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此乃驱虎吞狼之计!
    寒冰小舟温度极低,就算这炎炎夏日也无法让其化出一滴水珠,反而是四周的温暖空气被寒气一冲,清凉的许多,燕云能感到皮肤上一阵阵湿润。

     纪溪亭向燕云解释道:“这是我们请寒山的独门飞行辅助术法‘云中飞舟’。实质上这术法介于术法与法宝之间,施展起来需要特殊的施法材料,不是我们这样的修士能够使用的。在山门中只有掌教真人和少数长老师伯们才会。”

     燕云点点头,实际上没听懂。

     纪溪亭不以为意,说道:“这‘云中飞舟’日行可达五千里,我们一日时间便可回到宗门。”

     燕云心中算了算,然后惊叹:“时速208公里,玛莎拉蒂啊?!而且它还不烧油!”

     燕云在这边胡思乱想,夜疏雨却已经坐进寒冰小舟,道:“快上船,不要耽误时间。”

     纪溪亭和小回舟也纷纷熟练的坐了上去。

     燕云见状有样学样,也跨坐进去,坐到纪溪亭对面,小回舟的旁边。

     四人都坐稳之后,纪溪亭印诀一捏,这‘云中飞舟’缓缓上升,不久便真的升到云中。

     “跟飞机比的话,这点速度也就能跟得上起飞的时候吧。”燕云思维又发散了一下,倒是这云中的景致并没有让他有多少惊讶,最多是有些新鲜感。毕竟以前坐飞机的时候可没有打开窗户,零距离感受云朵拂面是什么感觉的机会。

     “燕先生真是镇定自若,让溪亭刮目相看。”见燕云从容淡定,一点也不像第一次来到这万里高空与云层相伴的模样,纪溪亭几人真是有些吃惊了,连夜疏雨都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燕云抽出腰间的折扇,顺着风扇了两扇,潇洒的笑了笑,一副不值一提的样子。

     纪溪亭抿嘴一笑,夜疏雨则是对燕云的不满又多了一层:这小子太会装腔作势了。

     只有小回舟不在乎燕云为什么第一次来到空中却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拉着燕云的衣袖撒娇道:“燕云哥哥,回宗门还要一天呢。你继续给小回舟将孙猴子的故事吧!”

     燕云点点头,说:“好啊。”

     来到空中之后,‘云中飞舟’开始飞行。燕云能感到一个无形气罩笼罩了飞舟,将高空中的罡气全部抵挡在了外面。而且在这般高度,燕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呼吸困难,真是神奇不已。唯一不舒服的就是舟中温度太低,燕云不得不运转起【雷火真元】,抵抗这股寒冷,才舒服一些。给小回舟讲故事,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也能有效抵御寒意,于是燕云接着给小回舟讲起孙悟空和唐僧两人来到高老庄之后发生的故事。

     燕云刚说了一句,整个飞舟突然猛地一震,舟身上竟有数道裂纹出现!

     纪溪亭和夜疏雨神色大变,夜疏雨连忙道:“不好!有人攻击我们,师妹,快控制飞舟降落!”纪溪亭快速结出印诀,‘云中飞舟’被控制着急速降落。

     如果‘云中飞舟’奔溃,这么高的距离,即便是她们筑基境的修为也会摔个尸骨无存!

     降落的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飞舟便落在了地上。

     几人从飞舟上下来,面色难看。燕云更是脸色惨白,突然降落的失重感实在太难受了,燕云肚子里一阵翻涌,几乎就要吐出来。

     降落的地方依旧是一片丛林,她们还没有离开封天城多远就被打了下来。等燕云平复下呕吐的欲望,回过神来一看,咦?这不是那两个荒山岭的道士被暮前辈干掉的地方么?

     正惊奇间,十数道身影从封天城的方向飞速涌了过来,将燕云四人围在中间。

     这些人身着金色袍服,每件袍服上都绣有一条青色的巨蟒。巨蟒张着嘴,显得分外狰狞。

     夜疏雨和纪溪亭惊讶的对视一眼,夜疏雨上前道:“你们是大燕皇族青蟒部的?为什么攻击我们?”

     夜疏雨两人一眼就看出这群人的来历,那身着装在大燕帝国修士中实在过于出名。大燕皇族青蟒部,由大燕国师‘拳皇’钟武鸣亲自率领的修士军队,人数不详,多为练气境修士,筑基境修士也不少,更有人猜测其中还有金丹境修士,是令各个宗门忌惮万分的存在。

     其中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姿态像是首领的人上前一步。这人神情冷酷不苟言笑,说话的声音更是冷的让人心底发毛:“国师大人有令,易宝大会期间,任何人不得飞空,否则视为挑衅大燕皇族!”

     夜疏雨眉头紧皱:“什么时候的命令?我怎么不知道?”

     那人淡淡道:“今日辰时。”

     辰时?现在距离辰时才过不到半个小时,岂不是说那钟武鸣刚刚才下的令?燕云也皱起眉头,看着四周将自己等人围住的金袍人,感到有些不对劲。

     纪溪亭道:“这位大人不知怎么称呼?”

