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大难不死
    当钟武鸣的拳劲爆发的那一刻,恍然未觉的李还寒等人才察觉到身后有异。可是还未待他们回头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二十八怒金刚拳】那毁天灭地的绝望怒意便冲进他们的心神,几乎将他们的心智全部碾碎!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突然闪现在钟武鸣的拳路之前,正是那使用符咒,引出雷光小鸟的修士。

     此人面色极是凝重,沉腰下马,双臂前举,双掌撑开,暗喝一声,全身肌肉尽皆暴起,宛如巨石,坚不可摧。

     金刚拳臂灵影并未因此人的出现而有所停顿,依旧带着强大的怒意一拳轰出,百分之一息后,直接撞击在此人撑开的掌面上!

     ‘轰!’

     剧烈的拳劲将此人坚石般的身形撞击的滑退二十丈之远,此人那仿若坚不可摧的肌肉上红筋虬节,极是狰狞,甚至有不少处都爆裂开来,鲜血飞溅!

     金刚拳臂灵影被此人硬生生扛住,可那硕大的劲力却没这么容易消弭。

     大部分的力量被此人的身躯顶下,剩下的劲力却以他为中心,四下逸散。强横无匹的力量撞击在这地底深处的岩石石壁上,炸开无数碎石。

     那依靠地下岩石而修建的迷宫,更是被这些剩余的劲力轰碎,直接倒塌了大半!

     李还寒等人被那修士挡在身前,没有被钟武鸣一拳轰杀。可这些逸散的拳劲亦不是他们能够抵挡,身形被其轰中,不知断裂了多少骨头,粉碎了多少内脏。且那些拳劲呼啸,将之一举击飞,眨眼间便掩埋在无数碎岩之中。

     好一阵之后,轰塌半个通道的动静才停止下来。

     那出现的修士剧烈的喘着粗气,身上血流不止,看上去极是可怖。

     然而他眼神忌惮,不敢轻易动作,心神高度戒备,盯着那不可一世的大燕国师。

     钟武鸣笑道:“你竟能硬抗我一拳而只是轻伤,看来这些年修为大有精进啊。”

     那人道:“国师大人谬赞。大人对筑基境小辈出手,已经失了风范,现在一拳已出,难道还要出第二拳么?”

     钟武鸣摇摇头:“本国师不在乎你说什么。不过,我给镇南王面子,就不杀你了。”说完,左手一握,那雷光小鸟瞬间爆开,电光流闪。须臾间消散不见。

     随即,钟武鸣身形一转,消失在原地。

     其后的青蟒部修士也是纷纷离开,回去燕行羽身边了。

     钟武鸣一代宗师,自是不会出尔反尔。因此钟武鸣一走,那人顿时心神一松,暗舒了口气。

     这些年他修为大进,可是面对‘拳皇’钟武鸣,依旧是感到极为无力。仅仅一拳,他便收了伤。钟武鸣想要杀他,无异于踩死一只蚂蚁。

     摇摇头,将这些无用的杂念抛出脑袋,此人转身蹲下,一手探上地面,双目闭合,灵气探入地脉之中,感应着碎岩中的气机。

     不一会儿,此人露出一个略显诧异的笑容,自语道:“竟然没死?真是命硬。能在‘拳皇’的拳下逃生,也足以自傲了。”

     他能够感应到李还寒、暮成雪和夜疏雨三人竟然在碎岩之下生机仍存。尽管气机已经非常微弱,夜疏雨更是只命悬一线,但确实还未死绝。

     “请寒山对主人还有些用,便再助你一助。”心念一动,三道灵机穿过地脉,进入李还寒三人身体之内,护住了这三人的心脉,使之能维持生机。

     不过随即,此人面色便是一变。因为他在碎岩之中,竟是没有找到燕云的存在!

     此人眉头紧锁,搜寻范围瞬间扩大,直至方圆千丈,几乎包括了这遗府的大部分范围,可惜依旧一无所获!

     此人站起,面色惊愕愧疚之色。

     “难道,尸骨无存了么?”

     这也不是不可能,燕云修为本就低微,金丹境修士的一击若是击中,粉身碎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此人暗叹一声,心道自己恐怕绝难向主人交代了。

     原本他是不应该现身的,主人和钟武鸣试图达成的那个交易也是不会存在的。然而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此时应该已经和另外两个请寒山弟子躲起来的燕云,竟然会出现在遗府之中!而且还卷入了请寒山与钟武鸣一方势力的争斗中!

