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金丹修士真形图
    天毒子身形失控,在空中飞转了三、四周才得以平稳下来。

     伤倒是没受,毕竟是金丹境第三重楼的修为,一身护体罡气不是筑基境可比的。

     “无寒子?”天毒子眼神阴翳,眉头紧皱道,“真形图?哼!无寒子真人对你可真是看重啊!”

     那白光人影乃是一位散发着金丹境气机的修士。鹤发童颜,目露冷光。一身请寒山制式的如月白袍,双手背于身后,无声无动便尽显宗师风范。

     此人便是请寒山掌教真人,金丹境第十二重楼,无寒子真人!

     不过此时这‘无寒子’乃是通过‘真形图’符咒凝聚而成,并非无寒子本人。其修为亦是只有金丹境第五重楼,不过足以压制第三重楼的天毒子了。

     天毒子在众弟子眼前被其一脚踢飞,面上绝挂不住,威严如被冒犯,是以冷哼一声后身体如厉风龙卷,高速腾转。顿时黑风阵阵,加之数以百万计的蛊虫被天毒子从身上甩出,其攻之势宛若恶魔临世!

     ‘无寒子’无思无绪,无骄无畏,只有战斗的本能,自不会被天毒子吓住。脚下一错便是迎身而上,双掌举起,使得却是燕云极为熟悉的一套掌法。

     玄阶下品——【云海深涛掌法】——【骇浪惊涛】!

     只这一招,‘无寒子’双掌连击,短瞬之间已是尽出十数掌,仿佛真的打出了惊涛骇浪一般!那天毒子飓风、蛊虫被浪涛冲撞,顿时粉身碎骨!

     本来应是浪随风走,但‘无寒子’巨浪汹涌,将狂风生生撞散,足见其修为高强,在【云海深涛掌法】上造诣精深,境界高绝!

     两位金丹修士动手,动静自然如惊天动地,至少这小小的二十来亩空间是容纳不下的。燕云之前被天毒子一掌击飞,已是远离他们交手之处,可依旧被余浪波及,身形被掀飞,反撞在墙壁之上,又折断了不知多少根骨头,伤上加伤。

     夜疏雨等三处战局亦是被余波影响,众人的武技术法皆是被其灵气冲击,招式走形,威力大减。一时间竟有停手之势。

     李还寒忽然收剑回鞘,另一手法诀捏住,不管天毒子那处情况如何,瞬间将阵法发动!

     此处战局地面之上早就霜迹满满,霜纹在李还寒刻意引导之下组成一个诡异精妙的阵纹,将其与一众黑风山修士围在中间。众人身周半空亦有霜痕点点,轻轻荡荡浮于众人身侧,构成一个天盖般的形状,使众人皆不得脱。

     李还寒此时正站在法阵的中央,法印启动之时,黑风山修士皆是感到那些本不起眼的寒霜蕴含着惊人心魄的杀机!

     这便是日前李还寒在燕行林、燕行羽两位皇子殿下面前未有发动的阵法——

     玄阶上品!【霜迹隐寒之阵】!

     阵纹之上顿时灵光大作,杀机毕露!

     那些黑风山修士顿知形势不妙,纷纷身形闪退,欲要离开这法阵范围。

     可是那些虚浮于空的霜痕却瞬间凝结,再众人双膝之处凝结成冰,使筑基境修为的众人竟不得挣脱!而且那寒意侵入体内,将其经脉血液尽皆冻结,失去知觉,再无行动的可能!

     脚下的阵法之中,一条硕大的霜龙从地面穿空而起,龙口一张,一声龙啸惊空,赫人心神!

     霜龙出世之后,龙目睥睨,在一众黑风山修士绝望的目光中,龙身肆虐而过!短短十数息,九个黑风山修士便葬身于龙口龙爪,一役尽殁!

     天毒子狼狈的避开‘无寒子’的一掌,心惊的看了眼李还寒那处战场。他再怎么高看李还寒,也绝想不到这请寒山的大师兄竟能在九个同为筑基境修为的修士围攻下,将之全歼!就算他黑风山修士正面战力有所不如,可这番战绩依旧使人震惊!而且···

     “你这是什么阵法?”天毒子惊异出声。

     黑风山修士在驯养蛊虫之时亦须用到阵法之道,因此尽管其下门人所修阵法颇为狭隘,可于阵法之道上的见识皆是不俗。作为金丹境修士的天毒子更是如此。可偏偏,他不认识李还寒所用阵法!

     李还寒瞟了眼被掌教真人真形图追击的颇为狼狈的天毒子,神色傲然。

     天毒子当然认不出这是什么阵法!因为此阵乃是他李还寒基于【狂霜惊龙剑法】而创出的新阵法,此世间只他一人会使,独一无二!

     否则你以为他李还寒为何能在纪回舟出世之前被请寒山上下一致认同为可支撑请寒山五百年山门的擎天之柱?

     李还寒转眼看了看暮成雪和夜疏雨两处。

     暮成雪虽被八人缠住,好在今日算是超长发挥,尽管有些捉襟见肘,但亦可支撑。尤其是李还寒那处形势陡然逆转,九名同门眨眼间命丧当场,心悸之下攻势便有些束手束脚,无形中暮成雪压力大减。

     夜疏雨面前只剩三人,双剑同使之时游刃有余,无需担心。不过李还寒眼中依旧是寒芒未减。此处黑风山修士,他决意不放走一人。

     现在请寒山表露在外的势力较弱,依旧是二代弟子们在支撑山门,闻名于大燕修界。他李还寒这三代弟子中只有他一人在师门授意下展露锋芒,位列‘七杰’之一。

     其下无论是暮成雪的惊人战力,还是夜疏雨的水火同修,亦或是纪溪亭的精绝谋略,都未曾展露人前。更不要说那已闯出赫赫威名却无人知其出身的二师弟,和还未成长起来的天阶灵根的纪回舟了。

     这都是请寒山日后大计的重要战力!

