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丹器双绝
    燕云走上前,仔细打量着尸骨。

     尸骨头上无冠,脚下无鞋,全身只一件粗布麻衣。

     尸骨上一丝腐肉皆无,长约八尺,骨头粗大,此人生前必然是高大威猛之辈。

     燕云露出疑惑不解之色,看了看书架上的竹简,又看了看尸骨。这里竹简依旧完好,为何尸体却无法保存呢?而且这尸骨上的肉看上去不像是随时间而风化,而是本来就没有的样子!

     燕云一惊,然后摇摇头,哑然失笑:“怎么可能?”

     转身离开之前,燕云眼角余光看见尸骨上竟然还有些别的装饰,蹲下身来凑近看了看,那是一个戴在尸骨左手手骨上的戒指。

     戒指约有指甲盖大小,通体黑色,感觉上像是黑曜石一般。其上还有一些浅浅的花纹,角度原因,燕云看不太清晰。

     燕云道:“前辈,得罪了。”

     然后伸手轻轻捏住手骨,稍稍向自己的方向掰了掰,让戒面正对自己。

     那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花纹,共组成了两个图案,一上一下。

     约上方的位置是一颗小小的珠子,浑圆剔透。不知为何,燕云在观察这珠子的时候能感到阵阵香气萦绕鼻尖。

     约下方的位置则是一尊三足之鼎。纹路较之上方的珠子就复杂了很多,可是依然清晰。鼎上一龙一凤两兽栩栩如生。燕云惊讶的发现这花纹不就是岩浆世界中的三足青铜鼎么?

     燕云心神似乎都被这两个图案所吸引,不自觉间伸出手指在花纹上一抹而过。

     戒面一抹幽光一闪而逝,其后便有一道火红色的灵气激射,直接洞穿了燕云的胸口正心,将其击飞出去,狠狠摔在石屋中央,一口鲜血喷溅。

     “使···使用···【桃】!”燕云感到自己以极快的速度虚弱下来,身体里的血液也仿佛沸腾一般在里面飞速流动,四处乱窜,意识更是阵阵模糊,连忙使用了【桃】牌!

     一颗红彤彤的桃子出现在燕云手心,不亚于刚刚那珠子的香气直冲鼻梁,燕云顿时神冥一清,浑身灼热之感稍减。

     不敢怠慢,连忙三两口将桃子吃下肚。【桃】牌的效果很快发作,燕云胸口被洞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血液的温度也降了下来,不再四处乱窜。只是身体还是很虚弱,就像是失血过多的样子,脸色苍白。

     燕云从地上爬起来,脑子有短暂的晕眩。

     看向安稳的躺在石床上的尸骨,心头苦笑:“果然这些修士的心性皆是狠辣,便是死了也要留下些阴损的手段,损人不利己啊。”

     眼睛一眯,一张【杀】牌在手,随意一挥,刀气直冲而去。

     没遇见半分阻拦,那尸骨被燕云一击而断!

     倒是那石床不知是用什么材质锻造的,被练气境第十二重楼的【杀】牌击中,竟然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顿了十息左右,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燕云再次将一张【杀】牌捏在手中,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

     走到石床近处,依旧毫无动静,消无声息。

     燕云不敢放松警惕,想了想,退后两步,对准那戒指,将【杀】牌发动。

     刀气眨眼间击中戒指,除却将尸骨的手骨击个粉碎之外,戒指却安然无恙。

     燕云手中再次捏住一张【杀】牌,小心的靠近,另一只手快速在戒面上抚过,然后连忙退开。这一次戒指却没有任何反应。

     燕云这才松了口气。看来那戒指的反击很可能只有一次。

     不过燕云依旧捏着【杀】牌,警惕的靠过去,将戒指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刚才的攻击没有给它带来一丝伤害。

     燕云将手臂伸直,尽量让戒指远离自己的身躯,并且将戒面对着那尸骨,这才将一股灵气通过手臂探入戒指之中。

     “果然如此!”燕云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收回了手。

     前世看仙侠小说的时候,戒指这种东西最常见的用途就是空间储物,所以燕云决定试一试。要么就是滴血认主,要么就是灵气探入。这方世界有诅咒降头之术,滴血实在太过冒险,所以燕云只尝试了灵气探入。若是有封禁之类的术法阻碍,那也就算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过没想到这戒指竟然空门大开,没有半点防备,就被燕云探入其中。

     果然是一枚用于储物的空间戒指。

     心中一动,一张竹简出现在燕云手中,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些文字,好在不是修篆,是燕云能够看得懂的通用文字。

