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引渡之法(下)
    “赶紧地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叶秀阳转过身来跟传功长老一样,与他相对,盘坐于地。

     “哼,本尊不与你争那口舌,双手呈掌,齐胸平推。”

     叶秀阳闭上眼睛照做,那老子也双手齐出,却不与他双手直接接触,二人闭目不言,众人却能看到他们周围仿佛有一层真气覆盖,只盏茶功夫,传功长老收掌,叶秀阳也同时睁开了眼。

     “引渡之法已经教给你了,懂了吗?懂了的话,自己去寻个角落练吧,记住,不练必死,练则尚有一线生机!”传功长老冷笑道。

     叶秀阳暗暗思考着刚才引渡之时的感觉,那老者虽然一句话也没说,自己却能感觉到一股冰冷的真气在他周身多个要穴运转了三遍,每遍刚完都会引得他浑身一个冷战,但又说不出的舒服,很明显那是一个运功路线,叶秀阳点了点头,一脸思索地飞下台去,向杨破军和闫二狗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寻到一个角落,独自修炼去了。

     “下一个!”

     “二狗你别急,我先来,等下你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说完,杨破军单脚在台柱一个借力,腾起身来,在空中双脚连踏三下,竟也飞了上去,看的闫二狗暗暗咂舌,心中直呼:“妈呀,这两人和俺差不多大,怎么都能高来高去的?”

     叶秀阳暗中运功,只觉这万毒宗的引渡之法确实有些门道,不仅会让经络更加坚韧,似乎还让内力有了些轻微的增长,一路行功来,穴位基本畅通无阻,但只有最后一道穴位无法一举冲破,需要反复运行周天,但一旦冲破这个穴位,这功便就算成了。

     修习内功是需要时间的,当下叶秀阳调整好心态,暗中调用起腹中旋涡,想配合着这门引渡秘法运转试试,岂料这旋涡和这引渡秘法刚一结合,便发生了质的变化,一股冷热交替的真气在他体内循环开来,叶秀阳忙用内视看去,只见在这股冷热交替的真气下,经络竟然变的无比粗大,也比之前更加强韧,那腹中的旋涡居然也变的比之前大了一些。

     这源源不断的勃勃生机,如洪水之阀大开,瞬间倾泻般地涌入他腹中,旋涡竟然比之前又增大了一倍有余!

     他心中虽然有些诧异,但更多的则是惊喜,这引渡之法居然能自己体内的旋涡起到如此共鸣效果,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这引渡之法在他此时感觉来看,却有些奇怪,仿佛意犹未尽,好像是一门残缺的功法只被练到一节一般,因为这颇为简单的运行路线和这引渡之法对经络的好处相比起来,实在是太不相称了,难道万毒宗只会这一点?他心中暗暗思考起来,却无法得出任何结论,当下只得先把那最后一道生门穴冲开,他暗中调动起比之前大了一倍有余的旋涡热流,配合着引渡之法,再稍加一用力,只听嘭地一声,最后一道生门穴居然被他一举冲破,在那冲破之时,叶秀阳还觉得脑中一阵清明,仿佛醍醐灌顶一般,思维变得无比清晰,他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向周围看去,发现视力变无比清晰起来,连石室内墙上的纹理都看的一清二楚!

     “这一定是一门和我这旋涡有些相似的功法!但我这旋涡不用运功路线也能逐渐强大,这万毒宗的引渡秘法估计只是一个残本,难怪他们有此引渡之法还不满足,竟千方百计的要炼那什么圣王出来。”叶秀阳心中暗暗想到,心中欢喜无比。

     等叶秀阳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向石室中望去时,只见所有的孩童都各自在练习着,“我靠,都练上了?”

     “什么?!你居然冲破了生门穴?”传功长老瞪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我早跟你说过了,你万毒宗这秘法也就那样。”叶秀阳不屑地道。

     “居然只用了半天不到。。。你这小子,果然有两把刷子。”传功长老瞪着眼睛,一脸震撼地打量着他。

     “你别废话了,我饿了,有吃的吗?”叶秀阳一脸不耐烦道。

     传功长老被他呛了一声,心中大怒,但被他压制住了,语气有些不善地道:“哼,真是个猖狂小子,不过倒是有些能耐!右侧石门你可以自行进去,一应饮食,石室中均有置备,自去取吧!”

     叶秀阳也不管他,推开石门走了进去,但见这里果然别有天地,里面不仅有吃食,甚至还有石床,石桌子,石椅,而且还有三道石门。

     叶秀阳眼睛一转,推开一左边的一道,却是个茅房,叶秀阳一脸黑线地退了出来,又推开中间的一道石门,居然是个宽敞的灶房,他进去四处看了看,都是一些寻常东西,只好退了出来,接着向那最后一道石门推去,却无法推得动,他心中猜想,这里多半就是通往外面另一个地方的甬道了,只是研究了半天也找不到窍门,只得有些怅然地吃起东西来。

     等他填饱了肚子,又来到外面的石室,却不见了那传功长老的身影,他心中一凝,暗想这里难道还有别的出口?他跳上高台,查看了一下传功长老先前坐的那蒲团,试着用脚踢开,摇了摇头,果然什么都没有,这石室一眼看去,空空如也,莫非还有什么特殊的机关?正待在墙上摸摸,却听见一声痛呼。

     “稳住呼吸,盘坐好!”叶秀阳飞快地冲到闫二狗身后,双掌按住他背脊,这闫二狗居然差点走火入魔。

     叶秀阳调动起绿色旋涡,将真气输送至他体内,脑子一转,闭上眼试着用上了内视,居然却也能看见闫二狗的经络,却见闫二狗浑身经络竟然比自己最早的时候还要粗大,他心中暗暗一计较,便知道这就是所谓得天赋了,怪不得他什么功夫都未曾学过,却力气过人。

     叶秀阳见他已经稳住了气息,便停止了输送,又走到杨破军处,但见他气息平稳,表情自然,不禁点了点头,来到他身旁,打起了坐,开始巩固起修为。

     一晃三天过去,那传功长老再也没来过,叶秀阳打完坐,去吃了些东西,刚出来却见杨破军笑着向他跑了过来。

     “你练成了?”叶秀阳有些诧异地道,顺便打量着他。

     杨破军笑道:“对,今日刚刚练成,但和申大哥比起来差太多了。”

     “才三天,已然不错了,怪不得你会被他们绑来,你的天赋不错。”叶秀阳笑着递给他一个馒头。

     杨破军接过馒头,啃了一口,有些担忧地道:“也不知道我娘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来救咱们。”

     “别想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你要相信你娘,她一定不会放弃你的,况且从仰光府到大华地界那么远。”叶秀阳找了一处悠闲地躺了下来,眼光不由得瞟向闫二狗处,这三天来,他是每日除了吃饭便是专心的练功,连觉也不睡,为了那一线生机,他也是拼了。

     “我看二狗天赋也不错的,他一定没问题的。”杨破军道。

     “这个闫二狗天赋很好,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他日若能得到名门大派收他进师门,成就一定不下于你我。”叶秀阳笑道。

     “等我娘救了我们出去,我就求我外公让门下的高手收二狗为徒,让他拜入我们唐门,我们再也不要来大理这危险之地了。”杨破军心有余悸地道。

     “哦?倘若二狗能拜入你们唐门门下,也算是一番造化了,我看以他的天赋,一定不会让你外公失望的。”叶秀阳道。

     “对了申大哥,还不知你师承何人呢,你那一身轻身功法实在是俊极了!”杨破军突然有些崇拜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