     那人答道:“大燕皇族青蟒部第三队队长,燕魈。”

     纪溪亭抱拳一礼,道:“燕魈大人,我等乃是请寒山门下弟子。今日便是回转山门,辰时依然出城,未曾接到国师大人谕令,还请燕魈大人恕罪。”

     此时不宜和大燕皇族发生冲突,纪溪亭言语间便服了软。性格泼辣的夜疏雨更是强忍着被暗中偷袭的愤怒,一言未发。

     燕魈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嘴角莫名一笑,举起手做出一个手势。顿时那些围着燕云四人的青蟒部练气境修士,将趁着刚刚燕魈和纪溪亭说话之时准备好的印诀发动,一道道青色光芒以每个修士的印诀为点,瞬间扩散融合,形成一道四四方方的青色光幕,将燕云四人困在其中。而燕魈和他身旁另两个筑基境修士也在其中!

     “你们这是做什么?”夜疏雨见状再忍不住,怒喝道。

     燕魈举起的手猛然捏成拳头,一股强大的气势顿时爆发,气浪冲开,燕云差点没站住。

     燕魈杀机毕露,道:“国师大人令,请寒山门下弟子,一个不留!”

     话音一落,另两个筑基境修士脚下灵气爆发,同时飞射而出,一刀一剑,杀向夜疏雨和纪溪亭。

     夜疏雨纪溪亭两人大惊,连忙抽剑格挡。可是双方距离本就不远,对方进攻的又突然,夜疏雨纪溪亭一时间手忙脚乱,只能堪堪防守,多次顾此失彼,几息之间,两女身上就多了几道伤口。

     小回舟见状大急,竟也抽剑上前,要和姐姐合击那使刀的修士。可是小回舟不过练气境第四重楼的修为,那使刀的修士少说也是筑基境第三重楼,漫不经心的一刀,就差点要了小回舟的命。要不是纪溪亭拼着背部被狠砍一刀的代价护住了她,小回舟必然命丧当场。

     纪溪亭背部重创,几乎奄奄一息,小回舟抱着姐姐大哭。

     夜疏雨心中又急又怒,无奈与自己交手这人明显有筑基境第五重楼的修为,比自己高出两个境界。剑法更是凌厉刁钻,让自己防不胜防,勉强不败已经是超水平发挥,实无法抽身与纪溪亭合作一处。

     使刀修士走到瘫坐在地的纪溪亭旁边,露出一个冷漠的微笑,道:“记着,杀你们的人,叫韩擎义!”话音一落,狼牙大刀迅雷般斩落,带起一道罡风!

     眼见纪溪亭和小回舟即将死于刀下,一道白色刀气忽然凌空而至,直击韩擎义脖颈。韩擎义一怔,却反应极快,随即转刀上挑,瞬间将刀气击散。

     抬眼看着燕云,哂然一笑:“练气境第十二重楼?深藏不漏啊。”

     燕云却没有理他,道:“小回舟,有什么灵丹妙药的,赶紧给你姐姐服下。这个家伙,我来应付。”然后心中暗道,“已经没有【杀】牌,就算使用武将卡,依然有冷却时间三十秒的大破绽。这帮人明显有备而来,今日真是凶多吉少。”

     心中悲观,手下却是毫不犹豫,【武将卡·荀彧】瞬间发动。

     燕云的眉心爆发出一道无人能够看见的金光,金光在半空凝聚成一个蓝衫紫边黄袍紫腰带,手持一杆蘸墨毫笔的英武青年,浑身金光弥漫,犹如神祗。这金光之英武青年缓缓下落,很快就融入到燕云的身体之中,使得燕云的身形轮廓都溢出淡淡金光,眼中更是金芒照射,无比威严。

     韩擎义和一旁不屑出手的燕魈眉头终于皱起,感到这个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小子此时竟散发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威势,让人不住的心惊肉跳,涌起不安来。

     “擎义,不要留手,杀了他们。”燕魈压制住心中的不安,冷声道。

     “是,队长。”韩擎义也冷然道。然后抛下重伤的纪溪亭和战力可忽略不计的小回舟,举刀扑向让他心神不定的燕云。

     燕云神色沉静,平时那种或闲散慵懒,或从容轻逸的气质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英武果决,昂然奋起!

     面对韩擎义罡风四溢的一刀,燕云心念斗转:【驱虎】发动!

     “此乃驱虎吞狼之计!”一道清朗之声在燕云脑海中响起,【驱虎】技能正式发动!

     燕云以绝对超越自己修为的手速,一手托住韩擎义的手腕,一手在狼牙大刀表面一抹而过。一道金光从狼牙大刀上溢出,凝成一柄一模一样,宛如金子打造的狼牙大刀。燕云托着韩擎义手腕的手轻轻一转,将金光狼牙刀握在手中,脚下走出几步精妙的步法,眨眼之间竟然闪到与夜疏雨交手的使剑修士身侧!

     那使剑修士大惊之下,燕云一式与韩擎义一模一样的刀斩猛然斩落!

     使剑修士仓促之下只来得及躲开半个身子,那使剑的右臂却被这筑基境第四重楼全力的一击瞬间斩断,伤口处鲜血喷涌!

     这一击,震慑当场!

     “我去,这武将技能发动起来竟然还自带BGM!”燕云保持着最后斩落金光狼牙刀的帅气姿势,心中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