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该来的还是会来(1)
    上天不给你的,无论十指怎样紧扣,仍然走漏;上天要给你的,无论过去怎么失手,都会拥有!

     苏舒还是没有准备以什么样的心态去见冷世伦的妈妈,虽然很早就认识也见过多次,那多次却以沈奇的妻子去见的。

     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全,始终还是有部分的记忆始终想不起来。

     冷世伦哼着小调从苏舒跟前走过,发现这妮子眼神似乎很空洞。

     “在想什么呢?”揉了揉苏舒的头发。

     “总觉得我还忘记些事情。怎么办?三哥。”

     “能想起来就想,想不起来咱也不强求,乖,吃早饭,吃完早饭我送你去上班。”

     “好。”

     清晨偶入自己脑海里画面,苏舒觉得特别眼熟,眼熟到里面一个人背影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背影到底是谁,为什么在我躺在血泊里的时候他转身走了呢?

     走在冷世伦后面,看着自己眼前的背影,突然和梦里的背影重叠了在一起。

     怎么如此之像,为什么,俨然没注意走在前面的男人停了下来,生生地撞上了一堵肉墙。

     “怎么啦,小舒,心不在焉的?”

     “没事,吃早饭吧,我没事。”

     冷世伦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小女子,想不通清早做运动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对劲了呢。

     为什么两个背影如此相像,还重叠在了一起。

     苏舒对着电脑里的订单排名表半天没有点鼠标,眼睛飘忽地看着百叶窗外,聚焦不到一个点,连金轩进来也没有反应过来。

     “苏姐,这个是销售整理出来的生产订单,我大致看了一下,按时间来看,我们的生产时间是足够的。”

     “嗯,好。”

     “苏姐,这个是已经是更改好的生产采购清单,我核对一下数据,没有问题。”

     “嗯,好。”

     “苏姐,你怎么啦?看你心不在焉的。”金轩发现了她老板一早上的不对劲。

     “没事,就是最近刚出院不久,订货会又如此成功,兴奋了没睡好。你去忙吧,告诉老叶,质量要把控好,采购顺序要安排好。”

     “好,那我先出去了。”

     金轩出去后,苏舒甩了甩自己的头,强迫自己进入到工作状态。

     批办复核会议,约见加工厂负责人,约见企划公司负责人,约见VIP客户王姐吃饭,一天充实地终于在晚上9点苏舒下班了,走到大门口看见门口停了辆车,站了个男人。

     “我打你电话怎么不接,今天很忙?”冷世伦自然揽过苏舒的肩膀,把苏舒抱在了怀里。

     “恩,有点忙,没顾得上接电话。”苏舒其实是不想接,因为怕接了就会脱口问今天她疑惑了一天的事情。

     “小舒,有心事,你可以跟我说的。”

     “三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问吧,走,先上车,我们先回家。”贴心的扣上安全带,启动汽车开向他们居住的小区。

     “三哥,那年我受伤,你是不是出现在事发地点了?”

     “你想起什么了?”

     “没具体想起什么,只是想起自己不停地流血然后向一个人求救,那个人却转身走了,我只记得他的背影。”

     “你发现那个背影跟我很像?”

     “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天,我妈说沈奇突然来家里拿走我了一件外套,而且是我在大学期间总是穿的外套。”

     “为什么?”

     “因为他想制造我撇下你不管的形象,唯一他没算计好的你竟然这么严重,严重到整整两年才恢复过来。”

     “三哥。”苏舒双手抱住冷世伦的左胳膊,“如果当时你在场就好了,我就不用流那么多血了。”

     苏舒记得自己似乎将自己身体里的血都换了个遍,当时失血量已经超过极限,要不是当时自己的爸爸不同意拔掉呼吸机,那么现在苏舒就是一堆冰冷的黄土了。

     冷世伦握住苏舒的手,紧紧地抓着不放手,“我回来了,就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都死过一次的人,就没必要再矫情了。

     “嗯,三哥,这个周末我们去看妈妈吧。”

     “好。”冷世伦激动了,刚刚这个小妮子说什么,回去看妈妈?激动的立马把车靠边停打了双闪。

     “小舒,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周末回去看看妈妈。”

     冷世伦激动地把苏舒抱在怀里,不停地轻吻苏舒的脸颊。

     “属狗的?”

     “嗯。”

     “开车回家,我饿了。”

     “我也饿了。”重重地吻了苏舒后,冷世伦满面春风的开车,时速提到了120码。

     怎么,我也饿了,这么带颜色呢?

     周末,阳光很明媚,冷世伦带着苏舒来到了几年前他买的别墅里渡过周末,苏舒由于昨晚冷世伦的疯狂运动,睡到日上三竿才慢慢醒过来,转头一看,这个始作俑者还在闭着眼睛睡觉,哼,你也有累的时候。

     苏舒看着这俊脸,情不自禁双手抚了上去。

     三哥,虽然还有记忆缺失,幸好你及时回来了。

     “你老公我很帅吧。”男子悠悠转醒。

     “嗯,很帅,帅瞎我了。”

     “再抱一会儿,我们明天周日去,新婚燕尔的,妈妈会理解的。”

     “什么?”等苏舒反应过来时,冷世伦又扑了过来。

     等两人出门觅食已经是日下三竿了,这荒山野林的,连饿了么都不愿意送来。

     “冷世伦,你能不能控制一点。”苏舒很生气,现在双腿还有点发颤,腰隐隐作痛,尤其不可描述的地方更是不舒服。

     “好,好,小舒,你别生气了,来笑一个,”冷世伦也想控制住,可是上瘾了怎么办,一到情深处自然忘记控制劲道和频率了。

     “哼!”

