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取证
    三人这才明白老李带他们一起潜入的目的,阴傀派的楼层设置了好几组安保,每隔半个小时都会巡逻一次,只有凌晨因为换班的缘故,有一个小时的空档可以利用,而且楼层内办公室众多,光靠他一个人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搜查完所有可疑的地方。

     老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图纸,画了好几个圈讲解道:“这些房间是最有可能找到资料的地方,等会我们分一下工,我去小白脸办公室,赵湘庐去档案室,紫嫣去秘书处,乔风你去主机房。”

     说完在楼顶上找了根柱子捆好绳结,递给三人,乔风苦着脸说:“难道要我们从这吊下去?”

     “废话,你们尽量不要走出搜索的房间,外面可能会有监控,随机应变。”

     “那下去后打不开窗户怎么办?”乔风想着这个可是六十多层呐,轻功再强也变不成鸟。

     老李掏出一把薄薄的匕首扔给他,“记住我之前教过你的,把真气送到武器上,铁也能削开!”他看看表,继续说道:“一个小时后不管有没有收获,都必须要回到这里!记住,安全优先!现在开始行动!”

     乔风不再言语,拿起绳子在身上绑了好几道,确定一切稳妥以后,从主机房上方的楼顶翻了出去,他两手紧握绳子,运起身法,脚尖轻轻点在玻璃材质的外墙上,慢慢往下滑去。三百多米的高空上寒风像刀子一样凛冽,如果不是习武之人,在没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根本不敢这样行动,这不禁让乔风想起了好莱坞大片里的王牌间谍,上天入海如履平地,可人家是什么装备?自己就在腰间绑了根普通绳子,还毛毛糙糙的勒得腰生疼。高空给人的恐惧感是最大的敌人,乔风尽力克制自己往下看的冲动,晃晃悠悠找到指定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分钟后的事了。他用手提了提窗户,果然是关着的,从兜里把匕首拿出来,伸进缝隙中,注入内力,匕首变得锋利起来,乔风往窗扣的地方划了划,总算可以打开了。

     脚一落地,乔风连忙解去腰间的绳子,眼睛适应了里面的黑暗,他看了一圈不禁心中暗骂,这老李的情报也不是百发百中啊!说好的主机房怎么变成会议室了?他蹑手蹑脚摸黑搜索了一番,别说证据了,就是连一张废纸都没有,墙上的挂钟似乎也在嘲笑他,指针显示时间过了半个小时了。“希望他们能有收获吧?”他安慰自己道。可想起老李鄙视的眼神,又觉得非常不甘心,纠结了几分钟后他终于决定还是冒险出门看看。

     会议室的门微微开了一条缝,乔风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走廊的情形,五米开外是一个拐角,天花板上果然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走廊,要是从门口出去绝对会被拍个正着,他只好悻悻退回房间,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苦恼地摇摇头,猛然瞥见会议室波普风格的吊顶,顿时有了主意,搬了一张椅子放到会议桌上,跳上去用手顶了顶天花板,“有戏!”这吊顶离墙体有五十公分宽的空间,他挪开一块塑料板爬了进去,里面有通风管道和各种线路,乔风循着隔壁房间的方向,运起轻身的功法,躲避着各种障碍慢慢爬行。隔壁是茶水间,估计没有什么搜寻价值,他继续往前,连续过了三个房间,终于听到身下有声响传来,赶紧控制呼吸,挪到通风管处,用匕首悄悄钻了个小孔往下看去。

     怪不得刚才听到的声音有些熟悉,原来这是间休息室,老熟人鬼五正坐在沙发上打着电话,他身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乔风心叫好险,估计是鬼五上次被老李重创,功力到现在也没恢复,如果换做正常情况,决不能发现不了头顶这个身法不甚娴熟的倒霉蛋。

     “是!少主!……我知道了……单据正在我手上……放心……是……”看来鬼五正和白敬尧通电话,听内容一定是在交接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以鬼五的身份,不会让他去做那些琐碎无关的事。乔风半眯着眼,因为老李说过,高手对于别人的窥视会有很玄妙的第六感,他不想引起对方任何的怀疑,仔细观察了一阵,乔风的注意力被茶几上的文件吸引住了,这也许就是鬼五口中所说的单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鬼五打完电话却并没有起身,坐在那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乔风心中的焦急感越来越重,还有不到五分钟就要到时间了,就在他打算破罐破摔强行下去抢走资料的时候,电话声想起,鬼五拿起来听了一会,终于离开沙发往门外走去。

     “好机会!”乔风心里高喊,在关门声响起的瞬间,他挪开身前的板子头朝下钻了出来,落地时手指一撑,轻轻地翻过身来,一把抓过桌上所有的资料往怀里一塞,双脚一蹬,再次爬进天花板的隔层中,把板子移回原位,匆忙往回撤退,这一套动作用时不过七八秒,可是他早已来不及为自己流畅的身手叫声好,因为时间眼看就要过了,不知道老李和师兄妹回到楼顶没有?

