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废物组合
    这场围殴在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后,彭斌和杨宁一干人终于停了手,杨宁蹲下来用讥讽的眼神看着我,说:“小X,以为有人给你出头你就翻身了?!你他妈倒是还手啊!你不是牛X嘛?!一个死酒鬼和傻娘们生的儿子,能他妈有什么能耐!呸!”

     杨宁一口吐沫吐在了我的脸上,这一刻,我积攒了多年的怨气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我暴吼了一声,拼了命从地上跳起来狠狠的一拳砸到了杨宁的脸上!

     这一刹那我完全已经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不停的向杨宁的脸上挥动拳头!一下,两下,三下。。。

     我从小到大没有过朋友,不敢喜欢女孩子,而来到市高短短的半天,遇到了为我出头的猴子和大宝,还有心底善良,温柔可人的林梓彤,这一切的一切本该是那样的美好,却都被杨宁毁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我此时犹如一头疯了般的野兽一样,直到有人把我拉开,我依然疯狂的叫喊着:“我他妈打死你!我他妈打死你!”

     杨宁从地上站起来,满脸的鲜血,面目更加狰狞,他咆哮着:“把他给我打到他妈都不认识他!”我心里一沉,完了,没想到我第一天到市高就要去医院报道了,可是我不后悔,这是我第一次反抗,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要抗争!我不愿意再这样遭受欺辱!就算为了我喜欢的人和帮过我的人,我也要再一次站起来!

     “先撤,政教那边来人了,再不走一会儿就麻烦了,收拾他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彭斌小声的跟已经陷入暴走状态的杨宁说。也难怪,杨宁从来就没在这么多人面前吃过瘪,更何况这次还是吃了我这个他一直当做臭虫一样的人的瘪。

     杨宁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恶狠狠的说:“张海洋,你他妈等着!”说完,在几个人的搀扶下,便跟着彭斌出了教室。

     我瞬间感觉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特别是后背和大腿,好像骨头都断了。猴子也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大宝却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们两个伤的比我重,特别是猴子,满脸的血,看上去非常渗人。

     忍着剧痛晃晃悠悠的走到他们俩跟前,说:“怎么样,有事吗?侯伟,你还行吗?”猴子摇了摇头,说:“小事,这他妈算轻的了。”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大宝忽然坐了起来,哈哈大笑。

     我心道不好!是不是刚才被打到头了?!猴子也一脸奇怪的看着大宝,大宝啐了一口血沫子,拍了我肩膀一下兴奋的说:“行啊!你小子够牛逼啊!我没想到你还真敢还手,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你小子还算是个带把的!”

     “别取笑我了,还连累你们一起挨了揍,对不起。”我苦笑了一下带着歉疚说。“诶!男人吗,一起挨打的才叫哥们!”大宝摆摆手,笑着说。

     这时,彤彤从外面焦急的跑进来,一看见我的狼狈样子和满身的伤,担忧的说:“怎么回事啊!彭斌他们怎么这样!”我一见彤彤,立刻强壮出一副没事的样子,说:“没事,没事,对了,政教的是你叫来的吗?”

     彤彤看了看我们,说:“恩,我一看情况不对,就赶紧下楼去叫人了,他们现在去追彭斌那群人了,估计一会就过来了。”猴子在一旁点了点头说:“还是林梓彤聪明,不然咱三今个非栽在这不可。”

     我偷偷的看了眼彤彤,她原本雪白的脸庞此时变得红红的,胸口也微微起伏着,肯定是见我们被打,所以才急着跑到政教处的。

     “行了,此地不宜久留,这才开学第一天,一会儿政教的过来不好解释,咱们先撤,林梓彤,麻烦一会儿你应付一下政教的人。”猴子说道。

     彤彤点了点头说:“那你们自己注意安全,下午先躲一躲,我怕彭斌他们还会找你们麻烦。”我说好,然后便和猴子,大宝互相扶着离开了教室。

     学校的花坛边上,猴子查看了一下我们的伤势,说:“没什么大碍,都是皮外伤,擦点红花油就好了。”大宝从兜里掏出一盒皱皱巴巴的烟,叼出一根,打火,点燃,深吸一口,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把我在边上都看傻了。

     “来一根?”大宝见我这幅样子,便从盒里抖出一根烟递给我。我连忙摆手,惊愕的说:“我不抽,你们居然敢抽烟?!”这在我的认知里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猴子把烟接过来,点着之后像看火星人似的看着我,说:“别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都他妈快二十的人了,抽根烟怎么了。”看着他们俩完全不在意的样子,我摇了摇头还是表示接受不了。

     “说点正经的吧,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虽然我不知道你跟那个杨宁之前有什么仇,但是他现在跟彭斌搅合在一起,那就不好对付了。”猴子吐了口眼圈,严肃的说。

     我一愣,随即说道:“不知道,实在不行我就退学,我已经这样被他欺负了好几年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这话一说出来,猴子和大宝都瞪大了眼睛,特别是大宝,连烟都掉在了地上,吃惊的说:“我靠!好几年了!兄弟你是忍者神龟变的吧!这也能忍?!”

