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有缘者得
    那万山剑宗弟子身高长相皆是普通,但体轻臂长,十指修长有力,手腕关节更是灵活,能被万山剑宗看上收为弟子,使剑资质必是不凡。

     此时他满是皱纹的脸上全是不解之色,手中握着插在地上那柄赤红之剑的剑柄。

     这赤红之剑纹丝不动。

     “嗯?给我起!”万山剑宗弟子惊疑一声,运起五成灵气,心头喝道。

     然而这赤红之剑依旧纹丝不动。

     “嘿嘿!”一边站着的暮成雪见状毫不掩饰的笑出声来,道,“看来有人与宝无缘啊。”

     那万山剑宗弟子瞪了一眼出言讥讽的暮成雪,却又被暮成雪反瞪回去。迫于形势,暮成雪才答应让他们先选,可若真要交起手来,请寒山还真不惧他万山剑宗分毫。那万山剑宗弟子心知肚明,虽然怒气盈胸,却也发作不得。

     低头看着那赤红之剑,暗恨此剑竟然如此不给面子,让他在请寒山弟子面前丢脸。越想越气,遂聚集全身灵气,筑基境修为也是全力爆发,天地间的灵气很快便汇如龙卷,将他和赤红之剑笼罩,再从他身上每一个毛孔进入,成为供他使用的灵力!

     那万山剑宗弟子双手握住剑柄,沉马弓腰,猛然大喝一声:“起!”然后脚下、大腿、腰腹、双臂、十指尽数发力,欲要一举将这赤红之剑拔出!

     但让人无法置信的是,凭借那万山剑宗弟子筑基境第五重楼的修为,这赤红之剑却依旧安安稳稳的插在地上,一丝摇晃都无。

     那万山剑宗弟子已然发上死力,一张脸憋得通红,就算灵力翻涌将之笼罩,那与赤红之剑上的颜色不遑多让的脸色依旧显眼。燕云都不禁笑出声来。

     那万山剑宗弟子心中又气又急,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柄剑怎么就拔不出来?但是请寒山和流江宗的人,还有三个散修都在一旁看着,要是被他们传出去自己连一把剑都拔不出来,眼前的法宝却无力去取,恐怕会被整个大燕国修士嘲笑死的。所以他没有放弃,牙根咬紧,灵力持续爆发,灵气龙卷越加庞大。

     忽然异变陡生,以赤红之剑为中心,地面上朝四面八方流淌的灼热岩浆忽然仿若生灵一般,从龟裂的沟壑中升腾而起,向着那还在拔剑的万山剑宗弟子扑去!

     那万山剑宗弟子吓了一大跳,慌忙撒开手,身法急转,暴退数十丈,险险躲过岩浆突袭。

     扑空的岩浆从空中落下,砸在大地之上,土地瞬间被炙热烤焦,一条新的沟壑出现,岩浆重新流淌,依旧向四面八方。

     “这是什么情况?”那万山剑宗弟子惊魂未定,睁大了眼睛,神色震惊而迷茫。

     忽然又是一次异变,四方的岩浆再次升腾而起,直扑另一边约百丈之处,那里是另一名万山剑宗的弟子在取宝。

     好在万山剑宗门下弟子素质确实不错,岩浆依然扑了空。

     连续的两次诡异变化惊住了所有人,包括暮成雪在内,都面露沉思之色,一时间犹疑不定。

     燕云看了看众人的脸色,见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眉头紧皱,那四个万山剑宗的弟子也是停下取宝的动作,惊疑的观察地面上插着的法宝和沟壑中流淌的岩浆。燕云心中也是好奇这种诡异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不过他知道自己见识浅薄,必然想不通的。索性不去管,四处张望之下发现手边正好有一柄刀。

     刀普普通通,雪白的刀身,狼牙口的刀柄,看上去和被燕云杀掉的青蟒部的使刀修士韩擎义的那柄狼牙刀很像。

     燕云将折扇交到右手,左手握住刀柄,微微用力上提,刀纹丝未动。

     燕云又加重了几分力量,依然无法将刀拔出。无奈的摇了摇头,收回了手。

     他可没有那万山剑宗弟子的执念,拔不出就拔不出呗,他又不是真的很想要。

     暮成雪瞄到了燕云的举动,一开始还心中一惊,连忙警惕,想出声阻止燕云的鲁莽举动。没看到那万山剑宗的蠢货被岩浆攻击了么?没看到我们都不敢再动手了么?你怎么能这么随意就取宝呢?太不要命了吧?

