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银发巨狼
    在夜幕下,荒原上的几只游荡的野狼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竖起耳朵,不安地低声咆哮着,它们突然转身,飞速逃向远方。

     满天星光照耀下,一个黑影正如风般从荒原上掠过。

     那是一个窈窕身影,还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在她身后,还有十几条黑影正紧追不舍。他们一边飞驰一边分散开来,呈扇形包抄,显然打着合围的主意。

     前方的身影忽然急停,转身跃起扑击,右手中出现一支短枪,刹那间连轰十余枪,轰在两名追击最近的黑影身上。

     追击之人显然也是高手,迎着弹雨毫不退缩,身形在方寸之间急速的左躲右闪,竟然将大部分袭来的子弹避过。几颗避不开的子弹,也躲开了要害位置,直接用身体硬抗。

     子弹击中时,他们的肌肤自行一缩一放,子弹只是射穿了一层皮肉,卡在肌肉里。

     少妇似乎早有预料,手中婴儿往空中一抛,丢掉短枪,双手中出现了两柄闪着血色光芒的短刃,如同闪电般从他们两人面前掠过,双手一挥,轻而易举地就切开了他们的喉咙,鲜血立刻喷溅数米!

     虽然少妇成功击杀了两人,但如此一耽搁,也被这十几人团团围住,她接住落下的婴儿,谨慎戒备的看着众人。

     婴儿似乎陷入了昏睡当中,震天的枪声也没有把他惊醒。

     围困者当中,一名首领模样的中年人喝道:“爱伦娜,你应该清楚,你是怎么都逃不掉的!放弃吧,跟我们回去,我们保证不伤害你和你孩子的性命!”

     爱伦娜望着他,冷笑道:“你就这么自信,一定抓得到我?”

     “当然!”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曙光大陆联邦军部特别行动处一处的项南,忝为少将军衔。我亲自带队过来,就绝对不会失手!”

     爱伦娜目光缓缓扫过周围,围困她的这十余个人,这些人形形色色,姿态各异,但是修为气息同样强大,每个人都让她有隐隐的危险感觉。

     “为什么?我一直在擎苍大陆的辉月小镇安分守己的生活,没有伤害人类!”爱伦娜问。

     项南似乎胜券在握,并不在意多透露一些消息:“作为血族菲利克斯伯爵的爱女,竟然会心甘情愿的,为在你们眼中沦为食物的一个人类生下孩子。说实话,对于叶天麟少将的魅力和能力,我也是非常佩服。”

     他笑着继续说:“虽然联邦的一些大人物,也在私下里豢养血族少女作为私宠,但是,你的身份太特殊,叶家的势力有些过于膨胀。上面有人想打压叶家,抓住你,叶家勾结血族的罪名就逃不掉,最差也得把叶天麟丢出来认罪伏法!”

     然而项南笑容突然一窒,他发现爱伦娜的双眼,忽然变得绯红,周围尽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淡淡的红色雾气笼罩。他的属下们目光迷离,没有焦距,仿佛他们都失去了灵魂,形同行尸走肉。

     项南的气息猛然扩张,将身边几名表情呆滞的下属包裹起来,喝道:“小心,精神魅惑!”

     他瞬间冲出,快的看不清身影,就像刹那间隐形了似的。爱伦娜也同时动了,正面迎上。

     两人相遇的刹那,爱伦娜右手中的血色利刃快逾惊雷闪电,直接就抵上了项南的心口。

     项南则以掌为刀,右掌笔直向她怀中的婴儿砍来,左掌砍向她的咽喉,竟然是两败俱伤的架势。

     爱伦娜眼中闪过嘲讽之色,反而不闪不避,加快了利刃的速度。

     出乎她的意料,项南也没有丝毫退意,甚至身体都不晃动一下,直接以胸膛迎向刃锋。

     爱伦娜几乎没有多考虑,依然向前,手中短刃稳定如山地送入席项南胸口。但刀锋入体,竟是出奇滞涩。她忽然明白,项南胸前有高级元能护甲!

     项南也没想到爱伦娜竟然不顾孩子的命,也要杀他。不过,这个孩子和爱伦娜都是关键的证据,项南怎么肯杀他们,临时变掌为爪,抓住婴儿。同时另一掌刀变为拳,攻击位置下移,重重的攻击在爱伦娜胸口。

     双手都是一击得手,踉跄后退。

     爱伦娜借势转身后退,身体陡然被一层血色之光笼罩,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如一道青烟,瞬息远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项南后退了几十步才稳定身形,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上血色尽失。此时,十几名属下才从精神魅惑中摆脱出来,立时围到他的身边。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不过他的手却在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眼中深处也是掩饰不住的恐惧。

     “不愧是血族的天才少女,真是厉害,我穿了护身战甲,反震之力却也让我内腑受了不轻的内伤!她也真够狠,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能舍得!不过,我们有了孩子这个血脉证据,定罪叶天麟也算足够了。”

     声音有些颤栗的项南,看了看手中一直昏睡不醒的婴儿,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疑惑,立刻吩咐道:“猎手,看看这个孩子,可有不妥?”

     一位精瘦的下属上前,接过婴儿,仔细嗅了嗅,失望的说:“将军,我们被骗了。这个婴儿的血很甜美,但也就是这样而已,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血族血脉,这不是她的孩子!”

     项南勃然大怒,道:“爱伦娜受了我一记重拳,内腑重伤,她又激发了血核的力量逃离,虽然速度快,却不能持久!我们追上去,一定不能让她逃了!”

     “将军,这个婴儿怎么办?”猎手为难的问。

     项南双眼一瞪,怒喝:“这种小事还要问我!处理好,赶快跟上!”

     说吧,他带着属下沿着爱伦娜留下的细微气息追了下去。

     猎手抽出腰间一柄细长锋锐的匕首,可怜的说:“小娃儿,把你留在这里,肯定也会葬身野狼猛兽之口。如今世道艰难,活着也是受苦,还是去了吧!”

     话语间,匕首就刺穿了婴儿的小心脏,他看到队友们已经远去,也来不及埋葬,直接把婴儿扔在地上,快速的疾驰而去。

     襁褓已经被鲜血浸湿,脸色惨白的小婴儿,脸上忽然有了一点点红晕,在肉眼看不到的襁褓里面,伤口血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恢复。

     几只游荡的野狼,从风中闻到了血腥味,急速跑了过来,看到地上美味婴儿,就要一扑而上!

     “嗥……”

     荒野中突然出现一声吼叫,这几只野狼前脚一扑,直接趴在地上,脑袋低伏,慑慑发抖。一头比普通野狼体型大两倍的银发巨狼,威严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