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禁忌
    蓝月谷,万毒宗。

     此时的万噬堂上,聚集着许多人。

     在万毒宗门墙里,除了紫袍毒君、灰袍长老以外,能在此时此刻入得万噬堂见礼的弟子,无一不是万毒宗青年一代中的佼佼者。

     堂内,原本显得有些沉重阴郁的气氛,在叶秀阳杜雨芙被带进来之后,变得截然不同,在身着黑绿二色长袍的弟子中间瞬间就炸起一了片惊呼之声。

     一直老僧入定式坐着的灰袍传功长老缓缓睁开双目,原本浑浊的双眸瞬间绽放出一丝光亮,尔后他苍老松垮的面部肌肉开始剧烈颤抖起来,经过短暂的确认之后,他重重一掌拍在古朴精美的木雕大椅那双雕刻精良的虎头扶手之上。

     “成了!”

     传功长老此刻仿佛年轻了六十岁……

     他激动地站了起来,快步迎了上去,刚疾走了两步,又陡然收住了仿佛沉重许多的脚步。

     但见他突然双手抖袍,捋须,尔后双掌合抱,就在这宗门众目睽睽之下,对刚进门的那位老者无比郑重地躬身一揖。

     “恭喜师弟!”

     这一声,洪亮,真挚,显然是动了真情!

     执事长老一怔,面对眼前这位和自己争斗了一辈子的师兄,不禁有些怅然。

     收起短暂的,充满回忆的神色,他同样地抖袍,捋须,最后双掌合抱。

     “恭喜师兄!”郑重地回还一礼。

     两人彼此长揖不起,仿佛往日恩怨尽数化尽……

     当年,他二人一前一后进入门墙,那时,他们都还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论武学天赋,两人皆是出类拔萃,却又难分上下,都是当时的宗门骄子。

     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一直以来,二人谁也没有服气过谁。

     当时两人都很受老宗主的器重,而老宗主也有意在他二人中间扶持一人上来接手自己的衣钵。因为这个众人皆知的原因,所以他们之间的竞争变得更为激烈起来,为了得到更多师弟的支持,为了争取更多的门人呼声,他二人曾经也做出了不少心狠手辣的事来。

     而老宗主对他二人当年的各方竞争,则是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并乐见其斗。

     可是人的欲望一旦被激发起来就难以收拾…………

     两人当年为了这个宗主之位,终于还是折腾出了祸事。

     话说万毒宗上一任老宗主的身边只有一位女儿,生得娇美动人,老宗主平时对其无比疼爱,也有意将其嫁于二人之中的胜出者,恰好他二人对这位小师妹也是早已暗生情愫。

     可偏偏让这位小师妹芳心暗许的,却是另有其人……

     这人,便是当代万毒宗宗主崔语堂的师尊,当年老宗主座下的大弟子,也是长期以来都被二人选择习惯性忽视的那位平时做事略显刻板,而且武学天赋一般,但在宗内处事却不偏不倚,从未参与党争的大师兄!

     这位小师妹被牵扯进了那次最为激烈的党争事件,最后还落得个香消玉殒下场…………

     那次自万毒宗开宗以来最为惨烈的党争事件,在万毒宗门人私下里耳语被提及之时,被称为血色三日。

     也因为那次事件,使老宗主痛心疾首,一病不起,最后在他弥留之际,终是对二人心灰意冷,失望透顶。

     最后,老宗主亲口宣布了一个让所有门人都大跌眼镜的结果——将宗主大位传于那个性格略显刻板,武学天赋平平,平时不太招他喜爱的大弟子宁志庸!

     “你我皆是有过之人,当年若不是大师兄他不计前嫌,对我们犯下的罪行宽宏处置,你我安能苟延残喘至今?安能在这行将木就之际得见圣王出世?”传功长老摇头苦笑着。

     “师兄说得是,几十年了,老夫之所以怀着这份愧疚之情苟喘于宗门不死,就是为了等到今日!如今师傅他老人家的夙愿终于达成,老夫一直寻思着,就这样死去,有何颜面见师傅他老人家?如何有颜面见去见小师妹?如今却是再无挂念,待老夫死后,便会将此事带去地下禀明师傅他老人家,以求师傅原谅。。。”

     传功长老深吸一口气,极为赞同地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般地问道:“对了,冬裘他也一定很高兴吧?待此事完结之后,你我师兄弟三人一定要坐在一起好好喝一杯。咦?冬裘人呢,怎地没有与你们一起过来?”

     执事长老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大选长老赖冬裘,与他二人一样,是万毒宗仅存的三名长老之一,同时也是他二人的五师弟。

     执事长老想到了魅君的离奇死亡,而大选长老却在此时失踪,这中间确实有些蹊跷,不禁转过头来朝魉君看去,示意他分析分析。

     魉君看了他一眼,低头微一沉吟,说道:“我们在毒圣林里发现了魅君的尸体,而大选长老,却不见踪影!”

