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这才叫易容术
    叶秀阳笑道:“你别骗我了,你娘一人便可和万毒宗七名精英弟子打的不分上下,还逼得他们不得不使出了宗门武学,怎么可能是无门无派的江湖人士?”

     杨破军突然觉得这个叫申乃阳的实在太聪慧了,眼见已瞒不住他了,脸色有些发烧,只好直言道:“我从没拜过师,所以确实不能算有师门,因为我的武功都是由我娘独自传授我的,大宗派出身的。。其实是我娘,她是,她是唐门的人!”

     即便已经知道她娘肯定是出自于某个大宗派门下,但此时听他说是唐门的人后,叶秀阳还是忍不住有些吃惊的,因为他在曲二九的藏书中曾经读到过,这唐门位于大华西蜀州,是大华南方武林中不可小觑的一个大宗派,武学以高绝的轻身功法和诡异绝伦的暗器手法闻名天下,单论那华丽多变的暗器手法,更是被江湖中人一致认为乃天下第一,江湖人常言道:“宁招阎罗王,莫惹唐门郎!”说的便是他们了,现任掌门人名叫唐令公,在江湖上那可是大大有名的一位人物。

     “原来你们是唐门的人,但是唐门远在大华,你又怎么说你是大理国人士?”叶秀阳不解的问道。

     “我娘她,她本是唐门的四小姐,唐门现任掌门人乃是,乃是我的外公,但我娘早年一心为了嫁给我爹爹,遂被我外公给逐出了师门。。。因为我爹他是大理人士,所以我娘就跟着我爹到了大理仰光城定居了。”

     “呃,原来如此。”居然还有这一出私奔的故事!叶秀阳也是没想到。

     “嗯,可惜我爹在我刚满两岁的时候便过世了,我娘曾经欲带我回唐门,但我外公他仍在生她的气,他们吵得好厉害,后来我娘一气之下就又带着我回到了大理居住。。”杨破军眼中噙着泪花。

     “你这外公真是个老顽固,你们孤儿寡母的,他也真是铁石心肠,难道他就这么讨厌你爹麽?”叶秀阳听着这出家庭伦理剧,有些无语的道。

     “我外公他。。他嫌我爹爹不是武林中人,身无半点武功,而且还不是大华朝人士,又是个小商人,所以他甚是看不起我爹爹,可我爹爹人可好了,对我娘亲也非常好,这,这些都是我娘跟我说的。”杨破军双目通红,流着泪道。

     叶秀阳见他伤心难过,拍了怕他后背,安慰道:“没事,我也认为是你外公太过顽固了些,若他懂得变通一些,将你爹爹给收入门下,不就多了个乘龙快婿吗?”

     杨破军叹了一声,说道:“外公当年见我娘执意要嫁给我爹,他眼见无法阻止了,便说偌我爹能立即拜入唐门,他便同意这门亲事,但是唐门有规,入门的弟子皆需改名换姓,一律姓唐!我爹他虽然是个商人,但却是个正儿八经的大理国秀才出身,他不愿改姓入赘,因此我娘也没有办法,只得和他偷偷回了大理,我外公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便说从此就当没有这个女儿了。”

     “呃,看来你爹他也是个小顽固啊,当一个老顽固碰见一个小顽固,那可就难办了!”叶秀阳一头黑线的道。

     “其实我娘还是很关心和想念我外公的,每年我外公祝寿,娘亲都会提前就备好贺礼,还会亲自做许多我外公他爱吃的糕点,专程派人给送回去。”杨破军叹息道。

     “你外公就你娘这一个女儿麽?”

     “是的,我外公膝下有四个孩子,除了我三个舅舅外,就只有我娘一个女儿了。”杨破军挪了挪屁股,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但愿这次你外公能分清是非,不要再那么铁石心肠了,快派些人手来助你娘一臂之力,好将你这唯一的外孙给解救出去。”叶秀阳祈盼地道。

     杨破军低下了头,轻声道:“虽然外公不喜欢我爹爹,但应该还是会出手救我的,听我娘说,在我满月之时,我外公还让人送来了一个大礼。”

     叶秀阳笑道:“唐门应该不差钱,肯定是什么值钱宝贝吧?”