     大宝一下子戳到了我的痛处,我低头默不作声,猴子见状,推了大宝一下责备的说:“你别说话,抽烟还堵不上你嘴。”

     “他就那个死德性,不过没什么坏心眼,你甭搭理他。”猴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苦笑了一下说:“没关系,他说得对,我他妈就是个忍者神龟,还是个大号的忍者神龟!”

     猴子叹了口气,把烟头摁灭,说:“你也不用这样,我实话跟你说,我和大宝原来也是被人欺负的,我们本来都是三中的,直到后来有一次因为实在忍受不了,我们两个把人打成了重伤,家里赔了一大笔钱,又转学到了二中这才了事。”

     我听猴子说完之后吃惊不已,我本以为像猴子和大宝这样有胆量又正义感爆棚的人应该都是混得不错的,结果没想到跟我一样,也是被欺负的角色,不同的是,他们敢于反抗。

     “说真的,逃避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那个杨宁既然能从你初中追到高中,摆明了就是要让你永远不能翻身,就算你躲到那,他都不会放过你的。”猴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其实我心里又何尝不明白,可是我又能怎么样?难道跟杨宁斗?我凭什么?

     大宝这时大大咧咧的说:“那孙子也是够他妈嚣张了,要我说老张你要是个爷们,咱们三就联合起来,收拾丫一顿!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我先是一怔,随后自言自语的嘀咕:“我真的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

     肩头一沉,我感觉到一只有力的手重重的搭在了上面,抬头一看,猴子一脸笑容的看着我,缓缓的开口说:“没问题的,咱们现在是朋友了,有事一起扛。”

     朋友,曾经离我多么遥远的一个词汇,那是我从来都不敢奢望有的东西,而此时此刻,猴子和大宝就站在我面前,眼神坚定,充满着信任,原来这就是有朋友的感觉吗。。。

     我笑了笑,是啊,有朋友为什么还要怕呢?人就是这样,有时候可能只是一个眼神,或者是一个动作,便可以推心置腹。

     “好!我们就一起给他点颜色瞧瞧!”我扬起了拳头,坚定的说道。

     “这就对了,来,抽烟抽烟!哈哈!”多年之后,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日子,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三个少年从此生死与共,肝胆相照,最后却死的死,走的走。。。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们三个回到教室发现所有人都异常的平静,就仿佛中午的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我环顾了一圈,杨宁和彭斌此时都坐在教室里,他们两个根本就不看我们,就好像我们是不存在的一样,这样倒显得气氛更加诡异起来。

     我身上的伤疼得我直倒吸凉气,其实也正常,我从前根本就没跟人动过手,可是今天一天却连续挨了好几次打,实在是有些熬不住了。

     忽然,我前边的男生递了一瓶红花油到我的桌上,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却看见彤彤正回头看着我,手指着我手里的红花油,我忙低头一看,瓶身的包装上用很漂亮的钢笔字写着:林梓彤赠。

     我再一抬头,彤彤对我笑了笑,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我顿时犹如浴火重生了一般!连身上的伤都不觉得疼了!

     “诶,海洋,中午不好意思啊,实在对不起。”就在这时,我旁边的刘成碰了碰我,小声的说。我挠了挠头,不解的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刘成一脸愧疚,不好意思的说:“中午不是我们哥三不帮你们,只是。。。”刘成这么一说我立马明白了过来,原来他是在为了中午没有帮我们而道歉。他这么一说,我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他们跟我们非亲非故,其实不帮也是在情在理的,更何况彭斌的势力这么大,人家也点为自己的安全考虑。

     “没事的,都是同学,倒什么歉。”我连忙说道。刘成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便不再说话了。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放学的时间,最后一节是李沐阳的课,我这个小娘们上完课后便扭扭达达的出了教室,她前脚刚一走,杨宁站起来把教室的门一插,表情阴冷的喝道:“各位同学们,抱歉耽误大家一点时间,我和彭斌今天晚上有点私事要跟咱们班后面那三个废物解决一下。”

     “我X你吗的!你骂谁废物呢!”大宝“噌”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杨宁骂道。彭斌这时也站了起来,他阴笑着说:“我说高得宝,我他妈听说过捡破烂的,还没听说过有捡骂的,怎么着,你也承认你自己是废物了?”

     大宝刚要还嘴,猴子一把拦住大宝,面无表情的对杨宁和彭斌说道:“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意思,直说吧,要打,我们哥三奉陪。”

     猴子一说完,杨宁和彭斌一对视,噗嗤一声乐了出来,一边笑一边说:“我曹!笑死老子了,一个软蛋,两个逗逼,这可真他妈是个废物组合,哈哈!”

     “笑你妈个X”我咬着牙,大声的骂了一句。杨宁一愣,他怎么也想不到我居然敢骂他,其实我自己骂出口之后也惊了一下,毕竟以前只有他骂我的份。

     “我X你大爷,给我干死他们!”杨宁愤怒的喊道!紧接着,教室里一下子站起了十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