     魅君死了?大堂之上突然又炸开了锅,一时间堂内议论纷纷,有不可置信的,有低声得意轻语的,也有悲声哭泣的。

     那些悲声哭泣的自然都来自魅君的弟子,而那些心灾乐祸的,多半就是魉君与魍君的门人了。

     “师弟,此事当真?”传功长老心中一惊。

     执事长老皱着眉头,缓缓点头,“魉君所言非虚,我等在池边的确发现了魅君尸体,死在了。。。死在了半截竹尖之上!”

     “大选长老负责寸步不离地看守毒圣林,为何突然就不见了?我师尊的死恐怕与大选长老脱不了干系吧?”一位绿袍男子站出来高声怒道。

     “姓鲁的,你给我闭嘴,再胡说八道看我不削了你!”一名身着绿袍的老者跳了出来指着魅君大弟子鲁奇名一阵叫骂。

     鲁奇侧目看去,原来是大选长老唯一的弟子王德贵,一把年纪了,却是修为平平。

     “王德贵,我敬你是长者,不想与你吵架。但今日我师尊却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毒圣林里,而大选长老却不见了人影,要说这中间没有关联打死我也不信!这些天,宗门众弟子都在参与厮杀,就连宗主他老人家也受伤昏迷了这些天,若不是宗主今天醒来后告知,谁能知道原来我师傅早在七天前便在宗主的授意之下进行了大选?况且贼人也在厮杀中逃掉了,毒圣林里除了大选长老和我师尊,还会有谁?”鲁奇冷笑道。

     王德贵自知年长却又武功平平,平素里也不愿与门人结仇,但对自己的师尊却是最为尊敬的,因为在他心里,师傅收他入门,教他学艺,如同他父亲一般,那是容不得人半句不敬的,如今听那鲁奇武断的怀疑自己师尊,他哪肯罢休?可对方所言却又颇有些道理,他一时语结不已,但又不肯自己师尊受辱,最后瞥的老脸通红,忍不住大喊了一声,一掌朝鲁奇拍了过去!

     鲁奇见他突然对自己动手,也不慌张,冷笑一声,陡然朝他一口唾沫吐了过去。

     人家朝你打来一掌,哪有吐口唾沫抵挡的?若当场有其他人看见定会哈哈大笑。

     但在万毒宗门人眼里,这可不是做戏,这口唾沫乃是一门功夫,名为‘神仙水’,乃万毒宗内功《毒圣心经》内功修为练至一定境界后方可使用的一门类似暗器的功夫。

     使用者在唾沫中用内力暗生出奇毒,一旦与肌肤沾染,便会开始溶解肉体,缺点是速度不快,没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暗器功夫。

     王德贵双眸一凛,急忙侧身收掌,将那口唾沫避开,唾沫掉在地上,发出了嗤嗤声响。

     所有人都知道,那口唾沫只不过是鲁奇的前招,果然,在王德贵避开的同时,鲁奇后招立即递出,一掌迅猛地拍出,直击其胸口。

     王德贵也临危不乱,双脚一错身形微侧,左臂迅速一划出一个半圈,堪堪将这势大力沉的一掌引到一边,同时他右脚如疾风般鲁奇胸口扫去。

     鲁奇轻蔑一笑,身形突然后撤,让他那招毒风腿法落了个空,同时迅速伸出双,变掌为抓,紧紧扣住王德贵脚踝,只见他用力一扭,一声咔嚓之声,王德贵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汗如大豆。

     鲁奇得势不饶人,飞身而上,单掌运气,一招地煞掌朝其天顶盖拍了过去。

     眼见王德贵活不了了,执事长老突然一个闪身来到他身前,在鲁奇这一掌即将拍中之时,稳稳地抓住了其手腕。

     “鲁奇,你敢当众击杀门人?你眼里还有没有宗规了?”

     鲁奇怒道:“这厮先要动手,那便是死了也怪不得我!”

     “他已受伤,你还待如何?不要太过心狠手辣!”

     “心狠手辣?比起执事长老当年的血色三日来,弟子可还差得远呐!”

     哗————

     堂内众人哗然色变!

     “他王德贵待他师傅如父,我师尊也待我如亲子!今日我师尊身死,我若不讨个说法,我师傅在九泉之下如何瞑目?”鲁奇双目赤红,面庞上浮起一抹狠厉。

     “既然你如此想要说法,那便下去和你师傅去说吧!”

     执事长老眼中闪过一丝阴色,陡然出手,迅猛无比,一抓便插进了鲁奇胸口,鲜血淋漓,感受着他年轻温暖的心脏,然后最后猛地一捏!

     “年轻人,你说得没错,论心狠手辣,老夫的确胜你太多!”

     鲜血侵染的右手从鲁奇胸口拔出,执事长老再不多看这具挑战禁忌的尸体一眼,拿出一张方帕一边擦着手,一边冷冷说道。

     “鲁奇败坏宗规,实在没有将宗门放在眼里,他罪有应得,执事长老执宗门刑事,做了应该做得事,尔等,以后定要引以为戒!”传功长老捋了捋胡须,向其余愤愤不平的魅君弟子扫了一眼。

     众人心中打了一个寒颤,大堂之上立马安静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