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市高的阶级
    要说夏甜甜这个姑娘如果单听名字的话,一定会联想成一个温柔如水,美丽恬静的女孩,然而刚才这个姑娘展现出来的绝对是一种泼辣,爽利的性格,由此可见,人如其名这句成语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准。

     “这个夏甜甜也很厉害吗?”我依然不解的问刘成。刘成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哥几个不知道严白羽还情有可原,怎么会连夏甜甜都不认识!不是开玩笑的吧!”

     大宝醒了下鼻子,大大咧咧的说:“我们上哪认识她去,不过这小妞够劲!我喜欢!”

     刘成连忙一把捂住大宝的嘴,探头探脑的看了一圈后,神情紧张的说:“可不敢乱说!要是让人听了去,传到她耳朵里,你就等着倒霉吧!”大宝拿开刘成的手,啐了一口说:“别搁着吓唬老子,她一个娘们,能有多大能耐!”

     “这夏甜甜可不是一般的女生,你们听说过三中的“霸王花”吗?”刘成没理大宝这茬,而是神神秘秘的说。

     我摇了摇头,我发现我简直就跟一个傻子一样,刘成说的这些人貌似都是在这点高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我根本一个都没听说过。

     这时猴子在一旁点了点头,说:“我听说过,我一个哥们原来就在三中,他跟我讲过“霸王花”的传奇,据说她是三中的大姐头,也是唯一一个各个初中的大棍都要给些面子的女生。”

     “侯伟还算见过些场面,没错,这夏甜甜就是传闻中三中的大姐头,听说她跟三中老大郑铁洋关系非同一般,人长得漂亮,性格又豪爽大方,所以各个初中的大棍也都跟她关系不错。”刘成颇有些崇拜的说。

     大宝听完后嗤之以鼻的说:“有什么的,不就是个靠男人上位的小娘们嘛!”猴子推了大宝一下,斥责的说:“别这么说话,今天晚上要不是人家帮忙叫来严白羽,咱们现在还能这么安然无恙的坐在这说话嘛。”

     大宝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掉过头去不再说话。

     气氛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刘成打破了沉默,说:“哥几个,我劝你们最近几天还是避避风头吧,不然现在这种情况,挨了打不是白挨嘛,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必争在一时呢。”

     猴子思考了一下,看着我说:“海洋,你觉得呢。”我叹了口气,有些低沉的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打又打不过,不行的话只能躲了。”

     “我他妈就不爱听这话!什么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挨了打不知道还手,还他娘的是老爷们嘛!”大宝一听我和猴子都有先躲的意思,立马炸了窝,噌的一下站起来吼道!

     猴子摆摆手,示意大宝先坐下,随后很冷静的说:“你先别闹,我又没说要一直躲,只不过我们要先避其锋锐,这才刚开学,如果现在就把这事闹大了肯定不好收场,你说是吧,海洋。”

     我点了点头,猴子说的非常有道理,我们现在不论在人数,实力上都不占优势,如果现在非要死磕的话,那么我们是一定会吃大亏的。

     大宝根本没有听进去我们的话,而是非常不耐烦的说:“老子不管,他要干我他妈就跟他干!想白打老子一顿?我去他妈的!猴子皱了皱眉头,说:“行了,今儿就到这吧,先回去睡觉。”

     猴子和大宝家里都是县城的,所以也是住校生,刘成是本区的学生,所以就先回了家,就这样,我们三相互搀扶着回了宿舍楼。

     到了三楼,猴子和大宝的宿舍就在我隔壁,把他们两个送回宿舍后,我才忐忐忑忑的回了自己的宿舍,说实话,今天第一天上学就被打了三顿,而且还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所以此时我心里非常的不安,因为我怕同宿舍的舍友就有今天杨宁和彭斌的人。

     不管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咬了咬牙,我一把推开了宿舍的门!我一进去,宿舍里的人一看是我,先是都楞了一下,然后就又跟没事一样,继续干着自己的事,我环顾了一圈,万幸,没有今天动手的那群人。

     松了口气,找到我的床躺了上去,这一躺下,浑身立马就跟被拆散了一样,有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有的地方酸疼,还不敢随便翻身,一动就疼的我直倒吸凉气。

     回想今天一整天,我突然鼻子发酸,有些想哭,来到市高非但没有摆脱杨宁的魔爪,还惹上了一个更厉害的彭斌,不知道他们两个准备接下来怎么收拾我,一想到这,我瞬间觉得生活彻底没有了任何的转机和希望。

     就在这时,一个硬硬的东西从我的口袋里掉了出来,我拿起来一看,原来是那瓶红花油。我一下子又想起了林梓彤,这个美丽温柔又正义感十足的姑娘短短一天之内已经帮了我们三次。

     唉,可是现在任人欺辱的我,怎么能敢去奢求跟她发生点什么呢。想到这,我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发酸,叹了口气,把红花油随便往身上抹了抹,就脱衣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校外的一家烧烤店里,彭斌,杨宁一干人正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

     “斌子,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把那三个小X一次性打服?那个小白脸就他妈一个人,怕他干吗!”杨宁给彭斌点上根烟,口齿不清的说。

     彭斌干掉一杯啤酒,面色阴沉的说:“你知道什么!那个小白脸的大哥郑铁洋是韩正的兄弟,况且他是出了名的能算计,会使阴招,要是我们招惹上他,都点吃不了兜着走!”

