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遗府探险
    “千年遗府?”夜疏雨惊叫道。

     所谓千年遗府,是千年前修为高深的修士藏宝修炼之处。修士陨落之后,洞府位置无人知晓,往往都是时隔多年之后才被人无意中发现。里面通常都会有修士一生的积累,武学秘籍、灵宝丹药,乃是修士最珍贵的遗产。

     没想到封天城附近竟然就有一座!

     “什么千年遗府?你说清楚!”纪溪亭继续问道。

     卫州咽了口口水,急忙道:“是一个多月前,有一个邪派散修路过封天城的时候,意外发现了这座千年遗府的入口,就在封天城第二城墙北门护城河的河底。他进去之后没多久就被里面的机关逼了出来。然后他就像找一些道友一起进去寻找前辈遗宝,只是隔墙有耳,消息泄露了出去,几乎整个邪道都知道了。”

     “胡说,我们怎么不知道?”夜疏雨立即喝问道。

     邪道修士各怀鬼胎,有什么有利可图的信息往往都敝帚自珍,从不与他人分享。而正道修士尽管也人人自私,但是凭借宗门势力和强大的人脉,信息流通和渠道比之邪道修士灵通无数倍。因此邪道修士都知道的事,如请寒山这样的宗门大派不可能不知道。

     “那是因为黑风山下了封口令,不准任何一个邪道修士讨论半句,否则就捉去黑风山当虫蛊!”卫州露出恐惧的神色说道。

     黑风山,大燕国内唯一一个邪道门派,以养蛊和制毒闻名修界。宗门实力和规模不过二流,但是手段阴狠,杀人防不胜防,便是请寒山这样的大宗门对其也是头疼不已。

     夜疏雨一听黑风山介入,便信了几分,示意卫州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们这些邪派修士就纷纷来了这封天城,寻找千年遗府的入口。”见纪溪亭两人面露疑色,赶忙解释道,“发现入口的修士找道友帮忙的时候留了一手,并没有说出入口的准确地点。后来消息被人听去,很多邪派修士找上门逼问,争执之下,那家伙被人失手打死了。所以没有人知道入口到底在哪里。”

     “哼!邪道修士一个个蝇营狗苟,死得好!”夜疏雨冷笑道。

     卫州不敢反驳,继续说道:“后来邪道修士在封天城越聚越多,好在易宝大会即将召开,正道人士就算发现我们有异动,也只以为我们对易宝大会有什么企图,没人想到千年遗府的事。可是后来我们的举动还是被大燕皇族的鹰犬闻到了味道,钟武鸣亲自来了封天城,而且正巧将刚刚发现遗府入口的神杀谷的人堵个正着。钟武鸣让青蟒部的人封住了入口,自己带着一批人进入了遗迹。”

     燕云早已走到几人身边,听见卫州说钟武鸣知道了遗府的事,莫名的就想起了昨天晚上那场突遇的追杀。

     “那你们怎么会在里面探宝的?”纪溪亭问。

     “是黑风山的人想到的办法。他们的人把遗府的消息告诉了来参加易宝大会的正道人士,那些人里大宗大派的不少,有千年遗府在前,钟武鸣的面子也不好用,直接就硬闯了进去。其他正道修士也跟在后面进去了,青蟒部的人根本挡不住。我们这些邪道修士趁乱也都混了进来。我和白道友一同前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隐蔽通道,没想到却是通到了你们这里。”

     夜疏雨闻言忽然急问道:“你确定正道人士全部都进去了吗?”

     卫州道:“不知道是不是全部,但是据说当时参加易宝大会的正道修士都已在遗府之中。”

     夜疏雨神色立即变得急切起来,看向纪溪亭。纪溪亭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李还寒和暮成雪说不定也已进入其中!

     “你还有什么没说的?”纪溪亭道。

     “没有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就知道这么多了!仙子们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卫州急忙求饶道。

     “邪派修士,人人得而诛之!”夜疏雨神色冷漠,一剑割破卫州的喉咙。鲜血顿时飞溅而出,卫州瞪大眼睛,目光中满是绝望,最终气绝身亡。

     夜疏雨可不在乎一个邪派修士的死活,坚定的对纪溪亭说道:“我要下去找大师兄他们。”

     纪溪亭担忧道:“可是现在里面龙蛇混杂,情况复杂。钟武鸣也在里面,要是碰到了,我们必死无疑。更何况千年遗府必然危险重重!”

     夜疏雨毫不动摇:“我一个人下去。你带小回舟找别的地方藏起来。”

     纪溪亭心中虽然担忧大师兄两人的情况,可是她们修为不足,贸然下去毫无益处,更何况她绝不会让妹妹犯险。但是夜疏雨目光坚定,今日是非下去找大师兄他们不可了,一时间犹豫不决。

     看了看小回舟,纪溪亭心中柔肠百结。忽然余光瞄到身边一抹白衣,心中忽然想起那一拳将韩擎义心口洞穿的凶悍武技,眼中一亮,转身道:“燕先生,小女子有事相求。”

     燕云心中对那千年遗府很感兴趣,可是一听那卫州说下面现强者如云,就遗憾的打消了进去看看的想法。正有些不舍的看向被卫州两人打穿的洞口,忽然听见纪溪亭对自己说话,一愣,道:“纪姑娘有话请讲。”

     “能不能请燕先生与我家师姐一同进入遗府,寻找大师兄和三师兄?”纪溪亭恳求道。

     燕云又是一愣,心道你不是开玩笑吧?我这么点修为下去不是找死吗?

     不过燕云没说话,夜疏雨却先开口了:“师妹,我一个人下去就可以了。用不着别人和我一起!”

