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泡汤 (第二更)
    “婆婆——!”杜雨芙泪如泉涌。

     “雨芙。。。婆婆要跟你说个事。。但你听了别生婆婆气。。。好。。。好麽。”

     “呜呜呜呜,我不要听,我只要婆婆没事!”

     “傻。。傻丫头。。。其实这人说的没错。。你不。。。咳咳。。不是我的亲孙女。。五年前。。将你从一个贩子那里。。。那里买回来。。。婆婆孤独一生。。没有子女。。。却又怎会。。怎么会有你。。。会有你这个孙女呢?那人是大华人。。。或许。。。或许你家人。。。你。。。以后。。。”说到这里,杜婆婆透过杜雨芙,“牛天。。”双目陡然圆睁,气息一滞,生命消逝。

     “不要——!婆婆——!”

     “大选长老,快快开始吧!”魅君看着这对婆孙,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双目欲裂地朝大选长老吼道。

     “哼,你休要吼叫,这便开始吧!”大选长老说完也背过了身,但神色却在急闪,似有按捺,当下,还是以大选为重。

     叶秀阳咬着牙,他全程目睹了刚才的一幕,心中却没有伤感,反而还有些快意,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两人皆是作恶多端,所行之事,简直是让人怵目惊心,人神共愤,虽然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那些能称为侠的,毕竟是凤毛麟角,在这世上,多是为了自己前途命运抗争的渺小尘粒,人性正如他那个世界的橄榄球球型,中部大而两头尖,一端站着极少数的精英,一端站着经济和精神崩溃的人,而其余人,大抵是站在中间得。

     大选长老将叶秀阳的穴道解开了,而且还一脚将他给踢下了毒圣池。

     叶秀阳其实也没想到就这么下去了,他还以为还要经过一番折腾才会慢慢下池子,竟没想到就这样被一脚给踹了下去,他初下水时,心中大呼不好,这水果有名堂,端地是寒冷刺骨,但这池水却是不深,待他从水中刚探出头来,便又听到一阵扑水之声,原来是那位杜雨芙也被他们给仍了下来,叶秀阳擦了一下眼睛,冷颤道:“这水。。这水。。好冷!”

     “你这笨蛋!传功长老没有教你么?赶快运转引渡之法!”大选长老见他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急忙吼道。

     经他这一提醒,叶秀阳才立马开始运转起引渡之法,顿觉这池水竟然变得温暖不已!他心中惊讶,不敢分心,专心运转起来。

     一阵扑水声响起,只见那杜雨芙也冒出了头,正满脸发青的颤颤发抖,大选长老看的大气,连忙又对她呵斥起来,但杜雨芙因为刚刚才失去亲人,此时心中悲切无比,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喊声般。

     叶秀阳睁开眼睛,向她看去,只见她仿佛顷刻间便会被冻死,他急忙游了过去,但这一停功,他瞬间便感觉这池水又变得寒冷刺骨起来,他暗中运转起体内旋涡,却发现不能改变温度,心急火燎地咬着牙,堪堪地将那杜雨芙拉进了怀里,带着她游到了池边可以依靠的地方。

     他急忙调动起了引渡之法,这才缓解了那股仿佛会将人的骨头刺得粉碎的寒意。

     他又同时分心二用,将手掌按在杜雨芙后背处,一股精纯的旋涡真气猛然侵入她体内,同时打开了内视,却发现这杜雨芙体内的真气纹丝不动,他心中一凛,呼唤道:“你醒醒。”

     但杜雨芙已然晕厥,他不忍心让这小姑娘才一刻钟不到,便被化为血水,着急下,便用手在她屁股之上狠狠地一掐。。

     或是感觉到了刺痛,杜雨芙悠悠转醒过来,但她气息非常微弱,芙蓉般的绚丽眸子之中,仿佛快要失去了生机,慢慢黯淡了下来。

     叶秀阳猛然发力,急速地运转起旋涡,一股股充满勃勃生机的热流,顿时在她体内脏腑器官弥散开来,就像当初为闫二狗护法时一样,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将她的脏腑给护住了!

