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至宝之剑
    仙侠杀卡牌空间中一如既往的静谧幽然。

     燕云来到那石台之前,感知到此时已经是新的一天,又有了一次抽取卡牌的机会。

     石台上关于自己资料的文字也是有了很大的变化。

     燕云的修为一行现在已是练气境第四重楼,这是凭借‘千气丹’强行提升的。

     装备卡槽也已经被【青釭剑·铜】占据了位置,这张卡牌在不久前击杀那神杀谷修士的时候建下奇功,让燕云成功一剑穿喉。

     手持卡牌组原本被燕云凭借【武将卡·荀彧】的【节命】技能填满。不过之后激战数次,险象环生,燕云也已用了数张卡牌,现在只余五张【杀】,四张【闪】,一张【桃】,一张【闪电·铜】,【武将卡·荀彧】的使用时间也只剩下一勾玉,也就是十五分钟。

     在这遗府之中,练气境威力的【杀】牌以及【闪】牌作用都不是很大,尤其是【闪】牌,只能躲避练气境修士的攻击。之前几次险情,【闪】牌都是毫无动静,半分作用未起。

     因此事实上手持卡牌中最有用的还是【武将卡·荀彧】以及【桃】牌。

     所学功法还是【雷火真元】,这功法直指元婴境,不修到元婴境界,燕云是不可能转修其他功法的。

     所学术法一栏还是空着,燕云至今没有学过任何术法。手中倒是有一本黄阶中品的【四灵兽火之术】秘籍,可惜修炼条件苛刻,燕云不一定会去修炼此法。何况燕云得了绝应仇的传承,那地阶上品的【星炎神火】术法是定然要学会的。那黄阶中品的火属术法,不学也罢。

     所学武技一栏已经有两套武技存在。一是修炼来的【奔雷步】,黄阶上品的身法武技,不久前成功修炼至第一重天。另一门是用【顺手牵羊】卡牌‘偷’于纪溪亭身上的掌法武技【云海深涛掌法】。品级比之【奔雷步】要高,乃是玄阶下品的武技,同时已是第三重天的境界。可惜是水属武技,与燕云灵根属性极为不符,使用起来威力平平。又是【顺手牵羊】卡牌直接取自其他修士本身,武技境界不可提升,是以算是鸡肋。

     事实上【奔雷步】亦是用【顺手牵羊】得来,不过是秘籍,需要燕云自行修炼。而当时的情况,就算燕云不用【顺手牵羊】,事后也很有可能得到这本秘籍。

     如此看来,这【顺手牵羊】卡牌与燕云似是八字不合,运气奇差。尤其是【青釭剑·铜】百分之二的触发几率都已经建功一次的对比之下,【顺手牵羊】就显得极不友好了。

     想了想,燕云没有使用这每天一次抽取卡牌的机会。

     手持卡牌组还有八个空位,抽一次卡牌无异于杯水车薪。现在乃是日头正高的正午时分,距离一天过去还有六个时辰左右。而【武将卡·荀彧】只剩十五分钟的使用时间,鉴于此时遗府中龙蛇混杂,时间不一定够用,不如留着这抽取卡牌的机会以备不时之需。

     从仙侠杀空间出来,燕云感受了一下还很是虚弱的身体,微一沉吟,便又使用了最后一张【桃】牌,三两下吃下肚,让自己的伤势又恢复了一半,至少已经不在虚弱,脸色也不复苍白,变得红润起来。

     然后燕云使用了【武将卡·荀彧】,引荀彧英魂附身,紧接着抽出背上向小回舟借的短剑,接连割了自己九下,熟练的用【节命】技能连抽了九张卡牌。卡牌抽完,燕云立即解除附身状态。三勾玉的时候觉得时间富裕,绰绰有余,等到一勾玉之时,时间太少的紧迫感就油然而至了,一分一秒燕云都不敢浪费。

     收回武将卡效果,燕云这才查看起自己抽到了什么。

     四张【杀】,两张【闪】,两张【桃】,还有一张新牌!

     仔细查看这张新牌的效果之后,燕云惊喜万分。有了这张卡牌,燕云在这遗府中的生存几率大大增加!这张卡牌来的真是雪中送炭一般,无比及时!

     收好卡牌,燕云微微一笑。是时候离开这间石屋了,不知道夜疏雨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有没有被传送法阵分散,又有没有找到大师兄李还寒?

