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暗流
    日子平淡起来就会让人觉得过得飞快,乔风坐在吧台里莫名惆怅。赵湘庐师兄妹来店里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活干得不错,至少让他这个老板清闲了不少,起初他还对赵湘庐蹬三轮拉货、申紫嫣做啤酒小妹这种角色落差有点喜闻乐见,现在也看得麻木了,要不是二人在房间里放着的那两把宝剑,自己都看不出他们还有“武林高手”高手这一层身份。说起这个乔风就来气,本来他还向赵湘庐讨教,想学些功夫长长脸面,想象有一天也能成为一个绝世大侠,赵湘庐也不藏私,给他讲解了经脉、气穴,教授他一些入门功法后,可乔风练了一星期,一点内力都感应不到,赵湘庐还特地给他把过脉,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用他的话说:“武功虽然讲究根基,需要从小打磨,日积月累,可是入门功法只是运气的技巧,一般人最多不过三天就能感应到内力的存在,可是乔风经脉稳固,也没有什么暗伤,智商也正常,奇怪奇怪。”最后只好告诉乔风,也许是他们门派的功法与他不合,有机会问过师父可能知道原因吧。乔风知道赵湘庐是说安慰话,可是现实如此,也只能作罢。申紫嫣和陆娇娇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对他这个老板毫无敬畏之心,好在她来店里以后男性客人数量倒是渐长,这小妮子红袖善舞,也不是吃亏的主。可最近乔风心里老觉得有一丝不畅,难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也许是最近睡眠不好吧。他摇了摇头。

     醉仙打了烊,众人睡去,申紫嫣轻轻打开房门,听到乔风房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蹑手蹑脚来到厨房,赵湘庐已经站在里面。

     “师兄,这段时间有什么发现?”申紫嫣轻轻问道。

     “没有什么发现,最近的客人我都仔细观察过,没有可疑的。”赵湘庐说道。

     申紫嫣想了想,“会不会是我们找错了方向,东西可能早就被阴傀派拿去了。”

     “不可能。”赵湘庐摇摇头,“我们一路跟踪过来,张成天还没有和阴傀派的人接上头,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不能不放在身边。”

     “那会不会是乔风?”

     “乔兄不是我们江湖中人,我试过他的经脉,没有一丝内力。”赵湘庐摆了摆手,“除非他是功力强过我们数倍的老前辈,不然做不了假。”

     “师兄真是说笑了,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申紫嫣想到乔风那搬几箱啤酒能出一身虚汗的模样,忍俊不禁。

     “静观其变吧,师父说了,这也是我们在红尘中的历练,而且,我相信阴傀派的人不会就这样销声匿迹的。”赵湘庐狠握了一下拳头。

     与此同时,在潭中市中心的地王写字楼里,一个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一个身穿修身西服的年轻人端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看着站在他对面的几个职员模样的人说道:“前段时间叫你们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上前一步说道:“少主,已经确认张成天被庐山派的人捉回去了。”

     西服男捋了捋头发,“他是死是活关我屁事,那东西呢?”

     中年男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我们本来约定的地点在汽车总站,东西没有拿到。”

     西服男深吸一口气,把酒杯放到茶几上,站起来走到中年男身边,低声说:“你知道我们为这件事谋划了多久吗?你知道我在父亲跟前做过什么保证吗?”

     中年男已经双腿发抖,颤颤答道:“是……是属下办事不利,这段时间我们已经加派人手调查了,他最后出现是在一个叫“醉仙”的酒吧里……”说着从文件夹里拿出几张照片,“就是这里,是一间小酒吧,但是我们的情报显示这里应该不是那些门派的驻点……”

     “所以呢?”西服男似乎很享受手下这种害怕的情绪,“我需要结果。”

     “我们会派人手去那里调查的。”中年男已经接近崩溃了。

     西装男转身回到茶几前,端起酒杯小抿一口说道:“给你三天时间,你知道我们的制药厂最近要做些临床试验,这志愿者嘛……”

     “是!属下一定完成!”

     “都滚吧!”

     看着中年男和同伴逃似地跑出办公室,西服男哈哈大笑,权利,果然充满了乐趣。这时门又开了,一个秘书模样的长发女人走进来,面无表情地说道:“少主,庐山派的那两师兄妹也来谭中了,就住在”醉仙”里,另外据我们的眼线回报,这几天,少林、武当、苍山、南海、峨眉还有摩尼教、循天派以及不少江湖散人都出现在谭中。”

     “有趣,有趣,这些正派、邪派、江湖小喽啰都来了。”西服男走到落地窗边,俯瞰依旧灯火通明的小城,“这里的水是越来越浑了,让他们先干起来才好,不过最后,都会成为我们阴傀派的踏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