     叶秀阳心中有些急,连忙大声呼唤道:“快醒醒,若放弃生命,那你婆婆的死还有什么意义?既然她为了救你,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她要让你去找自己的家,你听不懂吗?如今你连婆婆的话都不听了吗?”说完,又在她柔软又富有弹性的屁股上狠狠一掐。

     或许是杜雨芙感觉到有些吃疼,又或许是因为听到了叶秀阳提到了婆婆。。。。这小女孩那快渐渐失去生机的芙蓉眼里,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求生欲,她感受到体内有股外来真气,开始运转起引渡之法,总算是悬崖勒马,恢复了过来。

     叶秀阳施展开内视,见她体内的真气已经开始急速地流转,暗暗吃惊,因为她这运转的速度,竟然比普通人快了不止一倍。

     虽然还比不上现在的自己,但那是因为自己有旋涡之力帮助,她仅凭这份天赋,居然快速地恢复了体温,这引渡之法也当真是奇特,只要运转,浑身便感觉跟那泡温泉差不多,可一旦停止,便又是寒冷刺骨,叶秀阳见她已经稳住,放松地喘了口气,当下也开始独自认真运起功来。

     “哎,还好,还好,我还以为这杜雨芙已经彻底失去了希望。”大选长老重重叹了一声,刚转过身,却瞧那魅君正将婆婆的尸体给抱了起来,他眼神急闪,突然说道:“魅君要去哪?”

     “我去将她埋了。。”话音有些颤抖。

     “哼,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大选长老冷笑连连。

     “。。。。。”魅君一言不发,抱着杜婆婆尸体独自走着。

     “魅君!你这人在外面作恶也就罢了,竟然还对我宗门弟子下此狠手,此事决不可能就此算了,我必将今日杜婆婆所言,一字不差的向宗主他禀明!”

     魅君身形微微一滞,仍旧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着,但口中却回答他道:“我做的孽,我认了,待我去将她。。将她埋了后,我便自己去向宗主他负荆请罪!”

     大选长老看着他仿佛有些落寞的背影,鼻息重重地一哼,再看了一眼叶秀阳和杜雨芙,便走到一处大雾氤氲之处,坐了下来。

     在这片竹林当中,不知道该如何判断时间的流失,因为周围皆是大雾,仿佛没有白天黑夜。

     叶秀阳缓缓睁开眼睛,他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体内却仍旧保持着引渡之法的运转,渐渐地,他发现如今这分心二用的方法是越来越纯属了,不到一会,他竟然可以做到原地随意活动身体了。这跟他从小学习乐器有一定的关系,当然,还有那几次为别人运功护法的经验在里面。

     叶秀阳转头向紧挨着他的杜雨芙望去,但见这小姑娘生的精致绝伦,长长的睫毛,上面洒着一些水珠,精致的五官,虽然还没完全长开,却仿佛那含苞待放的花蕊,饶是他在原来那个世界见过无数艺人明星,也没有几个能和这小姑娘一样天生丽质的,一时间,他竟然也看的呆了,这一分心,他的行功又停了一下,寒冷刺骨的感觉瞬息间便传来,他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声,又再次稳住了心神。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秀阳仿佛感觉到这池子也没有原先想的那样恐怖,他还没有调动漩涡之力和《太皇心经》抵抗,好像仅用这引渡之法便可以对付一般,心中不免有些轻松起来。

     此时却见魅君复还而来,手中还多了一个铲子,这铲子上,还兀自沾着些泥土,想来定是为杜婆婆下葬时用过的。

     “大选长老,你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看着。”魅君将铲子放下,向大选长老示好道。

     “不用了,这是本座的职责,倒是魅君为何如此悠闲?不是说宗门今日正遭大难吗?”

     “本君不慎被那些贼人给伤了手掌,受宗主抬爱,让我一心主持大选,故不敢贸然离去。”魅君坐在一个大石上,说完,又拿出了他的鼻烟壶放在鼻下深深一吸,神色放松。

     “不知魅君打算何时去向宗主负荆请罪呢?”谁知大选长老却突然发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