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飞翔的烟头
    走廊里一阵嘈杂,我和猴子对视了一下,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严白羽忽然问道:“你们昨天不是三个人吗,那个卷毛呢?”

     他这一问,我心里突然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猴子已经站了起来,急切的说:“走!去看看!”我不敢怠慢,和猴子出了四班教室直奔男厕。

     男厕门口已经围满了人,我和猴子穿过人群挤了进去,厕所的地上躺着一个人,满脸的血,旁边还扔着半颗没抽完的香烟,是大宝!

     猴子一个健步窜过去,把大宝从地上扶起来,猴子脸色铁青,额上的青筋也涨了出来,他愤怒的对着围观的人咆哮:“谁他妈干的!给老子滚出来!我X你妈的!”

     大宝此时脸上满是血污,头发全贴在了脸上,浑身上下肮脏不堪,我双手不停的发抖,嘴唇发白,心里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仿佛要爆炸开来!

     围观的学生只是小声的嘀咕,却没有人理猴子,猴子把大宝交给我,一把拽过一个带着眼睛,看上去很斯文的男生,吼道:“是他妈谁打的我兄弟!给老子说!”

     眼镜男两腿抖得如筛糠一般,磕磕巴巴的说:“不,不认识,好,好像是个红毛男带的头。”猴子松开眼镜男,双眼好像要冒出火来!他咬着牙大骂了一声:“彭斌!你他妈欺人太甚!老子跟你拼了!”

     骂完就要往出冲!我赶紧拦住他,焦急的说:“先送大宝去医务室再找彭斌算账!”我抱起大宝,猴子推开人群,刚一出走廊,远远地杨宁带着一群人就围了上来!

     “杨宁!你他妈的识相的就赶紧给老子滚开!不然我他妈杀了你!”猴子脚下不停,朝杨宁怒骂道。

     杨宁身后的十几个人一字排开,把走廊的路堵得死死的,随即狂笑着说:“想从这过去?先问问我这些兄弟答不答应!”

     大宝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我全身的血液仿佛一瞬间沸腾了起来!大喊了一声:“别他妈废话了!冲!”

     猴子飞起一脚,杨宁直接被踹倒在地!“别他妈管我!跑!”猴子拼了命喊出一句,下一秒就已经被十几个人打到在地!

     这时!大宝在我怀中嘴唇一张一合,好像是在说什么,我赶紧把耳朵贴近,大宝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救。。。猴子”

     轰!我的大脑犹如被雷击了一般!我全身的毛孔一瞬间全部炸了起来!胸膛中一直憋着那股劲也爆发了出来!

     我放下大宝,大吼一声,直接冲入人群,猴子双手抱头躺在地上,那十几个人正照着他的后背猛踹!

     “去你妈的!”我大骂一声,抓过最近的一个人,直接一拳狠狠的捣在他的脸上!然而这一拳却因为我经验和力道不够,完全没有造成什么杀伤性,反倒是被人回身一脚踹倒在地。

     倒地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双手抱头,根据我初中三年被欺负的经历和昨天被群殴总结出来的经验来看,被打倒在地的时候,一定要先护好头部,否则一顿扁踹下来,最次也点落个脑震荡。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忽然!一个女声大喝道:“都给老娘住手!”是夏甜甜!我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重重的呼了口气,有救了!

     “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是不是!连老娘的朋友都敢动!”夏甜甜指着杨宁破口大骂!“哪来的小骚货,赶紧滚!别妨碍老子办事!”杨宁推了夏甜甜一把,破口大骂道。

     啪!夏甜甜力道十足的一个耳光抽的杨宁直接懵在原地!“放你妈的屁!”夏甜甜气得胸前挺拔的胸脯不停地起伏。

     “我他妈干了你!艹!”杨宁抬手就要打夏甜甜!

     我拼尽全身力气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把杨宁拽到,杨宁翻身起来,一脚踹在我的脸上,我的半边脸顿时就肿了起来。

     “给我打!打死这个王八蛋!”夏甜甜见状,气得跺着脚喊道。一时间,走廊里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眼看一场混战就要爆发!

     “都他妈停手!”突然!一个如炸雷般的沉闷声音响起!这个声音一出,全场顿时安静下来,一转眼的功夫,一个长得人高马大,皮肤黝黑,方脸阔鼻的男人脚步沉稳的走了过来。

     黑脸男人径直走到一个学生跟前,那小子明显身体一抖,黑脸男人开口冷冷的问:“抽烟了没?!”

     那小子并不开口,只是拼命的摇头,黑脸男人又问了一遍,那小子还是只摇头不说话,黑脸男人一下子急了,猛地一拳干在那小子的胸口上怒吼道:“到底抽没抽?!

     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那小子“噗”的一声,居然从嘴里直接喷出了一个烟头!一下子砸在了黑脸男人的脸上!

     走廊里的时间顿时好像静止了一般,黑脸男人也被吓了一跳,先是一愣,随即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像抓小鸡崽一样把那小子拎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道:“妈的,你小子也不怕憋死,等着停课受处分吧!给我先滚到政教处去!”

