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猞猁
    风燕山中有一处四面环山的峡谷,谷中常年瘴气弥漫,人在谷外,看不见谷内的动静。

     瘴气有毒,毒性虽不强,却也能使常人头昏脑胀,上吐下泻,卧床一月有余的。更兼峡谷中猛兽成群,凶恶无比,非是凡人所能招惹。因此当年猎户盛行的时候也是绕着这峡谷走。

     扈都率领县兵清扫山脉盗匪之时,也命人以湿巾湿布裹头,进入其中探过。别说是盗匪,就是老猎户们口中的凶恶猛兽也一只未见。扈都暗忖此处环境恶劣,想必盗匪也不会在此处扎寨,便再没来过。

     那暗自逃走的盗匪头子狂奔了一路,一头冲进了瘴气之中,看上去完全不把这瘴气中的毒素当一回事。这也是自然,盗匪头子已入修行之门,体内灵气自会抗拒这天然的毒素,更重要的是瘴毒轻微,凡人都毒不死,又怎能毒到修士?

     冲进瘴气之中,盗匪头子并没有直线奔行,而是熟练的拐着莫名的路线,有时候向左跑几步,有时候向右跑几步,甚至有时候也会向峡谷外的方向奔行。看上去毫无规律,就像一个无头苍蝇,在这能见度非常低的瘴气中迷路一般。

     然而不消片刻,这盗匪头子便跑出了瘴气范围,入目所见的,与扈都的县兵却是大有不同!

     峡谷之中木寨林立,无数身形高大,手持利刃的悍匪行走其间,张狂笑骂,一片声嚣。木寨四周,数十头张牙舞爪,嘴中流津的野兽鹰视狼顾,竟是在给这些盗匪看家护院一般!

     “五当家回来了!五当家回来了!”有人看见盗匪头子,立即大笑道。

     “五当家这回杀的可痛快?可惜老子这次没赶得上,不然非宰了那些官兵给我家兄弟报仇!”

     “五当家,那个姓扈的大官可掉了脑袋?别说他跑了啊?我可是跟大麻子打赌了,您要是没能摘了那姓扈的狗娘养的脑袋,前两天抓来的小娘皮可就得让大麻子拔头筹!”

     “五当家······”

     一时间招呼声此起彼伏,言辞更是粗俗。

     众匪嬉笑怒骂,都已是当官兵有死无生了。这也是自然,寨中有贵人相助,就算那扈都是军中老兵,颇有些手段,在仙家手段面前,都只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

     五当家神色阴沉,没有一点欢喜。本来是手到擒来,眼见那姓扈的就要被一刀枭首,谁知半路杀出个愣头青,还是个修为不弱的修士,三两剑便将手下‘人奴’的脑袋摘了!

     五当家是谨慎的性子,见事有不谐,便趁机逃跑了。那小子修为不知多高,但绝对比自己这个半吊子高得多了。那些‘人奴’看上去很强,可实际上都是些劣等货,也就比自己稍强一点。围攻之下,也不知谁胜谁负。若是‘人奴’胜了,它们自会将那小子和姓扈的的人头带回来;若是败了,自己就是有先见之明,逃得一命。

     不过未战先逃,终归不好听。以前投靠牛三刀之前,他经常这么干,跟着他的老兄弟都知道。后来跟了牛三刀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能够修炼牛三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仙家秘籍!至此以后,鸟枪换炮的五当家就从没逃过了。

     可是这回一见那小子剑锋犀利,便又旧病复发,脚底抹油,跑了。这回还不知道寨里兄弟要怎么嘲笑他呢!

     “妈妈呸的!笑就笑,保住命最重要!”五当家心中骂了两句,也不管这些打招呼的兄弟们,一路跑向木寨深处。

     把一个外来修士进山的消息告诉老大,也算是功劳一件不是?

     另一边,燕云牵着老驴,一步一步攀山而行。

     进山之后,这山路就有些坡度了,老驴自己走还行,驮着燕云就力有不逮了。于是燕云只好牵着缰绳,与老驴同步而行,偶尔有陡峭的地方,还要拉驴兄一把。

     那县尉扈都大人谢过燕云之后,再三力邀燕云跟其一起回沛艽县城去。打得主意当然是希望燕云能够加入他的剿匪县兵里。而燕云对当兵没什么兴趣,委婉委婉再委婉的拒绝了扈都的邀请。扈都无奈之下,只得离去。

     离去之前,燕云还多嘴了一句,告诉扈都这些盗匪不简单,其中有修士存在。要是想要剿灭这伙盗匪的话,最好是请一些修真门派弟子相助才行。

     分开之后,燕云继续朝着山里行进。

     本来还想着看看能不能跟踪到那个盗匪头子逃走的踪迹,不过几分钟后燕云就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寻找人行过后留下的痕迹。就算是偶尔找到了,也不能分辨那到底是人迹,还是兽迹。

