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相煎
    众人明白接下来将要遇到的将会是阴傀派在这个据点最后的反扑,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大家盯着那一片黑暗,等待帷幕的拉开。

     “嗒、嗒、嗒……”脚步声从走廊里传来,一个身影慢慢浮现,待看清他的面容,众人本来已经波澜不惊的的情绪瞬间崩溃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王小虎捂着张大的嘴巴,整个人都愣住了。

     来人正是之前失踪的组员之一,“蛇”。只见他褴褛的衣衫下,满身的伤痕触目惊心,暗红色的血管凸显在皮肤上犹如寄生的藤蔓,清秀的面容现在已经变得扭曲狰狞,毫无感情的眼神说明他已经变成了和楼下保安一样的怪物。

     “蛇,回答我!”王小虎犹不死心地喊道,蛇扭过头,循着声音看向他,喉间发出“桀桀”的诡笑,伸出舌头舔了舔惨白的嘴唇,提起一对离别钩纵身一跃,瞬间就飞到了他的眼前。“虎!小心!”牛反应迅速,举起锤子挡住了蛇的攻击,兵器争锋激情的火花把浑浑噩噩的王小虎给惊醒了。“他现在根本不认识我们!”牛边动手边喊道。王小虎狠咬牙关,“我知道,尽量不要伤了他!”闪身到蛇的身后,举拳打向他的风池穴,意图破掉罩门把他控制住,蛇撩开锤子,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躲过的这一击,转过身往他咽喉处勾去,王小虎一击不中只好回手格挡,离别钩在拳套上划出一阵挠心的摩擦声。蛇的武功本来就比保安高了不止一筹,暴走的状态下更是功力大涨,他的功法极其阴柔多变,身体还可以无视关节般随意扭曲,再加上心有顾忌,畏首畏尾下王小虎和牛两人联手,才堪勘能纠缠住他,功力十成发挥不出六七成,好几次险些受伤。

     “卑鄙!”乔风看到这幕心中大恨,这阴傀派一定也是看中了这点,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鼠在一旁也沉不住气了,“速战速决!我们一起上!”说着就运起掌力想要上前助战。

     这时,走廊的阴影中又走出了两个人,正是剩下的失踪组员,他们的模样和蛇一样恐怖,矗立着像野兽一般阴冷冷盯着众人。

     “糟糕!”赵湘庐凝重地说道:“这下我们难办了。”鼠也失去了之前的沉稳,像是拼命压制着自己心头的怒气,胀红的“地中海”反光之下显得格外耀眼,周围稀疏的头发居然飞舞起来,他恶狠狠吼道:“阴傀派!我日你祖宗!”

     狗和鸡向众人冲来,战局一下变成了六打三,师兄妹联手迎上同样是使剑的鸡,鼠和乔风则和狗战成一团,狗用的是一把薄薄的短刀,刀式快得让人目视不及,乔风的基础拳法根本近不了他身,只能靠着身法在他周围不断挪移,分散他的注意力,这边全靠鼠正面对拼,他一对肉掌以快打快,以他深厚的内力,换做以前一定是组里首屈一指的,但是暴走的狗实力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打起来险象环生。三个战圈在偌大的办公区展开,各种文件杂什被兵器和气劲打得到处乱飞。纵观全局,也就是师兄妹凭着多年的默契和庐山派精妙的武功能占到一些上风,不过想要不伤及对方而把他制服,也不是件短时间可以办到的事。

     “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还满意吗?”天花板的扬声器里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白敬尧!”乔风听出这个熟悉的声音,吼道:“有种你出来跟小爷单挑,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卑鄙小人!”

     “我真是小看你了臭小子,想不到一个废材也能坏了我的计划,所以,现在就用这场好戏来补偿一下我吧,哈哈哈。”白敬尧嚣张地笑道。

     “姓白的,等老娘把你揪出来大卸八块!”申紫嫣一心二用,边出着剑招边喊道。

     “哼!你们庐山派的人我可从来没有放在眼里。”

     “那我们呢?你知道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吗?”鼠挡开劈像肩膀的一刀,退后半步道。

     “我有何惧?不过是一群吃皇粮的饭桶。怎么?你们以为这些东西是为你们准备的吗?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白敬尧悠然道,“正主怎么没来?”

