看了他一眼,心中想:“这师叔性子如此爽直,他心中认为对的会做坚持,若是错的,他也会认,虽然性格独断和自以为是了些,但却很是纯粹,只可惜。。”口中说道:“既然如此。。。那师侄就谢谢师叔了。”说完便躬身一揖。

     封四十控制着轮椅转过身去,以背相对,语音中带着一丝颤抖,但没有不舍地说道:“扬文虽然为器,却有灵,配以《百辟匕杀术》,你就可以用好它,用熟它,甚至可以把它当作可以托付性命的同伴!”

     叶秀阳听得心中一震,他能切身感受到封四十对于扬文的特殊感情,于是郑重地道:“弟子受教!”说完又是躬身一揖。

     封四十欣慰道:“秀阳,你年纪不大,我却总感觉你很成熟,想来可能是你一个人独立惯了罢,你师傅有时一走便是数月,在这期间你若有武学上的难题,随时都可以来师叔这里,师叔虽是废人一个,但替你师傅指导指导你其他武学,却还是能做到的。”

     叶秀阳听得心中一暖,对封四十无不感激:“师侄其实早就想来请教师叔了,只是怕师叔喜欢清静,怕打扰了你!”

     封四十满是沧桑的皮囊扯出了许多皱褶,说道:“谢谢你的泡菜!”

     叶秀阳亦是爽朗道:“吃完了师侄再给你拿一罐来。”

     话刚一完,他的目光无意间,扫到了侧墙上挂着的一幅画上,那幅画中,画着的是一位女子。

     叶秀阳不由得侧目看了看,但见这画中女子身着一袭白衣,皓肤如玉,脸若芙蓉,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简单地挽起,眉目间似蹙非蹙,嘴角弧度微翘,透出了一丝倔强之意,手中反握着一柄长剑,尽显巾帼英气,画中似有微风袭人,将那女子白色的罗衣轻轻吹起,整幅画甚是仙气逼人!

     这一看之下,顿时让叶秀阳如遭雷击,身子直直地定在当场,他张嘴半天,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画中的女子确实是秀美动人,仙气缥缈,但让叶秀阳如此失态的原因却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而是因为这画中的女子,细看之下,那容貌竟然和他前世的姑妈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气质截然不同。他姑妈待他极好,是家中为数不多的,始终支持着他做音乐的人,在叶秀阳心中,他姑妈有着极其特殊的位置。

     “秀阳,你再看下去,便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封四十见这小孩眼睛直瞪瞪地看着墙上之画,身形僵直地杵在当场,不禁有些好笑。

     在他看来,叶秀阳毕竟还是一个五岁大点的孩子,封四十并不会觉得他刚才的行为有什么出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从小长在谷中,又没到过那繁华三千的东华大陆走过,有此反应,实乃正常。

     叶秀阳愣过神来,也不对自己刚才的形状感到半分尴尬,而是面带诡异之色地向封四十问道:“师叔,这画中的白衣女子是谁?”

     封四十目光闪烁,又向那画中女子望去,只觉一抹怀念趟过心间,他轻声道:“这画中的女子,当年救过我的命,是你师叔的救命恩人。”轻声的言语间,携有一丝别样情愫,连他自己都没听出来。但是叶秀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沙哑的嗓音如同变好了一样,寥寥数字,却说的极为柔和,清晰,还隐约透出了一丝柔情。

     叶秀阳一头黑线,心中暗自腹诽:“你这一句话,估计全世界都懂了,这哪是你恩人啊,明明是你情人啊我的哥。”但却一脸正色地问:“哦?难道她就是当年救了师叔一命的仗义女侠?”关键时刻,连叶秀阳都想为自己这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夫点个赞了。

     封四十自嘲似地道:“看来你师傅对你说了不少事啊。”接着他又轻微一叹,面带回忆,“当年我不听师兄劝阻,狂妄自大,独断行事,以为这天下间可以任我来去自如,没曾想到,被师兄他不幸言中了,当年,我在没有详细做好布置的情况下武断行事,不料中了别人的算计,还中了毒无法施展雁行功,我年轻时心中好胜,当时只觉得又羞又愧,自尊心让我有些拉不下脸来使出暗号让师兄引援于我,以至于最后被人家的门客围攻,他们将我膝骨打碎又把我关了起来。”

     叶秀阳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安静地听他说着故事,只觉当年定然是险象环生,听到这里不禁打断他:“那师傅来救师叔了吗?”

