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出来混,要还的! (第四更!)
    “别。。。你别过来。。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杜姨。。原谅我。。放过我。。”魅君眼泪鼻涕地糊了一脸,突然又站起了身子,拳打脚踢起来,他内劲四散,将这附近的竹子打的东倒西歪,但有些竹子却颇为强韧,便如那不倒翁一般,又反弹回来将他打倒在地,他大叫一声,愤怒地暴跳而起,口中疯狂地兀自念叨着:“来啊,再来啊!没想到你变成了鬼,功夫反倒比以前好太多了,来啊,来战啊!”

     叶秀阳看的一阵无语,但瞧着他那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心中却是有些快意的,正印证了那句话,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他又转头查探了一下杜雨芙,发现她的真气又开始有变红的趋势了,他连忙又帮她行了一百个周天,才将她的真气给稳住,他如此厚积薄发的一点点控制着他和杜雨芙的真气,一时间,竟然进入了一个空明的境界。

     时间流逝,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秀阳突觉体内真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逐渐变红,他心中大急,忙朝杜雨芙方向看了一眼,果然她也是面色赤红,但此时若再行功,他两人中必将有一人不能顾得周全,于是他着急得喊道:“魅君——!”

     “什么事?”魅君不知道从哪跑了出来,一脸的苍白,眼睛周围密布着可怕黑色眼圈,一副神情萎靡的模样。

     “这是第几天了?”

     “第。。第几天。。。?”魅君被他一问,也有些发懵,但连忙回过神来,低头算了一算,最后双目一瞪,惊呼道:“居然有第六天了!”

     “龙鳞宝露回转丹是不是对大选有用?快给我们服下,不然这圣王决计是练不成了!”叶秀阳满头大汗地道。

     魅君急急忙忙地快步过来,忙从怀中将那装有龙鳞宝露回转丹的盒子拿了出来,但由于太过着急,他一不小心将他那只精致的鼻烟壶一起给带了出来,滚在了一边,他忙从盒子里拿出了一颗金色的丹药,又将盒子收入怀中,一边走一边朝叶秀阳说道:“快快将她的嘴巴掰开!”

     叶秀阳见他只拿了一颗出来,心中大恨,但此刻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还不至于快坚持不住,但这杜雨芙却眼见就要坚持不住了,他赶忙伸手将她的小嘴给掰开,魅君快速将龙鳞宝露回转丹放入她的口中,同时,叶秀阳施展开了内视向杜雨芙体内看去,但见这药效果然很快,那些快要变成暗红色的真气在丹药的药力影响之下,转眼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蜕变成了青色!

     叶秀阳放心下来,连忙为自己运起了旋涡热流,在加上《太皇毒经》以及引渡之法,虽然稍微压制住了,但却效果不甚理想,这样下去,恐怕连他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他睁开眼睛斜目看去,只见那魅君蹲在杜雨芙身边正专心观察着她,一脸得焦急。

     叶秀阳装作有些痛苦地道:“魅君,你真的就不管我了?”

     魅君蹲在那里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神色,冷笑道:“我说过,要你猜的!”

     叶秀阳眼中恨意一闪,却不经意地将他掉于地上的鼻烟壶握在了手中,接着快速藏于水下,闭上眼睛一言不发,开始专心得运功抵抗,虽然速度甚慢,但至少还有些效果,在时间流转之间,他居然硬生生的压制住了那红色的疯涨。

     “咦?我的鼻烟壶呢?刚刚不是掉在这的吗?”

     叶秀阳心中冷笑,不愿管他,任他四处寻找,魅君找了片刻仍然不见自己的鼻烟壶踪影,以为是滚入了毒圣池中,最后有些烦闷地将手中的竹节狠狠仍在地上。

     叶秀阳见他一副心欠欠得模样,心中甚是快意,此时,却听那魅君有些恨恨地道:“你这人到底是什么体质,居然能在没有龙鳞宝露回转丹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到现在!”

     “申乃阳,我看这圣王还是只需一个就行了,如今这杜雨芙要是再挺过一天,定然能成事!这真是我宗门天大的喜事啊,这等头功,一定会算在我身上的,哈哈哈哈!”魅君有些癫狂地笑道。

     “你什么意识?你没见我也好好得么?就算不吃你那什么龙鳞宝露回转丹,我也能炼成圣王!”