     原来他的目的是黑衣人,果然是用心良苦,乔风说道:“用不找,小爷我等下就把你屁股打成四瓣!”

     “何必逞口舌之快?我的新药正缺实验品,等下你们可以好好的品尝一下,你们看这三人,多完美的力量,你们不想要吗?”

     “你把他们到底怎么了!”王小虎忍不住道,一个不留神,手臂就被钩下一道血肉。

     “既然你们那么关心同伴,我就告诉你们,这个新药可以激发人的潜力,内力提升不惧刀枪,还能让人变成一只听话的狗,多美妙不是吗?不过现在副作用还是有一点点的,就是时间短了点。”白敬尧慢悠悠解释道,“不过你们如果想着捱过药效的时间就能救回你们的同伴,那就对不起了,药效一过,力竭而亡。所以说,你们眼前只有两条路,要么你们死,要么他们死,哈哈哈……”

     众人听罢皆是心中巨颤,手脚都慢了下来,瞬间露了不少破绽,又有人挂了彩,乔风焦急不已,这样下去别说捱到药效过,六人就得提前去地府报道了。“妖言惑众!”他拿起一个钉书机,把扬声器给砸了个稀烂。

     “别做无用的挣扎了,好好享受吧!”白敬尧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看来扬声器不止一个,乔风环顾四周,看到摄像头顿时明白了,这小白脸一定是通过这个监视着现场,随手抓了一把笔,运起内力手腕一番,把目所能及的摄像头都打烂了。

     “你这个混蛋,居然敢打扰我的好戏!”白敬尧愤怒的声音响起,乔风已经当他不存在了,看着手上的笔,他灵机一动,无法近身助战他还可以偷袭嘛,他把内力提起,真气附着到笔上,对着狗的后颈射去,狗感应到暗器来袭,侧身躲闪,鼠乘机从他的刀影中解放出来,拍向他握刀的小臂,狗猝不及防下刀差点脱手。“有戏!”乔风顿时心情好了点,他开始在三个战圈周围游走,一有机会就偷袭,手法也是越来越娴熟,往往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攻击三人的罩门,被他这么一折腾,形势居然转好了,“大家抓住机会,拖久了药效就会过去,乘他们还没有力竭,可能还有救!”鼠看到乔风发挥了作用,对众人说道。

     “臭小子,你找死!”一个身影从走廊里飞奔出来,人还没有露面,灰色的真气形成的拳头就向着乔风疾射而来,乔风大惊失色,顾不得形象,一个狗刨在地上打滚躲开,身后的办公桌和电脑四分五裂,“以气化形!”来人的功夫已经到达了另外一个层次,“大家小心,麻烦的家伙来了!”其实不用他示警,众人都明白这次要凶多吉少了。

     鬼五像个木乃伊一样缠着一身绷带出现在眼前,他的身材要比原来大了一圈,鼓荡的真气包裹在他身上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鬼头,正张着大嘴朝着众人。“你不是内伤未愈吗?”乔风刚说出口就明白了答案,他一定也注射了那种药剂,只是保留了神智。

     “既然他不来,那我就不客气地送你们先走一步了。”鬼五慢慢走过来,乔风的心沉到了谷底,这根本不是他们现在能够对抗的对手,他徒劳无功的把手中的笔向鬼五射去,鬼五不躲不闪,任由笔飞到身前,然后被浓厚的真气缠住,无力地掉到地上。

     “我说你们阴傀派的杂毛怎么老爱欺负小娃娃?”一袭黑衣出现在乔风身后,“你的对手是我,请叫我漆黑的夜!”

     (PS:这章本来在宾馆房间电脑写了大半,无奈那电脑间歇性死机,还装了还原精灵···悲催的我只有跑网吧码字了,乡下天气很冷,读者大老爷们也请注意保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