     可是燕云很快就将手收了回来,四处的岩浆依旧冒着泡的流淌,没有半分异动。

     暮成雪眉毛一挑,左右看看,然后脚下一转,来到一柄同样剑身赤红的宝剑面前,握住剑柄用力一拔,剑身未动,岩浆也未动。体内灵力收敛,暮成雪全凭肉身的力量,全力拔剑,眼神却死死盯着身周的岩浆,心中警惕。

     果然,岩浆再次异动起来。暮成雪心中有所准备,在岩浆腾空的刹那就已经撒手暴退。岩浆失去目标,重新落回到地面上,烫出新的沟壑。

     暮成雪回到燕云夜疏雨两人身边道:“看来此处遗府主人下了禁咒,取宝乃是有缘者得之。若是强取,就会被岩浆攻击。”

     声音并未刻意压低,暮成雪的话也落入另外三方人耳中。那三方人顿时露出了悟神情。

     暮成雪接着道:“诸位道友,既然遗府主人之意,乃是有缘者得之,那么我等之前所议均分之事就只能作废。诸位道友不必浪费时间,现在就各自尝试吧。”

     流江宗江家兄弟和三位散修都是点点头,朝暮成雪几人和万山剑宗四人一拱手,分散开来一一尝试。既然是有缘者得之,那么就没有利益冲突了,大家都是正道有名有姓者,也不虞谁会突然动手偷袭。

     万山剑宗四人面色皆不好看,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埋头尝试起来。

     暮成雪道:“我们也动手吧。不过你们两个不要离我太远。”

     燕云点头应了声。

     夜疏雨却没有挑选的兴致,道:“三师兄,你知道我们怎么才能出去么?”她还是心系着李还寒的安危。

     暮成雪道:“我对阵法研究不多,但是我对流江宗江旗岚其人有些耳闻。传言此人在阵法一道上颇有造诣。刚刚他就说对此处已有所了解。想要离开还是要落在此人身上。现在看此人不慌不忙,必是心中有底。越是如此,他不得到此处之宝恐怕不会甘休。我们急也没用。放心,大师兄可不是泥娃娃,那么轻易就能被人捏碎的!”

     夜疏雨急切心情未解,但暮成雪已经说得明白,她只能默不作声。

     燕云同样没有说话。本心来说,燕云对李还寒暮成雪等人的生死其实并不算太过关心。他们和燕云还没有形成真正的情谊,目前来说,能够让燕云真的担忧其生死,肉麻点讲,可以为之付出自己生命的,也只有小谷子小丫等三四个从小的玩伴了。掌柜的和吴衣都不行。

     嗯···好吧,纪溪亭现在也算半个。

     跟着暮成雪的脚步,燕云一边走一边尝试着拔出四周的刀剑,还有心思留意了其他人尝试的结果。可是这地上法宝虽多,有缘拿下的却很少,至少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成功。

     燕云心神感应了一下仙侠杀空间,发现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今天时间虽短,经历的事情却是惊心动魄,料想接下来恐怕也不会轻松。

     “哈哈!我拿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不断尝试的众人终于有了收获,却是那三个散修中的一人。

     所有人都循声看去,只见那人高高将一把长戟举在手中,神情兴奋之极。

     那长戟浑身暗黑,九尺长短,戟身上盘有兽纹,看不出是什么野兽。加上那散修也是人高马大,肌肉虬节。若不是他老态龙钟,燕云都想赞一声‘人中吕布’了!

     果然猛汉和长兵器更配哦。

     那散修显然对这长戟满意至极,不再去试其他的法宝,退到一边角落处仔细研究这新到手的宝贝了。

     “那家伙先前使得是开山斧,都是长兵器。得了这长戟也算相得益彰。只是不知那是多少重法禁的法宝。”暮成雪语含羡慕的道。

     燕云道:“暮前辈难道还需羡慕别人么?想必作为请寒山弟子,手中法宝不在少数吧?”

     暮成雪微微一笑,摇头道:“我请寒山又不是以炼器为本,宗门里只有三位炼器大师,法宝自是颇为紧俏。我请寒山功法、武技、术法、丹药等等都不缺,唯独这法宝却是难得。我手中的‘醉酒剑’就不说了,大师兄李还寒现在都是筑基境第十二重天的修为,所用之剑也不过才是三十二重法禁的‘天霜剑’,完全无法匹配其修为。可惜他现在不在此处,不然也好捡个大便宜。”

     暮成雪对燕云倒是颇为坦诚,直接将请寒山的弱处明说了。

     燕云点头笑了笑,将这常识记在心中。

     接下来几人一边不咸不淡地聊着,一边尝试着拔出插在地上的法宝,就连心思并不在此处的夜疏雨也伸手一柄一柄的尝试。

     可惜,似乎遗府的主人并没有说进来的人一定就能够得到宝贝。时间又过去将近一个时辰,只有江旗山一人得到了一柄叉子。其余人皆一无所获。

     “所有的法宝都试了一遍,没有能被我们拔出来的。”江旗岚遗憾的说道。

     此时他们已经聚集到那座三足青铜鼎的前面,都面露不甘之色。宝物在前却不可取,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不甘的呢?

     燕云转头看了看,然后伸手摸上身后巨大的青铜鼎,惊讶的发现鼎身竟然没有一丝温度:“话说这个大家伙是不是法宝?你们有谁试过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