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三足青铜鼎
    燕云连忙跟上夜疏雨的脚步,边跑边瞄了眼横躺一地的尸体,他们的法宝都还在散落在一旁无人理会呢。

     穿过这片灵田,再次进入走廊通道。走了一段路之后两人才发现,这里好像是一个迷宫。

     “这是修士们常用的手段。如果有敌人入侵,这样的迷宫通道能够大大降低敌人入侵的速度,给自己尽量争取最多的反应时间。”夜疏雨向燕云解释道,“这里的墙壁都是用玄精铁石铸造的,能够抵御金丹境修士的攻击。所以就算是钟武鸣,在这迷宫中也只能老老实实寻找出口。”

     燕云听着夜疏雨的话,心中吸收着这些修士世界的常识。

     迷宫之中弯弯曲曲,两人走过好多次弯路。其间更是看到了三五具修士尸体,是那种胸口被撕裂,五脏被啃食的那种。两人越发觉得这遗府中一定有一只守护妖兽。

     两人在这迷宫中兜兜转转了好久,一个活着的修士都没有看见。他们觉得很奇怪,这迷宫极为复杂,应该有不少人都困在里面出不去才对,可现在确实未见一人。

     又来到一个岔路口,又径直向前和左拐两个选择。

     “走哪边?”燕云道。

     夜疏雨心情急切,被这迷宫耽误了很长时间,性格中急躁的部分越发明显:“直走!”说完直接往前冲。燕云只好跟上。

     在穿过拐角通道的时候,燕云忽然感觉身上好像过滤了一层泡沫,裸露的肌肤一阵清凉。紧接着眼睛一花,再次清晰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一个诡异的地方。

     这里是一处红彤彤的世界。

     并不是夕阳般的太阳照耀出那红彤彤的颜色,而是龟裂的大地上流动着的岩浆映出了这般颜色!

     大地是龟裂的,灼热的岩浆如同河流般流动,远处还有火热的活火山,不时喷发着的恐怖高温的火山灰!

     只短短一瞬间,燕云全身都湿透了,汗如雨下。

     “这是什么地方?”燕云心中颇感震惊,好像自己处在世界末日的时空一样。

     夜疏雨同样出现在这里,此刻就站在燕云的身边,一样的大汗淋漓,脸上惊骇的表情无法掩饰:“我不知道!”

     就算是夜疏雨,也同样不能理解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们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燕云朝四周环顾,转身一看,对夜疏雨道:“有人。”

     夜疏雨一惊,连忙转身看去,眼前的景象同样令人震惊。

     前方大约六百丈远,有一个巨大的三足青铜鼎!鼎高六丈,直径至少九丈!鼎身上龙盘凤栖,栩栩如生。鼎中炎火燃燃,那火气将鼎上的空间都灼烧的扭曲了!

     青铜鼎四周一百丈方圆内,无数刀枪剑戟插在地上,其上法禁之光闪烁,耀眼夺目!

     而也就在那些刀剑之间,一百来号修为不一的修士正激烈的厮杀,鲜血飞溅!

     地上尸体也是横躺一地,一点不比迷宫通道前灵田里的数量少。

     “那是什么?”燕云感到自从进入这遗府之后,这个问题自己问的最多。

     “我也不知道。”夜疏雨喃喃道。她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我们要不要过去?”燕云问道。虽然他觉得前面那些修士明显已经杀红了眼,他们两人掺和进去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走!”夜疏雨却果断说道,并且毫不犹豫举步向前。

     “你疯啦?前面修士那么多,敌友难辨,我们贸然过去,引起误会怎么办?”燕云跟在后面,嘴上说着,脚步却没停。

     “我看见三师兄了。”夜疏雨语气中有一丝轻松,也有一丝担忧。

     燕云一愣,仔细在乱战的修士中寻找,果然看见暮成雪正以一敌三,御剑而舞。

     燕云一边跟在夜疏雨身后直奔暮成雪而去,一边注意看了看,发现围攻暮成雪的三人无论正派还是邪道,恐怕都只是散修罢了。暮成雪现在虽处于劣势,但是神情轻松,姿态从容,比之之前以一敌二,与荒山岭两道士交手时轻松不少。暮成雪说那荒山岭道士战力一般,可毕竟也是宗门弟子。现在他以一敌三却更轻松,只有一种可能,对方战力更次,是无人指点,修炼也没有更好资源的散修。

     燕云两人进入刀剑区域之后,暮成雪很快发现了两人,神色一惊,不再拖延,手中剑势突变,原本缠绵的剑意瞬间变得无比凌厉,一剑一个,将围攻自己的三人全部击杀。然后身形如惊鸿般一跃,下一刻便出现在燕云两人身前。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暮成雪皱眉道。

     燕云耸耸肩,没有说话,看向夜疏雨,向暮成雪示意自己只是打酱油的。

     夜疏雨道:“我们知道了这遗府的消息,担心你们的安危,所以来找你们!”

