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莫惹唐门郎!
    “崔宗主,我唐门行事最不喜啰里啰嗦,你快快将我那侄儿给放了,不然万毒宗和唐门这仇是结定了!”唐箭怒哼一声,突然扬手一掷,只见从他袖中洒出了漫天地箭雨,顿时倏倏之声大起,众人面色大急,各自使上兵刃正欲抵挡,却听一阵噼里啪啦之声,那些密不透风般地箭雨,竟然尽数扎在了万噬堂正中间的石头地板之上!这数百枚五颜六色的暗器在这地板之上,竟然隐约形成了一个笔锋犀利的'仇'字!

     “暴雨梨花针!!”四毒君大惊失色,崔语堂眼中隐隐泛起幽光,额头青筋慢慢暴起。

     “不错,想不到你们万毒宗平时偏居在大理,倒还认得这是我唐门的暴雨梨花针!”唐箭鼻息一哼,说完右食指和中指隔空一提,但见那数百枚颜色绚丽的暗器,便如那同提线木偶一般,眨眼之间便被他全部收回了袖中,手法之精妙,视觉之惊艳!

     “宁招阎罗王,莫惹唐门郎,此话果然不假!只是想不到,唐兄你看起来年纪轻轻得,竟得了这暴雨梨花针的真传,想必在唐门中地位不低吧。”崔语堂虽然恼怒,但任然保持住了理智,想问个清楚再做打算。

     唐箭目光一凝,毫不矫情,爽快地道:“过奖了,我这粗鄙手段,尚不及我二位哥哥,就更别提家父唐令公了!我在家中排行老三,被你们掳来得,便是我四妹的孩儿!”

     崔语堂听到这里,心中暗骂一声,双目喷火般地看向魍君,那实质般的眼神,仿佛要将他吃了一般,魍君听他说到此处,也是心中叫苦,这下真是踢到铁板上了,原先还以为只是个唐门普通弟子,没想到,却惹来了正主!那帮吃干饭的浑蛋弟子,绑谁不好偏偏去绑了个祸精回来!

     “我道是谁,原来是唐三公子,唐四小姐,你为何偏偏说是我万毒宗绑了你那孩儿?你可有什么凭证吗?”崔语堂整好面色,哈哈一笑。

     “凭证?那日我与你门人交手,他们原先使用的并不是万毒宗武学,但被我逼得急了,他们便使出了你万毒宗的地煞掌,这地煞掌乃是你万毒宗独有的掌法,这还能有假?”说完,唐芸站了出来,手掌翻飞,依葫芦画瓢的打了几下,喝道:“你看看!这打法是你们的地煞掌麽?”

     “不错,唐四小姐这几掌的架势的确是我万毒宗的地煞掌没错,但我万毒宗江湖恩怨颇多,与人交手的次数不说上千总有上百吧?东华大陆江湖之上,谁不知道我万毒宗的地煞掌架势?就凭这个,岂能当做凭证!”魉君接话道。

     “你这分明是强词夺理!你们那地煞掌的架势别人或可模仿,但那掌力阴毒,岂是能随意模仿来的?”唐箭皱眉争论道。

     “三哥!别跟他们废话了,军儿如果没了,妹妹也不想活了!”唐芸突然悲声大哭道。

     眼见这个平日里与自己最为亲近的小妹哭泣,再一想起她母子这些年的遭遇,唐箭的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他连忙扶住唐芸的肩膀一阵劝慰,说道:“小妹莫哭,三哥答应过你的,今日就算是踏平了他们这万毒宗,也要将我那亲侄儿给救出来!”

     他话音刚落,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二弟子唐杰突然用双手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一声清亮中带着丝丝颤音如山雀般的哨声忽地从他嘴中响起,只见在万噬堂外的丛林之中,唰唰唰地迅速闪出了数十名黑影!

     这些黑影身手极为迅捷,就如同隐匿于丛林中的山雀一般,在一瞬之间,便集中于万噬堂外的广场之上。

     放眼望去,这些人皆是身着一袭玄色的贴身劲服,头戴各色古怪面具,他们手中或佩袖箭,或持连弩,或背黑色的怪异木匣,或腰间悬挂着各种暗器模样的铁皮盒子,他们看似随意的站着,实乃是暗含着某种特殊的阵型!细细数来,竟有三十多人!

     “唐三公子,你这是什么意识?”崔语堂见他集中门人于一处,心中冷笑一声,装作为难地道。

     “崔宗主,今日你若是不将我那侄儿给交出来,我怕你走不出这万噬堂!”唐箭眯着眼睛,冷笑着道。

     “是吗?”崔语堂哈哈一笑,大手一挥,魉君得令后阴阴一笑,立即拍了拍手掌,只见在广场的左右,立即便围来了更多的万毒宗弟子,只得片刻之间,便将那三十多名唐门弟子给团团围住了!

     唐箭朝后看了一看,嘴角轻扬,说道:“你们万毒宗常年偏居一隅,没曾想到这些年来门人倒还收的不少!”说到这里,他又向崔语堂望去,眼含戏谑地道:“崔宗主是早就打算好了要瓮中捉鳖吧?”

