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温泉
    这里是大自然的瑰宝,震撼得乔风久久不能言语,虽然南岭也多山,但是却少有这种巍峨的姿态,怪不得那么多叱咤历史的民族都要把这里当作神山来祭拜。

     这个季节山上的风还是刺骨的寒冷,司机哈着白气,“姑娘看得差不多了吧?该下山了,再晚点山路就不好走了。”

     “你先回去吧,我还要到附近看看。”乔风递上车资,既然到了地方,就还好好探索一番才行。

     “啊?”司机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晚点可没车下山,这地方可不能久待。”他心想这姑娘莫不是来这里寻短见的吧?连装备都没有,也不像来探险的户外爱好者。

     “放心吧,我朋友就在后面,等会我跟他们的车回去。”乔风扯了个谎,这时山顶还有不少游客,司机犹豫了一会,开车走了。

     “云开雾上天池现,卧虎路尽引虹桥。”

     他嘴里念叨着这两句话,到崖边找了个视野良好的空地,坐了下来。

     整个天池就是个火山口,湖面周长大概有13公里,周围的十六座山峰造型各异,湖边有些地方非常陡峭,如果要一一搜寻的话恐怕很有难度。

     线索里对得上的地方除了天池,还有“卧虎”,卧虎峰现在就在他的正对面,几乎是这一圈最远的距离了,如其名,远远看去,像一头巨虎俯卧在天池边。

     “云开雾散很好理解,可是雾上是什么个意思?难道真的天池是在天上?”

     “路尽引虹桥,路在哪,虹桥又是什么?”

     乔风抓耳挠腮始终不得其解,本来以为到了这里就可以有所发现,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此行的难度。

     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在崖边想了一下午,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山顶上早已没有一个人影了,天池的冰面映衬着绚丽的晚霞,非常壮观,可是他现在没有半点赏景的心情。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唉,等下去不是办法,倒不如道湖边一探究竟。”乔风纵身一跃,跳下山崖,这里的角度并不算大,以他的身法倒也应付得来。

     不多时来到天池边,从这个角度看上去,他像被扔进了一个大碗里,山峰遮住了夕阳最后一点余光,四周的景色已经被黑暗吞噬。

     地上依然有很深的积雪,不过对乔风来说倒没有太大的阻碍,他沿着湖边一路探索,几个小时以后已经到了对面的卧虎峰下,这里地势相对平坦了许多,山上有很多的植被,不过没有多少绿色,空空的枝桠挂着冰凌,有些高山杜鹃在积雪中花枝独出,似梨花带雨。

     乔风在背风处拾掇了一块空地,点了篝火,现在的气温大概已经到了零下十多度,连他都感觉到了凉意,把包里那件得自南海洞府的内甲都穿了起来。

     听说卧虎峰上有两国的界碑,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不算出国了,不过这里人迹罕至,倒不虞被边防官兵当作偷渡客给抓起来。

     以至半夜,头顶上星光点点,四周满是风声,“这些练武的怎么找到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的。”乔风忍不住抱怨,南海一行已经把他折腾得够呛,想必这里也不会是条坦途,最气人的是现在连门口都招不到,不知道当年青阳到了这里的时候,有没有和他一样长吁短叹。

     “扑哧!”

     乔风耳朵一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他狐疑地站了起来,取了一根火把,往四周查探。

     “扑哧!”

     这次他听得真切了,几个纵身跃到一块大岩石之后,一股温热的水汽扑面而来,眼前居然有个喷涌的温泉,估计是个间歇性的泉眼,半夜爆发,灼热的气体从小洞里很有频率地喷发,每次都带起一道高高的水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磺味。这里已经积了不少水,乔风用手试了试温度,顿时眉开眼笑,他虽然不惧严寒,但是熬了半夜,又困又乏,赶忙回到之前的宿营地,拖来木材篝火,脱了衣服跳入水中,一时间整个人都舒爽了。

     带他上来的司机还说过,这天池还有个传说,是仙子们的沐浴地,所以才会常年的大雾,防止被人偷窥,现在如果真的有人路过,一定也会有这种错觉,温泉雾气飘渺,一个长发的背影一丝不挂、婀娜多姿,当然,从前面看又是另外一种画风了。

     乔风放松下来,闭着眼,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种危机感涌上心头,他猛然睁开眼,篝火还在燃烧着,火苗翻腾,映照得周围树影朦胧,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可是一闭上眼那种感觉又冒了出来,乔风立刻紧绷身体,直觉告诉他一定有什么东西盯上了自己。

     他半眯着双眼,仔细地观察,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这时,一阵怪风吹了过来,让他露在水面的半边身子都起了鸡皮疙瘩,篝火摇摇晃晃竟有熄灭的征兆。

     “是谁!”乔风从水里跳了上来,背后忽然打了个个激灵,他转过身,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一掌劈向他面门。

     “砰!”

     乔风后脚跟蹬地,硬生生往后退了几步,那巨掌打在他刚才所在,飞沙走石一片。

     “什么鬼!”

     篝火忽明忽暗,还在垂死挣扎,反而帮了倒忙,让乔风视觉恍惚,那黑影看起来居然高有两米多,见一击不中,这次伸出双臂冲了过来。乔风大骇,一时间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一记长拳就抡了过去,打在黑影上却像打中了床大棉被,不受力的滋味尤其难受,黑影根本不为所动,两掌继踵而至,乔风侧身闪过一记,右臂吃痛,赫然多了几道血痕。

     他顾不得赤身裸体,赶紧一个筋斗翻滚开,这黑影的力道太猛了,他要是反应慢个一秒,整条手臂都要报废。

     “嗷!”

     黑影发出一声咆哮,变臂为脚,四肢齐用,对着乔风狂奔几步,再次直起身子飞扑而来,这一切都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根本容不得乔风多想,他现在正仰倒在地,当即手肘用力,双脚猛踏,往后飞快挪动。黑影一巴掌拍在他胯间,只差个半分就把他命根子给拍成肉泥了,吓得乔风破口大骂:“死变态!老子又不是东方不败!”

     “咦?东方不败这个死人妖也是使针的。咦?我为什么要说也?”他扇了自己一巴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居然还走神,他手脚更卖力了,简直就像条刚上岸的鱼,黑影不断拍击地面,都让他险险避过。

     “欺人太甚!”他抓了两块石子,运起散云手朝着黑影打去。

     这两下有了效果,黑影吃痛停了下来,乔风一个鲤鱼打挺,终于找到机会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