     暮成雪眼中罕见的露出一股怒气:“胡闹!大师兄不是说了让你们躲起来,等我们和师父师伯会合后去找你们吗?小回舟呢?!”

     “纪师妹和小师妹没有来,她们会在齐岩城等我们。”夜疏雨被暮成雪呵斥,并没有反驳,面露愧色,但是目光依旧坚定,“大师兄呢?”

     暮成雪听闻小回舟她们没有一起来,顿时松了一口气。小回舟可是宗门未来一千年的支柱,绝不能毁在自己手里!可是转眼看见夜疏雨目光坚定,丝毫不为她的行为后悔,还迫不及待的询问大师兄的消息,心中一黯,道:“我和大师兄被万山剑宗的人打散了,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

     夜疏雨一听李还寒下落不明,眼中担忧的神色越加浓郁,刚想说些什么,却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危机感笼罩,惊愕的转头看去,一条巨大的火蛇从自己的斜后方咬来。

     暮成雪冷哼一声,身形一闪便挡在夜疏雨和火蛇之间。左手一点,两指成风,向火蛇猛然点去。

     【三元巽风指】——【风指楼残】!

     灵气从暮成雪指间爆发,化作龙卷风直扑火蛇,顿时将其冲散,融入龙卷风中,倒飞出去六七十丈。火龙卷之威还将一个不走运的练气境修士卷入其中,灼烧至死。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将这里的邪修全部杀掉,然后在慢慢商量之后的事。”暮成雪眼中杀机毕露,“这里火属灵气旺盛,我们请寒山的寒属功法会被极大削弱,水属武技术法威力都会降低五六层。尽量使用其他属性的武技术法。”

     暮成雪水、风双灵根,武技术法也是以此两种属性为主。水属不能用,风属威力却依旧强劲,是以暮成雪在这种环境下战力不减。

     夜疏雨更是不凡。水、火双灵根,修【阴阳坎离真法】,一手【太阴寒极剑法】,一手【太阳炎极剑法】,阴阳相济,在任何环境中都能游刃有余。

     夜疏雨此刻心中急躁,若使【太阴寒极剑法】,恐怕做不到心冷如冰,静若寒霜。而【太阳炎极剑法】夜疏雨虽境界不如【太阴寒极剑法】修得高,但是此时使出来却更加合适。

     夜疏雨拔剑而上,眼中因灼热灵气而微微泛红,冲着一个落单的邪派修士就一剑斩去!

     暮成雪侧脸瞟了一眼燕云,道:“你怎么也来了?就你这点修为,随意一道剑气都有可能干掉你。”李还寒还没有跟他说起过燕云的奇异之处。

     燕云苦笑一声,道:“没办法,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暮成雪眉头微皱,面露不解。打量了燕云两眼,忽然一愣,道:“第四重楼?”

     燕云苦笑变成了微笑:“不久前从一具修士尸体上得到一颗‘千气丹’,夜姑娘让给我服用了。”

     暮成雪了然。如果是‘千气丹’那就不奇怪了。以燕云的灵根资质,服用‘千气丹’之后差不多也就是练气境第四第五重楼的样子。

     可是就算是练气境第四重楼的修为,在这满是筑基境修士的遗府中也脆弱不堪。

     “你待着别动,我就在你身边,没人能伤得了你。”暮成雪道。

     燕云还有大用,暮成雪也不能放任不管,只好留出精力来保护他。

     燕云点点头,道:“我不动。”

     暮成雪见状,便以燕云为中心,围绕着燕云,将靠近的敌人尽数击退。

     此处误入的修士共有一百来人。燕云两人进入之前就已经有数十个在厮杀中死掉,还剩下五六十个都是实力强劲,或者实战经验丰富的修士。其中大部分都是邪派修士,正道修士不是没有,可此刻没有一个站出来提议联手对敌。

     便是暮成雪这般,大燕国境内大宗之一请寒山的弟子,都没有站出来说话。

     燕云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对这现象虽是不解,但并没有疑惑太久。只看看这满地法禁闪烁的刀剑,理由也就不言自明了。

     四周修士尽力厮杀,灵气翻涌,时不时就有人缺腿断臂,道消身死。

     燕云却施施然站在其中,还将怀中折扇拿了出来缓缓扇着,与此处杀气盈天的气氛极为不符,突兀至极。燕云倒还不自知,饶有兴趣的看着四周千奇百怪的术法、武技。

     燕云如此显眼,气机又非常微弱,一看就是一个练气境底层的毛头小子。修为如此低微不找个角落好好躲着,瑟瑟发抖,竟然大摇大摆的站在战场中,神态惬意?是将我们这些筑基境修士视如无物么?

     在场邪派修士更多,燕云此举无异于蔑视他们,于是这些邪修纷纷对燕云出手。

     这让暮成雪顿时压力倍增,身形斗转,第二重天境界的【孤鸿翩影身法】发挥到极致,绕着燕云将所有额攻击全部拦下!

     “妈的!这臭小子太遭人恨了!”暮成雪一抹头上的汗水,瞟了一眼神情怡然的燕云,心中无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