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难缠的师兄
    【三刺三杀匕法】每一刺都直击燕云的死穴,这第一刺就在燕云的脑侧太阳穴。

     作为一门为了刺杀而创出的武技,此匕法同样有【无风无影杀】那样悄无声息无影无形的特性,黑衣人挥匕之时没有带起半点风声,显然对此匕法修习颇深。

     匕尖几乎就要刺入燕云太阳穴,燕云却好像还没有反应,黑衣人不由心中大喜。可还没待这股喜悦之情蔓延开,心惊肉跳的感觉便蓦然炸开。

     只见那小子如之前一样,顺着匕首刺去的方向移动,使自己的匕首始终不能刺入那小子的脑袋!

     黑衣人强忍惧意,第一击无效便立即使出第二连击,手腕一转,匕尖刹那间朝下,对着燕云的脖子戳去,速度又增三分!

     可是那小子的反应似乎更快,他身体一侧便让过了自己的第二连击,而且变成了面对自己。

     瞄到燕云脸上那淡然的神情和嘴角微微的笑意,黑衣人怒火直冲,你是在嘲笑我吗?第三连击猛然发动,向下戳的手臂又是一个翻转,短匕直插燕云心口,速度再增三分!

     可燕云的速度似乎增长的更快,轻轻往旁边一让,便让过了黑衣人的直插。而且,从视觉上看,就像是燕云先做出了让开的动作,黑衣人却变招不及,只能按原来的路子攻击的样子。

     黑衣人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流露出惊恐的目光,难以置信燕云竟然真的躲过了【三刺三杀匕法】。更可怕的是,这样一来,燕云就不是绣花枕头,而是深藏不露!

     那么,现在招式已老未收,新力未生,背门大露的自己···

     燕云眼见黑衣人从自己身前穿过去,露出毫无防备的后背,终于没有浪费机会,一直捏着【杀】牌的右手作势欲起。

     就在这时,燕云的左上方一声金铁交鸣,夜疏雨又挡住了那师兄对燕云的一次刺杀。

     燕云眼神都没动一下,右臂一个横斩,白色刀气霍然激射而出,从黑衣人腰间一闪而过!

     练气境第十二重楼的威力毫无意外的显露出威力,黑衣人去势不减,然而却是上下两部份分别冲出去,上身冲的尤其远。

     “找死!”一声厉喝突然炸起,回荡在通道之中,让人辨别不出声音主人的位置。

     夜疏雨忽然跳到燕云身前,【太阴寒极剑法】剑气全力爆发。只听一声轰响,燕云感觉眼前一花,一道模糊的身影倒飞出去。

     这时燕云才发现,此时的夜疏雨大口的喘着粗气,头上全身汗。更为凄惨的是,她的四肢,背部,都有好几道长长的伤口,血流不止。

     就在刚刚那短短的一两分钟内,夜疏雨就已经受伤如此之深,比之前燕魈等人来袭的时候还要狼狈许多!

     “你没事吧?”燕云看了看还在流血的伤口,关心的问道。

     “死不了。”夜疏雨双眼泛红,杀气冲天,冷声道。然后不待燕云说话,剑势一撩,身形已然冲了出去,又是几声剧烈的轰鸣,尤其刺耳。

     夜疏雨渐渐杀出了血气,剑舞越来越快,整个身形也是越来越快,黑暗之中,饶是修士的眼睛犹如加持了手电筒一般,燕云也难以看清两人的行动轨迹。

     三息之后,一道身影重重的摔在燕云身前,是夜疏雨!她的胸前被划了一道大大的口子,血溅一地。不过好在她马上爬了起来,宝剑一挥,在燕云眼前掠过,发出‘铛’的一声,又挡开了那师兄的一击。

     此时夜疏雨的脸色有些发白,应该是流血过多所致。胸前的口子很长,几乎从肩膀到肚子,衣服被划破后露出了她的皮肤,不过燕云一点都不觉得美感,因为皮肤上满是鲜血,还有那狰狞外翻的伤口。

     好在刚刚这一击夜疏雨及时避开,没让对方的劲气破入体内,绞碎她的内脏,否则她当场就要身死道消。

     燕云上前两步,凑到夜疏雨耳旁,道:“他现在在哪儿?”

     夜疏雨语气虚弱道:“不知道。”夜疏雨其实跟不上那师兄的速度,只是感应对方的气机,在对方攻击的刹那做出防御的反应罢了。也是对方【无风无影杀】修炼的层次还不高,修为又不如自己,要不然那攻击时露出的点点杀气她很可能完全感应不到。

     现在她已经身受重伤,要不了多久她感应效果就会下降。到那时就是她的死期了。

     燕云道:“我有一个计划,也许有一点点可能性干掉那家伙。”

     夜疏雨眼睛一亮,道:“你有多少把握?”

