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内门第四夜疏雨
    夜疏雨双剑平举,【阴阳坎离真法】全力运转,灵气一左一右灌入双剑之中。

     左剑寒气森然,剑身之上水汽凝结,转瞬之间便凝成一道剑形凌冰,极寒之意比之李还寒的【乾天寒元功】更胜三分!

     右剑炎灼如烈,剑身被灼气烫的赤红,其上更是无木自燃,阳火熊熊!

     请寒山全宗上下绝大多数都是水属灵根修士,李还寒、暮成雪不外如是,夜疏雨灵根品质稍差,只玄阶上品,可亦是水属灵根。然则让夜疏雨以玄阶上品灵根,筑基境第三重楼修为晋入内门弟子之列,位居第四弟子,为众人四师姐之因,便是她乃是世所罕见的水火双灵根!

     水火相斥,一般而言灵根中其一为盛,另一则必为衰,燕云灵根便是如此。雷属最盛,火属只稍逊几分,因此水属几等于无。世上修士皆是如此,逃不了五行相生相克之道。

     然而世上阴极生阳,阳极生阴,万事万物都无绝对。水火二属并存之灵根虽稀少却不是完全没有,且一旦出现,入修行之门而未死者,成就必不可限量。

     夜疏雨便是这不知多少年才出现一个的天赋异禀之修士,请寒山对其之看重仅次纪回舟、李还寒之下,比暮成雪更重数分。

     掌教真人无寒子为夜疏雨不惜花费数年时光,寻来了这极为少有的可水火双修的功法——【阴阳坎离真法】,供其修炼。坎为水,属阳;离为火,属阴。此功法仅指金丹境,然而阴阳相济,互生互补,最是合适夜疏雨的水火灵根。

     此外无寒子还将请寒山四大剑法之二交予夜疏雨修炼。【太阴寒极剑法】、【太阳炎极剑法】,一阴一阳,以【阴阳坎离真法】驾驭,更是相得益彰。

     是以夜疏雨修为虽弱,战力却极强!

     只不过无寒子嘱咐其行走于外时尽量藏拙,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同使双剑,暴露不凡之处,以免请寒山的仇家刻意针对打击,使其夭折。

     只是如今以一敌众,已顾不得这许多了。

     夜疏雨功法运转间,灵气溢出体外,于胸口处隐约现出太极阴阳之鱼,剑势更增大道之力。那黑风山修士挥来的蛊虫在寒炎之力碾压下瞬成齑粉,毫无用处。

     夜疏雨身形扑入人群中,双剑一如凛冽寒冬,一如焦灼盛夏,在围攻中游刃有余。

     天毒子本还面色从容,可须臾之间便阴沉下来。

     李还寒三人不过是筑基境修为,他还懒得出手,也是相信手下二十几人围攻之下,不许片刻便可让这什么‘霜剑寒君’饮恨蛊虫之下!

     然而此刻情景却大出意料。

     李还寒三人皆是以一敌众,不落下风。

     李还寒【狂霜惊龙剑法】纵横捭阖,黑风山修士根本不敢近身,蛊虫毒瘴亦是扑之不进。

     暮成雪情况稍稍狼狈一些,可是那风属术法与武技正可与其黑风山手段相抗,更加之其剑法高绝,短时间内竟是围攻不下。

     这两人便还罢了,那修为只有筑基境第三重楼的女修才是更惹人注目。那女修竟是阴阳相济的功法,双剑剑法属性迥异却又能相互配合,施展间威势无穷,竟也能以低微修为与黑风山修士缠斗,偶有杀伤!

     “哼!”冷哼一声,对手下弟子未能以迅雷之势拿下对方有些不满,但随即便抛之脑后,没有过多苛责。他黑风山的弟子正面对战的战力本就不强,与请寒山那般当世大宗自不可同日而语。能让诸宗诸派忌惮三分,明目张胆参加正道修士才可参加的易宝大会,靠的是他们诡异的下毒手段和狠辣的行事作风!

     “不愧是当世大宗的弟子,老夫便来会会你!”心中既定,天毒子却并未堂堂正正的攻上,手心背在身后,一只细如毛发的小虫落在地上,缓缓向李还寒等人爬去。

     至于燕云······天毒子的目光从来没有在这个练气境废物的身上停留过半息。

     燕云左右看看,李还寒三人都已经动手,让他松口气的是这三师兄妹手段竟是非常不弱,以一敌众也能相峙不下。尤其是夜疏雨,又让燕云惊叹了一番。这夜姑娘每一次出手都让燕云对其刮目相看一次。

     “嘿!小鬼,你再看哪里?”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燕云耳边响起。

     燕云一惊,【奔雷步】瞬时发动,眨眼便退出了十米有余。

     那人却没有追击,只用猫捉老鼠的戏谑目光看着燕云,笑容玩味。

     练气境的废物而已,只需一人便可收拾了,他此时想要虐杀燕云,已泄方才在钟武鸣那老不死处受到的心火。

     燕云皱了皱眉,小心的四处看看,发现面前只有一个对手,心中松了口气。

     绝应仇留下的符咒还算充足,杀掉燕行林之后,那些符咒就一直藏在他的袖中,随时可以取用。另外【武将卡·荀彧】现在也顾不得时间了,心念一动便召唤了荀彧英魂。

     “小鬼,你向老子磕三个响头,老子让你死的痛快些如何?”那修士五指成爪,爪上黑气弥漫,便是那五指本身,亦是黑漆一片,肌肉腐朽,看上去宛如枯骨。

     燕云笑道:“小可此生只跪过一人,前辈就不要妄想了。”

     燕云说的是实话。燕老三死后是燕云帮之下葬,守灵之时跪过一次。此外就再未跪过他人。穿越前祭祖之时倒是跪过多次,不过那是上辈子了不是?