     “老婆,别生气了,乖,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我们回家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冷世伦准备当孙子,积极认错,不然说不准得睡一个月的沙发。

     “哼!”过于劳累,苏舒哼完没多久就睡着了。

     看着睡着的女子,冷世伦心理内疚了,好像是频率有点频繁了,刚想抚上苏舒的脸,看到前视镜里有辆大货车紧紧跟着,大的泥罐车,冷世伦感觉到一股危险从后面飘来。

     拨了个电话出去。

     “陆思远,我被人跟上了,在天山别墅路这边。”

     “你先不要加速,就当没发现,我的人10内分钟到。”天山别墅路,相对荒僻,即便陆思远调个直升机来也要花个10来分钟。

     等陆思远的人赶到时,却看到大泥罐车已经侧翻将一辆车压扁了,一车泥全部倒在了小车上,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车牌数字显露在外面。

     88,如此眼熟的数字让赶来的人心漏跳好几拍。

     “赶紧给老大打电话。”

     “老大,我们赶到时,车已经翻了,而且小车被掩埋在下面,车牌最后两个数字是88.”

     陆思远顿时突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好在只有几秒,“事故现场封锁起来,报警,把货车司机弄出来,先别弄死,安排人赶紧把小车弄出来,88不一定是冷世伦的,再安排几个人附近几公里找找。”

     陆思远安排完一切,立马扔下一屋子在开会的人,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电话又想了,以为是有新发现打电话过来了,接起来就问“有新发现?”

     “啊?”宋司音一头雾水,“陆思远,什么新发现?”

     百年难得主动联系他的心头肉,此刻打电话来,陆思远愣住了,“那个司音,我回头再打给你,冷世伦好像出事情了。”

     “出什么事情了。”宋司音听到凌乱的呼吸和飞奔的脚步声,一个多年只在她跟前凌乱的男子凌乱了,看来是出大事情了。

     “好,具体地址发我,我也赶过去。”

     等到陆思远宋司音前后脚赶到时,如此惨烈的车祸现场宋司音这辈子都忘记不了。

     不止是两辆车的问题,而是十多辆车撞在了一起,旁边躺了好多好心人救出来的受伤人员。

     陆思远发了疯往前跑,抓住一个男子的衣领,“四周都找过了,没有人。三公里内我们都排查过了。司机我们弄出来了,他没死,只是他什么都不说,就坐在那里。”

     陆思远上前就一脚踢了过去,“TMD,说,谁安排你的,说。”

     “陆总,泥沙清理干净了。”陆思远收回踢出去那一脚,“看好他,如果交警说要带走,你们就说我陆思远要这个人。”

     清理出来的车子已经严重挤压变形,如果里面有人,也已经挤成肉末了。

     泥罐车里是清沥泥浆,即便想看是否有血迹,也已经看不出来了。

     只是后座那熟悉不能在熟悉的人偶玩具,虽满身清沥,可是那狮子的造型,陆思远忘不了,那是大三冷世伦生日他送的生日礼物,而是以校花的名义送的生日礼物,陆思远身体晃了晃。

     老三,难道你真的死了?

     陆思远眼红着走向那司机,宋司音发现不对劲,立马上去抱住了陆思远。

     “思远,冷静。”

     “陆总,车里没有人。”消防兵撬开整个车顶后,发现里面没有人。

     “没有人?”陆思远瞪了瞪一言不发的司机,“小林,把他带回去,关在仓库,不要弄死他,也不要让他有自杀的机会,查一下他还有什么亲人,在工作的下岗,有公司的收购。”

     “方圆五里给我搜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每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天山别墅路是建在山上,两边都是没有开发的杂树林,野草丛生,本来就离市区太远不方便,他俩为什么要来这里住呢。

     宋司音看着眼前这个发号司令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刚刚认识他一般。

     “司音,你先帮我个忙,去趟冷家,帮我看看伯母,出这么大事,估计老太太有点受不了,而且冷氏集团估计明天估计会大乱。还有苏家,帮忙查查金轩的电话,让金轩过去看看。”

     “好,那你?”

     “我没事,我还需要去冷氏,有些事情处理。”陆思远转身喊了不远处的林强,“小林,把这一带10公里的监控都调出来。”

     冷世伦你千万不要死了,维和三年枪弹雨林你都没死,就这点车祸你还对付不了??

     宋司音飞的奔向冷家,果然冷母已经从新闻里得知儿子可能出事情了,木然地坐在沙发上没有了生机。

     另一边金轩看到88两个数字,已经熟悉不能在熟悉的包包,手里吃的面掉在了地上,第一反应立马打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不管拨几次都是这个回复,难道真的出事情了??

     刚想拎包出门,电话响了,以为是苏舒打来的,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是金轩吗?我是宋司音,你能帮忙去苏家看看吗?苏舒可能出事了,我怕两老瞎想,你去安慰安慰,就说车里没有人,还在找。”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出发,马上出发。”金轩赶紧出门拦车出发去苏家。

     难道上天不给你,再怎么抓紧还是会漏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