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蝉已死,黄雀现身
    想到夜疏雨现在中毒,无法自行吃下桃肉,燕云便将其捏成汁水,效果是一样的。

     暮成雪大喜,连忙掰开夜疏雨的嘴。

     燕云小心翼翼的将汁水一点点流入夜疏雨嘴中,顺着她的食管流入腹中。

     “哼!纵然是灵丹妙药,也是治标不治本!这小妞儿体内‘心绝虫’不除,此毒依旧未解。”天毒子表面极为不屑,心中却极度惊愕。他分明记得这个小子被自己一张击中后心,应该胸骨尽断,心脉碎裂,毒走全身而死才对!为何现在像是没事人一样?这不可能!

     李还寒眉头紧皱,一边提防着天毒子可能狗急跳墙的异动,一边心忧的关注着燕云这边,期望燕云的桃子真的无比神奇。

     不一会儿,【桃】牌的效果显现。

     夜疏雨全身青色很快消退,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有所减轻。

     李还寒神色一松,暮成雪却是没有完全松开眉头,道:“师妹她心跳依然快得异常,血液流速也很诡异。”

     燕云道:“我这桃子无论多重的伤,只能有一半的治疗效果。夜姑娘中的毒是不可能完全好的。重要的是那老不死说的什么‘心绝虫’,不知道杀死没有?”

     李还寒看向天毒子,道:“恐怕没有。”

     天毒子一听暮成雪说心跳依旧异常快,血液流速也很诡异,便知道‘心绝虫’无恙。因为‘心绝虫’就是安巢在心脏里的,它能促使心脏更加强健,跳动极为有力快速,进而使血液流速加快。它的虫毒就是通过血液流遍全身的。

     心跳依旧异常,即是说‘心绝虫’无恙,亦就是说夜疏雨毒还未解。

     果然,不消片刻,夜疏雨皮肤上又是有诡异的青色浮现,很快流遍全身。

     “看来还是要把那虫子弄出来。”燕云皱眉道,他确实没想到【桃】牌竟不是万能的。

     暮成雪道:“那虫子应该是潜伏在师妹的心脏里,我用灵气将之逼出来。”

     天毒子冷笑一声,道:“老子劝你不要这么做。老子的‘心绝虫’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被破解的?你若强行逼它出来,它立刻就会牺牲自己的性命,将一种由它体液形成的毒素注入心脏,使这小妞儿的心脏跳动力超出常人一万倍!明白了么?这小妞儿就会心脏爆裂而死!”

     天毒子并不在意夜疏雨的死活,可如果她现在死了,天毒子就没了讲条件的资本,是以出言阻止暮成雪莽撞的举动。

     燕云抬眼看了看天毒子,颇感无奈。

     这修士们的手段果然诡异非常,比起燕云看过的那些最奇幻的武侠小说也是不遑多让。就算比不上那些想象力更加雄奇的仙侠小说,眼下却也能让他们束手无策。

     “交出‘无水黑虫’,解开我师妹的毒,我放你离开。”李还寒终是果断道,“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否则你就陨落于此吧!”

     天毒子面色阴沉,不过已经在权衡利弊。

     半响之后,天毒子不情不愿的道:“成交!不过你要以元神立誓!”

     李还寒道:“可以!不过你先以元神立誓!我等放你之前,要交出‘无水黑虫’,并为我师妹解毒,而且不得做任何手脚!”

     天毒子眼睛一眯,心中颇为遗憾。他是想着在交易的时候做些手脚的。比如在‘无水黑虫’身上下毒啊,比如他帮那小妞儿解毒,可暗中再下慢性剧毒啊。

     只是没想到李还寒做事滴水不漏,竟堵死了他的小心思。

     元神之誓事关一身道基,绝不可违,否则元神受创,修为永生不得再进半步。

     天毒子还在沉吟,燕云却已经再用了一张【桃】牌。

     那老不死还没答应,夜疏雨这里却是情况不妙,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燕云也不敢怠慢,用桃子将她的命吊住也是好的。

     将桃肉捏成汁水,滴入夜疏雨身体内。

     夜疏雨身上青色再次退去,燕云眉头不减,不知道这次效力能维持多久。

     暮成雪右手怀抱着夜疏雨,左手一直搭在夜疏雨手腕心脉上。桃汁入口没有多久,暮成雪神情微微一动,随即被他压下,眼中异色一闪。

     他明显感到夜疏雨心跳速度骤降,很快就降到了正常水平,体内血液流速也是渐渐恢复的正常。不动声色的撑开夜疏雨的眼皮,发现她眼里满眶的血丝也在逐渐消退!

     这是······好了?

     暮成雪有些不可置信,连忙用【音传由心】问燕云道:“你这桃子能彻底解决这毒伤?”

