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最悲惨的人生
    人生往往是复杂的,使复杂的人生简单化除了暴力之外就别无他法。—芥川龙之介

     在我的印象里,我爸从来没清醒过,他永远都是满眼血红,一身酒气,拎着酒瓶子满嘴脏话的样子。

     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喝多了之后跑到我们学校大闹一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我的书全部撕碎,嘴里骂着念他妈什么书,只会浪费钱,然后醉醺醺的离开。

     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学校组织看电影,每个人要交5块钱,那天中午我回家之后发现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只好留了张字条从他兜里拿出5块钱再去上学,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下午他就去了学校,当着班里所有人的面扇了我两个耳光,骂我偷他的钱!

     至于我母亲,虽然她心疼我,可也无能无力,她每一次的苦苦哀求换来的只能是我爸的毒打。正是因为成长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所以才造成了我逆来顺受,懦弱的性格。

     我从小到就没有硬气过一次,受欺负,吃亏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有人想捡个软柿子捏,我一定是不二选择。

     因为我爸,我在班里无疑就是个笑话,不管男生女生,根本没人看得起我,这种情况直到我初中的时候也依然没有任何改观。

     我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每次考试都能在班里名列前茅,可这也根本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好处,。

     我们初中时候的班主任是教英语的,毕业就分配到了我们学校,来的时候也就二十出头,我第一次见她来班里的时候,她居然是穿着短裤黑丝来上课的!因为她长的还挺漂亮,身材也很惹火,所以一下子就把我班这群男生的眼睛给看直了!

     不出我所料,很快的她就跟我们班里的男女生打成了一片,当然,除了我以外。她只对家里给她送礼的学生好,至于没送过的,对不起,靠边站。以我家的条件自然是不会送礼的,而且他听了班上同学说过我爸之后,就更是没正眼瞧过我。

     那时候我们班有个叫杨宁的男生,他不是什么班干部,却在我班有着至高无上的发言权,没错,你们猜对了,他是个小皮子。

     我上学那会儿外面混社会的叫棍,学校里面混的叫皮子,就是痞子的谐音,也就是地痞流氓的意思。那会每个学校,乃至班级都有不少这样的皮子,我们学校当然也不例外。杨宁就是我们班的皮子,也是我们班所有皮子的老大。

     别以为学校就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神圣场所,往往一个社会中最肮脏的事情就发生在学校里。

     他那会是跟我们班主任走的最近的,两个人总是厮混在一起,不管杨宁多闹腾,班主任从来都不管,相反还总是笑嘻嘻的跟他打打闹闹。

     有人谣传说看她那骚劲,说不定杨宁早就把她给“办”了,但是我还真从来没信过,毕竟那会儿也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拎着把凳子出去干仗常见,但是床上动真格的我还真没听说有多少。

     杨宁家里有钱,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所以也有人谣传说他老爸给我们班主任送了不少礼,名牌表啊,名牌包啊,都是趁人不注意,直接扔到我们班主任车里,具体也没人真看见过,反正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

     初中那会只要一上课间操,做到下蹲动作的时候,我总会毫无防备的狠狠挨上一脚,然后在上千人面前表演个标准的狗吃屎,这时后面就会响起一阵刺耳的嘲笑声,就仿佛在说:“你看他,好像一条狗诶。”不用问,这肯定是杨宁干的。

     杨宁每天的乐趣就是以欺负我为主,没事过来给我两脚那只能说明他今天心情好,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般是直接叫几个跟班的把我带到厕所里,几个人在地上的不明液体里踩几脚后恶狠狠的踹我一顿。

     自习的时候班里只要一乱起来,明明所有人都在说话,他却总是来到我身后,一巴掌“啪”的拍在我的后脑勺上,然后嬉皮笑脸的说:“傻X,别他妈说话了。”很惭愧,别说还手,我连还嘴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我一旦挨了揍,我爸就会被叫到学校,我不想在被打了之后还要丢脸。

     我被这种黑暗的日子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后来根本就麻木了,他们要打就打,我只求别把我的校服弄脏,只是因为回家我妈还要给我洗。我想过去死,甚至是杀了杨宁之后再自杀!可是真要下手的时候,每次都放弃了。

     后来我知道了,这种状态叫想死却又不敢。是的,我不敢,我不敢想象我杀了人之后再自杀我那苦命的老妈会不会疯掉。。。

     我从来就不敢奢望这种日子会有任何改观,更不敢想自己可以像杨宁他们一样,让人仰视,让人不敢跟你大声说话,那对我来说简直就像梦一样。

     初中三年就这么咬着牙挺了下来,直到中考结束后的那一天,我收到了市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才如释重负,我似乎真的要逃离这个魔窟了,我似乎真的要走向光明的生活了!我差点没有激动的流下热泪!

     但那时的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根本就只是噩梦的开始。。。

     暑假的两个多月一转眼就过去了,到了开学的日子,我背上我妈给我收拾好的行李直奔市重点高中而去,因为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是一个小城市,只有两区两县,我们家是在其中一座县城,而重点高中则是在市重点区,所以必须要住校。

     一路上我犹如被释放的死刑犯一般大口的贪婪的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从此我的生活中将不再有欺辱!不再有讥讽和嘲笑!也没有一个像恶魔般的酒鬼老爸!我将要开始新的生活!那是属于我的生活!

