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约架
    小花园里。

     “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猴子急迫的追问严白羽。严白羽打开折扇,一边摇一边气定神闲的说:“你这脑子可真是不开窍,我来问你,如果你是彭斌或者杨宁,现在最希望的事是什么?”

     猴子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严白羽“啪”的一下合上折扇,一脸嫌弃的说:“笨啊!当然是等你们自动上门啊!”

     “你的意思是这就是他们两个给我们下的套?就等着我们往里钻?”我思考了一下,半推半猜的说道。严白羽满意的点了点头,赞许的说:“你还不笨,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就不觉的这个事情很蹊跷?”

     “什么意思?”我和猴子异口同声的问道。严白羽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很正经的说:“你们想想,为什么你们前脚来我这,后脚你们那个卷毛兄弟就被堵在厕所里了。”

     这时夏甜甜在一旁一拍手掌,恍然大悟般说道:“说明彭大嘴他们派人监视了张海洋他们三个!”严白羽笑眯眯的说:“还是甜甜聪明,一点就透。”

     夏甜甜自豪的说:“那是,也不看本姑娘是什么智商,以为我像那些胸大无脑的女生一样吗!”说完,还故意挺了挺胸前的骄傲,直看得我脸都有些发红,彤彤也在一旁捂着嘴笑个不停。

     猴子此时已经陷入了沉思,确实,如果刚才这一番推论不错的话,那么我们三个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人家在暗,我们在明,只要他们高兴,随时都可以给我们来个“包圆”。

     “那张海洋他们几个岂不是是很危险?小白,你有什么办法帮帮他们吗?”笑完之后,彤彤又很担忧的说。这个姑娘从昨天开始就始终在不计回报的帮我们,现在还为我们向严白羽求计,一股暖流仿佛不停的在我心中流淌。

     严白羽托腮沉思了一会,说道:“恩。。办法倒不是没有,不过是风险和收益并存,就看他们三个敢不敢一搏了。”猴子一拍大腿,激动的说:“还有什么敢不敢的,都到了这个份上了!”

     “好!有胆识!这个计划要想成功其实并不难,要的就是你们必须点有勇气!”严白羽抚掌称赞道。“严哥,你快说吧,愿闻其详!”猴子急切的说。

     “恩,就一句话,你们下午就去找他们约架!”严白羽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说。

     约架,这个词我相信没有人会感到陌生,没错,其实顾名思义就是双方约好时间各自带上人一架定胜负,在我们这,也叫定点。

     严白羽一说完,我和猴子都愣在了当场,彤彤十分不理解的说:“现在让他们跟彭斌和杨宁约架,那不是羊入虎口吗!”夏甜甜也在一旁不停的说:“就是,就是,小白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你们两个懂什么,我自然不会疯到让他们去送死,我这么做就有我这么做的道理,只要他们胆气足,我担保他们安然无事!”严白羽摸着下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沉吟了一会,我开口笃定的说:“好!那我们下午就去约架!”猴子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我明白他肯定不能理解我突然那里来的勇气。

     “那就这么着,我准备了三个纸条,记住!一定要按照纸条上写的时间地点打开!”严白羽递给我三张叠好的纸条,再三叮嘱道。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放心吧!”

     说完之后,严白羽便带着夏甜甜和彤彤回了教学楼,彤彤回头冲我做了个可爱的表情,用口型说:“注意安全。”我微微一笑,算是做了回应。

     严白羽他们走了之后,我和猴子坐在花坛上看着操场,半天没有说话。“你。。”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怎么可能不怕,一个是欺负了我三年的人,一个是比他还厉害的皮子,呵呵,我怎么会不怕。”没等猴子问出来,我就说了出来。

     猴子有些迷惑,他不解的问:“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几只小鸟在头顶飞过,风吹的我头发微微飘动,我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无比坚定的说。

     “因为我不想再当一个不能保护朋友的弱者了。”

     猴子愣了愣,随即笑了一下,淡淡的说:“我又何尝不是。”

     “给我跟烟吧。”我深沉的说。

     猴子默默地从烟盒里拿出两颗烟放在嘴里点燃,深吸一口后,拿下一颗插在了我的嘴里。

     猛吸了一口,瞬间一股浓烈辛辣的感觉便充斥了我的胸膛,“咳!这东西可真他妈让人难受。”我剧烈的咳嗦了几下后抱怨的说。猴子吐了个眼圈,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可真是个傻子。”

     晚上放学后,猴子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走,去找他们!”我揣好严白羽的纸条后说:“去哪找他们?”猴子嘿嘿一笑,神秘的说:“这个时间当然是去大旱厕所找他们。”

     市高里除了教学楼内的厕所之外,在操场的边缘还有一个很大的旱厕,由于距离教学区比较远,所以很少有老师会去那里抓人,而那里也自然成了烟民们每天晚上放学和晚自习之间那段休息时间的聚集地。

     顶着夜幕,我和猴子来到了大旱厕,现在放学已经有一会了,所以里面早已经烟雾缭绕的,我刚一进去,里面抽烟的看我们进来了,先是都一愣,随即就继续抽烟打屁,全然没受影响,有人小声的骂了一句:“艹!我他妈还以为政教的呢,把烟都扔了!”