     原来这个人是政教处的老师!果然,黑俩男人冷冷的扫视了一圈走廊里的人,喝道:“都给我听好了!我叫黄勇!是政教处的,以后谁在敢在厕所抽烟,我他妈就把他的头按到坑里去!都滚回去上课!”

     霎时间走廊里所有的人都如被赦免了的死囚犯一般,一溜烟的功夫就散了个一干二净!

     前后不到几分钟,走廊里只剩下了我们这些人,黄勇阴着脸朝我们走过来,说道:“都他妈谁动手打架了,跟我去政教处!”

     “黄老师,是他们先动的手,您看看都把这两个人打成什么样了!”夏甜甜着急的说。

     黄勇一看夏甜甜,眉头都拧在了一块,严厉的说:“夏甜甜你在这干嘛!赶紧回去!”夏甜甜急得心急火燎,可是一看黄勇骇人的样子,也不敢再说话,只能退到一边。

     “你,死了没有,没死就给我爬起来!”黄勇看了看靠墙坐着的我,语气不善的说。

     “老师,我的朋友伤的很重,能不能让我先送他们去医务室。”我看着黄勇,带着些恳求的说。

     黄勇一瞪我,说:“你还挺仗义!用不着你说,跟我去政教!还有你们,一个都他妈别想跑,都跟我上楼!”

     杨宁他们一听,马上就变得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市高不比其他高中,毕竟是全市的重点学校,所以在管理上也是相对最严苛的,像这种斗殴事件一旦被抓到,基本上不开除也要记个大过处分。

     黄勇一把扛起躺在地上的大宝,猴子这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我赶紧过去问他:“怎么样?需要去医务室吗?”猴子拍了拍身上的土,说:“没事,一会到了政教处你别说话,我来扛。”

     “开什么玩笑!这件事本来就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和大宝不会招惹上彭斌和杨宁,要扛也点是我来扛!”我激动的说。

     “墨迹什么呢!赶紧走!”黄勇回头催促道。猴子拉了我一下,小声的说:“总之一会儿问起来见机行事。”

     到了政教处,我们排着队靠墙站好,黄勇先把大宝送到了医务室,回来之后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后说:“说说吧,为什么打架。”

     “黄老师,这可不关我的事啊,我就是个看热闹的的,根本就没动手!”杨宁连忙哭诉道。“我他妈问你了吗!滚一边去!那小子,你说!”黄勇横了杨宁一眼,骂道。

     黄勇指的是我,我正要开口,猴子给我使了个眼色,然后便抢着说:“黄老师,是他们先动的手,而且我们两个里只有我动手了,跟张海洋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问你了吗?!你,还有他们,都给我先滚到走廊去!那个叫张海洋的,你留下。”黄勇吼道。

     政教处办公室里,我紧紧的靠墙站着,黄勇一边抽烟一边冷冷的看着我。我的心里有些发毛,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在市高聚众斗殴是什么后果吗?”黄勇掐灭烟头,突然发问。我怔了一下,下意识的说:“知道,轻则记过,重则开除。”

     黄勇微微的点了点头,砰的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这一下震得连水杯里的水都洒了出来!

     我一个激灵,黄勇起身一把抓住我的衣领,阴森森的说:“我警告你,这里不比别的地方,你他妈是龙点给我盘着,是虎也点给我卧着!听明白了吗!”

     “我,我不是。。”我浑身冷汗直下,磕磕巴巴的想解释,还没等说完,黄勇直接打断了我,粗暴的说:“我告诉你,别说你个刚来的小皮子!就是韩正,他也不敢在我在的时候放肆!”

     黄勇身上有一种逼人的气势,直压得我喘不上气来,这种气势跟彭斌,杨宁他们那种嚣张跋扈的气势一比,简直是完爆!

     我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战战兢兢的说:“明,明白了。”

     “滚!明天给我写份检查过来!少于一万字我扒了你的皮!出去告诉那帮混球,都他妈一样,那个也别想躲!”黄勇松开我,骂完之后坐回去便不再搭理我。

     逃也似的出了政教处,猴子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而最让我惊讶的是彤彤,夏甜甜和严白羽居然也都在!猴子一看见我出来立刻冲上来紧张的说:“怎么样?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我长出了一口气,摆摆手说:“没事,还好只是写个检查。”

     “张海洋,你还好吗?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彤彤看见我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也担心的说。

     我冲她笑了笑,淡定的说:“真的没事,已经不疼了。”

     猴子在旁边咬牙切齿,狠狠地说:“我他妈必须先废了那两个王八蛋!妈的!”虽然我刚刚认识猴子才两天,但是他给我的感觉一直是比较沉着和稳重,可是从大宝刚才被袭之后他的反应来看,他爆发起来其实也是很恐怖的。

     这时严白羽走过来,看了看四周,对我和猴子说:“我刚才去了趟医务室,你们那个兄弟大宝身上的都是皮外伤,缝了几针已经没事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

     猴子愤怒的说:“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他妈现在就去干了他们两个!

     严白羽冷笑一声,幽幽的说:“恐怕他们现在就怕你不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