     还不等崔语堂回话,只见他身后的大弟子唐煞突然哈哈一笑,竟也学着魉君的模样拍了拍手掌,但声音短促而有力,仿佛有着一种特异的节奏一般。

     还不及万毒宗众人反应,这大堂之上的屋顶瓦砾之间突然啪啪啪地开始作响,接着许多瓦砾被人揭开,如同蜂窝一般,此时正当正午,温暖的阳光成束笔直的照射了进来,在这堂内的地上,形成了许多好看的斑点,而从这些蜂窝之中,又快速地伸进来了一个个造型奇巧的铁皮黑管,这些黑漆漆的,撒发着冰冷杀意的管洞所瞄准的地方,正是那崔语堂处。

     魑魅魍魉四毒君见后皆是赫然色变。

     “唐三公子,你究竟带来了多少人马?”崔语堂脸色一变,愠声道。

     唐煞冷笑道:“早就听闻万毒宗这些年收了不少门人,在敌人数量不明的情况下,我们岂敢轻怠?外面这么多人,想必万毒谷已然是倾巢而出了吧?但你们人再多,能多得过我唐门的爆裂箭吗?”

     “爆裂箭,一发百箭,可放百发!”叶秀阳在一边看地笑出了声,“便连我这小孩都知道这唐门爆裂箭的威名,你们万毒宗难道不知?”说完他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起来,还拍了拍屁股,拖着脚镣走到堂中。

     他之前不是不想说杨破军的情况,只是为了看看这出好戏,他朝唐芸笑道:“这位女侠,杨破军就在他们宗门里一处石室之内,你若再迟来几日,或许就永远见不到他了!”

     唐芸、唐箭等人听得大喜,唐芸连忙走上去拉住了他问道:“孩子,你见过杨破军?你现在就带姑姑去找他!”

     “你这浑蛋,一派胡言!”魅君突然怪叫一声,抬手便想上去拉叶秀阳,谁知却被叶秀阳脚步一错,给轻描淡写地躲开了,叶秀阳冷笑道:“大理东南路,仰光城,杨破军,岂会有假?”

     听他报出了这些内容,唐门众人皆是深信不疑,唐芸立刻将叶秀阳护于身后,对崔语堂怒道:“好不要脸,看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谁知崔语堂动若脱兔地般地突然飞身下来,而且速度奇快,瞬间便将唐芸的脖子钳住了,还顺带一脚将叶秀阳踢得倒飞出去,魅君趁机一把将叶秀阳接过,又快速地封了他周身几处大穴。

     崔语堂大声喝道:“唐箭!快将你这些爆裂箭收起来,否则我便让她和我们一起死在这爆裂箭下之!”

     唐箭见他速度奇怪,居然转瞬之间便将唐芸挟为人质,心中一阵大惊,但当下情况紧迫,他只得拍了拍手,立马散去了爆裂箭,但埋伏于屋顶的数十名弟子却仍旧不敢离开,只得趴在屋顶,一时之间,局面变得僵持不下。

     “今日谁死,都不会轮到我唐门儿女死!”一声大喝传来,声若洪钟,众人只见一人带着一连串残影,瞬间便冲进堂内,那人面带一副白色的夜叉面具,大手一挥,一柄小巧精致的飞刀带着破空之声直逼崔语堂的面门而去,崔语堂眉目一聚,突然将唐芸挡在了自己身前。

     便在此时,那面带夜叉面具之人又看似漫不经心地连续一挥,又是一把小巧飞刀直射而去,这柄飞刀速度奇快,瞬间便追上了之前那柄飞刀,两刀相交,乒地一声,后来的飞刀居然强行将第一把飞刀硬生生地给改变了飞行路线,但见那第一把飞刀快速地急转,竟从唐芸耳边迂回而过,再次直逼崔语堂面门而去!

     崔语堂心中大惊,连忙堪堪地闪身避开,飞刀最后却是贴住了他鼻尖而过,还带起了他几须花白的发丝,最后深深地陷进了堂内柱里,待他再想去拿唐芸时,那里还有人影?

     那人轻轻揭开面具,露出了一张不怒自威的坚毅面庞,花白的胡须,脸上却没有一丝皱纹,气色红润中带着一股凛然之气,他身形笔直地立于堂中,将唐芸轻轻丢在一边,背负双手,冷笑连连。

     “爹——!?”唐芸唐箭同时惊呼。

     “崔语堂,老夫不想与你多费口舌,你快将我那外孙还来,日后老夫让人送上些厚礼,算是给你那几十名死去的门人赔罪了,然后你掳我外孙这件事情,我们便从此一笔勾销,就这么办!”老者不容置疑地冷笑道,此人正是大华西蜀唐门现任掌门人“八臂夜叉”——唐令公!

     “哈哈,居然连唐掌门也亲自来了?”崔语堂突然放声大笑,但背脊却是暗暗有些发冷,刚才那一下,当真是凶险之极,但他已然明白,这人武功在他之上,今日怕是有些难以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