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濒死还生
    黑风山修士所驯养的蛊虫是一种源自于大燕帝国西边一处名为枯木岭的山林,以枯木腐叶为食的虫子。这种虫子极为细小,可却食量惊人,一只半只蚂蚁大小的虫子一顿可以吞食超出自身体重三倍的枯木腐叶。

     这种虫子爬行速度非常快,其中母虫更是有一对细小的翅膀,使之可以滑行于半空。且它们最喜成群结队,一出现便是一大片。好在这些虫子惧火惧水,生命力也不顽强,大燕朝廷每年都会火烧一次枯木岭,以免爆发虫灾。

     诡异的是,这些虫子本身是无毒的。它们的牙口因为需要咀嚼枯木的缘故,异常锋利,可也并没有超出常识,别说修士的护身罡气了,就是一般的金属,它们也没有能力穿透。

     可是不知道黑风山是怎么培养的,这些普通的虫子在短短一年的驯养之后,变得剧毒无比,而且能够轻而易举的穿透修士的护身罡气,将毒素注入修士体内。

     而更加恐怖的是,一个修士理论上可以操控数以亿计的蛊虫。当其铺天盖地一拥而上之时,可以在短短一弹指间,将一个修士活活啃成白骨!

     若不是他们没有能够改变这些蛊虫惧火惧水,生命力脆弱的属性,那么这些黑风山修士的正面对战能力就会变得极为恐怖!

     祁蝎此时使用的便是黑风山秘传的这种操纵蛊虫之法。

     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蛊虫宛如海上巨浪,汹涌的朝燕云冲来,欲将其啃食殆尽。

     燕云迎之而上,双掌猛地插入虫浪之中。

     蛊虫瞬间加速,半息不到便爬满燕云全身,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皮肤不断蠕动的人形怪物!

     燕云发出惊慌的惨叫,身形慌乱的乱退,四肢乱舞,极是挣扎。

     祁蝎心下松了口气,面上笑容狰狞:“嘿嘿!‘噬毒虫’的滋味不好受吧?只要你跪地求饶,老子立即召回蛊虫!”

     人形蛊虫覆盖之下,燕云惊慌惨叫之声戛然而止,反倒传出一声轻笑。紧接着燕云步法交错,再次诡异的闪现在一位围攻夜疏雨的修士身边,一掌击出!

     这些围攻夜疏雨的修士们吃过一次亏之后,心下就对徘徊在他们身边的燕云有了警惕。因此这一次燕云的偷袭虽然突然,出其不意,角度更是刁钻,却依旧没让他们完全失去防备。

     那修士有心之下,轻轻侧身,便躲过了燕云这一掌,面上神情狠戾,反手一剑便欲取燕云性命!

     只可惜已是迟了!

     那修士剑刺到一半,忽然停顿,再刺不下去。眼前更是一黑,燕云身上的蛊虫忽然全部离体,如天网一般直接当头笼罩!

     眨眼之间,人形怪物已然换位!

     当燕云将双手插入虫浪之中那一刻,【驱虎】技能就已经发动。那些蛊虫裹住燕云身体,并不是出自祁蝎的操控,而是燕云顺其为而为,主动如此。其后燕云装作痛苦惨叫,只是为了降低他人的警惕之心。

     虽然未能奏效,不过也不妨事。谁也不会想到燕云能够当场夺取这些蛊虫的操纵之能。于是有心算无心之下,燕云顺利靠近一个修士,将蛊虫尽数甩在他身上。

     短短一弹指间,【驱虎】技能效果结束。燕云【奔雷步】一闪,与蛊虫拉开距离。

     而失去燕云操纵的蛊虫飞快散开,露出那只剩一副白骨的修士!

     燕云面上云淡风轻,心中却有些暗暗咋舌。

     通过【驱虎】技能,他大概有预想那祁蝎的蛊虫该有多么可怖,可还是低估了黑风山手段的残忍。这可是活生生将一个人啃食殆尽啊!

     “祁蝎!这是怎么回事?”之前呵斥过祁蝎的那位修士再次厉喝出声,语气中更是气急败坏。此时三处战场,只他这处有重大伤亡,岂不是说他无能?

     而祁蝎也正是他的人。连一个小小的练气境废物都拿之不下,还让他偷袭杀死了两人!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要是再拿不下那小鬼,真不知身后的天毒子长老会用什么手段来惩戒他们。

     祁蝎面色铁青。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自己的攻击完全无用,而这修为低微的小鬼身法竟如此诡异,两次都能闪出自己的视线,偷袭到同门道友。

     偷偷瞟了眼掠阵的天毒子,惊恐的发现长老眼神森寒的看着自己,面上极是阴沉。祁蝎顿时遍体生寒。四长老天毒子的手段最是酷烈,尤其喜欢用门中弟子的血肉喂养他的蛊虫!门中弟子都知,绝不能有把柄落到他的手上!

     祁蝎双爪成形,那些恢复控制的蛊虫飞快爬到他身边,被其灵气凝聚到一起,形成两只巨大的骨爪,一如他的骨爪:“小鬼,你已经让老子我没耐心了!既然你不肯跪地磕头,老子就让你死无全尸!”

