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风起
    这次针对阴傀派的行动告一段落了,几天后,乔风正在醉仙里翻看着当地的报纸,上面连篇累牍地报道了重特大制毒集团的破灭,不过对于地王大厦发生的事却只字未提,想想这也很正常,那天晚上顶楼的收尾工作都没有让警察参与进来,行动组的人对于“暴走药剂”的态度非常谨慎,想必上头不会傻到让这件事公之于众,也就是说,乔风他们只能当一回无名英雄了,好在暂时解决了阴傀派这个眼前的大患,终于可以享受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了。

     这时,王小虎走了进来,这段时间他忙着处理案子的事,几天都没见人影了,看他一脸苦相,就知道准没好消息。

     “你的同事怎么样了?”乔风小心翼翼问道,王小虎是个重情义的人,那晚可抹了不少眼泪。

     “在医院躺着,我们的专家详细做了检查,果然和黑衣人说的一样,过段时间要为他们办欢送仪式了。”王小虎叹气道。

     “其实那也不错,以后当着闲职,不用再去打打杀杀了。”乔风安慰道。

     王小虎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使劲锤了一下桌子,“都是阴傀派的混蛋!”

     “别拿桌子撒气呀。”乔风眼角跳了跳,这可是他刚换的新家当。

     “能不生气吗?他们惹了那么大的祸,我们却无可奈何!”

     “不是把他们的据点和产业都清了吗?”乔风好奇道。

     “唉,潭中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这次抓到的人全都是铁了心自己扛下,那些公司和药厂都是找不相干的人注册的,所有根本算不到阴傀派的账上。”王小虎生气地说道。

     “不是吧?那地王大厦发现的药剂呢?你们上头能忍他们?”乔风听罢也感到很无语,但是“暴走药剂”这东西应该是摸了上头的底线,总不能不了了之吧?

     王小虎无力道:“找到的药剂已经送检了,上面命令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那我们是白忙活了。”乔风无奈地说道,本来指望这次事件可以把阴傀派一网打尽,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鸟山公园里,老李和一个男人在湖边钓鱼,晴朗的天气,微风在水面上轻轻吹过,春意已经渐渐在发芽。

     “情况就是这样,这种药剂的副作用太大,他们应该还没用找到真正的解决办法。”老李递上一支药瓶,男人拿过来看了看,“嗯,这东西用来拼命倒是不错。”

     “我使用了《乾坤三式》,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反应。”老李接着说道。

     男人笑了笑,“他的预测不会出问题的,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现在计划才刚刚开始,那些人估计也快坐不住了,尽快把事情办妥吧,迟则生变。”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老李想了想问道。

     “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他安排的,记住,决不可以干涉他的选择!”男人认真说道,“我何尝不想就一直这样下去?但有些事是躲不了的……”

     这时,一个带着红袖章的大妈跑了过来,喊道:“谁让你们在公园钓鱼的!没看到旁边的牌子吗!”

     老李和男人相视一笑,麻利地收了杆,各奔东西。

     阴傀派山门内,白敬尧正俯身跪在正殿之中,他战战兢兢说道:“计划已经失败,请父亲责罚!”

     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人坐在殿上,他面颊消瘦,鼻梁坚挺,一对剑眉乌黑浓密,看得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极为俊俏的美男子,精心修剪的胡须说明他是很注重自己的仪表,此时他眉头凝聚,额头上的皱纹也更深了,“哼!成事不足!”他阴冷道。此人正是阴傀派掌门白松寒,他少年成名,自而立之年升任掌门已有二十余栽,为人心狠手辣,又生了一副好皮囊,人送绰号“白面鬼书生”,江湖上曾有传言前任掌门暴毙就与他大有关系,但是自统领门派以来,阴傀派日渐兴盛,已经隐隐成为当今武林第一大派,可见其心计不凡。

     白敬尧头已经贴到地上了,对这个父亲他的恐惧多过亲情,年幼时他就亲眼所见自己的母亲因为私放了一个囚犯,就被父亲一掌打死,所以在白松寒面前,他始终保持谨慎。

     “父亲请息怒,这次是孩儿的疏忽,还请父亲再给我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白敬尧告罪道。

     “疏忽?你知道我花了多大代价把这件事摆平吗?你给我滚到影堂去,到血洞好好反省吧!”白松寒怒道。

     “不要啊!父亲!我会好好干的,求你不要让我进血洞!”白敬尧大惊失色,这血洞一共十八层,是阴傀派历代内门惩罚犯错者的地方,里面机关重重,更有毒虫猛兽,冰火绝地,能熬到出洞之人寥寥无几。

     “你让长老给你打开前六层,闯不出来你就死在里面好了。”白松寒冷冷地说道。

     白敬尧咬咬牙,起身抱了个拳,“是!”转身离去。

     看着他消失的身影,白松寒摇摇头,“这竖子。”身旁的鬼一低声道:“掌门,这责罚太重了些吧?”

     “重?你当年闯了多少层?”

     “禀掌门,十三重。”

     “那不就是了,区区六重而已,他要是这都过不去,我就当没生这个儿子。”白松寒说道。

     “是,属下多言了。”鬼一低头告罪。

     白松寒看了他一眼,“你加入内门有两年了吧?潭中的事你怎么看?”

     鬼一依然低着头,“准备不足,情报失误。”

     白松寒拿出一个东西,说道:“江湖令才是我们现在最大的目标,那黑衣人我猜他一定就隐藏在潭中,你拿着这个走一趟,它接近江湖令就会生出感应,如果对方难以对付,切莫着急动手,我会派内门的人支援你的。”

     “是!”鬼一接过物件,拿到手上一看,这是一块残缺的玉佩,或者应该说是一小块残片,他把东西放入怀中,上前忽然跪在地上,“属下有一事请掌门应允。”

     白松寒喝了口茶悠然道:“你想为你师弟师妹报仇是吧?记住,江湖令才是这次的目的,等东西到了手,你想怎么做随便你。”

     “是,属下明白!”鬼一站了起来,白松寒继续说道:“如今你三弟也在进行内门测试,如果他通过了我会派他去接应你的。”

     鬼一离开了大殿,他眼中的厉芒随着抬起的头越来越盛,“醉仙酒吧!”他三个师弟妹或直接或间接都折戟于此,让他心中的怒火燃烧了起来,“我一定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啊切!”乔风打了个喷嚏,“谁在惦记我呢?”他自言自语道,“不会是娇娇吧?走了那么久了,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真是太没有良心了。”他望着门外来往的路人,心里抱怨道。

     “你该穿件外套了!”申紫嫣听到声音过来道,“别以为有了内力就可以大冷天穿个短袖,人家看你都像看神经病似的。”

     “是吗?好像是起风了,又要到雨季了吧?”乔风撑着腮帮喃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