     燕云一愣,看向暮成雪,发现了他眼中的惊喜和迟疑。

     燕云不敢轻易答应,仔细感应之下,终于睁眼点了点头,同时心中一阵欣慰!

     【桃】牌激发了两个特殊效果中的一个:5%几率所受伤势完全好转!

     这才像样!【青釭剑·铜】那2%几率的特殊效果都激发了一次,没道理【桃】牌用了这么多次还激发不了一次特殊效果嘛!

     来的真是太及时了!

     暮成雪眼角余光轻轻瞥了还在沉吟的天毒子一眼,【音传由心】对李还寒道:“大师兄,这小子的桃子果然是好宝贝,夜师妹的毒伤已经解了!千万不要放过那老混蛋!”

     李还寒身形一滞,轻轻侧过头,看向暮成雪的眼睛。见其眼神镇定欣喜,知其所言非虚,李还寒心中压力顿时一空,转过头再看向天毒子时,已是杀机毕露!

     天毒子眉头一挑,心跳顿时漏了一拍,心知不妙,连忙想要移身闪躲,可惜已是迟了!

     ‘无寒子’灵体早已闪至他身侧,聚气成剑,一手【太阴寒极剑法】比之夜疏雨强出不知多少,只一式杀招【不寒而栗】,便将天毒子一只手臂连带大半躯干斩落下来!

     天毒子惨叫一声,惊怒的瞪向李还寒。

     却见李还寒亲身而至,突兀一剑,刺穿天毒子的喉咙。不待天毒子再有动作,手腕搅动,瞬间将天毒子人头挑飞,一脚将其踢爆!

     收剑还鞘,戾气稍息的李还寒面上再次恢复了从容俊逸,转身走回暮成雪三人身边。

     朝燕云抱拳一礼道:“先生救命之恩,李还寒铭记于心。日后如有差遣,只需无损师门,莫有不从!”

     暮成雪也是正容,道:“暮成雪亦如是。”

     燕云笑了笑,道:“两位前辈多礼了。小可即将拜入贵山门,日后就是同门师兄弟。同门之间互助相依乃是常理,何须多谢!”

     话是如此,姿态上燕云已是收下了李还寒与暮成雪两人的人情。

     李还寒点点头,不再多言。再多纠缠就矫情了。

     蹲下身,一手搭在夜疏雨手腕心脉上,见其脉象平稳,灵气已复,彻底放下心来,道:“此间事了,此处不宜久留。我去收了‘无水黑虫’,立即离开。”

     暮成雪等人点点头。

     李还寒转身将黑风山弟子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搜刮一空。那些害人的蛊虫与特质的法宝之类,李还寒看不上,没去管。但是他们搜集的天地灵宝还是很珍稀的,李还寒不客气的全部占为己有。

     仔细检查,确定‘无水黑虫’已到手之后,李还寒点点头,道:“到手了。我们走。”

     随即一挥手,将‘无寒子’灵体挥散,当先向遗府外走去。

     夜疏雨毒伤虽愈,可似乎是伤过心脉,损了元气之故,还在昏迷中,暮成雪只好将其背在背上。

     两人跟上李还寒的脚步,准备离开此地。

     可惜,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众人还没走两步,出口处忽然响起清脆的鼓掌声:“不愧是请寒山最杰出的三代弟子!”

     众人脚步一顿,李还寒神情瞬间变得凝重无比。

     出口阴影处走出一人,七八十岁样貌,眼神凌厉庄重,举止沉稳大气,腰间一柄长剑斜跨,身姿挺拔。

     燕云感到一阵头疼。

     他看出了这人身着衣服的样式,他是万山剑宗的人。

     “一个年纪轻轻修为便至筑基境第十二重楼,更是自创了一门玄阶上品的阵法;一个同样年纪轻轻修为亦至筑基境第六重楼,更是能战数倍之敌而不败;一个水火同修,阴阳相济,更修有两套可相互配合的玄阶中品剑法;就连即将入门的弟子,修为虽不堪入目,却能硬受金丹境修士一掌而不死,更是身怀异宝,救人救己。请寒山,不愧为当世大宗!我万山剑宗却是被比下去了。”

     此刻李还寒的心已沉到谷底。

     这个万山剑宗修士明显已是藏在此处多时,能不被自己发现,必然是金丹修士无疑。刚刚交手,自己这方可谓是底牌尽出,却全被对方看在了眼里。更有甚者,这位狡猾的等李还寒将真形图符咒汇聚的‘无寒子’灵体挥散之后才现身出来,现已是胜券在握。

     “不知前辈是万山剑宗哪位真人?”李还寒凝声道。

     “老夫赵峋。”

     万山剑宗巨剑堂三席,万钧剑——赵峋,金丹境第五重楼!

     “不知前辈藏身此处,可是有何指点?”李还寒心中又沉三分。

     “受人之托,取汝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