     到了点高的校园,我先去办理了入学的手续,然后去拿了宿舍的钥匙,回到宿舍收拾好床铺后便直奔新的班级而去,高一三班!这就是我新的班级!

     到了班级门口,已经有很多人在三一群,俩一伙的攀谈着,这样的一般初中时就是一个学校的,所以到了点高之后看到熟人才会分外亲切,所有人看起来都是一副好学生的模样,当然,也不乏有一些染着黄毛,穿着瘦腿裤子,嘴里叼着根烟的小皮子。

     肯定是走后门进来的,我心里将他们鄙夷了一番之后,瞬间被靠在班级门口的一个女生吸引了过去。

     她留着荷叶头,精美得若人工精心雕琢而成的完美五官,柳眉翘鼻,嫣红的樱桃小嘴,就那么倚着门靠在那,远远一看,仿佛一朵出水芙蓉一般,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美感。

     我呆呆的看着她出了神,而她自始至终也没有向我的方向看过来一眼,也是,像我这种看起来就很屌丝的人,怎么可能会得到这种级别女神的关注,能有幸跟她在同一个班级就已经是荣幸了,可能我这就是标准的屌丝心态。

     然而好景不长,我还没回过神来,突然头上一疼!我一个激灵,马上反应过来是有人在拽我的头发,初中的时候杨宁就没少这么干,这感觉太熟悉了。

     我疼得龇牙咧嘴的,刚一回头,一个染着红毛,留着非主流头型,穿着一身白的学生拽着我的头发恶狠狠的说:“小傻X,看他妈什么看!那他妈也是你看的吗?!”

     说着松开我的头发,猛的一脚把我踹倒在地!这一下四周的学生们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开学头一天就有打架看,他们表现出非常兴奋的样子!看着躺在地上的我不停的指指点点。

     看着四周人们嘲笑的表情,我用力的握紧拳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这是我的新班级,我对他充满着无限美好的幻想,甚至还觉得这里就是我的天堂,可这一脚,却好像结结实实的把我的幻想给踢碎了。

     “小X,还他妈哭上了,你是不是老爷们啊,可真是个软蛋,就你这孙子样还偷看我们班的班花?!呦!这小脸,还他妈挺白净的哈!老子他妈最烦的就是小白脸!”红毛男把我拽起来,一边拍着我的脸一边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紧咬着双唇,心中无数次想扬起拳头狠狠的在他那张臭脸上揍上一拳!咬了咬牙,我还是垂下双手,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有错,我再次屈服了,我不想开学第一天就给家里添麻烦,一想起我妈每次到学校跟老师苦苦哀求的样子我就心里一痛。

     “彭斌!你干什么呢!快把他放下来!你再这样我就去叫政教了!”忽然,一个清丽的声音响起,我赶紧顺着声音看去,顿时内心就犹如死灰一般,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刚才靠在班级门口的美女。

     “彤彤,你怎么来了,这小子刚才偷看你,我在教训他!”红毛男先是诧异了一下,随后换上一幅大义凛然的模样。

     被叫做彤彤的美女一把打在红毛男的胳膊上,虽然没使什么力,红毛男还是嗖的一下子就把我松开了。“你为什么欺负她?!”彤彤质问红毛男。

     红毛男讪笑了一下,说:“彤彤你误会了,刚才他在偷看你,我帮你教训教训他!”彤彤回头看了我一眼,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我也怪不好意思的,只好把头扭到一边。

     “那也用不着你管!”彤彤对着红毛男喊道。这时红毛男身边的一个黑黑壮壮的学生贱笑着上前说:“大嫂,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斌哥这是怕你有危险啊。”

     彭斌赶紧连连点头,末了还赞许的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跟班,那意思就是你小子还挺有眼力见。这会彤彤的脸突然冷了下来,她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说:“彭斌,我警告你,管好你的人,别随便乱说话!”

     红毛男彭斌在彤彤这碰了一鼻子灰,一看也没法再继续了,便只好带着他的几个手下去一边的男厕所抽烟了。我一看他们走了,连忙转身也想马上离开这个让我丢进脸面的地方,可一只雪白而又柔软的手一下子拉住了我。

     “你怎么样?没伤到那吧!”那手的主人正是彤彤,此时她正略带担忧的看着我,那张精致的容颜离我如此之近,让我一下子看的痴了,先是机械般的点了点头,又赶紧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

     “噗嗤”彤彤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那笑容犹如绽放的百合,真是让人无法自拔。“我叫林梓彤,你也是三班的吧,你叫什么?”彤彤一边笑着一边问我。

     我收起一副猪哥像,磕磕巴巴的说:“对,对,我叫张,张海洋。”“真是好名字,像大海一样心胸宽阔。”彤彤依旧笑颜如花的说。

     说完彤彤便蹦蹦哒哒的跑回了教室,我赶紧跟着她进去,顺势就在她旁边坐了下来,霎时间,我觉得无数怨毒的目光向我投射过来,不用想,我现在肯定已经成了全班男生的公敌了。

     这时,教室门一响,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我定睛一看,吃惊的差点没把下巴砸到脚上!进来的人居然是我初中时的班主任!那个小娘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就在这当口,我身后也响起了一个无比熟悉又阴毒的声音:“你挺滋润啊,张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