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营救
    “啊……”

     丁小萌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乔风吓了一跳,转过身正好看到师兄妹从衣柜中钻出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时门外的男人听到动静去而复返,“小萌?发生了什么事?”

     乔风赶紧伸出手指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丁小萌总算是反应过来,“没事,你走吧,我不想见你们!”

     “唉……你这是何苦?”男人没有起疑,脚步声渐渐远去。

     三人皆松了口气,丁小萌戒备地往床上缩了缩,“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来话长,不过这句话应该我们问你吧,你不是去学校了吗?”乔风虽然猜出了大概,但是还是想详细了解原委。

     “那天在海口分别以后,我还没到同学家,就被他们找上,得知我爷爷病危,只好跟着来了。”

     “丁老帮主是你爷爷?”申紫嫣很吃惊,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火车偶遇的妹子会是玉京帮的小公主。

     “嗯。”丁小萌黯然,“我也是来了之后才知道爷爷的身份……”

     丁小萌父母早逝,从小是爷爷带大的,读书以后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学校,再加上丁老帮主有心隐瞒,所有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爷爷只是家大公司的退休领导,直到这次老帮主病情恶化,才从帮众的口中得知了真相。

     三人听罢唏嘘不已,丁老帮主居然瞒了孙女那么多年,想必有不为人知的苦衷,乔风随即把他们这次的目的说了出来。

     “什么!你们要带走我爷爷?”丁小萌脸色的喜色一闪而逝,她摇了摇头,“太难了,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才分开不到一个月时间,这个本来天真烂漫的女孩多了坚毅和冷静,“爷爷被他们安置在地下室里,时时刻刻都有守卫在监视,连我都不能经常去探望,况且这栋楼周围都是汪通的人,根本没有机会逃走。”

     “放心,我们可不是常人。”申紫嫣坐到床上,轻抚她的背,柔声安慰,乔风开口捡了些能说的事,把三人的身份告知了她。

     “我就知道你们不是俗人。”丁小萌抹去眼角的泪水,“要是以前,我一定认为你们在胡说八道,但是现在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她自嘲道,这一个月发生的事已经颠覆了她的认知,早已对这些看似荒谬的东西见怪不怪了。

     “对了,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他说要举行什么婚礼?”

     “那是我一个叔伯,就是他带我过来的。”丁小萌顿了顿,叹了口气,“他想叫我嫁给贾全的儿子。”

     “岂有此理!”乔风捏紧了拳头,他们是想用联姻来扩大对玉京帮的影响力,毕竟还有不少帮众对老帮主传位一事抱着怀疑的态度,一旦被他们得逞,就可以牢牢控制住老帮主一脉的人,把篡位变得名正言顺。

     “他们用爷爷要挟我,如果我不答应,他们就要害死爷爷……”丁小萌眼泪又留了出来。

     “汪通不是你爷爷的义子吗?怎么会干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来。”赵湘庐也气愤至极。

     “我小时候他经常到我家来,那时候他对爷爷还很好的,我曾经也以为他是个好人,现在才知道他根本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权利可以让人性扭曲,这种事在现实里太多见了。”老帮主晚年已经看出了汪通的心性不良,所以才暗自培养了陈舵主,谁知道还是低估了他的丧心病狂,居然会下手暗害自己,乔风有点同情这个曾经叱诧风云的老人了。

     “你放心,我们今天来就是要救你们出去,你先和我说说这栋楼的守卫情况。”

     玉京帮在这里盘踞多年,作为总堂,自然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小楼看似没有什么防备,但是重要的力量都隐藏在暗处,据丁小萌所知,地下的空间比地面更大,而且还有地道联通周边的据点,老帮主所在的房间由汪通的心腹进行看守,从这里下去起码要通过三道关卡,出乎意料的是玉子并没有被派驻在楼内,只在围墙外警戒,估计汪通贾全对只忠于帮主的玉子也不是那么放心,毕竟他们现在干的事可见不得光。

     这个消息无疑增添了乔风的信心,对付普通帮众可就简单多了,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怎么把人带出去,他走到窗边,看到楼下丁小萌叔伯的轿车还在,顿时有了主意。

     “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贾舵主说了,没有他的手令,现在谁也不能进入地下室。”

     “我已经打电话和他说过了!你们不信可以自己去确认。”丁小萌出现在地下室入口,乔风三人低着头站在她身后,现在正在和守卫交涉,守卫狐疑地打量了这三个生面孔,拒绝他们进入。

