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命运之子
    在林轻寒悠悠的讲述中,云芃知道,一部分人类能够觉醒修炼天赋,吸纳元气淬炼身体,获得远超过普通人的力量,还有更为稀少的一些人,觉醒了另一种修炼天赋,可以修炼念力,即用意念操控物体。

     觉醒念力的修炼者,虽然身体强度远远不如元气修炼者,但是在元气法阵的帮助下,他们可以更好的操控复杂无比的武器,尤其是装甲战车、战机等大型武器,对敌杀伤效率超过传统操控方式的几十倍。

     故此,念力修炼者一直被人族联邦军部奉为至宝,一旦发现,就全力招纳,尽心培养。

     联邦还真针对念力修炼者,花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开发了专门的操控武器,元能机甲。

     元能机甲由人工提炼出的超高浓度元晶作为能源驱动,在念力修炼者操控下,每一具元能机甲都能发挥出,不下于中位战将的战力。

     “元能机甲战士是人族抵抗血族和狼人高级修炼者的中流砥柱,上千年以来,一直捍卫着人族安全。只是觉醒的念力修炼者非常稀少,而且制造元能机甲的材料极为珍稀,整个人族现在仅有不到三百名机甲战士!”

     林轻寒感慨的接着说:“元能机甲也是分等级的,我们人族能制作的最高等级机甲,是具有神将战力的机甲。在五百多年前,在三族大决战中,我们人族仅有的六名神将级机甲战士,硬生生的抵挡住了血族和狼人的两名君王级强者,以全部陨落的代价,击杀了一名君王,重创一名君王。可以说,如果没有他们的英勇牺牲,那次大战,我们人族就被灭族了!”

     仅仅是林轻寒轻轻的描述,就在云芃面前展现了一幅波澜壮阔、慷慨激昂的大战场景,让他有些热血沸腾。他握着小拳头激动的说:“父亲,等我长大了,也要成为最强大的机甲战士,杀血族和狼人,保护父亲!”

     林轻寒摸着他的小脑袋,好笑着说:“你是元气修炼者,不可能成为机甲战士了。不过,你可以努力修炼,成为比最强的机甲战士还要强大的天王级强者!”

     “自从三族大决战之后,我们人族又倾尽全力制作了四具神将级机甲,名为狂澜、定海、摧山、遮日!神级机甲都是有灵性的,不是念力修炼者实力达到了就能操控驾驭的,它们会自主选择契合的念力修炼者。我来这里之前,据说只有两具神级机甲选择到了合适主人!”

     “那我就成为天王级强者,好好的保护父亲!”

     对于不能成为机甲战士,云芃并没有多少失望,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和父亲和闪电待在一起,还有每天都有吃的东西。

     “父亲,您怎么知道这么多东西啊?”

     自云芃记事之日起,他就在林轻寒的教导下,认字写字,不仅教人族的文字,还教血族和狼人的文字和语言,每天听不同的故事,并在林轻寒的指点下修炼,练习各种武技和野外生存技巧,在他小小的脑袋中,林轻寒就是无所不知的神人。

     林轻寒微微一笑,道:“这是因为我比你年纪大啊,随着年龄的增加,知道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多!”

     想起将要离开这里,踏上前途未知的旅程,有万一的话,云芃的逃生机会比他大,林轻寒思忖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

     “云芃,我之所以知道这么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是在曙光大陆长大的,在那里,我接受了十多年的严格教育。你还记得,我曾说过的,我的出身来历和家人情况吗?”

     云芃点点头,说:“我记得,父亲来自于曙光大陆的林氏家族,家在西京城,母亲叫寒雨潇,大哥叫林宇轩,今年十九岁,姐姐叫林薇薇,十四岁,还有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弟弟或者妹妹!”

     林轻寒欣慰的颌首,这个云芃不仅聪慧异常,而且记忆力极好,所有的事情他讲过一遍就能牢记在心。在云芃懂事之后,给他讲睡前故事,讲了一年多之后,就再也讲不下去了。只要他一开口起头,云芃就接着说:“父亲,这个故事在二百一十二天之前就讲过了,我来给您讲一遍!”