     那修士笑意不变,道:“嘿嘿,那老子就先让你吃些苦头,待会你再想想是否跪地磕头吧!”

     说着,身形就欲前扑,骨爪也作势高举,黑风卷席。

     燕云见其身形一动,便毫不犹豫施展【奔雷步】,全速后退。

     “嘿!太慢了!”那修士毕竟筑基境的修为,战力再怎么低弱也非是燕云可比,速度也是一样。刹那间那修士便欺入燕云身前,与之照面,燕云能看见他眼中的疯狂之意。

     燕云不惊不慌,眼见那黑风骨爪朝自己胸口抓来,右掌旁人不可见之金光一闪,立时迎上。

     那修士笑容顿时一厉,骨爪又快三分。

     他本无意一举击杀燕云,因此这一抓距离稍收,只会抓破燕云的胸前之肉,不过爪上厉毒亦能让其吃尽苦头,生不如死,到时还怕他不跪地求饶?

     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如此蠢笨,竟然不自量力的举掌而迎!也罢,就顺势折断了他的手掌,让其痛入骨髓,悔之不及!

     “此乃驱虎吞狼之计!”

     BGM在燕云脑中回荡,其右掌轻而易举挡下那黑风骨爪,脚下步伐一错,身形斗转,竟是刹那间消失于那修士眼前,欺身到另一个正围攻夜疏雨的修士身侧!

     燕云手爪一伸,爪上亦是黑风卷席,手爪虽不似那修士般腐朽若骨,可也是漆黑一片,显是毒性猛烈。

     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之前,燕云矮身,手爪拦腰一挥,顿时撕下对方大片血肉!同时爪上蛊毒也在刹那之间侵入体内。

     那人惨叫一声,转头回望,看见下手的却是燕云,眼中惊愕之色不可抑制:“怎么···?”

     只是不待他话语说完,趁其护体罡气破散,反手一道【杀】牌刀气挥出,从这人伤口处掠过,一刀两断!

     燕云悟性惊人,虽只经历短短几战,扑捉战机之能已是初露峥嵘。

     便如刚刚施展【奔雷步】退后,非是要拉开与那修士之间的距离,而是要拉近与夜疏雨身边修士的距离,以便【驱虎】技能更加出其不备!

     “这是怎么回事?”那修士惊骇莫名,睁大了眼睛瞪着燕云。

     围攻夜疏雨的修士也是攻势一滞,其中一个厉喝道:“祁蝎!你怎么回事?怎么让这小子杀过来的!”

     夜疏雨则是早有准备,燕云那诡异武技她看过不止一次,还亲自配合过。此时自是不会愣神,趁对方攻势顿止之时立时欺上,双剑流转,将其中一个的腹部捅了个对穿,剑气更是入体,大肆破坏。要不是那人反应的快,当时便可要了他的命。不过那人也重伤垂死,失去战力了。

     祁蝎心中惊愕,口中却道:“小鬼,没想到你还有些手段。哼!老子接下来可不会再留手!”

     说着,恼羞成怒下修为亦是全力爆发,浑身黑气从七窍冒出,诡异非常。更有无数蛊虫从其衣服里爬出来,铺天盖地。

     燕云神色不动,镇定非常。燕云本身性格就淡定异常,且这祁蝎的威势也就筑基境第二重楼的样子,比夜疏雨都弱了一线。他可是正面承受过燕行林筑基境第七重楼的威势的,又岂会被这区区祁蝎吓到?

     祁蝎厉叫一声,迅雷般朝燕云扑来,骨爪如疾风骤雨,呼啸而至。

     黄阶上品——【五毒黑风爪】!

     燕云脚下【奔雷步】施展到极致,依旧不能躲开祁蝎的爪击。此时燕云极为怀念【混元金刚法身】符咒的变态效果。可惜此符咒已经消耗一空了。

     燕云屏气凝神,接连劈出三张【杀】牌刀气,皆是被祁蝎以疯狂的骨爪撕裂。不过祁蝎修为毕竟不算太强,三击练气境第十二重楼威力的刀气还是阻了他的攻势。

     燕云乘机拉开了些许距离。

     刚一站定,燕云耳边便忽然炸响金铁交鸣之声,非常耳熟。

     “小心些!”夜疏雨短促的喝声响起,显然使其拦下了一道偷袭燕云的攻击。

     “多谢!”燕云微微一笑,没敢回头,大喊了一声。

     祁蝎再次铺了上来,首先涌上的是那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蛊虫!

     燕云迎之而上!【驱虎】已冷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