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原来是赶集啊
    “一、二、三···一共二十一张。啧啧,不知道这算穷还算富?”燕云只有眼睛和一只手能动,这会儿摸了摸下巴,嘀咕起来。

     二十一张卡牌,意味着胡卫身具的功法、武技、术法、法宝、丹药,包括有可能身怀的未曾修炼的功法武技术法秘籍,一共有二十一种。燕云不太了解修士世界,不知道一个门派弟子拥有这么多东西算是过得不错,还是非常穷酸?

     “嗯。下次再抽到【顺手牵羊】就用在这请寒山的家伙身上,对比一下,至少可以知道一下请寒山弟子过得比这俩道士孰强孰弱。”燕云随意想了想,又把注意力转回到面前的卡牌上来。这段选择卡牌是有时间限制的,总共短短三十秒,三十秒内不选,你这张【顺手牵羊】就算是白用了。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燕云自己眨了下眼睛,放了下电,对造型满意之后,随意掀开一张位于众多卡牌中间的卡牌,拿到眼前一看。

     【奔雷步】:身法武技秘籍。势若奔雷,迅如电光。黄阶上品。

     这竟然是一部身法武技秘籍,燕云顿时大喜。燕老三留给自己的只有一本功法秘籍,其余都没有。所以燕云现在是打不会打,守不会守,追不会追,逃不会逃。要不是有金手指傍身,这个危险的异世世界燕云还真不想去看看。现在有了这本身法秘籍,至少可以逃了嘛!

     只可惜这只是一本秘籍,这道士没有修炼过。若是道士修炼过的武技术法,燕云就可以直接学会,且境界和这道士一模一样,换句话说就是把这道士对该武技术法的所有修为复制到燕云的身上,燕云不必在费力去修炼,省时省力。

     “是否使用该卡牌?”一道信息流进入燕云脑海。

     “不用。先放着,现在不是时候。”燕云心念道。由于是秘籍,如果燕云使用了卡牌,卡牌就会化作一本秘籍出现在燕云手中。实在是太显眼了,所以燕云先让它保持卡牌的样式。

     这被燕云偷来的卡牌化作流光归入到燕云的卡牌组,面前剩余二十张卡牌瞬间消失不见,时间与空间也在眨眼间恢复。

     暮成雪的冰剑来势不减,一下插入胡卫的脖子。胡卫感到一阵剧痛,面现惊恐不甘之色,意识一黑,道消身陨,摔倒在地。

     燕云赶忙呼吸了两口。刚刚偷东西的时候没觉得,现在恢复正常后才发现这道士掐着自己的脖子太紧,尤其是被他碰了一下大腿之后手上条件反射般有收紧了不少,自己差点没被掐死。还好暮成雪那边出手的快。

     暮成雪收起剑,神情恢复那放荡不羁的样子,走上前赞赏的看了看燕云说道:“先生真是机智,故意吸引牛鼻子的注意力,让我有可趁之机。”

     燕云讪讪一笑:“不敢当不敢当。”

     暮成雪上前蹲在胡卫身边,麻利的在他身上搜刮起来。二十五重法禁的金刚拳套;几瓶玉色瓷瓶,燕云猜测里面应该是藏的丹药;三块掌心大小的灵石;几本线装书,看书皮上的字,应该是秘籍;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何物的杂物,应该没什么用,因为暮成雪把那些东西都丢了。

     燕云忽然感觉自己这张【顺手牵羊】用的有些亏了。

     暮成雪忽然把那三块晕黄的灵石扔给燕云,速度不快,燕云修行一入门,轻松接过,惊讶的看向暮成雪:“前辈这是?”

     “你要拜入我山门下,以后就是我师弟。这是做师兄的给你的见面礼。对了,这里还有一本拳法武技,黄阶中品;一本身法武技,黄阶下品;一本火属术法,黄阶中品。你自己挑一个吧。”暮成雪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

     燕云见状,知道自己拜入其山门已是必然之事——当然,主要还是他自己抗拒之心并不坚决——于是想了想:“拳法太笨,不够飘逸。身法我已偷来了,而且是黄阶上品,比这本明显要高不少。那火属术法···”

     “前辈,可知我灵根属性?”燕云问道。

     一个修士可修功法术法武技属性取决于其灵根属性。按理来说,一个人的灵根应是所有属性都具备,只是强弱不同,亦就是属性天赋有高低。初踏修士之途,若是修炼功法是自己灵根中属性最强,天赋最高的那系功法,修为自然增长迅速;若是不巧修炼了天赋较弱一系的功法,修为提升自然相对缓慢。武技术法亦是同理。门派之中,为保宗门强盛,自有前辈真人为门下弟子检测灵根,给予修炼上的指点。散修若是有人引入门,自也无妨。可若是无人指点,瞎捉摸乱撞入得门,那就要看运气和人品了。修士世界残酷无情,一步落后,说不定就是身陨之局。

     燕云此前无人指点,手头中也只有一部修行功法,自己也并没有真个修炼成仙,与天比寿的想法,所以无所谓的修炼了那部《雷火真元》。现在正好有个探查过自己灵根的人在,出于好奇,就开口问了问。