     “是我外公的一个口信,口信上说,准我娘亲传我唐门武学。。。”

     叶秀阳一愣,没想到这唐门破规矩还真多,连传授武学也需要得到掌门人的允许,看来的确是门规森严,但他一想到自己的师门,避世于活死人谷的雁行门不也是一样的吗?但唐门至少还天下闻名,世人皆知,哪像雁行门有那么多让人困惑地方!

     突然一连串脚步声响起,叶秀阳二人忙抬头看去,只见从囚室外走进来了五个身着黑袍的看守弟子,叶秀阳心中一凛,知道是万毒宗派人来清理那些已经痴痴呆呆的孩童了,他心中焦急万分,心念电转间,已经打定好了主意,事到如今,那怕是炼不成那百毒不侵的功夫,也在所不惜了,叶秀阳心中非常的明白,如果此次他选择了沉默,怕是一辈子都会内疚万分,这个包袱会一直压着他,让他抬不起头来,男人,当断时则断,该战时既战!

     “嘿嘿,各位师兄,这些孩子大半都被吓的痴痴颠颠的,今晚恐怕得废些功夫了。”之前那位看守弟子笑道。

     “哎,谁让这是魉君交代过的,咱们几个抓紧时间,先将人清点出来,然后直接丢到葬花岭埋了,好接着喝酒去!”领头的一位脸色苍白的看守弟子有些无奈地说道。

     “刘师兄说的对,哥几个刚才的酒还没喝完呢,先快些把事情办了好回去接着再喝。”另一个个矮的黑袍看守弟子说道。

     话语间,之前那位看守弟子已经将囚室大门打开,领头的那位刘姓看守弟子当先一步走了进来,向叶秀阳的方向瞥了一眼,叶秀阳本欲装疯卖傻,装成和那些痴痴呆呆的孩童一般,好让他们将自己给带出去,他计划行至那葬花岭之时,再乘机下手,但见之前那位看守弟子居然在场,那他这计划就行不通了,若是如此,只怕他们会先去上报那个什么魅君和魉君,到时候反倒是不好行事了。

     他默默记下那六人所站的位置,扬文匕早已藏于袖间,看似漫不经心地向那头领模样的刘姓弟子走去,他算好了步距,正待突生杀手,却见那头领模样的弟子偷偷向他摇了摇拇指,叶秀阳看在眼里,心中却是一阵狂喜,连忙收手,又漫不经心地转过身,回到了刚才的角落蜷缩着,因为那摇大拇指的动作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他们雁行门的特殊暗语!这领头的刘姓弟子,居然是他师傅曲二九假扮的!

     叶秀阳偷偷打量着曲二九这身装扮和那张完全陌生的脸蛋,任他和曲二九朝昔相处如此的熟悉,居然也不能从中看出丝毫破绽来,他心中有些莫名的震撼,心中暗暗咂舌:“窝去,师傅不仅身形变了,脸变了,连声音都变了,这特么才叫易容术啊!”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曲二九将那些痴痴傻傻的孩童慢慢清点着,其余人便这将这些孩童排好,拿出一根长长的铁制手链铐好,这一番清点下来,人数竟然然越来越多。

     “今年的候选人为何如此差强人意?这还没开始大选呢,就已经有这么多人被吓傻了,实在太差了些吧?”一名弟子惊讶地道。

     “我看今年这些宗外候选人没一个能撑得过一天的,还不如就从我们宗内选呢。”

     “宗内那那么容易选的?没有几分把握,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儿去拼运气?”一位弟子呛声道。

     “哎,是啊,今年那个杜婆婆的孙女不就因为天赋极佳而被看好吗?但我听说那杜婆婆其实并不乐意,据说她还请了个江湖上的杀手帮她到处寻人,欲代替她那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