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崔语堂的选择
    崔语堂快速地整好脸色,亦是冷笑着道:“既然连唐掌门都亲自来要人了,本宗岂敢不从?只是本宗的的确确是没有你们要找的那位杨破军,我看这里面定有蹊跷,一定是有人想趁机挑拨我万毒宗和你们唐门的关系!“

     唐令公侧过头,目光威严地向唐芸看去,唐芸娇声急道:“爹,你别信他,这人道貌岸然一肚子的谎话,刚才那位被他们挟持住的小孩都已经说见过我军儿了,军儿现如今就被他们藏在这山谷内的一处石室里!”

     唐令公剑眉一挑,朝向叶秀阳看去,同时棕色长袍一扫,飞出了一枚银弹子,打在叶秀阳一处穴位之上,威声问道:“小娃娃,那石室在哪?”

     叶秀阳痛哼一声,却发现口中已能言语,但身子仍旧是无法动弹,他心中苦笑,想着:“这唐门的人还真是亦正亦邪,他明明知道我被点了周身几处大穴,却只给我解了这一处,好让我能回答他话,看来除了杨破军,其他人是生是死,他们好像并不太关心!”

     “那石室就在出门后右转,离这不远便有一片林子里,杨破军就在林中的石室内,你们快去救他吧。”

     魅君大怒,抬手正要向叶秀阳掌掴,却不知从哪射来了一柄飞刀,顿时将他举起来的手掌给贯穿了!鲜血飞溅,痛地他龇牙咧嘴,冷汗直流。

     “唐令公!你们唐门真是好手段啊!这事现在还没有结论,你我仍在对峙公堂,你却任由门人暗算我宗毒君,你真当我万毒宗是怕了你们不成?!”崔语堂见有人突施暗算,顿时勃然大怒。

     “箭儿,还不将你的人撤了。”唐令公皱眉不悦,怒声吩咐道。

     唐箭连忙转身,向他的两位弟子看去,却见唐煞和唐杰皆是一副你看我,我看你的表情,唐杰忙向他解释道:“师傅,弟子只安排了机枢堂弟子持爆裂箭暗伏于屋顶之上,其余的人马都在堂外作为诱饵被他们给围住了,哪里还有什么埋伏?”

     唐箭听这从小就不敢骗自己的爱徒如此说到,他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了,遂转头看向他父亲,解释道:“爹,杰儿从不会对我说谎,这暗器肯定不是我们的人做的。”

     “这飞刀难道不是你唐门的么?!”魑君将魅君扶于木椅之上,快速地点了他手臂上几处要穴,之前手掌贯穿处还汩汩直流的鲜血,瞬间便被止住了。

     魑君躬着高高凸起的驼背,斜着眼冷冷地看向唐箭,同时将那把飞刀看似不经意地向他扔了过去,但其中却暗含内劲。

     唐箭冷笑一声,突然左脚后撤一步,身子一斜,在化去了他内劲的同时,仅用了两根指,便将那飞刀给夹住了,他向指间那飞刀淡淡看了一看,说道:“这飞刀的确是我们唐门的,方才在进谷之时,没有少用。”

     魑君刚想接话,却不知道从哪又疾射过来一柄飞刀,竟比之前还要快些,这魑君反应也当真是快,他舞动紫袍长袖一挥,想将那飞刀给拍开,但那飞刀却像是有灵性一般,在那空中突然诡异地向下一斜,转而又直直朝他腹部刺来,他大惊之下身体一阵扭曲,飞刀贴身而过,将他腰带给尽散了去,差点连裤子也垮了下来!

     这柄飞刀最后激射着插入了堂内的木柱之上,和之前唐令公的那把小巧的飞刀,一上一下,并列在一处,就连那陷入的尺寸,都是一模一样,不差分毫!堂内众人一时间表情各异。

     “这飞刀的确是我唐门的,但这暗器手法,却决非是我唐门武学,既然还有高人在场,何不出来一见?”唐令公突然朗声喊道,声若洪钟,竟然暗含着上乘内力,将这堂内门窗震得是嗡嗡直响。

     “要寻杨破军,此处往西行,有处葬花岭,人皆在那里——!”一个中气十足,但又携着异常冷漠地声音,在堂内有些空旷地响起,回音阵阵,竟然也是暗含了极高深的内力,与他颇有些争锋相对的意识。

     “噗,师傅这段子编的还不错,挺押韵得!”当叶秀阳看清楚那飞刀手法,便已经知道是曲二九出得手,因为这正是他雁行门落叶摘星手里的巧手暗器功夫,可以说天下别无二家!

