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拉起一支队伍
    我迫不及待的追问:“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严白羽往后一靠,闭上眼睛,微微晃着头说:“山人自有妙计。”

     “你快别卖关子拉!赶紧说!”夏甜甜一把拽住严白羽的耳朵,一只手掐腰,一边笑着一边说。“诶诶诶!疼!快松开!”严白羽一下子坐了起来,疼的龇牙咧嘴的说道。

     “甜甜,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就不能淑女点,照人家彤彤学学,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怎么差距这么大呢!”严白羽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嘟嘟囔囔的说。

     夏甜甜坐在我旁边,两个眼睛笑的弯成了月牙一样,催促道:“快说,快说”

     严白羽整理了一下衣服,换回了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轻咳了一下后缓缓的说道:“这三天内你们绝对是安全的,接下来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的拉起一支队伍,光靠你们三个这事是铁定成不了的。”

     严白羽一说完,猴子先叹了口气,紧接着说:“这个事情我也早就想过,可是以我们几个现在在班里的情况哪有人敢帮我们,我们三个都不是本区的学生,也没有什么兄弟,想搞出一队人马那有那么容易。”

     “猴子说的有道理,从这两天我们班里同学的表现来看,指望他们绝对是没戏了。”我说。严白羽摇了摇折扇,淡定的说:“所以我才说山人自有妙计吗,你们记住,三天后晚上放学,你们提前在学校对面的小胡同等好,我保证能给你们送来几个兄弟。”

     我和猴子面面相觑,这也太玄乎了,难不成他会撒豆成兵?怎么可能凭空给我们变出来几个兄弟?!

     “要我说费那事干吗,三天后不如我直接带人去灭了彭大嘴那个鸟人!”夏甜甜在我旁边挥舞着她那小粉拳愤愤不平的说。

     严白羽用折扇把夏甜甜的小拳头压下去,说道:“不行,你的那些人都是铁洋的兄弟,这彭大嘴好歹不说也是韩正底下兄弟的小弟,你这样贸然行事势必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我们就控制不了了。”

     “好,那我们就按你说的,三天之后按照计划行事。”我点了点头说道。严白羽满意的晃了晃脑袋。

     把计划定好之后,我和猴子便起身告辞,我刚走到门口,严白羽突然叫了我一下,我一回头,他看着我,饶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要想变强,别人能帮你的是有限的。”

     出了四班的教室,我发现我们班门口有一个人正往这边张望着什么,身影看上去十分熟悉,我试探着喊了一声:“林梓彤?”人影明显顿了一下,往前走了几步,我借着走廊的灯一看,还真是彤彤!

     猴子坏笑着推了我一把,说:“赶紧去吧,人家想必都等你半天了,可别辜负了人家一片心意。”“说,说不定他是在等我们俩呢。”我有些不好意思,结结巴巴的说。

     “得了吧,我可是有自知之明的人,我出去抽根烟,你快点啊。”说完,猴子便晃晃悠悠的出了教学楼。

     我快步走上前,彤彤先是一愣,又笑了笑说:“我等你好一会了,本来想进去的,看见你们在谈事情,就在外面等着了。”

     “走廊多冷啊,下次进去吧,你们三个都是好朋友,你又帮了我们这么多次。”我挠了挠头,有些拘谨的说。

     彤彤低着头搓弄了几下衣角,忽而抬起头来说:“张,张海洋,要不你们还是不要跟彭斌他们约架了,我,我有些担心。”说完,还有些脸红起来。

     看着她这幅可爱的模样,我突然心中生出想逗逗她的想法,便不以为意的说:“没事,猴子和大宝都是打架的老手,至于我吗。。。”

     “我就是担心你,你又不会打架,又。。”说道后面,彤彤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我笑了一下,发现她的鬓角有一缕头发从耳后垂了过来,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鬼使神差般的就伸出了手把帮她把那缕头发重新别回了耳后。

     彤彤“啊”了一声,身体如触电般躲了一下,气氛顿时有些变得有些尴尬,我的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只好背了过去。

     “内,内个,我先走了,你要小心。”说完,彤彤便快步走进了教室,圆润的脸蛋上那一抹绯红还没退去。

     我看着刚才帮她整理头发的那只手呆呆的出了神,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猴子突然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我一个激灵,才回过神来。

     “可以啊,老海,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撩妹高手啊!有空支援兄弟几招啊!”猴子调侃道。我连忙挥了挥手,说:“去去去,别捣乱。”

     猴子嘿嘿一笑,说:“得得得,我不打扰您对女神的回味了,不过咱点去看看大宝了,这小子还不知道咱们的计划呢。”我一拍脑门,说道:“对对对,这是大事,快,咱们现在就去。”

     说着话,我和猴子便出了教学楼又直奔学校的医务室。可我不知道的是,就在刚才我和彤彤说话的时候,在黑暗里一直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在恨恨的盯着我。

     到了医务室,因为已经很晚了,所以只有一个男校医在值班,问清楚之后我们又来到病房,发现大宝已经醒了过来,此时正坐在床上叼着跟牙签发愣。

     “卧槽!你们可算来了!猴子,快给我来根烟,憋死老子了!”大宝看见我们之后,激动的一口吐掉牙签,大声喊道。

     猴子回身把门关上,比了个嘘的手势,说:“你小点声,这他妈是医务室!”我搬了把凳子坐下,说:“怎么样,还行吗?”大宝接过猴子的烟猛吸了一口,一副销魂的表情说:“没事了!有烟抽就是掉块肉也爽!”