     就在这时,我在角落里发现了彭斌和杨宁,他们俩此时正在和几个兄弟吞云吐雾,好像在说些什么很高兴的事,时不时还会大笑几声。

     “猴子,他们在那。”我拉了猴子一下,指着角落说。猴子微微的眯着眼,很沉稳的说:“一会儿你只管放胆下战书,有什么场面我给你顶着!”

     “你们两个混账王八蛋怎么躲到这来了!”猴子对着杨宁和彭斌大声喝道。

     杨宁和彭斌先是一怔,发现是我们俩之后,立马变成了一副凶恶的嘴脸,彭斌冷笑了一下,阴森森的说:“我没去找你们,你们俩倒是送上门来了!怎么着?!苦头吃的还不够?!”

     我几步上前站定,稳定了一下心神后,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们是来约架的!”这几个字我说的声音不大,可是附近正在吸烟的人也都听见了,一听有认约架,他们立马兴致勃勃的呼朋唤友过来看热闹。

     彭斌和杨宁互相看了一下,半天没反应过来,就在我要继续说话的时候,他们两个突然大笑起来,特别是彭斌,笑的直抱肚子,就差没把眼泪笑下来了。

     “笑你妈个X!”猴子怒骂了一声。彭斌一手捂着墙,一边笑一边难以置信的说:“我没听错吧!就你们三个这废物组合,要跟我们约架?!”

     “我看肯定是这两天我们把他们打傻了,所以才跑到这来找死,哈哈!”杨宁也一边笑着一边说。

     我急得手心里直冒汗,这气势已经完全被压制住了,要是再不说点挽回气势的话,我和猴子真要被当成两个逗逼了。

     突然!我一下子想起来严白羽给我的三张字条,有一个上面就写着“约架时开”!我赶紧掏出来,趁没人注意打开一看,顿时心凉了半截。

     “笑个JB笑,你俩家里有人出事了?笑的这么开心!”我对着杨宁和彭斌骂道。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大旱厕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朝我们看了过来,不到两秒钟,大旱厕里一下子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笑声!

     你们一定好奇我为什么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其实我也不想,但是严白羽的字条上清清楚楚的只写了三个字:激怒他。

     虽然我不知道严白羽的用意是为何,但是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也别无选择,只能照做。

     “你他妈说什么?!艹你吗的!”彭斌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恶狠狠的骂道!杨宁也在一旁暴跳如雷的大骂:“张海洋,你吗的!你是不是他妈的不想活了!”

     猴子这时挡在我身前,指着杨宁和彭斌厉声喝道:“我们今天是来约架的,有本事三天后大坝上见真章!别他妈在这充大辈!”

     彭斌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比哭还难看的笑着说:“嘿嘿,好!我就让你们死的心服口服,三天后,如果你们不敢来,就他妈别怪我了!走!”杨宁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还故意的撞了我一下。

     我松了一口紧绷的气,心有余悸的说:“太悬了!我刚才真怕他们在这就动手!”猴子点上根烟,吸了口后问我:“你刚才为什么要故意激怒他们?”我把严白羽的纸条拿给猴子,猴子看完后也表示大为不解。

     我们两个从大旱厕出来又直接来到四班的教室,这会儿已经是晚自习时间,但是教室里只有三分之二的学生在,这是因为学校规定不住校的学生是不需要上晚自习的。

     “你们来啦!”夏甜甜一看见我和猴子,欢快的跑到我们跟前,拽着我们两个,把我们带到严白羽面前。

     “怎么样?”严白羽一边喝水,一边问道,虽是询问,但是他的语气中却似乎有着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我点了点头,说:“时间定在了三天后,都是按照中午咱们商量好的。”

     严白羽把弄着手中的折扇,说:“好,接下来可以进行第二步了。”这当口,猴子突然开口说:“你为什么让海洋激怒他们,如果他们当时在大旱厕里动手,岂不是害了我们两个?”

     这个问题也正是我想问的,不过因为严白羽一直是在帮我们,所以我不大好意思质疑他。

     “彭大嘴那种轻狂自大的性格,如果我不让你们激怒他,他怎么可能答应和你们约架,只有他答应了和你们约架,你们才是安全的,因为他是个极要面子的人,绝对不可能在答应了和你们约架之后再动手打你们。”严白羽胸有成竹的解释道。

     这一下直接把我和猴子给镇住了!这家伙也太厉害了!他完全不露面,却实实在在的把彭斌给算死了!所有的环节被他推断的一丝不差!

     我咽了口口水,不自然的说:“那你让我们定在三天后又是为什么?”

     严白羽淡淡一笑,不可捉摸的说:“就是为了第二步计划的实施争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