     杨宁不是我,他从初中开始就是学校里有名的皮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市高老大韩正的大名,所以彭斌一说完,杨宁也有些后怕般的说:“幸亏我晚上没有动他,不然现在肯定被干了。”

     “被干?你可真天真,敢动韩正的人,那个不是第二天就跟血葫芦似的被扔在小树林里!”彭斌冷笑着说。

     杨宁身体抖了一下,眼神和表情充满了恐惧,他赶紧抓起酒杯一口干掉,心里居然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我和猴子,大宝刚一进教室,杨宁便狠狠地瞪着我们,我心里一悸,怕他现在就叫人来干我们,不过好在他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只是瞪着我们,并没有动手。

     回到座位上一坐下,我发现我桌子上放着一张小纸条,打开一看,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昨天晚上没事吧,我被甜甜叫走了,所以没有回来。

     是彤彤!我赶紧抬头往前看,她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心里一暖,用口型回答她没事,她点了点头,便扭头过去继续听课了。

     平安无事的过了三节课,到了大课间时间,猴子过来跟我说:“走,去四班一趟。”

     “去干嘛?”我问道。猴子笑了笑,说:“去跟严白羽道个谢,毕竟昨天是人家帮了我们。”

     大宝一下课就跑去厕所抽烟了,所以只有我和猴子两个人来到了四班,一进教室,屋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学生坐在座位上一边摇着折扇一边读书,正是严白羽无疑。

     猴子来到严白羽面前,客客气气的说:“严哥,昨晚上多亏你出手,谢谢。”严白羽头都没抬,淡淡的说:“不用了,我是看在彤彤的面子上才帮个忙而已。”

     这句话说得不冷不热,猴子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我赶忙开口说:“不管是看在谁的面子上,你还是帮了我们,这个情我们一定会还的。”

     严白羽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我,带着玩味的说:“还我的人情?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刚要说话,猴子拦了一下我,面无表情的说:“严哥,我们哥三现在确实碰上点麻烦,可是就凭那群瘪三,我们还没放在眼里。”

     猴子这句话说的有些搓火的意思,我正担心严白羽会发飙,严白羽却丝毫没有翻脸的意思,反而笑了起来,指着面前的凳子说:“有点意思,坐下说。”

     我和猴子一坐下,严白羽眯缝着眼,将手中的折扇合上,说:“你们可知道这市高的老大是谁?”猴子没说话,我试探性的说:“韩正?”

     严白羽双手抱胸,点了点头说:“那你们知道这市高里的皮子是怎么分的阶级?”

     学校里的皮子还有阶级?这可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我之前一直以为学校里的皮子跟外面的混混一样都是手下带着一帮兄弟,看不顺眼就打,谁打赢了就是谁说的算。

     猴子这会儿终于憋不住了,开口说:“我们都不是本区的学生,还请严哥赐教。”

     严白羽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又清了清嗓子,才说道:“市高的老大是高三的韩正无疑,除了韩正之外,市高里的皮子等级非常森严,韩正手下的九个兄弟三三一组,分别控制从高一到高三三个年组所有的皮子。”

     “那彭斌也是?”我问道。严白羽冷哼一声,不屑的说:“他算个屁!不过他大哥李正阳是分管高一的三个老大之一,你们跟他做了仇,李正阳是肯定不会不插手的。”

     我心里猛地一沉,暗道完了,一个彭斌我们已经干不过了,再加上他大哥,恐怕我们高中三年都别想安稳了。猴子在我旁边脸阴的像是要滴出水来,我估计此时他心里肯定也犯了愁。

     “不过如果我能罩着你们的话,别说是李正阳,就算是整个高一,你们也能占个一席之地。”就在我和猴子沉默不语的时候,严白羽忽然一字一句的说。

     我先是一阵狂喜,但是马上又犯了嘀咕,这个严白羽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罩着我们?难道就凭彤彤的面子?

     严白羽好像看穿了我内心的想法,用手拄着额头,缓缓的说:“不光是看在彤彤的面子上,其实是我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

     我有些奇怪,却又不好直接说出来,只能说:“你先说来听听,只要我们能帮上的,一定义不容辞。”猴子也点头表示愿意帮忙。

     严白羽嘴刚一动,还没等说话,外面的走廊突然乱了起来!只听有人大喊道:“有人在厕所被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