     一看他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就知道他肯定是没事了,要说人还是在年轻的时候恢复能力最强,打的头破血流的,睡上一觉第二天照样还能跟人接着干。

     “对了,你们后来怎么样了?”大宝又嘬了几口后,才想起来问道。猴子也点上一根,吸了一口后说:“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总之我们已经跟彭斌那伙人约架了,时间就定在三天之后。”

     大宝一听,激动的跟什么是的!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早就该跟那帮王八蛋定点了,妈个X的!敢偷袭老子!这次我非废了他们不可!”猴子怼了大宝一下,骂道:“小点声!你他娘的怕别人听不见是不是!”

     “哈哈,怕他个鸟蛋!三天之后我就让他们知道知道爷爷的厉害!”大宝一边笑,一边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想了想,对大宝说:“目前来看光凭我们三个是肯定不行的,按照严白羽帮我们策划的计划,三天之后我们能找到一些帮手,这样把握才大一些。”大宝一愣,随即拍了拍脑袋,不解的说:“哪来的帮手?就咱班那帮软蛋还能指的上?”

     “暂时也不要管那么多了,我相信严白羽,他既然说会有帮手,那就一定会有,接下来的几天里彭斌不会暗算我们,也正好抓紧时间咱们养好伤好好准备一下,一定要在三天后给他们致命一击!”我说道。

     就这样,我和猴子扶着大宝回了宿舍楼,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我们继续结伴去教室,虽然彭斌是肯定不会再找我们麻烦,但是保不齐杨宁那个混蛋会出什么幺蛾子。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们每天照常上课放学,一有时间就研究这场定点该怎么打。

     除此之外,就是我和彤彤的关系越来越近了,我们两个时不时的就会研究一下课业问题,他很惊讶原来我的学习成绩这么好,本来他还以为我也是个学习很差的问题学生。

     其实更惊讶的是我,这个姑娘简直是博古通今,什么都会,要是放在古代的话,绝对是什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我们两个聊天我总是被她聊到词穷,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用傻笑来搪塞过去。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三天,明天就是我们跟彭斌定点的时间。当天晚上放学后,按照严白羽的吩咐,我和猴子,大宝早早的就来到了学校对面的小胡同隐蔽起来。

     没过多一会,放学铃一响,学校里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涌出学生,正在我们三个不明所以的时候,小胡同里忽然进来了三,四个人,他们点起烟来一边吸着一边不停的向胡同口看。

     “大哥,那几个小子不会耍我们不来了吧?”一个染着黄毛的学生对一个长得瘦高的学生恭敬的说道。瘦高男生好像是这几个人里的扛头,他几口抽完香烟,用手捻灭烟头后冷冷的说:“接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就那几个废物,哼哼,等着吧,马上就该来了。”

     我们三个互相对视了一下,猴子小声的说了一句:“这群人是收保护费的!”

     收保护费这个事其实并不新鲜,别说在高中,就是初中乃至小学也是屡禁不止,我小时候就没少没被劫过,那时候都是高年级的抢低年级的,要是敢不给,免不了就是一顿暴打。

     难道严白羽说的帮手就是这几个收保护费的?这几个人看着就不面善,而且又不认识我们,怎么可能会帮我们。

     我正瞎琢磨着,猴子碰了我一下,我抬头一看,胡同里又进来了三个人,等他们一走进,我差点没忍住喊出来!

     那三个人居然是刘成,赵德林和孙金!

     啪!黄毛男上去就给了刘成一个嘴巴,骂道:“妈个X的!怎么这么晚才来!”刘成捂着脸,磕磕巴巴的说:“对,对不起,黄毛哥,今天老师压堂了。”

     “钱带来了吗!”瘦高男把黄毛男推开,冷冷的说。刘成嘚嘚瑟瑟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说:“烈哥,这,这是我们三个的。”

     瘦高男一把把钱抢过去,说:“不是说过了一个人五十吗,你们三个人拿五十来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恩?!”

     赵德林早就吓得和鹌鹑一样,此时缩着脖子,带着哭腔的说:“烈哥,我真的没钱了,不信你搜。”孙金也在一旁把口袋翻出来,结巴着说:“我,我也没有了,烈哥。”

     被叫做烈哥的瘦高男一招手,几个人就把刘成他们三个给围了起来,刘成两腿一抖,直接就跪了下去,恳求的说:“烈哥,我们真的没钱了,你就放过我们吧!”

     这一幕被我们看在眼里,大宝把牙咬的咔咔作响,愤怒的说:“这群人渣!”

     这时我一下子想起来严白羽的第二张纸条,赶紧掏出来一看,上面很醒目的只写着两个大字: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