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皇城
    辗转几日,乔风终于来到帝都,他并没有进市区,直接先到了廊坊。¥℉頂點小說,之前听元道说过,建国后当局和江湖中人曾有过协议,门派不入帝都,原先在城里的一些传承也都迁了出去,如今五环之内,唯有枭龙组一家独占,乔风可不想去敲他们的门。

     自古以来河北一带的武风就很昌盛,民国时期在津门周边更是武者聚集,建立了许多小派,不过经过几十年的变迁,大多数门派已经隐世,乔风现在到廊坊,就是为了寻找他们的踪迹,打听元道的下落。

     事情不是很顺利,盘桓数日,乔风走遍了这里大大小小的武馆,始终没有找到真正的江湖中人,他唏嘘不已,怪不得现在国术渐微,大多数的武馆都是些舶来品,空手道、跆拳道、泰拳馆……小部分的所谓江湖大师也只是些空有一身花架子的沽名钓誉之辈,连一点真气都没有。

     又走出一家武馆,身后的接待人员还锲而不舍地向他推销各种季卡年卡,乔风感觉很失望,加快了脚步,钻进条巷子里,总算把那人给甩开了。

     不远处有个菜市,吆喝声络绎不绝,人也不少。乔风摇了摇头,实在不行的只有前往津门碰运气了。

     “咚咚咚……”

     一个非常有节奏感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只见路边有个猪肉摊,一个卷发大汉正在卖肉,顾客不少,都排着队等着轮到自己。

     “朱师傅,来两斤半排骨,一斤半沙骨。”

     “好嘞!”

     大汉挥刀一切而下,动作干净利落,杀猪刀一甩,切出的排骨落到称上分毫不差。

     “您拿好!”

     “我要八块钱里脊!”

     ……

     以乔风现在的境界,第一眼就看出了大汉挥刀瞬间散发出来的真气,想不到在这种地方可以看到一个同道。他一边观察一边排到了队伍里,大汉很有效率,很快就轮到她了。

     “姑娘你要点什么?来个猪肚养养颜?”朱师傅笑着问道。

     乔风并指如剑,暗运出真气,在一个猪肘子上划了划,“我只是来打听点事。”

     朱师傅的笑容顿时凝住了,他的手正好搭在猪肘上,已经感应到了乔风的用意,那肘子外表看似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内里的骨头却被切断了。到了化形期,外放的真气已不输利刃。

     “姑娘麻烦你等一下。”朱师傅沉声道,他对后面的伙计嘱咐几句,脱下围裙,洗了把手脸,这才走出来。“跟我走吧。”

     乔风跟在他身后出了巷子,几分钟后进了一个院门。

     “请问姑娘有何见教。”朱师傅抱了个拳,神色有些凝重,看对方如此年轻,却高了他一个境界,想必是大门派的培养出来的高手。

     “是我唐突了些,朱师傅还请不要介意。”乔风看出他的忌惮之色,先摆低了姿态。“我只是偶然路过,察觉出你身怀内功,所以想找你打听个事。”

     朱师傅暗松了口气,“还请差遣。”

     “我一个朋友前几日跟踪一个神秘人来帝都……”乔风把事情的大概说了出来。

     “你是元公子的朋友?”朱师傅听罢,反问道。

     乔风一听有戏,“是啊,在魔都相处过一段时日,我感觉他做的事情有危险,又联系不上他,所以才过来寻找。”

     “唉。”朱师傅叹了口气,“姑娘你来晚了。”

     “你是说……”乔风瞪大了眼睛,难道元道遭遇不测了吗?

     “误会误会。”朱师傅看到他的神色,赶忙解释,“元公子没有大碍,不过伤得不轻,已经被花间道的人接回魔都去了。”他接着道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一个星期前,元道跟踪神秘人来到了帝都附近,他邀请了当地几个门派,想把神秘人围捕,朱师傅属于一个叫铁刀门的小派,和花间道有些交情,所以他们的总刀把子率领门中高手前去助阵,最后在帝都郊区把神秘人给截住了。元道这一方有二十几个人,还有三个化形期的高手,本来以为行动会很顺利,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神秘人的本领,一战之下让他逃出了包围,还被干掉了六名弟子,几个门派的人大怒,元道和个几个门派的化形高手一路追杀进了帝都,终于重创了神秘人,可是紧要关头忽然冒出了几个戴头套的家伙,把神秘人救下,双方爆发了一场大战,元道和几名高手都受了伤,不过对方也没好倒哪里去,最后各自撤离了。

     “对方到底是哪一派的?你们没有查出来吗?”乔风感到非常好奇。

     “不知道,他们的功法很杂,完全看不出套路,不过能把化形期高手都打伤,一定不是小派。”

     “会是阴傀派吗?”乔风第一反应就是他们。

     “不像。”朱师傅摇摇头,“这个人神秘人从南到北,每到一处都有人遇袭,丧命者近十人,而且不仅仅是针对正道中人,摩尼教循天派各有一名弟子被击杀,听说阴傀派的少主白敬尧也差点丢了命,甚至连枭龙组也传出有组员受伤。”

     “这小子命真大!”乔风得知白敬尧这个老仇人只是受了点伤,很是不忿,不过事情真的如此的话,神秘人的身份就有点扑朔迷离了,他那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就算要挑起江湖争斗也没必要如此与世皆敌吧?

     带着种种疑问,乔风告辞了朱师傅,既然元道没有什么大碍,他也就不着急去寻他了,第二天,他就大大咧咧地出现在帝都的街道上。

     和魔都的繁华相比,帝都多了些历史的厚重感,红墙金瓦随处可见,他到西单买了身新运动服,兴致勃勃地跑到紫禁城当起了观光客。

     三朝古都,指点江山的帝王都已经成了土,深宫禁院也变成了人潮涌动的大公园。乔风闲庭信步,在皇宫里闲逛,不知不觉来到了南熏殿,里面挂着许多帝王肖像,各个体态雍容,多为后人臆测,他一路看到雍正的画像,停下了脚步。

     其中的一组雍正皇帝行乐图卷尤为引人注目,留着八字须、面容消瘦的皇帝以各种形象在不同场景中出现,乔风因为曾经因为青阳在紫禁城最后一战的缘故,详细了解过这个皇帝,在清朝所有统治者里,雍正可以说是一个异类,他的老爸当了六十一年皇帝,他的儿子当了六十年皇帝,而他只在位了十三年,在正史中被康乾盛世的光环掩盖了,他隐忍几十年,在九子夺嫡中最后胜出,不得不说其人有大毅力,他统治严酷,生性多疑,即位后杀伐果断,他励精图治,可以说是史上最勤奋的皇帝,据说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最后几乎是被累死的。但是这么一个形象,在三百年前那场巅峰之战里到底是什么一个角色?到目前为止,所知寥寥。

     “怎么那么像?”

     乔风的视线停留在图卷中的其中一副上,画的是雍正的一个背影,他头戴红帽,背手立身于崖边,远处是一片湖水,乔风越看感觉这场景越和长白山天池有很多相似之处。

     “难道他也曾到过天池?不知是为了祭祖,还是知道了古武门派的存在?”

     对于自己祖宗的“龙兴之地”,雍正对长白山的了解一定很深,也许他的开朝先祖就和古武门派有过交易。

     怀着恍惚地心情,乔风慢慢走出了紫禁城,临出大门前回眸远望,夕阳照耀在高高的琉璃顶上,熠熠生辉,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曾经在这里一战定乾坤,可景还是那景,人早已换了一茬又一茬,早已没了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