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回忆
    苏舒一觉醒来,看到身边的冷世伦,挪了挪自己的身体。

     “三哥,抱抱我。”

     “好。”

     “三哥,你当兵去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苏舒还是决定开口问问。

     “你准备好了,你要听这些?”冷世伦有下没下地抚摸着苏舒的臂膀。

     “嗯。”

     “你还记得你中途休业的事情?”

     “休业?我不是一直在北院研究生毕业吗?”

     “你没有算过,为什么你30岁才毕业,即便是念研究生也不用这么晚才毕业。”

     苏舒想起来了,自己在读研时自己已经28岁了。已经是班里最大的了。

     “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爸爸告诉我中间我生了场很严重的病,家里倾家荡产给我在国外治病了两年。”

     苏舒想,那时候家里是真心穷啊,父亲将公司抵给了银行贷了款,安排她和妈妈和妹妹去了M国,自己则留在国内。

     “那还记得自己生了什么病吗?”

     “不记得了,浑浑噩噩的,等我醒来回国时,我记得你是来找过我的,可是我当你是发小没在意你,后来你又不见了,我工作室出了问题,然后沈奇出现了,以结婚为由注资进来。虽然我和他是夫妻,可是不知为何我总是排斥,要不是发现他早已劈腿在国外娶妻生子,估计我还傻乎乎地就这么继续下去了。”

     “我去当兵的半年后,你就出事了,具体原因学校也查不来,只知道你在学校外的商店旁边出了车祸。”冷世伦回想起来仍有心悸,当时自己母亲打电话给他,务必要请假回来一趟。

     等他回来时,就看到重症监护室里插满管子的苏舒。

     后来苏舒醒了,可是却把他忘记了。

     心碎了一地,还在计划要不要重新再追一次,部队命令要出国去非洲维和,军人使命就是服从命令,一去就是好多年。

     等回来还没好好调查苏舒的情况,自己家里海外公司出了问题,又火速出了国。

     等再次回来,调查得知苏舒结婚又离婚,火速请母亲出马提亲。

     这一路回想过来,冷世伦都觉得好似惊险。

     “你的车祸是有预谋的。”冷世伦查过当年的事情,就跟上次的车祸是一样的,表面看起来查不出什么问题,实际这个可能是同一人多年后又制造了一场同样的车祸。

     “你再想想,我去当兵的半年期间,有没有其他人出现过,是男的。”

     “沈奇有追过我,我没答应。”苏舒想起来了,当时沈奇是来追求过,只是没当回事,就没在意。

     沈奇,看来他这个心智有问题的弟弟还真是出手了,记得小时候只要是他有的玩具,沈奇没有的话,沈奇都会把玩具销毁,让两人都没有。

     只是这个毛病他的母亲一直没有重视,要不也是沈奇这孩子从小到大隐藏得好。

     “谁会这么心计的害我呢?”

     “乖,不想了,再休息一下,等会儿天亮我喊你。”冷世伦拍了拍苏舒的肩膀。

     “好。”苏舒不多想,再休息休息,天亮好元气满满去订货会现场。

     看到身边的小妮子重新合眼休息,冷世伦起身捏了捏被角离开了卧室,有些事情他有点想不通。

     “陆思远,有些事情需要动用你的关系帮我查一下。”

     “呦,还有冷大公子搞不定的事情啊。”

     “少啰嗦,你帮我查一下沈奇这几年主要的活动轨迹。”

     “那不是你堂弟,你查他干什么,我可是要收天价费用的,你还不如自己去问。”陆思远乐了,这可是个好机会吶。

     “叫你查,你就查,怎么那么多废话呢,难道不想知道你的心头肉最近在干什么吗?”

     “你,好,我查。”

     陆思远的心头肉宋司音,又失踪了,关键是失踪之前去医院看了苏舒后,然后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抓蛇抓七寸,好歹我们是同学多年,我怎不知道你的弱点呢,冷世伦挂了电话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