     这让林轻寒高兴的同时,也是非常的苦恼,每天都要思索该给他讲什么。几年过去,云芃差不多把他脑袋中所有东西都榨光了。这还是最近两年,云芃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修炼的前提下。

     林轻寒总算切身明白,教授一个天才儿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十年前,我是联邦军部风云特种部队的中位战将,军衔是中将!当时接受到一条最高级别的密令,保护一神秘人潜入擎苍大陆寻找一名刚出生的人类儿童。只是没有想到,我率领的这支精锐小队,与一只血族精锐小队遭遇。”

     “我们相互纠缠猎杀了十几天,战场也深入了这片不毛之地,最终我们全歼了敌人,但我们也算是全军覆灭,仅有我还有那个神秘人活了下来,但是我已是双腿俱断,元气涡旋崩溃,成为了普通人,那个神秘人也是身受重伤。”

     抚摸着盘卧在身边的银发巨狼,林轻寒面容沉重的说:“闪电是那个神秘人的宠物,它把我们拖离战场,抢占了一个野狼的巢穴,并为我们打猎食物,使得我们苟延残喘下来!”

     这是云芃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不由的正襟危坐,表情严肃!

     林轻寒一边回忆,看了云芃一眼,一边慢慢的讲述,“一天晚上,闪电叼回一个襁褓,里面是一个沉睡不醒的男婴!”

     林轻寒转动轮椅,来到地洞深处,等他回来时,断腿上已经放着一个色彩鲜艳的红色襁褓。他抚摸着这个小小的包被,对着面容震惊的云芃说:“孩子,说到这里你该明白了吧,你就是被闪电叼回来的那个男婴!当时,你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暖玉雕刻的长命锁,上面刻着两个字‘云芃’。”

     云芃接过一条荧光熠熠的长命锁项链,锁片呈古锁状,一面刻有“长命如意”,一面刻着“云芃”两字,还刻着莲花和金鱼的图案,琢得精巧绝伦,手感暖润滑泽,锁片被一条细长的红丝带穿系。

     “云芃,芃指草木茂盛,又与鹏谐音,暗含大鹏展翅飞向云霄之意。暖玉雕刻的长命锁也是价值非凡,这个小包被和当时你身上穿的小衣,都是用非常讲究的细棉布制作的。由此来看,你的出身应该不凡,从名字上看,你的父母对你的期许也是很高,只是为何会你出现在荒无人烟的遗弃之地,就不得而知了!”

     林轻寒慢慢的讲述,小心翼翼的观察云芃的反应,这件事情过于突兀,有些担心他接受不了。

     云芃打量了一下长命锁,戴在自己脖子上,看着林轻寒,道:“在我心中,您就是我唯一的父亲。至于我的亲生父母,还有为何我会被遗弃在此,还是咱们出去,等我实力强大了再说吧!父亲,那个和您在一起的神秘人是谁啊?”

     云芃的冷静和反应,有些出乎林轻寒的意料,不过他一想也是释然,现在他们困在此地,每天的温饱都难以为继,哪有心情考虑那些有的没的。

     林轻寒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继续说:“为了养活你,闪电特意召唤了一只刚产下幼崽的母狼哺乳你。据那个神秘人所说,闪电具有狼人一族供奉的狼神血统,对野狼具有天生的威慑力。靠着闪电不时猎取的食物,我伤势好转,但那个神秘人却伤势恶化,几个月后最终死去。”

     “在临死之前,他告诉我,他是联邦政府供奉的天机术士,负责推衍人族祸福。他们得到预兆,人族的命运之子即将诞生。联邦政府召集了人族天机大能进行推衍,由于受到血族和狼人天机大师的干扰,他们最终得出一个模糊的结果,命运之子的诞生地是在擎苍大陆中东部,诞生时间在我们潜入擎苍大陆的那两个月内!”

     云芃震惊的站起来,道:“父亲,我不会就是那个命运之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