     乔风手脚并用,像只迅捷的壁虎,匆匆爬回会议室,落地把桌椅恢复原样后,才微微松了口气,现在只要离开这里,今晚的任务就算大功告成了。他来到窗子边,顿时就傻眼了!绳子不见了!“不带这样玩我的吧?”乔风顿时如热锅上的蚂蚁,到处寻找绳子的踪迹,可是它就那么神奇的消失了,“静心!静心!”他深呼吸一口气,再仔细回想了一遍进来时的场景,一拍脑门总算明白是什么回事了。

     乔风把头伸出窗口,往上一看,绳子正在十几米外的高空中迎风飘荡,原来解开绳子时他没有考虑过找东西固定一下,外面的风那么烈,慢慢就把绳子给吹跑了。“我真是猪脑子!”他骂了自己一句,看了看表,已经超时三分钟了,保安随时可能走进来,鬼五发现资料丢失也是早晚的事。屋漏偏逢雨,刚想到这,走廊就传来了脚步声,乔风赶紧躲到桌子底下。

     门开了,来人打开会议室的灯,站在原地,想必是在观察四周,乔风从他的裤子判断对方应该是接完班来巡逻的保安,对方似乎对开着的窗口有点疑惑,慢慢向着乔风躲藏的地方走过来,这会议桌中间有个格挡,根本钻不进去,保安要是走到这边一定可以发现“不速之客”,乔风默默计算着他的脚步,就在保安走过桌子拐角的刹那站了起来,举拳就向他挥去,保安估计也是被这个忽然出现戴着粉红色毛绒头套的家伙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拳头已经到了眼前,不过他也不是一般混饭吃的保安,作为阴傀派据点的常规守卫力量,这些工作都是由门派的外门年轻弟子担任的,他迅速做出了规避,头往后一侧,这一拳只擦中了他的鼻梁,顿时流血不止。见到自己没有一击奏效,乔风的拳招接踵而至,保安也是身手不赖,虽然每次都险象环生,但是起码没被打中要害,只是心里大骇,这忽然冒出来的人一言不发地就对自己拳打脚踢,模样还如此恐怖,他集中全部精力才能险险抵挡,想分心呼叫支援都没有机会。乔风虽然是第一次与人真正动手,但是这段时间和老李对过无数次招,刚开始还有点凭着本能的胡乱招式,打到后面已经越来越流畅和刁钻,对于他来说,现在的时间就是生命,容不得半点拖延,《青阳诀》极速运转,源源不断的真气输送到他的拳头上,终于在四十多招后,找到保安一个空档,子弹般迅速的拳头打在了他的腹部,保安捂着肚子倒地不起,疼得都开始痉挛了,乔风又补了一脚,让他少了痛苦昏死过去。其实以乔风现在的外功,要想那么快解决一个从小习武的门派弟子也绝非易事,只是保安被偷袭后先是受了伤,心态又一直没有调整过来,才这样狼狈落败。

     呼出一口浊气,乔风又为怎么离开苦恼起来,这时保安的对讲机响了,“7号!你那边有什么情况?”“7号,请回答!”……“一切正常!”乔风拿起对讲机压低声音回复。“别偷懒,鬼五主管通知所有人巡逻完后到会议室开会!”对方没有产生怀疑,却但来了更坏的消息,再过一阵,他就要被瓮中捉鳖了。

     乔风把死狗一样的保安拖到角落的司仪台下,乱七八糟的话筒线让他灵光一闪,把线抽出来一看起码有二十米长,一头还连着个金属话筒,他拿在手上甩了甩,对这个重量相当满意。回到窗口边,乔风把话筒伸了出去,在空中挥成个圆,他想用这个方法把远处的绳子给钩回来。看准方向,他手指一松,话筒向绳子飞去,眼看就要绕中了,风刚好一吹,绳子飞高几许,与话筒擦肩而过,他没有气馁,默默把线拉回,又试了好几次,依然没有成功。定了定心神,他回想起老李在楼下时用针线袭击保安的手法,慢慢挥起话筒,让真气沿着手指包裹住话筒线,“走你!”话筒又一次飞向绳子,风忽快忽慢地刮着,绳子的轨迹难以捉摸,就在即将失之交臂时,乔风眼色一凝,控制附着在线上的内力,硬生生让话筒的方向发生了改变,擦着绳子从它上方飞过,他收劲往回一拉,话筒顿时绕着绳子转了好几圈,这下终于绑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