     话音未落,人已挥爪而上。用的依旧是【五毒黑风爪】,只是这次有‘噬毒虫’凝聚成的巨大骨爪,威力更是可怖,如厉鬼来袭!

     燕云这回终是面色凝重,对方的压力有些接近之前燕行林的威势了。

     【奔雷步】踏起,身形急速后退,袖口微微一抖,一张符咒即被打出!

     如此攻势之下,燕云的任何手段都是无用,只能用出用一张就少一张的保命符咒。

     符咒飞出,正好拦在祁蝎身前。燕云灵气已然注入,符咒上符文火色一闪,顿时爆发开来。无数烈火喷涌而出,如同火山喷发!其中更有如陨石石块的火球激射,轻而易举穿透蛊虫巨爪,烧死大片‘噬毒虫’,砸在祁蝎身上!

     不消五息,十数颗火球通通砸在祁蝎身上。此时祁蝎已是心脉尽断,肢体发焦,一股股毒素被灼烧之后的毒烟寥寥升起,死状极惨。

     而祁蝎驯养的蛊虫亦是被火焰烧杀殆尽,一个不留。

     玄阶下品——【烽火连石】!

     品阶上虽远远比不上地阶下品的【沌风疾刃】术法,可是制符之人对此术法的修炼境界必然高深,其效果异常威猛,不逊于那劣质的【沌风疾刃】符咒。

     正松一口气间。忽闻夜疏雨惊喝:“小心!”

     燕云一惊,然而已经迟了。

     ‘砰!’一声闷响,燕云身体飞扑出去,狠狠砸在地上,喷出大口黑血。其背部衣服上一个黑色掌印赫然在列!

     “哼!区区这点修为,竟然敢与我黑风山放对!简直找死!”天毒子神色轻蔑,收回手掌背负于后,目光移走,不再落于燕云身上。

     “你堂堂一个金丹境修士,竟然偷袭一个练气境后辈,真不知羞耻!”夜疏雨此时对手已去其三,压力大减,对天毒子喝骂道。

     天毒子置若罔闻。羞耻?哼,黑风山没有这个词。

     “用户燕云生命垂危,是否使用【桃】牌?完全恢复需要三张【桃】牌,保住性命需要一张【桃】牌。请用户燕云在三十秒内做出选择。”

     燕云被击中之后脑中思绪立时全断,眼前一黑,便仿佛身死。可转瞬之后,他的意识便已清醒,神识出现在仙侠杀空间之中,石台上血红色的大字一闪一闪的,表明他现在处于濒死状态。

     燕云的神识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选择了使用一张【桃】牌。他也只有一张【桃】牌。

     刚刚燕云还以为真的要死了呢。虽然他已经死过一次,早就不惧生死。然而这个世界比之上辈子更加广大,也更加奇幻精彩。世界这么大,他还没到处看看。上辈子至少也是看遍了世界上绝大多数著名景点之后才死的不是?这辈子要是这么快就死了,燕云总觉得心中很是遗憾呢。

     好在这仙侠杀系统有这种‘濒死状态’的设定,不至于让其死的无法挽回。

     此时的【桃】牌使用起来就不是变作一颗桃子了。石台上那张【桃】牌化作金光射入燕云神识之中。燕云只觉浑身一暖,然后意识就回到了身体之中。

     趴在地上没有急于起身。燕云先是感受了一下身体,发现身体里的毒素已经被清空,背上的致命伤也已经恢复。不过内脏依旧有破损,断掉的骨头还是折断着,浑身上下都反应着剧痛。简而言之,燕云现在就是半死不活。

     微微睁开眼,一愣,眼前虚空浮现着石台虚影,虚影旁边的倒计时已经快要走完。燕云这才想起自己【武将卡·荀彧】的荀彧英魂还附着在身,受伤之后【节命】技能就发动了。不敢浪费,燕云飞快的抽取了一张卡牌,是一张【杀】牌。

     “现在这情况,来张【桃】牌才最好啊。”燕云苦笑着心想。

     就在这时,李还寒和暮成雪也注意到了燕云被天毒子偷袭倒地,都是心下大恨。

     燕云的身份对其掌教真人大计有着极大的补助,现在却被天毒子一掌打死。要是被镇南王大人知道了,说不定会由福转祸,被那位权倾一国的大人物记恨上。到时请寒山的处境可就恶劣了。

     由此,李还寒与暮成雪心中杀意攀至最高峰。一为复仇,二为灭口!

     顿时之间,两人攻势一变,重攻轻守,甚至不惜以伤换杀,击杀黑风山的杂碎。

     如此一来,人多势众的黑风山修士竟是众木难支起来。

     天毒子再也忍不住,欺身而上,道:“竖子找死!”

     李还寒眼睛一眯,目光深处闪过一抹肉痛,袖中飞出一道符咒,白光立时大作,转瞬间凝成一道白影,身形宛若鬼魅,于天毒子一掌击中防无可防的夜疏雨之前,闪至其身侧,拦腰一腿,硬生生将金丹境第三重楼修为的天毒子一脚踢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