     燕云无奈道:“没有把握。不过总要试试。”

     夜疏雨心中一阵失望,不过依然没有放弃,道:“你说来听听。”

     燕云小声在夜疏雨耳边说了两句,夜疏雨眼露不解,不过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点了点头。

     燕云退后两步,闭上眼睛,屏气凝神。

     说实话,这一招也就是打人家一个出其不意,第一次不行的话,再来就没有用了。燕云说的是实话,几乎没有把握。

     一分钟内,那师兄都没有发动攻击。燕云猜想对方一定是听见了他和夜疏雨说的计划,有着筑基境修为的对手一定不会遗漏他的话,所以现在应该正在犹疑不定。

     夜疏雨见状很不客气,直接从袖子里翻出一颗丹药一口吞了下去。这是一颗是‘生血丹’,效果很简单,就是能让修士的血液翻倍增多。夜疏雨现在来不及处理伤口,血一直流肯定受不了,于是直接粗暴的夜疏雨吞下这‘生血丹’,你留多少我就增多少,玩的就是命!

     吞下丹药下一息,夜疏雨神色一变,大吼道:“我正后方!”然后来不及多想,一剑斩向闭目凝神的燕云!

     【太阴寒极剑法】——【不寒而栗】!

     燕云眼睛蓦然睁开,一道旁人无法看见的金光从燕云眼中激射而出,英气凌然。

     燕云踏前一步,一手以迅雷之势探出,在夜疏雨剑法完全展开之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夜疏雨剑势立止,另一手在剑身上一抹,一道金光从那剑上漫出,然后凝成一道一模一样的金剑!

     “此乃驱虎吞狼之计!”BGM如约响起!

     燕云脚步一转,身形若风一般忽然闪至夜疏雨背后,那师兄正好扑来的身影被燕云察觉到一丝,随即整个人都被【驱虎】技能锁定到。燕云心头大喝一声:“给我中!”

     然后一剑斩出!

     【太阴寒极剑法】——【不寒而栗】!

     师兄心中大惊!这是什么鬼招数?

     刚刚燕云的话他是一丝不漏的听在耳朵里的。燕云是要夜疏雨在自己攻击的瞬间告诉他自己的方位,然后用她最强大的杀招对燕云自己使出。

     这是什么鬼计划?师兄不解之极。

     事出反常必有妖!师兄心中极为警惕,所以没有急于出手。随后夜疏雨取丹吞服,他看准时机从她背后闪出,同时心中也做好了遇见突发事件的准备,并且还模拟了几个方案。

     然而就是因为心中有所准备,反而被燕云这一下给吓了一大跳!

     燕云这招可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为什么这个这么快最多也只有练气境第十二重楼的小子忽然爆发出筑基境第三重楼修为的力量?

     师兄心中疑虑,可是现下也不敢怠慢。这一招足以要了自己的命,慌忙扭身躲闪。

     ‘嘶!’一道飙血的声音响起,师兄的身影霎时间消失不见。

     “你成功了?”夜疏雨转过身,依旧警惕着四周,道。

     “没有。”燕云遗憾的道:“斩到了对方的一条腿,但是伤害应该有限。”

     这一次没击中,下一次恐怕更不可能了。

     “他还在这里么?”燕云问道。

     “气机还在。怎么了?”夜疏雨道。

     燕云摇摇头,沉吟着。过了十数息,燕云转过身,看着夜疏雨,目光有些奇异,道:“现在还在么?”

     夜疏雨看见燕云的目光,一愣,随即道:“好像走了。我感应不到他的气机了。怎么了?”

     燕云松了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道:“我们命大,他竟然被吓走了。其实我那招短时间内已经不能再用了。”

     夜疏雨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道:“哈哈,确实如此。”

     然后站起身,从怀中掏出一罐膏药,道:“你转过身去,我要给伤口上药止血。”

     燕云点点头,转过了身。夜疏雨打开药罐,膏药的清香聊聊漫出,甚是好闻。

     “这是什么药?很香啊。”燕云从怀中拿出那把折扇,微微扇了扇,道。

     “当然,这是采集了百年雪莲、百年冰狐、百年——左手边!”夜疏雨忽然神情一厉,手中一直没有放下的剑刹那间挥过去,依旧是【不寒而栗】!

     燕云也速度极快,一把扔下折扇,转身接过夜疏雨的剑招,【驱虎】技能发动,回身一斩,朝着那师兄扑来的方向就是一剑。

     然而这次却是无功而返!

     那师兄提前躲开了!

     燕云和夜疏雨的神色凝重了数倍!之前装作以为他已离开的样子就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攻其不备。没想到那人竟然如此狡猾,一下就试探出两人的虚实。

     师兄是一个刺客,刺客最大的特点有二。一是一击即中,二是隐忍。之前多次攻击都没有真正攻下夜疏雨,几次偷袭燕云也被夜疏雨中途拦下,就连被燕云那诡异的武技斩伤大腿,他心中都没有一丝急躁。

     他耐心的观察,耐心的试探,这一次,燕云的扑空,终于让他确认了几件事。第一,燕云无法跟得上自己的速度;第二,燕云每一次攻击都要先被夜疏雨攻击,然后他才能使用那种攻击来对付自己;第三,燕云每一次‘借’到夜疏雨的攻击之后就必须立即使用出来!

     师兄眼睛一眯,暗道:“嘿!你已经被我看穿了!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