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擎苍大陆
    时光荏苒,转眼之间已经是近十年时光过去!

     十几只黄羊在疾风中,小心翼翼的啃食着裸露在地面的一小片青草,不时直立身体,朝四周瞭望一下。对它们来说,时刻保持警惕是保存族群生存的唯一方法!

     “嗥……”

     蓦然,几声野狼的吼叫相继从东面、西面、南面响起,受惊的黄羊在头羊的带领下集体向北方疾奔,速度越跑越快。

     前面是一道深深的沟壑,不过这难不倒善于跳跃的黄羊。头羊后腿用力一蹬,身体划过一条优美的曲线就越过了沟壑,后面的黄羊也跟着有模有样的开始跳跃。

     突然,两道寒光急速飞来,刺向了两只黄羊的脖子,同时一道黑影和一道银影也从沟壑里飞身而起,扑向另外两头黄羊。

     只见瘦小的黑影,直接扑到黄羊身前,双手向前一伸,抱住羊头,用力一拧,喀嚓声中,黄羊的颈骨就被活活折断。

     噗的一声,黑影和黄羊一通扑倒在沟壑里,黑影急忙从黄羊身上爬起来,转头一看,沟壑中还有两头颈部插着匕首的黄羊,在不停的抽搐;不远处,一头硕大的银狼嘴里也紧紧咬住了一只不停挣扎的黄羊脖子。

     看到此景,黑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仔细一看,黑影是一个十岁左右的体形消瘦的男孩,生的眉清目秀,一双黑瞳如同黑色宝石般熠熠发光,还有一头短短的黑色短发,只是脸部皮肤有些粗糙和黝黑,身上穿着由黄羊皮制作的简陋皮甲。

     皮甲简陋之极,仅仅把身体的主要部位包裹住,胳膊和腿都露在外面。脚上穿着由一双黄羊皮制作的皮靴,不过前面露着脚趾头,后面露着脚跟。

     他抿嘴发出一声清啸,然后跑到受伤的两只黄羊身前,拔出匕首,俯身开始大口大口的喝着新鲜的黄羊血。

     不一会儿,四只野狼出现了在沟壑边上,看到沟壑里的情景,欢快的跳了下来,蹲伏在男孩身边,张着大嘴,留着哈喇子看着狂饮鲜血的男孩。

     喝完黄羊血的男孩,站起身,抽出别在腰间的匕首,熟练的给黄羊开膛破肚。几只野狼开始争抢抛过来的新鲜内脏,疯狂的进食。

     三只黄羊很快被男孩清理好,他又把第四只黄羊的羊皮剥下。随后,男孩把两只黄羊和一张羊皮搭在肩上,踩着峭壁探出的岩石和裂开的缝隙,三两步就攀爬出了两米多深的沟壑。肩上重达五六十斤的黄羊,对小男孩来说,宛若无物。

     小男孩站在沟壑边上,辨别了一下方向,笑着对叼着一只黄羊,站在他身边的银发巨狼说:“闪电,我们比一比,看谁先回到家!”

     还没等男孩说完,银发巨狼已经叼着黄羊先一步窜出,朝着远方跑去。

     “闪电,你又耍赖,我还没说开始呢!”

     男孩气的哇哇大叫,撒开两条小腿,追着银发巨狼留下的灰尘狂奔追去。

     一人一狼在荒凉的戈壁荒原中,追逐了一个小时后,未见多少劳累的男孩与银发巨狼的距离越来越短。

     但此时,风声逐渐由呼呼声变成了尖锐的呼啸声,空中的风更是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越来越强烈的气流中,沙石呼啸纷飞,噼噼啪啪地打在地面凸出的岩石上。

     一颗颗小石子也打在了男孩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立刻就留下了点点红印。

     在狂风中有些摇摆不停的男孩,抬头看了看漫天的黄沙尘土,越发阴沉昏暗的天空,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闪电,这是黑风暴的前奏,放下猎物,快跑!”

     黑风暴是擎苍大陆上特有的一种灾害天气,一年中总会肆虐那么几次。狂风夹杂着灰尘砂砾遮天蔽日,白昼瞬间变成黑夜,几百斤重的巨石也能被飓风卷上天,一般持续三到七天。在黑风暴中,普通人和野兽如果不事先躲进避风洞中,很容易被狂风扯碎身体,尸骨无存。

     银发巨狼转头看了一眼扯着喉咙大喊的男孩,放下嘴中的黄羊,顶着烈风艰难的奔驰,很快就消失在男孩的视线之外。

     男孩紧跑了几步,一脚踩住被狂风吹拂的翻滚不停的黄羊,想了想,还是弯腰把黄羊拾起,夹在左臂下,顶风前进。

     天色越来越暗,空中狂风不息,男孩弓着身子,眯着眼睛,开始不管不顾的疾奔。夹在狂风中的碎石犹如利刃,在男孩的胳膊、腿上和脸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猛然间一阵卷风袭来,男孩骤然跌倒,在狂风吹拂下,在地面打着滚儿前进,直到撞到一块巨石,男孩才停止翻滚。即便如此,男孩的两只手如铁箍一样,把三只黄羊紧紧的抱住。