     无奈之下,主人只好命他现身,并亲自和钟武鸣交易,试图救下燕云的命。

     可惜,没想到钟武鸣竟是如此丧心病狂,不仅没能达成所愿,反而激得钟武鸣亲自出手,以致燕云终是尸骨无存。

     思忖半响,此人使出【纸鹤传言之术】,变出一只红色的纸鹤,将李还寒三人的位置与情形记录下来,然后放飞了出去。接着便无奈的离开了此地,回去复命。

     ***********

     “用户燕云生命垂危,是否使用【桃】牌?完全恢复需要四张【桃】牌,保住性命需要两张【桃】牌。请用户燕云在三十秒内做出选择。”

     血红大字在石台上一闪一闪,一日之内,燕云进入了两次濒死状态。

     “使用【桃】。”还有别的选择么?燕云苦笑一声。

     缓缓睁开眼睛,燕云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草地之上。四周过膝的野草清香扑鼻,令人心旷神怡。

     燕云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发现此时自己的状态比之上次还要糟糕。

     腰部以下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手臂也同样如此。从疼痛的部位来看,胸前肋骨应该没有几根完好的。而且他还呼吸困难,每一次呼吸,肺部都会剧烈的疼痛,气管更是发出难听的破风声。

     至于其他的部位,也是半斤八两。只有心脏跳动的还算有力,让燕云半死不活着。

     不过身上伤口无数,血还在缓缓的流着,要是再不处理,燕云很可能再次进入濒死状态。

     好在燕云适应性极强,有过一次经验之后心态更是淡定。心念一动,所余时间不多的【武将卡·荀彧】发动,荀彧英魂附体。

     燕云艰难的动了动下巴,用力一咬,将嘴唇咬破,忍着疼痛,使用了【节命】技能。

     当燕云快要将上下嘴唇全部咬烂之后,才终于抽出一张【桃】牌。将之使用,化作一颗桃子。燕云右手几乎没有力气,花了好半天才将桃子移到嘴边。混着嘴里的血,燕云将桃肉缓慢的吃进肚,伤势瞬间便好转了一半。

     之后又对自己的嘴唇进行了无数次惨无人道的摧残,燕云终于大体恢复了状态。仔细检查了一下抽到的卡牌,最终留下了三张【杀】、一张【桃】和一张【顺手牵羊】。

     尽管【顺手牵羊】卡牌对燕云很是不友好,但是它的效果还是很作弊的。对比千遍一律的【杀】【闪】来说,自然是不能随意丢弃。

     不过经此一次,【武将卡·荀彧】的使用时间只剩下两分钟了。恢复状态之后,燕云站起身,看了看自己,很是无奈。

     身上的衣服已经是破破烂烂,几乎到了衣不蔽体的程度。好在关键位置还算坚挺,没有让燕云更加窘迫。可惜那把小谷子送的折扇已经损坏了,就剩下两三根扇骨。手上的十二重法禁的‘青甲手套’似乎也被钟武鸣的拳劲波及到了,燕云感到这手套已经失去了法禁,一点灵气反应都没有。

     不过为了遮盖‘黑曜石戒’,燕云并没有把它脱下来。

     打量了一下四周,燕云发现自己似乎是处在一处竹林的边缘。

     脚下的青草有齐膝高,绵延不断,然而燕云的身前却是一处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竹林。

     竹高约六丈,碗口粗细,让燕云很是惊叹。地球上这么高的竹子可是极为少见,而且整片竹林都是这么粗壮的青竹。

     燕云举步向竹林里面走去,他感到这处地方只有竹林之中才是正确的方向。这种感觉很没来由,但是已足够燕云做出行动了。

     走在竹林天然的小路上,闻着那股淡淡的清脆香气,燕云感到因为这两天惊心动魄的经历而有些疲累的精神都变得轻松起来。

     不过一会之后,燕云便感到空气中夹杂了一些腥气,很像是鲜血的味道,这两天他闻过很多次。

     皱了皱眉头,燕云加快了两步。

     前方很明显能看到大片青竹折倒在地,交错纵横。竹身上血迹斑斑,断口糜烂,不像是自然折断。整处场景倒像是战场一般。

     果然,燕云走进一看,倒地的青竹下有好几具尸体,死状各异。

     燕云叹了口气,真是哪里都有厮杀啊。

     没去管那些尸体,燕云顺着战斗的痕迹往前走,一路上发现了更多的尸体,而且惊讶的发现,他与夜疏雨还未进入遗府,在那通道中见过的被啃食的一塌糊涂状的尸体,这里也出现了好几具!

     当时夜疏雨和他猜测这里有一只守护遗府的强大妖兽,可是进入遗府之后,这妖兽一直没有现身,难不成竟在此处?

     如真是如此,对于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燕云便有了几分猜测。

     又行了大约一两分钟,前方陡然一空,出现一处由青竹围成的空地。

     这片空地之上,尸体更多,比之那片灵田上更甚太多,几乎就像一个修罗场。

     燕云正惊愕间,忽然发现空地边缘,一道身影蹲在地上,发出磨牙般的刺耳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