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千年铁树开花了
    “冷世伦,你现在这个表现实在不像个36岁的男人。”苏舒揶揄,既然摆脱不了,就让这座神一起帮她整理她需要整理的东西。

     “那我应该什么样的行为才像我这个年龄该有的行为?像这样?“冷世伦停下整理书籍的手,把苏舒堵到了墙角,”像这样?“冷世伦对着苏舒的嘴巴小啄了一口。

     天,冷世伦又理解错了,其实苏舒想表达的是,这个年龄的男人应该不会这么冲动。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饥渴?你的前几任都没满足过你吗?“苏舒说完这句话,知道自己嘴巴欠揍了。

     ”我只对你饥渴。“冷世伦反复亲吻苏舒的嘴,舌头撬开苏舒的牙关,越加深这个吻。双手不断在她腰的两侧抚摩,阵阵酥麻,让苏舒心底像猫挠似的,说不出什么滋味,只觉难耐得很。完全没注意到,冷世伦的手慢慢地上移,快接近她的胸部了。

     完了,完了,按自己对冷世伦亲她的配合度,苏舒想,今夜可能要失身了。

     放在沙发上手机在关键时刻响了起来。

     “电话,我的电话。”

     “一会儿就不响了。”冷世伦继续加深这个吻,他的双手已经探进苏舒的衣服里面,抚上胸前的两个肉团了,此刻正是最关键的时刻,苏舒也感觉到下身双腿之间有个热热的物体顶着。

     手机仍旧不停歇的响着。

     ”等等,估计是我爸打来的,如果再不接,不出半个小时他肯定出现在这里。“苏舒按住冷世伦不安分的手,费老大劲把男人推开,一看手机,果真是她那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亲爹。

     边整理被冷世伦推上去的衣服,边按了接听键。

     ”小舒,是不是冷世伦来接你了。“苏父按耐不住自己躁动的心,当冷世伦打电话跟他说,已经和苏舒领完结婚证了,准备让苏舒搬过去和自己一起住时,苏父觉得自己头顶的天空漂满了彩虹。

     ”爸,你的愿望实现了,难道你都不担心这几天你女儿发生了什么事情?“苏舒真地很生气。

     ”能有什么事情,冷世伦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即便要发生些什么事情,也是你这个年龄可以做的。“

     唉,真够通情达理啊。

     接完电话,苏舒心想,既然不排斥那就这样吧,她的人生已经折腾太多了,是该消停了。

     冷世伦把书打包好了,坐在沙发看着自己跟前正在神游的女人。

     小舒,你的过去我总是缺席,你的未来我将不在缺席。

     整理完所有要打包带走的行李,已经是晚上10点了,苏舒已经累的不想动了,虽然这个不是自己的房子,但是要搬的东西也太多了,想想自己之前的房子,苏舒又开始心酸了,记忆里好像是工作室出了什么问题,她把房子卖了才保住的。

     对,工作室,我不能躺着,想着还有几个细节没有处理完美,灵感又这么来了,苏舒立刻精神,对着同样躺在她旁边的冷世伦说,“冷世伦,麻烦你把我行李搬你家去,我还有点事情要回工作室。”

     对,就这么改,她也没多想,拿起包就想出门。

     “明天再处理不行吗?现在很晚了。”冷世伦走上前抱住苏舒。

     “明天就没有感觉了,刚想好要怎么改的。”哎,这个是做设计的通病,有时还半夜惊醒开车回工作室更改设计呢。

     “好吧,那我送你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冷世伦理解,毕竟自己有时也会有这个状态,工作生活两不分,甚至有时恨不得24小时都工作。尤其在冷氏集团海外分公司最困难的八年那个阶段。

     送到工作室,想想又不放心,冷世伦提出来要陪她,苏舒没拒绝。

     这一陪,陪到了天亮,冷世伦看着自己跟前红了眼睛精神却很亢奋的小妮子,决定先把她弄回家休息一下最好。

     “走,回去,休息了再来。”

     “没关系的,之前我还三天没睡觉都有过,今天这个是小CASE。”苏舒头也不抬地接了一句,手里的笔在不停的画。

     三天,真当自己是拼命三娘啊。

     “不行,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自己走跟我回去,一个是我扛你走,你选哪个?”

     “你,等会儿。”苏舒还是没抬头,正在对着电脑整理刚输入电脑的手绘稿。

     没等一会儿,电脑被人合上了,瞬间人也没被扛到沙发上,眼见这个男人又要亲上来了,苏舒赶紧妥协,推开男人起身,拿包快步走到门口。

     刚好见她的助理小渔来上班了,就喊了声:”小渔,帮姐把剩下没输入电脑的设计稿和图案手稿输进电脑。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好的。”看到办公室走出来的男人,小渔嘴巴张成了O型,天,什么情况,她家老板千年铁树终于开花了,可是五年了,终于看到一个男人从她老板办公室走出来了,其实男人客户很多的,只是让她老板脸红的男人,就只有今天这个。

     苏舒也不管了,赶紧走,不然更多的员工来,会更尴尬。

     冷世伦冲着小渔笑了笑,紧追随后。这个笑脸,小渔怎么就有一种我家娘子让你见笑的感觉。

     出了工作室,苏舒想起来了,今天约了模特公司去定货会场地预演走位。

     “冷世伦,今天早上我约了模特公司要去定货会场地。要不你送我去江陵路上的开元酒店吧。“

     冷世伦没有说话。

     ”要不,你实在不同意,你可以在那里等我,差不多2小时就能搞定的。“

     “小舒,你可以不必这么累的。”冷世伦看着很心疼,从去年年底回来时,已经知道苏舒工作起来是不要命的,要不是海外公司迟迟找不到可以顶替他的人,去年年底他就能回来,而不至于拖到快二月底才回来。

     冷世伦回国的路程也是艰辛,一开始,他母亲大人不同意,说是好不容易扶上正轨了,等真正稳定了再回来,冷世伦说,如果他再不回来,你的儿媳要跑了,才准许回来的。

     一看小妮子这么不要命的工作,他才求得苏伯父和他自己妈妈联合起来关了苏舒一个星期,其实也就是想让她好好休息,至于想跟她结婚也就是想让她不再受伤。

     虽然苏舒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情。可终究过去那伤疤如果被揭开,这个小妮子会承受不了。

     你最痛苦的那几年,我不在,而你选了最好的方式,就是忘了你曾经经历过的痛苦。

     最终妥协送苏舒去了开元酒店,拉着苏舒在车里亲昵了一会儿,才放苏舒走。

     刚要开车走,电话想响了。

     来电显示是:沈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