     燕云走到石床旁边,将五指撑开,抵在石床头部上方约十五寸左右的石壁处,灵气顺着五指灌入其中。

     石壁上忽然逐渐显露出纯白色的复杂纹路,随着纹路越显越多,渐渐组成了一个复杂的阵法符文,借助燕云的灵气,熠熠生光。

     燕云不通阵法,但从绝应仇的遗言中得知,这是他一位阵法宗师的好友为其所布的空间转移阵法。包括燕云所陷入的那个岩浆世界的阵法亦是那位阵法宗师的手笔。

     阵法纹路的光芒越来越亮,很快将燕云整个身形都包裹住。等到光芒散去之时,燕云也消失在了这间石屋之中。那石壁上的阵法符文却是蓦然崩散,阵法之力消失无踪。

     就此,这间石屋之秘,不知要到多少年后才会被另一人知晓。

     燕云眼前被白光弥漫,几乎失去视觉。不过好在那白光并不刺眼,燕云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而且时间也不长,短短三息之后,白光逐渐消退,燕云的视线也是渐渐恢复。

     等到眼前再也无碍之时,燕云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极为广大的广场一角。

     这广场看上去有五六个足球场大小,高约六七仗,其间有九根盘龙柱,每根皆有一丈粗细,极是雄伟。而广场的中央,是一方约两丈高的石墩,石墩之上,一柄造型古朴的青色大剑直立其上,法禁重重!

     此时广场上修士数百,尽是目露贪婪的盯着那石墩之上的大剑。燕云能认出来的,有身着道袍的一群修士,那道袍的样式乃是荒山岭所有,燕云见过那两个被暮成雪杀掉的荒山岭弟子。除此之外还有白色长衫儒风翩然的流江宗弟子,江旗岚江旗山弟子尽皆在列;万山剑宗弟子亦是不少,岩浆世界中的四人同样在其中。还有其他修士、散修不计其数,燕云还看见了那个得了长戟法宝的散修。

     这些修士们尽管都是目现贪婪,却不敢靠近那中央石墩半步。只因此时距离那石墩最近的,是金丹境第十二重楼的大燕国师,‘拳皇’钟武鸣!

     燕云出现的位置乃是角落处,背后即是墙角,极不起眼。加之出现时悄无声息,众人心神又被那大剑吸引,终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燕云仔细在人群中寻找,一个个人头看过去,终于在一侧人群边缘处看见了请寒山的人。

     李还寒、暮成雪和夜疏雨三人都在,看来他们已经会合了。只不过暮成雪似乎状态不太好,脸色苍白,神情萎靡,似乎受了伤。

     燕云左右看看,然后偷偷摸摸的向他们的位置缓慢的挪移过去。

     钟武鸣势若亭渊,矗立在那把剑面前,眉头紧皱。

     金丹境修士岁寿五百,一年不多,一年不少。钟武鸣今年已是四百七十九岁,还有二十一年好活。对于长生,已遍尝世间荣辱的钟武鸣并无贪念。活的再长又能如何?亲人、手足尽皆寿尽而终,独留他一人,岂不是将永远孤独?

     不过这十多年他开始疯狂寻找延寿之物,不是为了长生,而是有一件必须要去做的事还没有做到!而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在剩余的岁寿耗尽之前,完成所愿。

     所以他不能死。所以他要找到能延寿之物。

     这一次听闻封天城外有千年遗府出世,钟武鸣毫不犹豫赶来一寻,他绝不放弃任何一个希望。

     不过让其恼怒的是,这座遗府明显被人捷足先登!除了一些不值钱的普通法宝之外,所有的东西都被人一搬而空,几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如果只是如此倒也罢了,钟武鸣无非自叹一声又是一场空望罢了。可是在一处藏丹室中,他明明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药香!那是‘灵龟永寿丹’的香气!能增人五十年岁寿的‘灵龟永寿丹’!

     那已经被人事先拿走了!就在一日之前!

     而且从地上的痕迹来看,明显是被人强行破除禁制之后取走的,取丹之人必然付出了重伤的代价!

     可是其他丹药一颗未动!

     明知他钟武鸣在寻找延寿之物,却将此事做的如此明显!

     这绝对是在挑衅他钟武鸣的威严!

     钟武鸣不知道他究竟是谁,可是心中已有了大致的猜测!毕竟封天城是谁的地盘,大家心知肚明。日后必有回报!

     不过此行并不是一如所获。

     雪中送炭之物已失,锦上添花之宝亦是不错。

     而这宝,就是眼前高达一百一十八重法禁的宝剑!

     令钟武鸣眉头紧皱的是,至宝在前,他却取之不得。这石墩上有一道防卫法阵,精妙无比,绝对是阵法宗师的手笔,让金丹境修士都束手无策。

     也正是此阵法难解,那人才没有能够将其拿走,留给了他钟武鸣。

     “师父,此阵法难破,是否要徒儿派人将严大师请来?”

     燕行羽站于钟武鸣身后,见钟武鸣愁眉不展,微微上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