     掌教真人隐而不宣就是为了韬光养晦,怎可将之暴露人前?

     这一次夜疏雨的根底已是暴露了,回山后定会被掌教真人责罚。好在大错还未成,还有挽回的机会,只需将在场的所有人杀光,便可盖住这些秘密。

     是以李还寒杀心大盛。

     不过杀人之前,李还寒先是来到了生死不知的燕云身边。

     燕云即已和他们请寒山扯上了联系,那就绝对撇开不了。燕云的生死对请寒山也是福祸两依。燕云生,请寒山便可得镇南王大人之助,燕云死,请寒山便可得镇南王大人之敌。

     所以李还寒对燕云的生死也很是在意。

     扳过燕云的身体,发现燕云已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李还寒心中一松,不敢怠慢,手抵燕云心口,一道灵气灌体,先保住了燕云的命。

     燕云昏昏沉沉的脑袋终于有些清醒过来,心中有些哭笑。这些高阶的修士交起手来,仙侠杀卡牌系统有时候都不顶用啊!要不是自己命大,恐怕就又要进入濒死状态了。这回他可没有【桃】牌可用。

     而且刚刚被余波波及之后,【节命】技能给予的抽牌机会,因为燕云脑袋昏沉,限制时间很快过去,白白给浪费了。

     “把这些吃了。”李还寒一把将暮成雪之前吃过的四种丹药塞进燕云最终,嘱咐道,“骨头断的太多,恢复起来太慢。只能等此间事了之后再说。好在你没有中毒,否则我也回天无力。”

     燕云忍着痛,艰难的将丹药吞下。药力很快发散,燕云的内脏被逐渐修复,流失的鲜血也充盈起来,元气更是恢复了大半。全身只有断骨处还剧烈疼痛着,使燕云冷汗不断。

     李还寒将燕云托起,安置在了远离天毒子的角落处,然后返身去助暮成雪。

     燕云右臂骨头断了好几处,左臂尚且完好。他艰难的用左手抽出短剑,在腿上连划五道伤口,抽了五张卡牌。

     翻开一看,三张【杀】,两张【闪】。

     燕云气急而笑。这仙侠杀系统一向给力,在这关键时候反而开始搞些幺蛾子。最急需的【桃】牌总是很难出现。

     又连划五道伤口,抽了五张卡牌。翻开一看,四张【杀】,一张【桃】。

     燕云立即就用了这张【桃】,三两口将桃肉吞下,随手将桃核扔了。

     这桃核本就无用,无法再培育出桃树,只能算是死核。日前夜疏雨和刚刚暮成雪吃完桃子之后都风轻云淡的将桃核收了起来,应该是打算用之培育出这种桃树来。

     燕云看见了,不过没有多言。反正他们是在做无用功,也无法在这桃核上参透出仙侠杀系统的秘密,随他们折腾去。

     桃肉下肚后,断掉的骨头有一半都恢复如初了,全身的伤口亦是纷纷结痂。燕云顿时感到身体负担去掉一半。

     又是连划五剑,抽出五张卡牌。这回还是只有一张【桃】,燕云再次用掉。

     这张桃牌一用,燕云剩下断骨中又有一半恢复如初了。只剩下双腿上还有几处折断,不能动弹。身上的伤口也纷纷掉痂,露出粉嫩的新肉。

     无奈之下燕云只能又划了五剑,又只出了一张【桃】牌。

     燕云还是给用了,双腿的断骨也纷纷接上。不过燕云能感到新接好的断骨还很脆,平常走路没关系,可是要使用【奔雷步】等武技,那是绝对支撑不住的,立时就要断掉!

     看看时间,【武将卡·荀彧】的使用时间只剩下七分多钟了。连忙取消卡牌效果,丢弃掉多余的卡牌,只留下了五张【杀】,补满了手持卡牌组的空位。

     伤势恢复的燕云并没有站起身,而是依旧装作虚弱的样子依坐在角落。

     李还寒等人现已占据上风,燕云便不再逞强,插手其中。更何况【杀】牌效果不显,除了三个杀手锏和用一张少一张的符咒,燕云也没什么能力插手。

     李还寒心怀必杀之念,与暮成雪合兵一处,无惧黑风山修士蛊毒,一一将之屠杀。

     天毒子眼见门下弟子缓缓身死,可却无力救援。那‘无寒子’灵体仍可坚持甚久,不将其击散,天毒子根本无暇他顾。

     天毒子心中羞愤,暗责自己小瞧了对方,以至于吃此大亏!发誓等回到黑风山,必然要倾巢出动,杀的请寒山鸡犬不宁,以报此仇!

     然而不等‘无寒子’灵体消散,李还寒等人便已杀光黑风山修士,将天毒子团团围住。

     天毒子转眼看去时,黑风山修士二十来具残破不堪的尸体横七竖八,血流一地。李还寒三人如月白袍已被鲜血染得透红,几若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