     纪溪亭没有理会夜疏雨,对燕云道:“燕先生深藏不露,修为虽···不高,但是···秘术···着实厉害。我家师姐性子冲动,请燕先生务必照顾我家师姐。小女子不胜感激!”

     “这···”燕云犹豫着。

     夜疏雨也想起之前燕云那令人震惊的表现,也不说话了。她不傻,如果此行有燕云相助,比她一个人找到大师兄和三师兄的可能性更高。

     见燕云还在犹豫,小回舟躲在纪溪亭身后,对燕云挥了挥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然后指了指燕云,两根手指抖动两下,做了个跑动的手势,指了指洞口。然后又指了指纪溪亭,将双手托住脸,一副崇拜的表情,接着扭动两下,做出害羞的样子。最后两手分别指着燕云和纪溪亭,两拳对在一起,大拇指紧紧一靠。整副动作结束,小回舟摊摊手,说了个‘你自己选吧’的口型。

     燕云眼角抽搐了一下,心中哑然失笑。

     这小姑娘竟然用自己的姐姐来诱惑自己,真是···很有用!

     “好吧。我就豁出这条命了。”燕云正色道。

     纪溪亭顿时感激道:“多谢燕先生!”

     夜疏雨将小回舟的整副动作看在眼里,眉头一皱,看了看纪溪亭,又看了看燕云,欲言又止,最终没有说话。现在她只想进去找到大师兄和三师兄,不愿节外生枝。

     纪溪亭对夜疏雨道:“你们小心一点。我和小回舟去齐岩城等你们。”现在钟武鸣的全部力量应该都进入了这千年遗府中,应是不会有多余的力量来搜捕她们。她们躲在这山中反而不如远离封天城,去往齐岩城安全。

     夜疏雨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们也小心。”

     一炷香后,燕云和夜疏雨在黑暗的通道中缓缓而行。

     夜疏雨走在前,神色凝重,心思重重,虽然心急师兄们的安危,可是千年遗府中必定危机重重,她不敢贸然前进,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燕云走在后面,不时看看夜疏雨的背后,无聊的挥舞几下手中的短剑,心态轻松。

     短剑是燕云从小回舟手中借来的。当然不是用来对敌,他又不会剑法。一是为了装装样子,二是自虐···是为了【节命】技能。

     两人关系有些尴尬,主要是夜疏雨有些前倨后恭,自己心理上过不去,不愿和燕云说话。于是这走了快五分钟,两人一句话都没说过。在燕云看来,两人间的尴尬气氛比这洞中的阴森气氛更浓郁。

     咳嗽两声,燕云决定找点话来说说,以后同是一个山门下的师姐弟,关系太生疏了好像不太好:“夜姑娘,你的身手真厉害,一剑就把那个胖子刺死了!”

     夜疏雨没回头,但也没有晾着燕云,道:“那两个不过是邪派散修,功法武技也就是黄阶下品的水准。我堂堂大派弟子,修为又比他们高出两个境界,要是不能将他们轻易击杀,还不如退出山门罢了,免得丢人现眼!”

     燕云松了口气。就怕不说话,一旦开口说话,不管说的是什么,总归是能聊下去了不是:“哈哈,可是姑娘剑法确实高超啊。对了,小可此行便会拜入请寒山门下了,姑娘能否给小可介绍一下请寒山?掌教真人是谁?门内有哪些长老?”

     夜疏雨淡淡道:“我请寒山山门广大,金丹长老四位,筑基长老十二位,山门弟子一万余人。一时半会说不清,此间事了纪师妹会跟你一一细说。”

     燕云点点头,心道听上去不错啊。

     他虽然已经决定拜入请寒山,自是希望宗门越强大越好。否则天天被人欺负,就算他自己不在乎,可是也挺郁闷的不是。

     “那遗府呢?姑娘能够猜出这遗府主人生前是什么修为不?”燕云随意的四处看看,随口问道。

     “我怎知道。”这么长时间一丝危险也无,夜疏雨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道,“不过能够留下遗府的修士,至少也是金丹境的修为!像那钟武鸣,必然在大燕某处有一处洞府。钟武鸣后辈中无人有过人之资,等他陨落,其洞府必然成为有些人的盘中之肉!”

     燕云暗道:“这修士死后遗物珍贵,必然成为别人的眼中美肉。不说后继无人,就算后继有人,那后辈也很有可能有杀身之祸。君不见书里富二代死的都挺惨的么?成功的都是闷声发大财的草根。嗯,自己应该也算···”

     想到这里,燕云忽然一笑,摇摇头,把这些无聊的想法甩出脑袋。

     闲碎的聊着天,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通道尽头。燕云感觉他们顺着这条通道斜着向下,差不多已经在地下四百丈左右了。

     夜疏雨小心的躲在石壁后,微微探出一只眼睛朝外看了看,空无一人。于是带着燕云小心的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小块空间,能容纳五人左右。这空间不像是什么遗府,倒像是一个中转站,连接着三条通道。

     “看来遗府还在下面。这几条通道都是后人为了进入遗府而打通的。”夜疏雨看了看石壁上的人工痕迹,对燕云说道。

     燕云看不懂这些,但是依靠逻辑推理也能得到相同的答案:“我们走哪条路?”

     夜疏雨果断道:“向下!”

     燕云自无不可,跟着夜疏雨走进向下的那条通道。

     这条通道更长,燕云两人足足走了三盏茶的功夫都没有走到尽头或者下一个岔口。

     “有东西!”夜疏雨忽然停下脚步,小心的看了看,见前方地上的东西一动不动,这才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手中长剑起势,以防偷袭。

     后面的燕云也是一张【杀】牌在手,警惕的靠过去。

     两人缓缓靠近后一看,才发现地上竟是一具尸体,一具整个胸口都被挖空,只留下胸腔骨头,死状极惨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