     封四十苦笑着继续回忆道:“本来我以为,到了第二日,师兄他没有见到我留下的事成暗号,一定知道我是着了别人的道,以他的身法,总会想法子来救我出去的。。。”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脸上一阵惨白。

     叶秀阳眉头一皱,寻思道:“不会吧,我师傅虽然看上去有些刻薄寡言,情商又低,又好面子,又不懂得照顾人。。。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决计不会丢下自己的师弟不管的。”随即说道:“我想师傅他是不会不来救师叔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封四十惨笑一声,点头道:“的确,师兄他绝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只是当时我以为他不念同门之谊,错怪了他,到了后来我才知道,师兄当晚就已知道我被抓一事,他不是不来救我,而是在来救我的时候遭了别人的埋伏,并发生了一场恶战!最后师兄眼见事情败露,又被人家的连环之策一同被算计了进来,还受了些外伤,差点就跟我一起着了道,他只好先隐匿起来,以图后策。”

     叶秀阳听到这里,不禁皱眉问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背后一定有高人在暗中谋划!”

     封四十重重点了点头:“没错,他们背后确实隐藏着一位智计百出的高人!”

     叶秀阳心中腾起一股狂热,嘴角轻撇,道:“以后若有机会,我倒是想会一会这高人!”

     封四十脸色一沉,提醒道:“你这孩子,小小年纪,怎地说起话来就像个热血青年一般,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世上的能人太多了,若我当年能懂得这个道理,便不会有此结局了!”

     叶秀阳摸了摸鼻子,尴尬道:“师叔说的是,秀阳狂妄了。”心中却是一片无所畏惧。他又说道:“我师傅当年的修为应该也不会差,以他的身法,居然有人能够伤得了他,真是出人意料,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封四十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十六年前,我雁行功练至逍遥游中期境界,而师兄的雁行功则刚跨入神行百里境界的门槛,只是那伤他的人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那是个江湖上的硬茬子!那人,便是如今执大华北方武林界牛耳的头号人物,长歌门的门主,江湖人称‘幻音笛仙’的萧麒麟!”

     叶秀阳默然不语,这些江湖中的人物,他现在一个也不认识,但听封四十的口气,便知道此人的手段,能执大华北方武林牛耳的人物意味着什么?肯定是天下第一流的高手了,难怪师傅在他手里也讨不到好,幻音笛仙?吹笛子的?不知道和自己比起来如何,叶秀阳嘴角微微上翘,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叫萧麒麟的人物,又问道:“那背后的高人,便是这萧麒麟么?”

     封四十却是不住地摇头,皱着眉道:“背后那高人另有其人,那人年纪轻轻,还没有我大,我只知道那些人都称呼他为东方先生!”

     叶秀阳额头浸出一丝冷汗,他当然知道这个叫做东华大陆的世界不是他原来生活的时空,这里就是和他生活的那个世界极为相似的平行世界罢了,但在听到这个名字后,他还是背脊有些发冷,因为他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名字:“东方策!我一定是大汉天子看多了,不是这货,不是这货,如果有这货在,一百个我也不是他对手啊。”此时的叶秀阳虽然很想王霸之气一抖,蔑视天下般地笑道:“哈哈哈,管他东方不败还是西方失败,终究不过是我这把从爷爷辈儿就传下来的青龙屠狗刀下的祭血渣滓罢了!”这样霸气侧漏的装X话来,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封四十继续回忆道:“到了第二天傍晚,我见师兄还没来救我,心中气苦,以为他小子。。以为他不顾同门之谊!正待咬舌自尽的时候,却走进来了一位白衣胜雪的姑娘,她只问了我两句话。。。”说到这里,封四十却是停顿住了,目光飘向墙上那副画,有些痴痴地看着画中的女子。

     叶秀阳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也向画中的女子看去,特么,越看越像是自己的姑妈,他心中不免也生出了一股思念之情,随即这两人像是有默契般地同时轻叹一声。叶秀阳为了掩饰尴尬,咳嗽了一声,继续向封四十问道:“呃,不知她问了师叔哪两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