     “你看,我们是小萌的表兄,这次跟着伯父一起来准备参加她婚礼的,你就通融一下?”乔风挤出笑容,拿出一盒烟走了过去,守卫想了想,今天的确有车进来,放松了警惕,伸手接烟,“那也得按规矩来啊,等下我确认过后你们才能进去……”

     还没等他说完,乔风藏在烟盒下的钢针飞出,两个守卫一下就瘫倒了,师兄妹动作飞快,上前把他们拖到了暗处,“好厉害!”丁小萌看到他们的身手忍不住赞叹,先前的忧虑少了许多,看到了一丝希望。

     他们按照这个方法,很快解决了剩下两个关卡的守卫,来到老帮主的房间。

     “爷爷!”丁小萌扑倒在老人的病床上,忍不住哭了起来,老人比照片上看起来更消瘦了,脸色惨白,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应,赵湘庐过去搭上脉,眉头紧锁道:“老帮主是中毒了。”

     “什么!”丁小萌跳了起来,“一定是汪通他们干的,我要和他们拼了!”

     申紫嫣连忙拉住她,赵湘庐又开口道:“别着急,这是慢性毒药,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要让他醒过来就难了。”

     “背上走!”乔风果断做了决定,无论如何,先逃离这个地方再做打算方为上策。

     一行人回到地面,在客厅放倒了丁小萌的伯父和司机,到前院启动好轿车,把铁门给打开了。

     “你们是谁!”一个男人从围墙边冒出来,警惕地盯着他们。

     “动手!”

     师兄妹二话不说,欺身上前直接出招,这个男人不愧是玉子的成员,手上功夫不弱,挡下了突然的袭击,无奈师兄妹合击之术炉火纯青,十几招后他还是被一掌打中后颈昏了过去。不过被他这么一阻挡,周围的守卫很快听到了动静,脚步声从四周传来,“上车!”乔风在驾驶室大吼,师兄妹刚关上车门,他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玉京帮总堂警钟响起,呼斥不绝,他们的反应尤为迅速,几辆越野车很快启动追了过去。乔风刚驶上马路,就看到身后的追兵,他咬紧牙关紧踏油门,发动机发出刺耳的噪音,丁小萌在后座已经面无血色,不断祈祷这次能够逃出生天。

     凌晨的宁静被汽车的轰鸣打破了,这条马路正上演着生死时速。轿车横冲直撞闯过了几道路卡,后面追击的车队越来越多,不知道是不是对老帮主和丁小萌有所顾忌,他们并没有动用武器,一味狂追,距离越来越近。

     “这破车不给力啊!”乔风拍打着方向盘,油门已经踩到底了,可还是摆脱不了这些尾巴,“谁会开车?”他焦急地喊道,再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被追上。

     “我会……”丁小萌怯怯地应道。

     “你上来!”此时她和申紫嫣扶着老帮主坐在后座,只能弓起身子慢慢往前爬过来,乔风让赵湘庐换到后座,待丁小萌到位后,连忙交接方向盘给她,自己打开天窗,站了起来。

     追兵已经离轿车不到十米的距离了,凶神恶煞的帮众清晰可见,乔风掏出一把钢针,“打你们个满面桃花开!”正欲使出散云手,轿车忽然一个变向差点把他抛出去。

     “对不起……我上个月刚领驾照……”丁小萌无辜地说道。

     “女司机害死人呐!”乔风惊出了一头冷汗。

     后面的车显然也被吓了一跳,“那轿车想走S型把我们撞出去!大家小心!”一个玉京帮成员大喊。

     “对!能摸进我们总堂的一定不是庸人!大家小心!”

     “轿车的司机一看就是心狠手辣的高手!”

     ……

     这些声音传进乔风耳朵里,让他满头黑线,“小萌拜托你开稳一点,手抓方向盘不要那么用力,对……轻轻的……对……”他不得不俯下身来指导,不然车子翻到沟里就功亏一篑了,经过他的循循善诱,丁小萌总算稳了一些,他松了口气,再次从天窗探身出来。

     “散云手!”

     钢针漫天飞舞,银光闪闪,直奔前面几辆追车的轮胎而去。

     “砰!砰……”

     爆胎声震耳,三辆靠前的车子顿时失去了平衡撞在了一起,后面的车躲闪不及,纷纷追尾。

     “搞定!”乔风回到车内,第一时间就接过方向盘,把丁小萌打发走,再让她开下去,非要车毁人亡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