     暮成雪想了想,说道:“你灵根中雷属最强,木属次之,火属再次,其下风、金、土相差无几,水属最弱,近乎于无。”他这灵根确实像是传承自那位大人,身份应该无疑了。

     “那以后修炼应该是雷属为主,木、火为辅。话说为什么都是挺霸道的类型?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风属的···我想当个漩涡鸣人,结果偏偏是宇智波佐助的命。”燕云贱贱想道。

     “你可以火属为辅。这部火属术法就送你了,虽然品阶不高,但在练气境也够用了。”暮成雪又将那本火属术法秘籍扔给燕云,剩下的东西全往怀里一塞。

     燕云结果秘籍,瞄了一眼暮成雪的怀中:“塞了那么些东西进去,外面看一点都没变化,看来有古怪啊。”心中想着,手中不含糊,将秘籍塞入袖中口袋里。

     暮成雪打开酒葫芦美美的喝了一口,说道:“我们回去吧。出来时间不短,我们大师兄还等着我的消息呢。”

     燕云点点头,坐上小驴车,一拉缰绳,指挥着小驴车往回走。半天时间,燕云这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就结束了。还真是有点郁闷。

     暮成雪身形潇洒的一转,落在车上,躺倒燕云旁边。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术法,这次老驴好像没有感觉到任何重量一般,仿佛车上还只有燕云一人,不紧不慢的往回走。

     走上官路,燕云看到那千米方圆一片焦黑的场景,心中咋舌不已。没想到这暮前辈这么厉害,看这场景,不是金丹境也该是筑基境第十二重楼啊!

     “前辈修为真是高深莫测,恐怕该是金丹真人吧?”燕云一个马屁拍了过去。

     “差多了。筑基境第六重楼,过两年应该就能第七重楼了。”暮成雪并不讳言,懒洋洋的说道,而且还不忘随嘴忽悠一句,“你灵根品质比我高,将来成就必然在我之上。我今年三十二岁,按照你的灵根天赋,像我这般大的时候,修为应该不差我现在多少。”

     燕云笑了笑,心中还算满意。筑基修甲子,三十二岁筑基境第六重楼的修为,正可谓是天赋超绝。天赋平常之人修到这般修为少说也在五十岁上下,看来请寒山潜力也不错。

     “对了前辈,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前往请寒山呢?”燕云不动声色的问道。

     “十天半个月。”暮成雪道,“具体时间不确定。”

     “这么长时间?”燕云道,“我还想快点看看我请寒山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暮成雪微微一笑,说道:“有话就直说,拐弯抹角的。我们所行之事一两天就能结束,只是师父师伯来的路上遇见了荒山岭的牛鼻子道士,追杀去了。恐怕还要过几天才能到封天城和我们汇合,所以我们要在封天城多逗留几天。”

     燕云讪讪而笑,点点头:“那不知前辈们到封天城,所为何事啊?”开会还是打架?不要是打架啊,和气生财多好。

     “嘿!先生在担心什么?”暮成雪忽然坐起来,搂住燕云的肩膀,笑道。

     “没什么,没什么。封天城我很熟,有什么要帮忙的,前辈尽管说。”燕云连忙摇手道。

     “嘿嘿,也没什么,就是封天城潜伏了一只金丹境的魔头,我们是来除魔的。没看大燕国师也来了么?”暮成雪似乎看穿了燕云心中所想,故意说道。

     这是要打架?燕云面色一苦,转脸对暮成雪说道:“我能在齐岩城等你们不?”

     暮成雪板了脸:“不能。”

     “哦。”燕云脸转回去,口中随意应了一声,眼睛却开始乱转。

     暮成雪忽然哈哈大笑:“看你紧张的样子!放心,我是骗你的,封天城没有魔头。我们这次来是因为大燕境内十年一次的修士易宝大会即将举办,我等是来参会的。”

     燕云立马转过脸去,面容淡定:“呵呵,我也是骗你的。”

     暮成雪一愣,然后又笑起来:“先生真是有趣。”

     燕云面容不变,心中暗松了口气,道:“易宝大会是何意?”

     暮成雪道:“法侣财地,财最易得,亦最不易得。洞天福地之珍,前辈遗府之宝,杀人越货之财,报恩相赠之物。然而有些不合己用,有些并非急用,于是便可互通有无。易宝大会便是修士间互通有无的场所,乃是大燕帝国牵头,大燕境内最安全的交易之地。十年一次,足够修士们拿出有价值的东西以作交换。”

     燕云点点头,心中真正松了口气:原来你们在赶集啊!怪不得提刀带剑的那么多。不过既然是官方举办的活动,还有大燕国师坐镇,应该没哪个不长眼的敢闹事。看来是打不起来。

     黄昏晕起,太阳斜挂天边,两人回到了封天城。退回了小驴车之后,燕云两人回到了不夜红楼。

     “哎?燕先生,您不是去齐岩城了么?怎么又回来了?”大厅中小二吴衣正在忙,忽然见到燕云进门,惊讶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