     “龙鳞宝露丹一共就这两颗,一辈子也只能吃一颗,否则必然爆体而亡,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这颗圣药我就自己收下了罢。”说完,他哈哈一笑,面露疯狂之色,快速地将盒子打开,正想吞下这颗龙鳞宝露回转丹,但却悬崖勒马地停了下来,他目光贪婪地看了看这颗龙鳞宝露回转丹,却又将它给放了回去,有些恼火地道:“这药吃了便需即刻行功,若你此时跑了上来将我击杀,那我岂不是作茧自缚?我看我还是留着以后再吃罢!”

     “你这人心思倒挺缜密的,随你得便,不过等我成为了圣王之后,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你信不信?”叶秀阳突然平静地道。

     “想杀我?别做梦了,你是炼不成圣王的,我之前说过了,我万毒宗只需要一个圣王就够了!”

     话音刚落,魅君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鬼魅的邪意,阴沉沉地向叶秀阳走来,手从腰间拿出了一包粉末,他蹲下身,暗中屏住呼吸,眼神中闪现出阴毒之色,他突然出手捏住了叶秀阳的嘴,竟然将那些粉末全部倒入了他嘴中,叶秀阳早知他会害自己,但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得心急,在死命地抵抗与挣扎之中,叶秀阳眼中露出了一丝狡黠。

     叶秀阳终于出手了,只见他的右手不急不缓,幻成了一缕重影,就在不经意间,有意无意在魅君的胸口轻轻一抹,而后者,却毫无察觉!

     “此乃我万毒宗的灭迹散,那大选长老便是被它所害,申乃阳,你也慢慢感受下这药性吧。”说完他阴险一笑,回到了大石头边,依着石头半躺了下来,刚才还阴险的笑容,此时却慢慢地收敛了起来,疲倦之色瞬间爬满了他那苍白的面庞。

     叶秀阳闻着这灭迹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幽香之气,心中却是一喜,他悄悄地拿出魅君久寻不见的鼻烟壶,将盖子给拧开,又从嘴中将那些多余的粉末抓了一把,全部撒了进去,最后又将鼻烟壶放在身后的池边,他一埋头,钻进了水里,等再起身之时,满脸的多余粉末皆在水中被融化了,但他体内却开始有些绞痛起来,喉部也开始出现火辣之感,他急忙全力运转起各门心法,也不知过多久,竟然将那万魂散的给毒性尽解了。

     叶秀阳心中冷笑连连,心想:“魅君啊魅君,你当我只会解那砒霜之毒么?”口中却开始装作痛苦地喊道:“魅君——!我错了,请你快给我解药吧!我快难受死了,我。。我找到了你的鼻烟壶,我用这鼻烟壶和你换解药,行不行?!”

     “用解药换我的鼻烟壶?”听他叫喊,魅君睁开眼睛,抬起了有些发沉的脑袋,他站了起来,看似闲庭信步地走到叶秀阳身边,慢慢蹲了下来,却暗含内劲地迅速一出手,将叶秀阳手中紧握这的鼻烟壶给夺了回来,故作惋惜地道:“但我根本就没解药,怎么给你换?”

     他看着一脸痛苦得叶秀阳,一边冷笑着一边将那鼻烟壶在身上擦了擦,最后习惯性的放在鼻下,深深一嗅,陶醉的神色再次浮现在他那张苍白的脸上,待他正想转身回去继续困觉的时候,身体却突然变得僵直起来,他用双手掐住了自己脖子,满脸痛苦地呻吟道:“怎么会!?”

     “老子说过,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牛,天,天————!”叶秀阳眼中尽是报复之色,一字一句的叫出那个让魅君不愿回忆起得名字!

     但此刻的魅君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脸色涨的通红,双目臌胀,额头青筋暴露,他跌跌撞撞,急急忙忙地就想往竹林外跑去,但他中毒极深,脚步踉跄,一不小心就被脚下的一段竹子给绊了一下,随后身体直直地撞上一颗只剩下了半截的竹尖之上,那尖锐的竹尖,从他的胸口之处透体而过,顿时鲜血侵染遍地,他就这样,死了个透!

     这半截竹尖,正是当初大选长老为了让叶秀阳喝竹水,以避这林中的瘴气而削断的那一颗,而那绊倒他的那段竹子,却又是魅君自己形状疯癫之时,被自己给打倒的,叶秀阳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这充满戏剧化得一幕,心中却是想到了一个词来:出来混的,始终是要还的!

     (说个题外话,因为备考,暂停更新一段时间,26日考完就恢复更新,所以今天将存稿全部发出来给大家,希望书友们多收藏支持,多推荐,这书不容易,但本书一定会好好写的,我们26号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