     男孩晃了晃有些发蒙的脑袋,艰难的站了起来,现在他身上全是割破擦破的伤口。可是他好象感觉不到疼痛,看到身前的黄羊一只未少,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家里已经没有任何食物了,他在外面四处寻觅了两天,才猎杀了这几只猎物,如果今天不把这三只黄羊带回去,那他和父亲绝对坚持不到黑风暴的结束。

     这里是荒芜之地,环境恶劣,能够食用的食物非常稀少,而且还了无人烟。从男孩记事起,除了他和父亲外,就没有见过第三个人。

     男孩从腰间拔出匕首,把那张黄羊皮割成细长条,合成几股结成一条长绳,然后背后两只胸前一只,把三只黄羊牢牢的捆缚在身上,又辨别了一下方向,在劲风中一步一步的向前艰难挪动。

     天空阴沉如墨,狂风嘶鸣,男孩瘦小的身躯如怒海中的一叶孤舟,时刻都有可能倾覆。

     他弯着腰,眯缝着眼,一步一个脚印缓慢前行。这片区域,从他懂事之日起,就是他玩耍猎取食物的乐园,这里的一草一石,都清晰的印刻在心中,即便现在视野不及五米,他也不怕迷路。

     男孩在心中盘算着,按照他现在的速度,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家了。

     空气中全是扬起的灰尘,让男孩有些气闷,本能的屏住呼吸,隐隐感觉到了周围虚空中有什么东西在活泼的跃动。男孩知道,这是父亲曾经说过的无处不在的元气。

     按照父亲的说法,世界的本质,就是元气,它是支撑整个世界的根源。地下还埋藏着元气的结晶矿藏,元晶矿。各种纯度不一的元晶既是修炼物资,也是非常重要的能量来源。

     世界的主人原本是强横无比的血族和狼人,他们奴役了人类上万年。后来人类觉醒,也可以修炼元气。在觉醒了修炼天赋的人类带领下,人族历经几百上千年的抗争,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最终击退了血族和狼人,从此摆脱了奴隶、附庸以及家畜的命运,掌握了人族自己的命运。

     这场命运决战,在人族历史上被称为崛起战争。从此,这片星空下的大陆,血族、狼人和人族三足鼎立,陷入了连忙不断的战争中。

     在五百多年前,血族、狼人和人族进行了一场举世震惊的大决战。

     此一战,人族五个天王级强者陨落三人,血族、狼人的君王级别高手也是伤亡过半。不仅如此,三种族的总人口损失过半,各级别的修炼者更是伤亡超过了三分之二。

     更为惨重的是,三种族共同生存的擎苍大陆,也是这个世界的中心大陆,受到肆无忌惮的强者大战影响,已是一片哀鸿遍野,山倾地覆,火山喷涌,河流改道,一片末日景象。

     广袤的肥沃土地受到元气强力摧残,变得寸草不生,气候也变得越来越恶劣,极端天气经常出现,曾经繁茂无比的擎苍大陆,已经不再是适宜三种族生存的乐土。

     在此情况下,三种族不得不举族迁移,前往原本不屑一顾的其他大陆。血族迁往了擎苍大陆西方的暮光大陆,狼人迁往了北方的莽原大陆,人族则迁往了东方的曙光大陆。

     擎苍大陆变成了遗弃之地,成为了被三种族遗弃的底层居民,苦苦挣扎的家园和一些穷凶极恶之徒的乐土。

     男孩一边想着父亲讲述的内容,一边开始运行“三千风雨诀”。

     这是父亲在他六岁时教给他的,并告诉他,只要坚持修炼,身体就会越来越强健,打到更多的猎物,能够天天吃上东西。

     为了天天吃到东西,他可是一日没有停歇,只要有时间就修炼“三千风雨诀”。此时,随着男孩开始修炼,周围虚空中元气变得更加兴奋活跃,受到吸引般一丝一缕地透体而入。

     越来越多的元气汇集在男孩胸口的檀中穴,当元气汇聚到极致时,男孩仿佛听到了一声咔擦声,宛如天籁般悦耳。

     与此同时,周围的元气如潮水般从檀中穴涌入,而那脉穴也仿佛有了吸力,如鲸吞般将周围的元气汲取过来,元气吸收速度比之前直接翻了两倍不止。

     男孩顿时感觉胸口暖洋洋的,慢慢的这种暖洋洋的感觉扩散到全身,身体又重新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他顿时惊喜异常,顶着狂风开始狂奔,十几分钟后就来到几块巨石旁边,弯身伸手轻易的掀开地面上的一块厚石板,露出一个昏暗的洞口,纵身跳了下去。

     “父亲,父亲,我终于打开第一个元气节点穴了。我可以带着您和闪电离开这里了!”

     男孩清脆的嗓音响彻整个地洞!