     “唉,我果然是个伪驴友啊。”燕云心中自嘲了一句。

     山林中多虫多蚊,尤其现在是夏季,蚊虫更是猖獗。燕云和老驴路过一些枝叶浓密的地方时,那些蚊子军团上下飞舞,看上去恐怖极了。

     好在这些蚊虫都是普通之物,不是修行的精兽,燕云微微散发一下灵气的威势,那些蚊虫就都不敢靠近了,简直比驱蚊香好用多了。

     山中景致大同小异,野猪狗獾,偶尔还有麝獐青羊。可惜燕云不会处理这些野味,不然倒可以打两只来尝尝。

     走了大约有两个时辰,燕云和老驴在一处溪流旁停了下来。

     山路难行,燕云还好,可是驴兄却耗力甚巨,嘴角已是有些白沫。于是正巧走到这条溪流后干脆停了下来,让驴兄歇歇,喝喝水,吃吃草。自己则是做到一颗树下,拿出一本书细细看起来。

     此处靠水,草叶非常茂盛,老驴吃的不亦乐乎。自从跟燕云上路之后,这一个月老驴几乎就没吃上一顿丰盛的大餐,这次倒是不错,老驴高兴的叫了两声。

     就在老驴不远处的一处灌木后,一双金色的眼睛正贪婪的盯着毫无防备的老驴。

     老驴仍旧恍然不觉,一点一点的顺着青草的长势靠近过去。老驴疲累之后胃口很好,不一会儿就离那灌木丛不到一丈了。

     那双金色的眼睛猛然一闪,此兽豁而扑出,锋利的牙齿瞬间咬中了老驴的脖子。两只前爪一只按着老驴的头,一只按着老驴前腿根部,昂头一撕,将老驴的脖肉咬下一大片来!

     老驴惊慌的痛嘶出声,轰然倒地,脖上鲜血喷溅,显然是伤了大动脉。

     那兽一边按着老驴的身躯,强大的力量压制着老驴,不让奋力挣扎的老驴挣脱,一边将到口的驴肉胡乱咀嚼两下,咽下肚子。与此同时,那双金色的眼睛还警惕地盯着燕云。

     燕云眉头一皱,连忙取出‘名火剑’,脚下【奔雷步】一踏,瞬间闪至老驴身边,一剑刺向那捕食的野兽。

     燕云剑快,那兽的动作却更快。燕云的剑才刺出一半,那兽便敏捷地像猫一般,眨眼间便跳出了六七丈远。待那兽身形落地,燕云的剑才完全刺出,击中一片空气。

     “好快!”燕云心道。此兽的速度虽还比不上暮成雪等筑基境修士,可是比起那魔族‘哥布林’也相差不远了。

     转眼看上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老驴,那伤口很大,燕云都能直接看见喉骨。那老驴的目光也是渐渐涣散,恐怕很快就要身死了。

     犹豫了两息,燕云还是翻手用了【桃】牌。将桃子直接握碎碾成汁,滴进老驴的嘴里。老驴的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然后将剩余的碎桃肉塞进老驴嘴中,让其自己吃下肚,燕云这才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野兽上。

     那兽动作像猫,形态上也与猫极是相似。不过要比猫大得多,倒是能比得上一只幼虎。此兽浑身灰黄色的毛发,尾巴短小,耳尖有黑领,这是···

     “猞猁?”燕云有些惊讶。猞猁这种生物似猫似虎,野生的确实很有攻击性,不过通常都是以鼠类、野兔为食,偶尔也攻击小野猪和小鹿。可是这老驴对它来说应该是大型动物了,它竟然也毫无顾忌的攻击?

     不过燕云随即想到这已经不是前世的世界,说不定这个仙侠世界的猞猁就是如此凶悍呢?因此不再多想,只持剑缓缓上前,欲惊退这只猞猁。

     猞猁四肢粗长,不输虎豹,微微弯下后腿,严阵以待,竟没有退却的意思。

     燕云眉头一挑,将自己的修为气势尽数放开了。没想到那猞猁双眼一眨未眨,身形也没有半分退却,似乎对燕云练气境第四重楼的修为不为所动。

     “有意思。”燕云忽然笑道。

     飞禽走兽皆有灵,燕云一露灵威,原本安静游荡的松鼠野兔、麝獐青羊尽皆四散而逃。可这猞猁却能势若亭渊、镇之以静,灵性非比寻常,让燕云很是喜爱。

     老驴虽好却不通灵性,若是能养一只猞猁,那真是再好不过。

     想及此处,燕云看着猞猁的眼光也是变得意境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