     “得此戒者,可知先手者已亡于【星炎神火】,世上贪鄙者皆不得善终,概莫如是。”

     看到这第一句话,燕云撇撇嘴,这是在说我么?不过随即心中警惕起来,既有先手后手之分,说明此处不会只他一人进来。戒指未动,又无他人痕迹,说明燕云先来一步。

     “后手者或力不如人,或机缘巧合,不离福缘深厚,可得老夫传承。老夫名为绝应仇,天之北洲修士尊老夫为‘丹器双绝’。老夫战力平平,唯炼丹、炼器两道颇为自得,曾炼出地阶上品丹药五粒,地阶上品法宝三件,此乃老夫最傲然之事。此戒中有老夫炼丹、炼器之心得,为老夫毕生心血,望后辈善用,以继吾之绝学。另有老夫一生所学功法武技术法,其余皆是了了,后辈可择而用之。【星炎神火】却乃炼丹炼器之要,不可不学,不可不精,后辈谨记!此外天地灵宝,法宝符咒亦有数十之件,乃是老夫多年搜集之物,后辈亦须善用。”

     燕云微微一笑,对自己的气运满意之极。这绝应仇应该是这遗府的主人了,而这戒指恐怕也是这整座遗府中最珍贵之物,现在竟是被自己所得!

     “后辈得吾之传承,老夫亦有一事相托。老夫血脉后人建有一宗,名唤‘丹器’。然而后人无天资出众者,是以老夫未将真传奥义传下,想必此宗必逐渐衰落。后辈可前往楚国寻找老夫后人。其有资质者,可代老夫授艺,若无资质者,后辈传承老夫之术时亦须交代。为与不为,在乎汝心。”

     燕云心道:“果然有所得必要有所出。不过照顾血脉后人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日后倒是可尽力而为。”

     收回竹简,便将戒指戴在左手中指。想了想,将‘青甲手套’取下,戒指戴在里面,再用‘青甲手套’遮住。好在戒指戒面扁平,戴在手套中并不突兀。

     此刻身在遗府,怀璧其罪,还是隐蔽些好。

     带上手套之前,燕云将之前从那两个神杀谷修士那儿得来的两把短匕收了进去,还有贴身放置的【雷火真元】秘籍,燕老三留下的飞鹰玉牌。折扇倒是还放在怀中,方便是不是拿出来取用。至于其他的行李,跟夜疏雨进入遗府之前就交给了纪溪亭保管了。

     将手套带好,转眼看了看石床,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道:“前辈若是无害人之心,我又何必损前辈遗骨?”

     犹豫片刻,还是上前将绝应仇的尸骨拼接好,衣服也尽量整理整齐。至于已经粉碎的手骨,燕云就只能无可奈何了。

     收拾好绝应仇尸骨,拱手行了一礼,算是接了他的传承。燕云也不知标准的礼仪是什么样的,不过姿态还是要做,无愧于心罢了。

     行礼之后,燕云转身来到书架旁,随意从其上取下一卷竹简翻看起来,发现是一本六千年前的杂记,介绍了当时一个名为‘大邢’的国家的风土人情。‘大邢’这个国家燕云听说过,是一个小国,覆灭于两千年前,国土现在已经归于了大燕,位于西边。

     燕云津津有味地读着这卷竹简,了解着这个世界六千年前的风貌。

     不知过了多久,石屋中央凭空又冒出一个身影。

     燕云心中一笑,暗道:“来了。”转眼看去,发现还是个熟人。

     “是你?”那人也发现了燕云,惊疑一声,眉头紧皱。

     燕云放下竹简,拱手一礼道:“请寒山燕云,见过皇子殿下。”

     来人正是大燕帝国第七皇子燕行林!

     “燕云?”燕行林此时有些狼狈,锦衣华服被灼烧的破破烂烂,好多处地方都被烧焦,飘逸的头发也有部分散乱在外,燕云都能够闻到一股焦味,“你不是叫姜子牙么?!”

     燕魈失手之事燕行林已经知道,并且知道了那个与燕魈僵持之人的名字叫姜子牙,没想到竟在此处遇见。

     燕云一愣,然后便明白了那晚的蓝衣人应该是大燕国师钟武鸣的人无疑了。随后便有些想笑,当时胡诌的一个名字,没想到竟被当了真。不过想想也是,若不是外来人,不可能没听过燕云说的《封神演义》,其实当场就会穿帮。

     燕云讪笑一声,转移话题道:“皇子殿下,小人困在此处多时,此处无门无窗,实在无法出去。不知皇子殿下可有法子?”

     燕行林双眼一眯,眼中流出一丝凶光,不理会燕云的话,道:“请寒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