     “多谢指点——!”唐令公哈哈一笑,道谢一声,当先一步,飞纵而出,身形极快,拖出了一串残影,正是唐门的轻身功法——唐门飞神踪!

     “快走!”唐箭唐芸等人也急速奔去,瞬间便丢下了这万噬堂中还兀自发愣的万毒宗众人。

     “不好!还有贼人潜伏在我宗内,魑君、魍君着你二人立即带人火速前往葬花岭,决计不能让那些候选人活着,不然我宗门的秘密将彻底得泄露于世!魉君,着你立即带人去引渡石室内查看,以防中了那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崔语堂脸色阴晴不定地快速布置,他快速地转头看了一眼受伤的魅君,又扫了一眼叶秀阳,语气有些阴沉地吩咐道:“魅君,你如今既已受伤,便不好再去参与厮杀了,本宗着你立即带上这个臭小子,还有那个叫杜雨芙的宗内弟子,火速前往毒圣池,立即主持大选!”

     “宗主,现在情况如此危机,为何你还要着急大选?”魅君不解地问道。

     “面对唐门众人,我们尚且难以对付,更别说还有一位暗器功夫不下于唐令公的高手潜伏在本宗之内!此乃我万毒宗百年不遇的危机,本宗必须也去参战,今日若是无法将那些候选人留住或是杀了,那么本宗的秘密将被他们公诸于众,到时候朝廷发难,我万毒宗百年社稷便会毁于一旦,但若能从这两名天赋极佳的候选人中,侥幸炼出一位圣王来,只要有圣王在,那我万毒宗誓必能东山再起!如今之计,便是我们这边极力将那些知道真相的候选人全部杀了,而你这边,须得抓紧行事,成与不成,便就看这几日了!若真能练出一位圣王,就算他们公诸于世了,我们也不用再担心了!”说完,崔语堂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很小巧的红色盒子,扔向魅君。

     “龙鳞宝露回转丹?!”魅君接过盒子,打开一看,不由赫然色变。

     “不错!两颗回转丹皆在这里了,如果他们谁能能坚持到第六天,你便给他服下一颗,如果两人都能坚持到第六天,你便给他们一人一颗,到那时就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当然,也许我们能同时出得一对圣王来也说不定。。。那我万毒宗必将从此再创辉煌了!”吩咐完魅君,崔语堂便不再逗留,飞身而去。

     魅君有些颤颤巍巍地将装有龙鳞宝露回转丹的盒子小心地收入怀中,又拿出他那精致的鼻烟壶深深嗅了一下,然后整了整脸色,将叶秀阳提上,来到之前崔语堂坐过的地方,用脚不知在哪踩了一下,只见地板突然打开,露出了一个幽深的黑洞,接着,他便带着叶秀阳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这地板机关内原来暗藏着一个密道,两人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只见前方生有亮光,待他们出来之后,已然是到了一片不知是哪的竹林之中,魅君一刻不停,提着叶秀阳急速向那竹林深处奔去,过了片刻,两人便来到了一处氤氲着白烟的池塘边。

     “本座还未接到宗主的大选通知,魅君为何擅自闯入毒圣林?”一个冰冷锐耳的奇怪声音响起。

     “大选长老,一时半会儿得本君无法给你解释那么多了,你只需知道如今我万毒宗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难,现下情况非常紧迫,宗主吩咐我来即刻主持大选!”魅君急道。

     “大难?宗主他人呢?!”

     “宗主和其他毒君都带领着门人去迎战了,这孩子是宗外候选人中资质最好的一个,还有一位是我们宗内的候选人,我立刻就去将她一同带来,请长老先帮我看住这个臭小子!”魅君将叶秀阳仍在地上,正要向竹林外跑去,却又被大选长老叫住了。

     (说个题外话,五六岁很快就会过去,今日的铺垫是为以后得剧情需要,主角绝不会是未成年,他穿越至此,五岁就恢复记忆是因为光明不想他接受太多当世人的传统教育,因为以后,他的离经叛道将是推动整部书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